-

劉誌林麵露難色,“基地車和一些建築的具體內部結構……”

“這個恐怕相對有些困難。”

“這些內容可以說是相對機密的資訊,是不允許泄露的。”

“這些基地車都是舊土上的頂尖企業,比如威爾福德重工集團或者冰原防務集團為銀星建設計劃而特彆研製的,效能比舊土上的常規基地車要高三四個檔次。可以說代表了舊土科技的最高點。”

“想要拿到這些資料的話要走一些程式,冇那麼容易。”

陳涉有些惋惜的說道:“啊,是嗎?那太可惜了。”

“可這些內容對這款超夢而言真的非常重要。”

“劉總你想,我們要用這款超夢喚起普通人對於銀星建設計劃的參與熱情,肯定要讓他們發自心底湧現出參與感和榮譽感,而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們能夠看到一個相對真實的銀星。”

“我對包括勞工在內的一些細節進行了修改,這一方麵是為了提升銀星建設計劃的形象,另一方麵也是因為這些細節無傷大雅,反正超夢玩家們也無處求證。”

“但是對於建築結構和外觀這種東西可就不一樣了。”

“如果我們拿不到這些建築的大致結構圖,做出來的樣子跟真實的樣子肯定有著很大的差距。玩家們也許並不瞭解那些細節,但是這些建築的造型在之前的一些節目中有過透露,萬一玩家們兩相比較,發現我們這款超夢中展示的畫麵是不真實的,他們會怎麼想?”

“他們肯定會覺得這款超夢是在騙人,如此一來,我們豈不是等於前功儘棄的嗎?”

“當然,如果您覺得這些內容確實需要保密的話,也有彆的辦法。”

“比如您想辦法爭取幾個去銀星的名額,我們的超夢設計師去親眼看一看這些建築的大體結構,也能達到差不多的效果。”

劉誌林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們還是再來討論一下結構圖的問題吧。”

相比於要幾個去銀星的名額這件事,簡單的結構圖反而變得冇那麼過分了。

去往銀星的名額哪兒是說有就有的,劉誌林作為梅侖銀行集團的高管,雖然有去往銀星的名額,但也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用,他大部分時間還是要在舊土上工作,隻有少數的假期才能回到銀星上麵。

這些名額可都是要銀星上的大人物來過目的,劉誌林哪來的這麼大能量能給陳涉搞來名額,而且一下就搞好幾個。

更何況要一個名額,僅僅是為了到銀星上麵去看看這些建築內部的結構,這不純粹屬於浪費嘛?

但劉誌林也不得不承認陳涉說的確實有道理,對於這款超夢來說,真實性確實是一個需要特彆注意的方麵。

如果在真實性方麵出現了硬傷,這款超夢恐怕就冇辦法達到最初預想的效果了。

劉誌林考慮一番之後說道:“這樣吧,我努力幫你運作一下,看看能不能拿到最簡單最基礎版本的圖紙。”

“這些圖紙不是詳細的製造和施工圖紙,隻是一個簡單的大架子,涉密等級應該也可以相應下調。”

“對你們製作超夢而言應該是足夠了。”

陳涉立刻點頭,“劉總您放心,我們要這個圖紙本身也隻是做超夢。冇打算要刺探商業機密,或者真正自己動手做基地車。”

“我們隻需要基礎版本的圖紙,再帶上一點點的細節就夠了。”

“隻要能讓我們在超夢中比較還原的把整個建築給做出來,不引人懷疑就大功告成。”

劉誌林考慮一番之後,點頭答應了下來。

這些圖紙的機密等級雖然很高,但是圖紙跟圖紙也是有區彆的。

最精密的圖紙,比如基地車的製造圖紙,可能要有好幾千頁。裡麵對各種零部件的功能結構和細節都有詳細的介紹和說明,拿到這份圖紙鑽研一段時間就可以把基地車製造出來。

但如果僅僅是製作一款超夢的話,當然不需要這麼精密的圖紙。

劉誌林考慮隻要將這種精密的圖紙加工一下,隻保留這些建築的外部造型和內部一些特定的細節,讓玩家們看不出來也就可以了。

內部結構當然也不能省,因為這款超夢有兩個視角,玩家還可以以第一人稱視角進入到建築裡麵,看看這些自己親手建造起來的宏偉建築,如果內部結構出錯,一樣會影響這款超夢的真實性。

這些圖紙經過簡化之後,涉密等級就大大下降了。

劉誌林想了想,問道:“陳總,這些資料你什麼時候需要?”

陳涉微微一笑,“早些晚些倒是冇什麼影響,不過越早拿到資料,超夢也能越快開發完成嘛,如果今天就能拿到資料,當然是最好的。”

劉誌林考慮一番,對陳涉說道:“陳總你在這裡稍等,我去安排一下馬上就回來。”

陳涉有點震驚,還真能今天就拿到這些資料?

他本來以為這些資料相對機密一些,哪怕是劉誌林的這個級彆,應該也要運作十天半個月的。

結果冇想到劉誌林竟然當場就去辦了。

不過對於陳涉來說,這也是好事兒。能儘快拿到資料意味著就能夠儘快掌握到資訊。

對於其他人而言,即使拿到這份資料也做不了什麼。畢竟這些設計的內部細節,他們無從知曉。拿到這份資料,頂多也就是做出一個模擬的空殼子,實際的功能跟正品有著很大的差彆。

但陳涉就不同了。

陳涉作為創造者,他的一個最逆天的能力就是可以強行忽視掉一些細節,而完全由創造者的職業特性來完成。

這些基地車都是特供銀星建設的基地,車本身必然十分先進,甚至比舊土上所有的基地車都要更加先進。而這些基地車的內部構造肯定是各大財團的頂尖設計師經過反覆的研究和試驗之後才最終敲定的。

陳涉隻需要按照整個大框架,並且使用自己創造者的能力去填充內部細節,那麼就可以對反抗軍現有的基地車進行更新和升級。

更何況,這次拿到的資料不隻有基地車本身,還有基地車攜帶的其他各種模塊,比如戰車工廠和作戰實驗室等等。如果能夠將這些模塊的一些基本構造也搞清楚,那麼對於目前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而言將是一個巨大的飛躍。

畢竟市麵上能買到的基地車本身結構比較落後,很多模塊都是欠缺的,而且即使有作戰實驗室之類的模塊也不會特彆先進。

要自己摸索的話,不知道要摸索到猴年馬月去了。

但如果能夠拿到這些最新型基地車的內部結構圖,陳涉研究這些設備的進程,就可以向前大大地推動。

等了大約10分鐘之後,劉誌林回來了。

“陳總,你要的資料,我已經跟冰原防務集團那邊的朋友簡單溝通過,並且安排手下人去辦了。陳總在這裡耐心等待一兩個小時,應該就能拿到這些資料。”

陳涉趕忙點頭,“多謝劉總!劉總真是幫大忙了,有了這些資料,我相信一定能夠做好這款新超夢!”

很顯然,劉誌林要這些資料肯定不能走官方渠道,而是走了一些私下的交情。

雖說這件事情稍微有一點點違規,但是畢竟大家都知道,光是基地車的外形和簡單結構不至於構成嚴重的泄密,所以這件事情也就這麼辦了下來。

劉誌林當然不能自己親自去對接,所以他會安排手下的心腹去辦這個事情。

兩個人在會客室喝著茶水,劉誌林又說道:“對了,陳總。有一件事情,我覺得有必要提前跟你說一下。”

“前段時間議員們被襲擊的時候,你也在現場,應該也看到了當時的慘狀。這些議員都是為黎明市作出突出貢獻的人,他們出現的任何傷亡,對於黎明市來說都是無法彌補的損失。”

“所以我們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必須以牙還牙,對這種行為進行堅定的報複。”

“有幾家大財團已經組成了一支針對黎明市時空騎士團的特彆調查隊。這其中有大財團的企業軍,也有dcpd的一些特彆警員。目前各大財團都積極參與,針對時空騎士團的搜查行動很快就要開始。”

“我聽說隸山科技也有企業軍,如果陳總對此感興趣的話,可以派出一小部分企業軍參加這次的調查活動。這是一個跟黎明市的各大財團處好關係的好機會。”

陳涉陷入了沉默。

他本意是不想參加這次行動的,畢竟都是各大財團的企業軍,隸山科技這隻哈士奇混進去瞎摻和什麼呢?

萬一出現特殊情況,高經武和那些扮演時空騎士團的人可能會製造大規模的時空活動,對企業軍進行致命打擊,到時候隸山科技的人混在裡頭反而可能不太方便。

想到這裡,陳涉說道:“劉總,隸山科技是一家小公司,雖然我們也有企業軍,但是我們手下的企業軍戰鬥力非常一般,實力很弱。”

“時空騎士團可都是一群不要命的瘋子,又全都是通感途徑的強者。不論是召喚時空生物,還是製造時空活動,都有很大的危險。我們隸山科技這點兒家底兒實在是經不起折騰。”

“這次還是算了吧。”

劉誌林笑了笑,“對於這一點,陳總你大可不必擔心。”

“這次行動整體上還是比較安全的,不會讓你們這些新興的公司蒙受太多的損失。”

“重在參與,明白了吧?”

陳涉不由得眉頭一挑,“哦?”

劉誌林跟陳涉這麼一交底,讓陳涉對這次事件的判斷又發生了一些變化。

看起來,這次針對時空騎士團的調查行動跟自己預想中的有很大的差彆。

陳涉的思路轉變的很快,作為創造者,他在意識中瞬間分析了很多種可能性又一一排除,而在現實中也隻是剛剛過去的一個瞬間而已。

如果站在斯諾萊伊的角度考慮,這次行動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陳涉很清楚地知道時空騎士團並冇有策劃這次的事件,畢竟現在黎明市的時空騎士團所有成員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如果有什麼事情發生,他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這次襲擊議員的事件本來就是某些人自導自演的行為,那麼背後一定有更加深層的目的。

也許這是對黎明市時空騎士團分部的一個試探。

這些大財團們對藤堂集團的那個野外基地的具體實力,應該都有相應的預估。現場打的那麼慘烈,順理成章地可以得出時空騎士團損失慘重的結論。

而在之後的襲擊議員的事件,將鍋甩給時空騎士團的成員應該也是一種試探。

按照時空騎士團這種一根筋的性格,凡是他們主導的恐怖襲擊活動。他們肯定會第一時間出來承認,而如果不是他們做的也會出來否認。

而時空騎士團冇有表態,最大的可能是兩種原因:第一是他們的實力受損,甚至接近於全軍覆冇的狀態,暫時惹不起這些大財團的人。第二是他們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所以暫時對這件事情冇有任何的興趣。

不論是哪一種可能性,都意味著自導自演的人可以利用這一點繼續自導自演新的事件。

而且斯諾萊伊來黎明市到底是做什麼的,這一點陳涉一直冇搞懂,也一直冇能徹底放心。

作為銀星上的一名大人物,他來到黎明市肯定有自己的目的,不是為了跟這些大財團玩泥巴的。

陳涉想來想去也就隻有一種可能,就是奈落計劃的成果。

也就隻有這種東西,才能夠讓銀星上的大人物也感興趣了。

也就是說扮演時空騎士團的人,實際上是在自導自演一出鬨劇。一方麵用假的時空騎士團,乾掉黎明市裡麵跟自己利益衝突或者政見不合的議員。另一方麵藉著調查和圍剿時空騎士團的名義,對黎明市進行大規模的搜查,把黎明市給翻個底朝天,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既然這次的調查行動本身就是一種自導自演,所以危險性是比較低的,劉誌林這些真正的核心人物都很清楚這一點。

他們並不認為這會是一次傷亡率很高、危險性很大的針對時空騎士團的調查活動,而是認為這次活動的安全性很高。甚至對於各大財團來說,是某種形式的利益交換。

所以劉誌林纔會勸陳涉能參加就儘可能參加一下,跟其他的議員們在這個過程中打打交道,建立關係。

如果往更深一層考慮的話,這一點有可能是一種特彆的暗示,並且不隻針對於陳涉,也針對其他的財團。

因為幕後的主使者想要找到奈落計劃的成果,肯定不希望這支調查團裡麵有很多的強者,那樣會讓他們在行動的過程中束手束腳。

假設冰原防務集團有很多絕頂高手加入了這個調查團,那麼斯諾萊伊這夥人藉助這次調查事件調查奈落計劃下落的時候,不可能瞞得住冰原防務集團的這些高手,到時候可能就會發生變故。

故意通過一些渠道向參與的財團企業軍透露,這次的行動危險性比較低,來參加的都是一些實力比較弱的企業軍,那麼斯諾萊伊等人在自導自演的過程中必然更加順利一些。

這一通分析之後,陳涉感到有些頭大,但是他想清楚了,接下來應該如何行動。

這次的行動必須參加,而且要派出一支很強的隊伍參加!

原因很簡單,對於其他財團來說,這次是自導自演的行動,但對於陳涉來說可不是這樣。

行動中,他們這些打醬油的人不太可能真的遭遇到非常強大的敵人。但是斯諾萊伊費這麼大勁自導自演,就是想要通過對時空騎士團的搜尋,找到奈落計劃的相關成果。

這對於陳涉來說終究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如果斯諾萊伊真的跟高經武他們撞上了,就算高經武等人現在已經初步掌握了失控能力,但是根斯諾萊伊所帶領的這個團隊相比,實力還是有著明顯差距的。

就算給斯諾萊伊造成了慘重的損失,也不可能將他們趕儘殺絕,而斯諾萊伊在調查完了時空騎士團的分部之後就會發現奈落計劃並冇有落入時空騎士團手中。他自然會去考慮是不是有其他的勢力介入到了之前的那次行動,必然還會順著這個線索繼續追查下去。

考慮到極端情況之後,陳涉覺得自己有必要把反抗軍目前的頂尖戰力全都拉上。

這樣萬一出現意外情況,陳涉帶的這些反抗軍就可以和高經武他們扮演的時空騎士團兩方夾擊,直接讓整個調查團全都死在地底,死無對證。

到時候隻有隸山科技這邊的少數人逃了出來,順便再帶上幾個不明真相的目擊者。鍋就順理成章的全都甩到了時空騎士團的頭上。

想到這裡陳涉立刻點頭,“好的,感謝劉總提醒,我們隸山科技肯定會參加這次的調查行動!冇有其他的想法,隻是想為黎明市的和平與安寧儘自己的一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