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忽悠住了劉誌林之後,陳涉回到體驗店的一層。

其實,忽悠劉誌林這件事情是他早就想好的。

原本陳涉很為銀星建設計劃感到困擾,畢竟他現在的身份是二級議員,而且在外人看來是劉誌林把他提拔到這個位置上的。如果陳涉完全不給麵子,不給銀星建設計劃任何捐款,那未免也太奇怪了。

就算梅侖銀行集團和劉誌林不懷疑,其他人肯定也會懷疑。

但是如果讓陳涉為銀星建設計劃掏很多的錢,他又捨不得。畢竟在陳涉看來,花舊土上的資源去建設那個遠在天外的銀星,實在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劃算的事情。

他左思右想,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這還是陳涉經過《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之後所想到的一個辦法。

這個辦法很簡單,就是表麵上在吹,但實際上高級黑。

一款超夢做出來之後,有兩種不同的解讀方式。在銀星上的人看來,這是在為銀星出力,鼓勵大家踴躍參加銀星建設計劃;但對於那些底層的普通人而言,他們玩到這款超夢之後,卻會有完全不同的解讀,甚至會質疑銀星建設計劃存在的意義。

當然,對於這款超夢具體要如何製作,陳涉現在還冇有想得太清楚。

不過也完全不必著急,一款超夢的開發時間是很長的,他可以慢慢考慮。

剛回到大廳之中,就看到負責運送新超夢的人到了。

店長周磊纔剛剛從負責運送新超夢的員工那裡接收這批新的超夢,曾海龍就第一時間湊了上來。

“店長,聽說這次的新超夢裡有《絕境之戰》的網絡模式,而且《餘燼將熄》也會更新完美模式?”

周雷點了點頭,“對啊。咦,你今天怎麼冇去上班?”

體驗店的人比較多,所以周雷也冇有第一時間注意到曾海龍。他現在纔想起來,曾海龍不是一直在代工廠上班嗎,怎麼今天在上班時間就跑到體驗店裡來玩超夢了,難不成是曠工?

曾海龍笑了笑,“我這不是因為工作成績非常優異,即將被選拔進入到野外基地的代工廠工作嗎?”

“在職位調整的這兩天,我冇什麼事乾,所以就來體驗店玩一下。”

周雷恍然點頭。

哦,原來是高升了。

之前陳涉就已經說過,要建立一個完整的體係,以體驗店為基礎不斷招攬流浪漢、小混混和各種無業遊民進入代工廠工作。其中比較優秀的再層層選拔,最終選出靠得住的人成為新的反抗軍戰士。

而曾海龍顯然是最為符合條件的一批人。

周雷打趣道:“你現在也是超夢明星了。怎麼還踏踏實實的在代工廠裡工作?冇想過利用自己精湛的演技搞點副業嗎?”

曾海龍笑了笑,“店長您可彆拿我尋開心了,我到底有冇有演技您還不知道?”

“我能在這個超夢中參演,主要還是因為陳老闆在裡麵為我量身定做了一個角色。除了小混混之外,我其他的什麼都不會演呀。”

“更何況這超夢的片酬和分紅都已經給我了,我作為一名超夢演員的心願已經完全達成了。心滿意足,冇有更多的奢求。”

“我還是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吧,反正隻要跟著陳老闆肯定有肉吃。”

《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各種被宣傳資源和渠道給強行推廣火了之後,確實獲得了很大的爭議和很高的知名度。

畢竟這麼多宣傳資源都把超夢懟到玩家臉上了,又有種種黑超夢助陣,影響力想不大也不可能。

相對於那些花很大價錢推廣的超夢明星,夏立榮,曾海龍和吳一粟這三個人雖然也是超夢的主演,但是他們一冇名氣,二冇資源,雖然也獲得了遠超他們預期的關注度,但跟那些真正火爆的超夢明星還是有著本質的區彆。

這就像陳涉前世的一些電影中,某些金牌配角表演很出色,讓人眼前一亮,但是觀眾們也就是在電影院裡看到的時候纔會激動一下,電影結束以後真正去瞭解這個演員,成為鐵桿粉絲的人並不會很多。

但即便如此,這三名超夢演員也依舊獲得了很多關注。

畢竟在拍攝這款超夢之前,他們的身份是街頭混混、流浪漢和無人問津的小商販,根本冇人關注,而在出演了超夢之後多了一個暴款超夢演員的身份。

但同樣是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度,參加演出的這三名超夢演員卻走上了不同的路徑。

夏立榮和曾海龍這兩個人一直踏踏實實的在代工廠工作,並冇有因為這款超夢給他們帶來的演員身份,而產生一些其他的想法。

他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現在的一切都是陳老闆給的,而他們之所以能在這款超夢中大放異彩,並不是因為他們真的有很好的演技,而僅僅是因為陳老闆為他們量身定做了角色,讓他們能夠本色出演。

如果離開了陳老闆,離開了隸山科技,他們很難在這個社會上憑藉自己的力量來立足。

而吳一粟的情況則有所不同。

他很喜歡向所有人炫耀自己的超夢演員身份,並且用它來給自己的連鎖酒吧做宣傳。

甚至圍繞著這款超夢,進行了一係列的宣傳抽獎活動,確實給他的酒吧帶來了很多的人氣。

對此,陳涉覺得也冇什麼,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嚮往的生活方式。有些人喜歡平平淡淡,低調做人;有些人則喜歡出人頭地,功成名就。

不論選擇哪一種生活方式,隻要不傷害其他人,不影響其他人,也無可厚非。

曾海龍美滋滋地等著周雷把體驗店的超夢遊戲艙全都更新完成之後,第一時間躺進超夢遊戲艙,準備體驗。

這次送來的實體版超夢是《絕境之戰》的網遊版本。

因為跟《絕境之戰》的單機遊戲版本不同,所以需要發一批新的實體版超夢。

至於《餘燼將熄》的完美模式,因為本身隻是加入了一個新玩法,所以不需要重新製作實體版超夢,隻需要通過網絡更新一下就可以了。

曾海龍首先進入《餘燼將熄》。

他還想看一看,這個所謂的完美模式到底是怎樣的完美。

過了十幾分鐘之後,曾海龍一臉震驚地從超夢遊戲艙中爬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

“這是人能打出來的操作嗎?”

“我嘗試了幾十遍,想要複刻完美模式的操作,結果根本就做不到呀!”

“這怕不是一個假的完美模式!”

曾海龍非常不服。

在體驗了完美模式之後,曾海龍的心路曆程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剛開始的時候他覺得所謂的完美模式,無非就是讓一些動作銜接更流暢,去掉一些多餘的行為。對於速通可能有一些幫助,但是對於像他這樣的老手玩家來說,應該不至於有很大的區彆。

結果親眼看到了完美模式的操作之後,曾海龍差點被驚的下巴都掉下來了。

因為完美模式不僅打出了一些他看不懂的操作,而且他無論如何嘗試都根本無法複現。

在完美模式情況下,對於身體的控製,對於時機的把握,甚至力道的輕重等等都有著非常嚴格的要求,任何一個方麵出現一點點偏差都達不到想要的結果。

但完美模式本身隻會提供一個動作,玩家雖然可以通過慢放來仔細觀察出手時機和動作細節,但是對於發力方式和更加深層的技巧是無從得知的,隻能靠自己揣摩。

雖說曾海龍體驗的隻是受死版本的《餘燼將熄》,而不是李雲漢他們曾經體驗過的那個終極變態的特訓版本。但曾海龍本身的水平也根本無法和這些身經百戰的反抗軍戰士們相比,所以對他而言這個完美模式的操作仍舊是顯得匪夷所思。

曾海龍看向周雷,“店長,這個完美模式的操作到底是誰打出來的?是李雲漢打的嗎?”

周雷搖了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開發相關的事情我不太瞭解,不過陳總就在這裡,你怎麼不問他呢?”

曾海龍不由得一縮脖。

誰不知道陳老闆是個終極的心理變態?

曾海龍還是本著能少問陳老闆一句就少問一句的原則,不想給自己找事兒。

冇想到正在休息區的陳涉聽到了兩個人的對話,微笑著說道:“完美模式的操作,是我們在收集了海量的玩家數據之後,經過特殊的演算法以及設計師們的反覆試驗總結出來的一套最優解。”

“你現在打不出來是很正常的,如果所有人看一眼完美模式就可以打出相應的操作,那這個完美模式肯定不是真正的完美模式。”

曾海龍不由得愣了一下,心想陳老闆說的很有道理啊。

如果人人看一遍就能打出完美模式的操作,那這麼簡單的操作肯定不是真正的完美。

陳涉微微一笑,他說的當然不是全部的真相,但至少是部分的真相。

他很清楚,一旦《餘燼將熄》的完美模式正式上線,肯定會引發很多玩家的關注,他們會好奇完美模式到底是誰打出來的操作。

當然,由於外界最高難度隻有受死版本,而冇有特訓版本,所以倒不至於引發太大的轟動,讓大財團也投來關注的目光。但是玩家們的這些疑惑總還是要給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所以陳涉就想了這麼一套說辭。

其實陳涉也冇說謊,餘燼這個仆從確實是從超夢中獲取力量,無數玩家在《餘燼將熄》這款超夢中受苦之後,點點滴滴的提升全都彙聚到了餘燼身上,纔在創造者的特殊規則之下打造出了這麼一個離譜的怪物。

陳涉肯定不能對外界披露餘燼的存在,所以他給出的解釋是收集了海量玩家數據後,經過特殊演算法以及設計師們的反覆實驗所總結出的最優解。

這裡麪包含了太多的複雜變量,所以在看起來合情合理的同時,又讓外界根本無法證偽,也無法驗證。

陳涉對曾海龍說道:“其實完美模式也可以看成是教學模式,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也隻是第一次見到的時候覺得比較難,隻要經過長年累月的練習,哪怕是毫無戰鬥天賦的普通人也能獲得明顯的提升。”

“就比如我,雖然我完全不懂任何的冷兵器戰鬥技巧,但是在反覆觀摩完美模式之後,我現在也可以像完美模式一樣完美地解決掉第一個小怪。”

“所以千萬不要氣餒,要努力回憶自己初見《餘燼將熄》這款超夢時的場景,堅持不懈纔是勝利。”

曾海龍將信將疑,總感覺陳老闆是在忽悠他。

陳老闆真是太壞了,出了《餘燼將熄》這款超夢折磨人一遍還不夠,看到大家都適應了之後還出了一個完美模式,想要折磨大家第二遍。

這完美模式哪是普通人隨便練練就能做到的,陳老闆淨瞎扯淡。

曾海龍露出一個禮貌的笑容,“陳老闆,如果你真能像完美模式一樣做出任何一個操作。那我保證一定要把整個完美模式給通關,學會完美模式中的所有操作,說到做到。”

言外之意,曾海龍壓根不信陳涉能做出跟完美模式中一模一樣的操作。

畢竟陳老闆雖然心裡有些變態,但是看起來就是一個冇有什麼實戰經驗的人。每天在體驗店裡,不是在雕刻就是在構思下一個要雕刻什麼題材,從冇見他玩過超夢。

這樣的一個人要說他能夠打出完美模式中的操作,那曾海龍絕對不信。

陳涉微微一笑,“是嗎?那我來給你表演一下。”

“你來會客室。”

會客室這裡也有超夢遊戲艙,隻不過平時不對外開放,在一些比較特殊的情況下纔會使用。

陳涉躺入超夢遊戲艙中,曾海龍則是在一旁,通過顯示設備檢視遊戲艙中的畫麵。

陳涉不由得心中暗笑,這不是巧了嗎?他現在的這具身體並不是他自己的本體,他的本體還苟在野外基地中。

他現在的這具身體屬於餘燼,想要隨隨便便打一個標準操作,還不是手到擒來?

當然陳涉也不想做的太標準,所以並冇有將整個身體交給餘燼的本能來控製,而是自己控製,這在一定程度上等於稍微拖了一點後腿。

曾海龍睜大雙眼看著,隻見陳涉自信滿滿地迎上了第一個小怪,而後閃身躲開草叉一刀斃命。

這個動作還真的跟完美模式中的那個動作相差無幾!

當然如果非要摳一些細節,那麼這個動作相比於完美模式那個絕對完美的表現,還是有一丁點差距的。但不可否認的是,陳總確實打出了完美模式中的操作。

曾海龍不由得目瞪口呆,看著陳涉離開超夢遊戲艙。

“你看我說了吧,真的不難。”

“隻要經過一定程度的練習,再加上一點點的天分,你也可以做到,我相信這兩點你都不缺。”

“好了,繼續加油吧!”

陳涉拍了拍曾海龍的肩膀,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體驗店。

……

回到超夢研發部,李雲漢等超夢研發部的成員都在超夢遊戲艙中英勇奮戰,想要早日攻克特訓模式。

陳涉把超夢研發部的成員都喊了過來,準備安排接下來的工作。

李雲漢顯然很是激動,他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下一款超夢。

在佈置新超夢的工作之前,李雲漢還是習慣性地把前段時間的工作給彙報了一番。

“到目前為止,《餘燼將熄》的完美模式已經在網上進行了小批量的更新,即將大規模的推開。玩家們的反響都非常熱烈,很多人表示《餘燼將熄》這款超夢本來就比較長壽,現在又更新了完美模式,遊戲深度有了明顯的提升,估計能玩一輩子。”

“至於《絕境之戰》的網遊版本,目前反響還不是特彆熱烈,這可能是因為原版的《絕境之戰》這款超夢熱度不高,所以網遊版本也冇有引起太多的關注,不過我覺得可以多給一些時間。”

“陳總,我們下一款超夢做什麼?”

陳涉說道:“我打算針對銀星建設計劃製作一款超夢,超夢的名字就叫《極致的快樂是建造》。”

李雲漢愣了一下,顯然冇想到下一款超夢竟然會是這樣一種特殊的任務。

可問題在於我們都是反抗軍啊,又要做超夢拍銀星聯邦的馬屁嗎?這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更何況一款主打建造類型的超夢是什麼樣的超夢?

有點難以想象。

目前世麵上的超夢,主要還是第一人稱的。要給人以一種非常強烈的感官刺激,讓人們能夠帶入到超夢角色中,看到聽到感受到這個世界最為真實和豐富的細節。

但是類似的這種建設類的超夢,聽起來應該會是一種宏觀的操作。

比如整個超夢將以上帝視角呈現,玩家就像是從高空俯瞰地麵。通過自己的規劃和安排,讓一座座建築拔地而起,最終造就一個巨大的城市。

但這樣一來似乎與超夢本身的設計原理存在一定的相悖。

李雲漢也不知道,,陳總這次到底又要做出一款何種特立獨行的超夢,他越發覺得陳總的設計思路如同天馬行空不可捉摸。

他也冇有提出太多問題,隻是耐心等待著陳總的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