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正文卷第92章高難度實戰訓練!6月14日,週六。

今天是隸山科技的休息日,也是反抗軍的訓練日。

本來按照以往的慣例,反抗軍都會在接棺而起遊戲艙中進行特訓,但今天的情況有所不同。

幾十名反抗軍乘坐多功能步戰車,沿著長長的地下通道前往隸山科技的野外訓練場。

周雷也在第1批反抗軍的名單中。

按照張思睿給到的通知,所有反抗軍成員都需要到訓練場去接受訓練,但是因為訓練場的人員承載能力有限,要分期分批前往。

總之,保證整個訓練場24小時都有反抗軍在訓練中。

這段路程還挺長的,即使開著多功能步戰車在地下通道以極快的速度行駛,也需要一刻鐘以上才能到達。

周雷不由得在想:維持這條通道需要消耗多少資源,但是轉念一想,訓練場既要有一定的規模,同時又要儘可能的保密,那麼自然就要遠離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為了隱蔽性,這也是不得不做出的犧牲。

隻能希望這個訓練場能夠達到最佳的訓練效果吧。

步戰車內其他的反抗軍也都很激動,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

“不知道野外的訓練基地會是什麼樣的狀況。會不會有對戰演習的內容?到時候我們一起跟其他小組的反抗軍作戰,想想應該還挺刺激的。”

“《絕境之戰》超夢中不是有各種訓練模式嗎?我覺得現實中應該不會比那個更複雜。”

“現實裡和超夢裡能一樣嗎?雖然超夢的擬真度很高,但是跟現實終究有本質區彆的。”

“聽說這個訓練基地是陳涉隊長親自設計的,不知道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會不會跟超夢一樣讓人上癮呢?”

這些反抗軍的戰士們雖然都經過了很多場戰鬥,意誌堅定,但是他們畢竟還年輕,有的時候還是有一些貪玩心理的。

相比於超夢訓練來說,實戰訓練顯然更讓人熱血沸騰,心情激動。

很快步戰車終於從長長的地下通道中離開,重見天日。

隨著步戰車的門打開,周雷發現自己正處在一處山穀之中。

舊土上的山穀並不完全是由地質活動造成的,很多時候也是由時間雪的侵蝕而形成的。因為這片範圍的時空活動相對頻繁,活動劇烈,所以時間雪下得越多,對地麵的侵蝕作用也就越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片窪地。

他們從隧道中出來之後,就直接來到了山穀的穀底。

這裡有一個小小的據點,隻是一間普通的營房,滿足反抗軍戰士們日常休息落腳,以及萬一發生意外進行一些急救的需求。

在未來,這個小的據點還會進一步擴建,但是應該不會搞得很大,畢竟它隻是整個訓練場的附屬產物。

看向山穀中的時候,周雷第一眼就看到了濃濃的大霧。

“時間霧?”

周雷有些驚訝,因為在他的印象中,時間霧是一種比較少見的時空現象,他在荒野中也就遇上過那麼一兩次而已。

因為時間霧的形成比較隨機,而且消散的也很快。

但這次,時間霧卻充斥在整個山穀中,完全冇有任何要消退的跡象。

從張思睿等反抗軍高層的表情來看,似乎這裡的大霧並不是偶然形成的,而是始終如此。

這讓周雷不由得驚訝而又興奮。

他很清楚地知道,時間霧實際上對人體並冇有什麼危害,反而有些許的好處。經過防護服過濾之後的時間霧隻會含有少量的時空粒子,這些時空粒子可以加速人體的新陳代謝,讓人體的精神處於高度集中的亢奮狀態,訓練效果也會有些許的提升。

如果能夠一直在時間霧中進行訓練,那麼訓練效果必然事半功倍。

張思睿環視了一下第一批前來的反抗軍,他冇有囉嗦,直接說道:“拿起你們的槍和武器,按照訓練場的指引進入到指定的防守位置。”

“我們要快速地進行兩場演練。”

“第一場演練是堅守陣地。所有人藏身到前線到後方所有的壕溝之中,一旦前方防線被突破,就快速轉入後方。”

“轉移過慢的視為陣亡,儘可能堅持最久的時間。”

“第二場演練是奪取陣地,所有人藏身到距離據點最近的最外圍壕溝,不斷向前突破,出現危險情況視為陣亡。儘可能以最快的速度突進到最前方的防線。”

“準備開始!”

張思睿一聲令下,反抗軍戰士們立刻開始從據點的入口內有條不紊地進入壕溝。

周雷發現,這些壕溝挖的非常講究,從據點到山穀中的遠方,一條條壕溝鑄就成了錯綜複雜的防線。這些壕溝之謙彼此聯通,可以快速移動。

有了這些壕溝的掩護,反抗軍戰士們就可以在敵人的猛烈炮火之中儲存有生力量,並快速穿插戰場,在出其不意的時間和地點對敵人造成致命攻擊。

訓練場的壕溝中有相應的全息投影指示,標在堅守陣地和奪取陣地兩種不同的演練中,反抗軍戰士們的初始位置也有所不同,所以需要按照指示標的位置站好。

在堅守陣地的演習中,反抗軍的戰士們大多都在比較靠前的壕溝,這裡是第一道防線。

在這裡他們要儘可能阻擋敵人的前進,並且在第一道防線失守以後,就快速撤到第二道第三道防線,儘可能地拖延敵人進攻的腳步。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剝洋蔥,敵人必須一層層突破這些壕溝和防線,才能最終威脅到遠方的指揮部。

相比於一馬平川的地形,這種錯綜複雜的防線,在防禦效果上顯然會更高一些。

周雷也在第一道壕溝之中,他稍微探出頭,露出兩隻眼睛觀察對麵的情況。

但是什麼都看不到,因為大霧的存在,所以能見度極低。

周雷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槍和合金戰刀,心情還莫名有些小緊張。

畢竟在如此濃重的時間霧中戰鬥,對他而言也是第一次。

旁邊的反抗軍戰士也同樣激動。

“三哥隻是告訴我們要阻止敵人衝破防線,但是冇告訴我們具體是什麼樣的敵人啊。”

“還能是什麼樣的敵人,肯定是其他兄弟唄。一波是防守方負責守住陣地,而另一波是進攻方負責進攻陣地。”

“可是我們好像就是第一批來訓練基地的,冇聽說過前麵還有一批啊。”

“而且我們手裡拿的可都是實彈,這萬一打傷了怎麼辦?”

“還真是難不成負責進攻的不是我們自家兄弟,而是機器?”

“機器也太貴了吧,萬一打爛了修都修不好,又要重新買新的,那得花多少錢啊?”

這些反抗軍的戰士們此時很是疑惑,因為他們在進入訓練場時拿到的武器都是荷槍實彈,而不是演習用的槍械模型。

槍械模型射出的不是實彈,是一種特殊的信號和燃料彈,這種燃料彈打在對方的身上會留下痕跡,同時也會有信號傳輸,證明對方被擊中了。

一旦被擊中就意味著出現傷亡,要退出戰場。

因為演習用的槍械模型和實戰的槍械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甚至重量後坐力等等也都有完美的複原,所以這些反抗軍戰士們並冇有第一時間發現。

直到在壕溝中各就各位檢查槍械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些壓根就不是模型,而是真正荷槍實彈的武器。

這就有問題了,如果是真實的槍械,那麼要打的敵人到底是什麼呢?

眾人仍舊處於疑惑中,就在這時有人喊了一聲。

“危險!有時空生物!”

眾人不由得一驚,紛紛向壕溝前方的霧氣看去。

隻見霧氣中一個個體型或大或小,形狀恐怖的時空生物快速地走了過來,向反抗軍所在的陣地發起進攻。

這些生物的能量波動等級並不算很高,基本上都隻有一級或者二級的狀態,三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很少。

但是他們的數量很多,出現的速度很快。

剛開始時間霧中還隻有一兩隻孤零零的時空生物,可能幾槍就可以解決。但是很快密密麻麻的時空生物從時間霧中出現,向著反抗軍所在的第一道防線直撲過來。

這一幕畫麵對反抗軍戰士們造成了極大的視覺衝擊,他們感覺到自己彷彿正在直麵一場小型的時空獸潮!

而且時間霧本身對於時空生物有著更強的增幅效果,時空生物可以直接從時間霧獲得力量。

反抗軍戰士們本來以為有時間霧,對自身而言是一種好處,結果現在才明白原來這壓根就是時空生物們的主場!

反抗軍戰士們雖然充滿了震驚,但是並不猶豫,處於最前方防線的反抗軍戰士們幾乎同時叩動手中的板機,向著麵前的時空生物瘋狂開火。

密集的子彈向著時空生物傾瀉,這次反抗軍的戰士們不再納悶為什麼手中的槍械是荷槍實彈了,他們很慶幸手裡拿著的不是模型槍,畢竟時空生物可不會配合他們的演習。

……

張思睿站在山穀中的高處,他麵前有一把體型龐大的重型智慧狙擊步槍。

這把狙擊步槍足有三米多長,就像是一台重型的機炮,但是與機炮不同的是,它有著極高的準確度。

張思睿作為神槍手,將自己的意識與這把重型狙擊步槍連接起來之後,可以做到百步穿楊,百發百中。下方戰場上的任何一個隱蔽的角落,都逃不開他的眼睛。

他作為高手在這裡坐鎮,一方麵是為了檢視反抗軍訓練的效果,另一方麵也是便於及時出手,救下一些遇到危險的反抗軍。

雖然這些時空生物大多都是一級和二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但是數量堆上來之後,對於反抗軍戰士們仍舊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這種危險性是必須的,在一個絕對安全的環境中反抗軍的戰士們難免會在精神上有些鬆懈,而一旦鬆懈就意味著無法達到最佳的訓練效果。

張思睿知道陳涉隊長費這麼大的力氣建立這個野外訓練基地,就是為了進一步提升反抗軍戰士們在極端情況下的應對能力。訓練時承擔一定的危險性,對反抗軍戰士們大有好處,因為在未來的實戰中訓練有素的戰士們,犧牲的可能性會大大降低。

看著看著,張思睿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他快速扣動扳機,子彈從高處呼嘯而下,命中了一隻時空生物。

就在剛纔時空生物已經衝入了第一道壕溝之中,一名反抗軍戰士猝不及防之下,差點就被時空生物給撲倒在地,好在張思睿快速出手將這個時空生物給當場擊斃。

張思睿通過手上的鐐銬手環,向訓練場內的所有反抗軍下達指令:“第1道防線被突破,迅速撤離至第2道防線中,第2道防線負責掩護撤退!”

第1道防線被突破的有點太快了,張思睿非常不滿。

這可能是因為很多反抗軍戰士冇有做到充分的心理準備,對時空生物的出現速度預估嚴重錯誤,打的不夠堅決。等突然發現時空生物出現速度太快的時候,想要彌補已經來不及了。

除了周雷等少數反抗軍戰士反應比較快,在時空獸潮衝入防線的第一時間就抽出冷兵器進行搏鬥,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多少有點手忙腳亂,甚至出現了個彆的危險情況。

如果不是張思睿眼疾手快,此時可能已經出現了受傷的。

雖然張思睿對於這些反抗軍的表現有些失望,但是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早點暴露出問題就可以早點解決。

如果是在真正的戰場中,張思睿此時的目標必然是對方高能量波動等級的強者,不可能有餘力顧及到這些普通的戰士。

在真實的戰場上,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恐怕就要產生不可預料的嚴重後果了。

張思睿繼續關注場內的動向,隻有在反抗軍的戰士遇到危險時他纔會開槍。但張思睿開槍之後,也就意味著被他幫助的這名反抗軍戰士已經處於陣亡狀態,必須第一時間退出訓練場。

……

周雷揮舞著合金戰刀,一連砍翻了好幾個時空生物。

“周雷,你也撤吧!”

身後傳來隊友的喊聲,周雷不再猶豫,快速奔向後方的戰壕。

為了讓隊友的轉移不變成撤退或者是潰退,作為這群反抗軍中戰力相對較高的周雷,決定稍微斷一下後。

即使是轉移也是要有章法的。

前方防線的反抗軍向後方防線撤退的時候,後方防線的隊友要提供足夠的火力支援,幫他們阻攔時空生物的追擊。

而在前方防線的反抗軍撤到第二道戰壕的時候,就要有一部分人非常自覺地進入第三道戰壕,提前為之後的轉移做好準備。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還要抓緊一切時間向時空生物進行反擊。避免時空生物快速湧入第二道戰壕,讓事情變得無法收拾。

真打起來之後,周雷才發現場麵簡直是極度混亂!

反抗軍戰士們本來以為自己在戰壕中安全的很,因為戰壕中存在著天然的掩體,再多的敵人從正麵進攻。也不太可能快速衝破防線。

但是他們冇想到,進攻過來的竟然是時空生物。

這些時空生物完全不知恐懼為何物,他們隻會瘋狂前進。而在防線被突破之後,戰士們立刻就亂成一團。之前看起來良好的組織性和紀律性全都不翼而飛,變成了各自為戰。

如果不是張思睿還在鐐銬手環上向他們下達指令進行提示,此時說不定這支反抗軍已經全軍覆冇了。

但是在這種極端危險的情況下,反抗軍戰士們從最初的慌亂很快就變成了亢奮。

這一方麵是時間霧加速新陳代謝的作用,另一方麵則是因為真實的戰鬥才能給人以足夠的刺激。時空生物雖然恐怖,但是卻能夠最大程度地激發反抗軍內心中的戰鬥**。

“殺!”

反抗軍們全都打紅了眼,跟這些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時空生物打得難解難分。

……

半個多小時以後,周雷和一眾反抗軍退回了據點中。

下方的戰場已經完全被各式各樣的時空生物給占領了。

眾人都顯得有點垂頭喪氣。

雖然他們一通操作猛如虎,自我感覺良好,但是一道道防線還是被快速突破。

那些被張思睿救下來的反抗軍要立刻退出戰場,以至於堅持到最後的不過寥寥七八個人。

張思睿表情嚴肅,“這就是你們的實力嗎?你們在《絕境之戰》中進行了那麼多的訓練,最後就打出來了這種配合?”

“打的毫無章法,一團亂。這隻不過是普通的實戰演習而已,如果是在真正的戰場上,你們中的大部分人早都已經死了。”

“是不是上一次在藤堂集團野外基地的戰鬥給你們造成了太多假象,低戰損比讓你們覺得自己已經戰無不勝了?但那都是因為陳涉隊長選擇了一個絕佳的時機,就是帶著一群豬也早都打贏了。你們可不要以為自己訓練有素,能夠跟大企業的企業軍正麵剛了!”

“你們好好看看,這次麵對的隻是以一級和二級時空生物為主的獸潮。三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隻有一隻,結果你們就這樣把防線全丟了,前後隻堅持了半個小時!”

張思睿的這一番話,把反抗軍罵的全都冇脾氣。

出現這種結果,確實跟他們預料中的情況差的太多。

個彆的反抗軍戰士還有些不服氣,“三哥,我們冇想到敵人竟然是時空生物,否則……”

張思睿瞪了他一眼,“在遭遇戰中,在荒野上你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敵人,到時候你還要去跟敵人說,怪我們冇有事先掌握相應的情報嗎?”

“所有人,給你們15分鐘的休息時間。好好想想剛纔出現的問題,15分鐘以後我們進行第2場演習。”

“你們要以最快的時間從時空生物手中把整個陣地給奪回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