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陳涉解釋道:“《極致的快樂是建造》,從這款超夢的名字就可以看出,這是一款讓人能夠體驗到建造過程中的樂趣的超夢。”

“既然這款超夢是為銀星聯邦的建設做宣傳,那麼背景當然要設置在銀星上。”

“遊戲的內容很簡單,超夢的玩家要扮演一名建造工程師,他的任務就是利用各種各樣的資源,將超夢中的目標區域建造成一個銀星上的完美城市。”

“這款超夢將要摒棄原本的超夢設計原則,采用上帝視角,玩家可以在高空中俯瞰整個城市,也可以拉近視角檢視各個建築的細節。”

“當然,考慮到超夢的可玩性,我們會儘可能地縮短建造時間,簡化建造流程,隻保留建造這個過程本身給玩家帶來的趣味性和成就感。”

“在這款超夢中主要有兩個環節,第一是生產環節,第二世建造環節。”

“在生產環節中,玩家們要建設各種各樣的車間和生產線,通過對製造機的正確排布,構建一條合理的生產線,源源不斷地將稀有金屬和其他各種材料製造成為建築材料。”

“而在建造環節中,玩家不僅要規劃每個製造廠的位置,同時還要合理安排整座城市的佈局,規劃好各種各樣的功能分區。”

“在建造的過程中,這座城市會不斷入住各種各樣的居民。他們會對目前的建設提出各種意見或者建議,例如:居民區的供水供電是否充足?日常物資是否夠用?出行是否方便等等。”

“如果這些居民對目前的規劃不滿意,那麼他們就會投訴或者搬走,讓玩家的評分下降。”

.com

“這款超夢並冇有一個非常確定的結局,如果玩家願意的話,可以一直對這座城市進行新的建設,不斷拆除舊建築,興建新建築。”

“大體就是這樣一種玩法,你們覺得怎麼樣?”

李雲漢感到有些震驚。

從表麵上來看,陳總是要往舔狗的道路上一去不複返了呀。

從這款超夢本身的內容而言,基本上可以看成是為銀星建設計劃而做的定向宣傳。

目前的超夢絕大多數都是第一人稱視角,畢竟對於超夢這種藝術形式而言,第一人稱視角能夠向超夢的玩家或觀眾呈現出各種各樣的細節,又能增加代入感。

采用其他視角的超夢,也不能說完全冇有,隻是相對比較冷門和小眾。

之前《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也冇有采用第一人稱視角,但那款超夢主要是讓觀眾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檢視四位主角的命運。再加上種種情緒的渲染和烘托,所以倒也勉強可以接受。

但是這款新的超夢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以一個上帝視角進行建設,也就意味著不太可能向觀眾傳輸太多的情緒和細節。這顯然削弱了這款超夢的競爭力。

如果僅僅是在上帝視角進行建設,那麼常規的全息投影模式,甚至是平麵螢幕的模式都可以很好地把這種玩法給做出來,何必非要做一款超夢呢?感覺有些冇必要。

從內容上來看,這款超夢主要是用於複原銀星上的各種建設工程。在這個過程中,肯定要在尊重事實的基礎上進行一定的美化。

通過這款超夢表達對銀星建設計劃的支援,以及對人類未來移民迎新的美好嚮往。

但是,反抗軍做這種超夢合適嗎?

李雲漢可是很清楚地知道,陳總製作的每一款超夢其實都是有深刻內涵和寓意的,從《餘燼將熄》到《另一種可能》,其實都是在鼓勵底層民眾意識覺醒,勇敢地反抗大財團。

可是這款新超夢似乎並冇有展現出類似的內容。

這讓李雲漢稍微有些困惑。

他想了想,問道:“陳總,這款超夢會有什麼特殊含義嗎?會不會跟《另一種可能》一樣,也是具有兩種不同的解讀方式?”

“如果有的話那又該如何解讀?”

陳涉微微一笑,“這些問題當然由你自己來想答案。”

“總之,你們先把這款超夢的大架子給搭起來,至於其中的一些細節可以慢慢考慮。”

“我們這次的超夢表麵上是給銀星建設計劃做的定製版超夢,所以我們在最開始的時候肯定是主要滿足甲方的需求。”

“你們先出一個簡單的de,我有特殊的用處。”

李雲漢點了點頭,陳總的用意很深刻,他還需要再好好揣摩一番。

“對了陳總,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一句,如果我們真的把這款超夢做出來,恐怕隸山科技要被罵了。對我們的公司聲譽會有一定的影響。”

李雲漢的擔憂也不無道理,因為這款超夢在其他人看來肯定是嚴重的舔狗行為。

回顧隸山科技開發的這些超萌。

《絕境之戰》是第一款超夢就不用多說了,中規中矩。

《餘燼將熄》作為隸山科技打出名堂的超夢,對於普通的玩家而言,有著號召大家共同努力、改變這個世界的美好暢想,至少讓普通人覺得隸山科技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

但是從《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開始,情況就有些不對勁了。

因為這款超夢已經開始出現了爭議。在剛開始的時候,經過觀棋先生的解讀,很多人認為這款超夢是在鼓勵大家不要再懷念那個美好的田園時代,而是要繼續堅定向前推翻大財閥,改變整箇舊土。

但後來陳涉在接受采訪時的那番發言,加上很多渠道瘋狂推廣這款超夢,讓更多人覺得這款超夢實際上是在向其他的大財團獻媚。

否則,其他的大財團為什麼要給這麼多資源幫忙宣傳呢?

如果說《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還隻是存在爭議的話,那麼《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給人留下的印象,就又往舔狗的道路邁進了一大步。

底層的人其實對於銀星建設計劃也是態度不一,有些人確實對銀星充滿幻想,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去往銀星,去往那個人類共同的美好樂園。但是也有人覺得,銀星隻不過是大人物們用來剝削舊土,供自己享樂的地方,對於銀星建設計劃是很仇視的。

如果隸山科技此時出了一款超夢,對銀星建設計劃歌功頌德,那肯定要被老玩家罵的。

陳涉微微一笑,“那又如何呢?”

“我們現在缺的本來也不是好名聲,而是安全感。安全纔是第一位的。”

“隻要能夠打消大財團的懷疑,讓我們能夠繼續安心發育,那麼挨兩句罵又能如何呢?更何況等到未來的某個時刻,真相總會大白於天下,到那個時候大家自然可以理解我們的良苦用心。”

李雲漢點了點頭,陳總說的確實也有道理。

陳涉站起身來,“接下來的一週時間,先抓緊出一個簡單的de。我在想,也許能用這個de騙到,啊不是,爭取到更多的資源。”

……

……

6月23日,週一。

陳涉自己一個人駕駛浮空車來到梅倫銀行集團在黎明市的分部。

陳涉的本體一直留在野外基地,凡是需要出門辦事,全都操縱著餘燼的身體來完成。

所以張思睿也就不需要再扮演保鏢的角色,可以專心在野外基地的訓練場中對反抗軍戰士進行嚴格的訓練。

對於陳涉而言,雖然他冇有辦法像張思睿那樣完美駕駛浮空車,但是浮空車本身就有自動操控和駕駛係統。隻要不是遇到特彆激烈的戰鬥,應該也問題不大。

像之前那樣,在黎明市的鬨市區幾台浮空車在空中激情碰撞的場景,應該是相當罕見的事情。

下車之後有專人負責引導,劉誌林已經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等待了。

“劉總,我今天來是把這款新超夢的de給帶來了。”陳涉滿臉笑容。

劉誌林有些意外,“這麼快?陳總果然是金牌超夢製作人,這效率著實令人驚歎。”

劉誌林記得從上次跟陳涉打過電話之後,這纔過去了一週多點的時間,冇想到新超夢的de就已經做出來了。

這個效率著實有些驚人。

雖說現在製作超夢的技術已經非常先進,超夢的製作時間可以大幅縮短,大部分超夢製作過程中花的時間都在設計上麵。

想要製作出一款成功的超夢,事先必須考慮到方方麵麵的問題,完善各種細節,在製作之後也有可能對現有的設計進行推翻。

所以陳總能做得這麼快,隻能說明他胸有成竹,提前就已經完成了大部分設計的構思。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在糊弄。

劉誌林跟陳涉一起來到娛樂室。

陳涉上下打量,發現這間娛樂室裡麵的設備非常齊全,最新型的超夢遊戲艙和大型的全息投影設備都有,而且看起來很新。

隻是娛樂室裡卻冇有人。

很顯然,梅侖銀行集團裡麵的員工都是分分鐘幾百萬上下的金融人士,哪有時間玩這些遊戲呢?雖說梅倫銀行集團為大家提供了這麼好的娛樂室,但是他們卻基本上用不到。

劉誌林進入超夢遊戲艙中,而陳涉則是將帶來的實體版超夢de放入遊戲艙。

本身隻是一個簡單的de,所以肯定不像正式版超夢那樣有著非常豐富的內容。

不過基礎的場景和玩法還是可以看到的。

進入超夢之後,劉誌林感覺自己就像是漂浮在高空中,用一種上帝視角俯瞰地麵。

地表是一望無際的銀色,他能夠看得出來這是銀星上的一處荒原。

而在荒原的正中央,有一座可以用於建設野外基地的基地車。

銀星上的種種科技實際上也是來源於舊土,所以銀星上的大部分建設工程自然也是通過基地車以及其他的形式來實現的。隻不過這些基地車比用於創建野外基地的基地車要更加高級,畢竟有許多特殊的需求。

銀星上有一些非常宏偉的建築,一般的基地車和建造機器人是無法完成的。

不過在這款超夢建設的初期,隻需要用相對常規的基地車就可以完成建設。

在一望無際的銀星上,基地車緩緩地展開。各種原材料源源不斷輸入,而後變成各種各樣的建築,在基地車周圍擴展開來。

銀星上麵很安靜,因為空氣稀薄,所以一般也不會出現狂風暴雨等惡劣天氣,隻是在一些特殊情況下纔會出現一些氣象活動。

在遠方可以隱約看到另外一顆泛著淡藍色的星球,那就是舊土所在的位置。舊土雖然僅僅是作為背景板存在,但是卻讓人有了一種特殊的感覺。

緊接著,劉誌林發現自己可以在兩種不同的視角中來回切換。

一種視角就是他現在體驗的上帝視角,他可以在高處俯瞰整個基地的全貌,並且可以拉近或者拉遠鏡頭,通過自己的意誌選定某個建築,進行相應的操作。

而另一種視角則是來到地麵上,就像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漫步於這個建築群當中,用第一人稱視角好好看一看自己創造的奇蹟般的城市。

當然由於這僅僅是試玩版的de,所以很多內容還是欠缺的。比如所謂的車間和生產線這部分的內容都還冇有進行製作,而目前可供建設的建築也比較少,隻是擺了一個大致的樣子。

除此之外,劉誌林發現這款超夢對現實中的情況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修改。

在現實中銀星上是有不少勞工的,雖然有很多的工作都可以由機械完成,但是銀星相比於舊土而言,條件更加複雜,所以一些特殊的工作隻能由勞工來完成。

而在這款超夢中則完全冇有表現任何與勞工有關的鏡頭,所有跟勞工有關的部分都是用機器來展現的。

總之,這款超夢雖然隻做了一個簡單的de,但是感覺已經非常到位了,劉誌林可以想象出這款超夢製作出來之後的完整版會是一個怎樣的場景。

從超夢遊戲艙出來之後,劉誌林不由得稱讚道:“陳總果然是天才超夢製作人,這款超夢簡直太棒了。”

“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

“進入這個超夢,就讓我回憶起了自己曾經在銀星上生活的那些日子。我也曾經無數次地遙望舊土,那種感覺非常奇妙,而陳總你竟然在這款超夢中給非常完美的展現了出來,真的讓我非常驚訝。”

“而且我覺得你對於一些細節的把握非常到位,比如勞工這個問題。”

“在超夢中表現銀星上的勞工肯定會適得其反,你把這些勞工全都換成了各種各樣不同的機械。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超夢給普通的觀眾和玩家帶來的不良影響,著重用這款超夢來表現銀星建設計劃中令人激動的一麵。”

“我覺得這款超夢非常完美!”

陳涉微微一笑,很顯然甲方的口味與一般的玩家是不同的。

雖然陳涉冇有去過銀星,但是也可以通過各種各樣的宣傳資料以及內部資料查到一些相關的內容。而後製作到超夢中,他刻意的選擇了銀星中那些光鮮亮麗的部分,而這也正是劉誌林他們想要著重進行宣傳的。

在劉誌林看來,這款超夢的主題很明確,就是讓舊土上的所有人都能夠進入超夢,近距離感受銀星建設計劃的美好前景。

隻要大家都能夠認同銀星是人類未來的美好家園,那麼以後的銀星建設計劃所能夠征得的資金和物資肯定會大幅上升。

總之。作為一個宣傳方案劉誌林願意給這款超夢打100分。

如果說《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存在兩種不同的解讀方式的話,那麼在劉誌林看來這款叫做《極致的快樂是建造》的超夢,應該就冇有太多的歧義了。

這也意味著陳涉和他的隸山科技牢牢地綁定在舊土既得利益集團的戰車上,對於劉誌林、梅侖銀行集團乃至於一些大財閥來說,都是一個好訊息。

對於他們而言,最喜歡的當然是聽話的人才,其次是聽話的人,而後是不聽話的人,最後是不聽話的人才。

有才華有能力,關鍵看能不能為他們所用。如果不能,那反而對他們是一種威脅。

在看到了這次的de之後,劉誌林對於陳涉的信任又大踏步地向前邁進了。

等到這款超夢正式上線之後,可以想像隸山科技肯定要被不少玩家痛罵。

但那又如何呢?

陳涉將隸山科技和劉誌林的梅侖銀行集團以及銀星建設計劃綁定在一起,能夠贏得很多的利益,區區幾句罵聲,根本無人在意。

兩個人在會客室坐下,氣氛變得更加融洽。

陳涉說道:“劉總,超夢的de您也看過了,既然您整體上還比較滿意,那我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您能夠同意。”

劉誌林笑了笑,“是說資金的問題嗎?”

“關於資金你完全不必擔心,這款超夢你就使勁往裡砸錢,不管花多少錢,都會有人給你兜底。到時候隻要你們的研發資金控製在一個不要太離譜的範圍內就可以了。”

“我們梅侖銀行一向是非常慷慨和大方的,對於這種優秀的項目,我們從來都不會吝嗇。”

劉誌林這話確實不假,梅侖銀行集團對於這些大項目一向是非常支援的,畢竟越大的項目往往賺錢也越多。

這款超夢做出來必然會得到銀星聯邦的大力支援,到時候就算不賺錢,至少也能給上頭的那些大人物留下一個好印象。

陳涉笑了笑,然後搖了搖頭,“雖然我們確實也麵臨一些資金問題,但這並不是主要的困難。”

“我們更大的困難還在於對銀星上的情況不太瞭解。包括對銀星上的基地車具體的結構,以及一些建築的內部構造,這些東西都跟舊土上的建築有很大的區彆,但是網上又查不到比較詳細的資料。”

“我們費了很大的勁,才勉強在網上找到了一些外觀資料,做出了目前的這個de,但是如果想要呈現出更多細節的話,就很難了。”

“所以您能不能幫個忙,幫我們搞來一些相關的資料,越詳細越好。”

“畢竟我們還是要儘最大的可能保證真實性嗎?如果這款超夢做的不真實,玩家們肯定不會買賬的。”

陳涉心中暗笑,誰想要你的錢?

錢固然重要,但對陳涉而言,資訊的重要性,永遠是第一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