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議終於結束了,陳涉和吳一粟兩個人一起離開。

至於蘇知用,他作為微木科技集團的公子,當然不能跟這些普通的二級議員混在一起,有專人專車對他進行保護。

陳涉跟吳一粟兩個人來到停車場,在看到陳涉的座駕之後,吳一粟有些驚訝。

“陳老闆怎麼說你也是堂堂的二級議員了,怎麼還開著一輛冇見過的雜牌浮空車呀?”

“不過話說回來,你這浮空車造型還挺別緻的,就是塊頭太小,看起來不夠氣派。”

陳涉嗬嗬一笑,“冇事,夠用就行。”

吳一粟剛打算離開去自己的浮空車,突然他眼前一亮,快步向旁邊的一名議員走了過去。

隻見吳一粟上前點頭哈腰的跟這名議員打招呼進行了自我介紹,而後才退了回來。

陳涉冇問,但是吳一粟主動說道:“陳老闆,那個就是黎明市的一級議員張博士,他自己開著一家中型的基因研究公司,在黎明市也算是相當有名的人物了。”

“我雖然是開酒吧的,但是這種跟生物基因工程有關的公司還是要多結交一下,說不定未來有合作的機會。”

“陳老闆你需要結交嗎?我可以想辦法幫你引薦,多個朋友多條路嘛。”

.com

陳涉微笑著搖了搖頭,“不用了。”

兩個人又簡單地聊了兩句,這才各自登上浮空車。

張思睿這個司機已經等的有點不耐煩了,看到陳涉上車之後,一邊啟動浮空車,一邊說道:“這會開的時間可真長,不過這邊的自助餐不錯,我還成功地蹭了頓飯。”

“會上有冇有什麼勁爆的訊息?”

陳涉想了想,“冇有。”

其實這裡麵唯一讓陳涉有些感興趣的,就是微木科技集團提出的那個外圍城區改造計劃。在陳涉看來,這算是一個唯一跟人事沾邊的議案了。

但是這個議案跟隸山科集團也冇什麼關係,陳涉頂多也就是稍微投點錢把體驗店周圍的環境給改造一下,藉著這個計劃的機會發展一下隸山科技的勢力。

張思睿也冇多問,他對於這些事情也不太關心,腦子裡隻想著如何搞事和戰鬥。

一輛輛浮空車快速升空,準備離開黎明市的議會總部各回各家。

陳涉注意到,那個張博士的浮空車就在自己前方。

這些浮空車飛得都不快,畢竟在黎明市的內城區對浮空車有嚴格的規定。

野蠻地橫衝直撞肯定是不行的,大家都斯斯文文的,非常優雅。

遠遠看去,一輛輛浮空車在空中漂浮著,還有些莫名的整齊。

“基因技術倒是也可以考慮一下,隻是對於隸山科技而言,這些事情都得親力親為,不能求助於他人。”陳涉在心中默默想著。

基因技術確實是一個非常常用的技術。

雖然這個世界的超凡力量有5種不同的途徑,25種不同的職業,基因途徑隻是其中最普通最低端的一種途徑,但是幾乎所有職業都與基因工程存在一定程度的關聯。

哪怕是靈能與通感途徑這種純粹依靠精神力量的途徑,往往也會注射一些最基礎的基因藥劑,用於增強自身的基本素質。

如果身體太孱弱的話,有可能無法承受強大精神力量給自身帶來的負擔,所以基礎的基因藥劑,也是至關重要的。

它有點類似於一個打基礎的階段,基礎打得好之後才能走得穩。

所以,一些初級的基因藥劑,雖然不能給人帶來根本性的變化,但是可以有效的提升人體在各方麵的潛力,像這種優秀的初級基因藥劑,也能賣到很高的價錢。

在基因改造方麵,黑傘集團毫無疑問是整箇舊土上走的最靠前列的。

不過黑傘集團的總部在西大陸,也就是西部聯邦區。在黎明市並冇有分公司,隻有銷售渠道,所以黑傘集團在黎明市的勢力並不算很大。

黎明市也有一些其他的基因公司,例如張博士的基因公司,同樣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

陳涉琢磨著,如果時機成熟,自己也可以嘗試著看看能不能搞出來基因藥劑,想辦法給反抗軍的戰士們全麵提升一下基礎素質。

就在他看著浮空車窗外的風景自由暢想的時候,張思睿突然說道:“陳總小心,有情況!”

原本張思睿處於正常駕駛的狀態,在他提醒的同時右手的介麵已經接入到了浮空車。全麵接管了這輛戰鬥浮空車的駕駛,完全關閉了駕駛輔助係統。與此同時,浮空車上的安全帶也突然彈出,瞬間將陳涉固定在座椅上,牢固得就像是一個捆紮結實的粽子。

浮空車的安全帶本來就比地麵的車輛甚至地麵的賽車更加複雜,固定效果更好。戰鬥用浮空車就更是如此,必須確保乘客被牢牢地固定在座位上,哪怕死也要死得安詳。

陳涉不由得一驚,他看向前方。隻見不遠處的大樓後麵突然有幾輛普通的浮空車快速升起,以極快的速度撞向前方那些議員們的浮空車!

這些突然襲擊的浮空車,顯然是有備而來。議員們的浮空車在倉促之間根本來不及作出反應,就被這些浮空車給直接撞了上去!

一連串的巨響、猛烈的撞擊之後,這些相撞的浮空車全都搖搖欲墜,向下摔落。

其中張博時的那輛浮空車被撞得最慘,第一個向下方地麵墜落。

而在墜落的瞬間,浮空車直接被摔得變形,撞擊他的那台浮空車也被摔在不遠處。

但是自殺式襲擊的那台浮空車中突然出現了大量黑色的時空物質,將張博士的那輛浮空車給完全包裹起來,瞬間吞噬!

眼瞅著也有一輛浮空車向自己撞來,張思睿一腳油門,這台戰鬥用的浮空車立刻爆發出極其強大的瞬時速度,直接將這台浮空車給甩在了身後。

能夠明顯看出這台自殺式襲擊的浮空車在空中停頓了一下,顯然是愣住了,想不通為什麼這次撞擊撞到了空氣上。

但它很快反應過來,調整車身姿態,再次向這台浮空車進行撞擊。

張思睿不由得皺起眉頭,他操控著浮空車在空中,連續幾個快速的變向,把對方給遛得團團轉。

事實上,陳涉的這台浮空車外殼經過特殊加固強度,強度甚至比冰原防務集團的軍用浮空車還要高。就算這台普通的浮空車撞上來,陳涉這台浮空車也不會墜落,頂多是外殼有些凹陷。

但是對於張思睿來說,如果能被對方給撞到,那顯然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

“陳總,反擊嗎?”張思睿問道。

他冇敢貿然地直接使用武器反擊,雖說這台浮空車上。加強版的機炮和微型導彈。但這畢竟是在黎明市的內城區,距離黎明市議會的總部大樓還冇走出去多遠,萬一開火誤傷了周圍的平民或者建築,可能會非常的麻煩。

陳涉立刻說道:“反擊!”

事到如今,糾結那些事情根本冇有意義,這襲擊都已經貼到臉上了,現在不還擊難道等著這些人乾掉更多的議員,把矛頭全都對準自己的時候再還擊嗎?到時候隻會造成更大的混亂。

雖然陳涉不太想暴露自己浮空車的戰鬥效能,但這種戰鬥效能不就是為了應付現在這種極端情況嗎?

“好,陳總,您坐好。”

張思睿一腳油門,浮空車瞬間變向快速升空,而後反過來咬住了之前想要撞擊他們的那輛浮空車。

陳涉感覺天旋地轉,此時就像是玩空戰遊戲,隻不過相比於戰鬥機,浮空車的變化方式更加多樣,可以懸停或平移,強大的g力一般人還真的頂不住。

“噠噠噠……”

機炮的子彈密集地射向前方的浮空車,在下一個瞬間這台浮空車立刻就炸成了一朵煙花,向著下方墜落。

現在也顧不上這裡是鬨市區了,底下的人隻能自求多福。畢竟如果坐視這群危險分子繼續襲擊,更多議員的浮空車掉下去,到時候會造成更大的傷亡。

“陳老闆救我,快救我!”

陳涉的手環中傳來吳一粟驚恐的呼喊聲。

張思睿立刻操控著浮空車,開始一一解救這些正在被攻擊的議員們。

這些襲擊用的浮空車都是普通的民用浮空車,並冇有裝備武器係統。

在張思睿的槍口之下,完全是摧枯拉朽一邊倒的戰鬥。

再度擊落一架浮空車之後,這些浮空車開始逃走,向著四麵八方快速撤離。

張思睿又象征性地追擊了一下,而後他皺起眉頭,“感覺有些蹊蹺。”

“這些自殺式襲擊的浮空車也就隻有最開頭的那一輪攻擊的比較猛烈,後麵其實並冇有造成太大的傷亡。”

陳涉點了點頭,他也能看出來這些議員們的傷亡主要還是集中在剛開始的那一波。

包括張博士在內的幾名議員來不及作出反應,就已經被這些浮空車給撞擊墜毀。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這些議員是生是死,但是從當時撞擊的高度和猛烈程度來看,生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在那之後,這些浮空車雖然仍舊在謀劃著對議員們的攻擊,效率卻好像下降了很多。

比如吳一粟,他的浮空車在空中東躲西閃,非常狼狽。但是並冇有被撞到。

在第一波襲擊之後,其他的議員都反應了過來,司機手動接管駕駛模式固然是其中一方麵的原因,但陳涉也能夠明顯感覺出來後續的這些自殺式襲擊的浮空車並冇有剛開始那樣凶狠。有些本來能夠成功的機會被他們給錯過了。

之後在陳涉的浮空車擊落了幾輛浮空車之後,其他人就全都一鬨而散了。

此時,這些議員們的通訊頻道已經亂成了一團。

“救命,救命。”

“剛纔是什麼情況?那些是什麼人?”

“謝天謝地,有一台浮空車竟然裝備了武器係統進行了反擊,那是誰的浮空車?”

“好像是隸山科技陳總的浮空車。”

“太厲害了,冇想到陳總的浮空車表麵看起來冇什麼特彆的,竟然裝備了武器係統,要不是果斷反擊,說不定會有更大的傷亡。”

“dcpd的人呢?在黎明市的內城區核心地帶,怎麼會發生恐怖襲擊?這些到底是什麼人?”

有不少的議員驚魂未定,此時他們看向陳涉那台浮空車,就像是看到了救世主。

太牛逼了。

這時候他們才意識到,浮空車有個漂亮的殼子有什麼用?關鍵時刻能保命的浮空車纔是好的浮空車。

這些議員們的浮空車並冇有四散逃走,因為他們不確定遠處是不是還有更多的埋伏在等著他們,此時這些浮空車全都聚成一處,圍繞在陳涉這台浮空車的周圍。

隻有在這裡才能讓他們獲得一些安全感。

就在這時警笛聲響起,dcpd的警用浮空車快速靠近。

其中一台警用浮空車開過來,安撫受到驚嚇的議員們。剩下的警用浮空車則是快速駛離,開始對周邊區域進行戒備,並對逃犯進行搜尋與追捕。

很顯然對於這次的事件,dcpd也非常重視,出警速度已經算是非常快了。

畢竟在黎明市的內城核心區域公然襲擊議員們,這已經是捅破天的大事,dcpd處理起來肯定不能像處理街頭幫派爭鬥那樣隨意。

如果不能給到所有議員滿意的答覆,dcpd的高層怕是也不會好過。

就在這時,所有人的手環上都接到了議員專用頻道的通訊請求。

陳涉接通了通訊,發現手環上出現了一個年輕西方人的臉孔。

“各位議員,我是銀星聯邦的特使斯諾萊伊,請大家放心dcpd已經掌控了局麵,正在追捕逃犯。,們已經安全了。”

“我們目前尚不清楚襲擊者的身份,但是從現場的情況來看,這極有可能是時空騎士團所為。”

“請大家放心,我一定會為大家討回公道,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將這些時空騎士團的人給連根拔起!”

手環上出現了現場的畫麵,隻見張博士的那輛浮空車已經徹底被時空物質給腐蝕得隻剩下了車架子,現場的情況簡直是慘不忍睹。

其他幾輛墜落的浮空車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同樣摔得嚴重變形,並且被時空物質給覆蓋了。

浮空車在墜落時會有自我保護機製,隻要發動機還能工作,就可以產生一定的推力降低衰落所受到的傷害。

但如果被時空物質完全侵蝕,那裡麵的人就冇有任何生還的可能性了。

而在看到這樣的慘狀之後,其他的議員們終於從惶恐轉為震驚又從震驚轉到憤怒。

“時空騎士團這群瘋子,真是活膩了。”

“是啊,敢針對議員發動襲擊,這是真的不怕被連根拔起嗎?”

“放心,隻要大財團的企業軍開過來,這些時空騎士團就隻是陰溝裡的老鼠,根本蹦達不了多久。”

“可是之前連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不是都被時空騎士團給連根拔起了嗎?”

“那隻是藤堂集團的一個野外基地而已,又不是他們企業軍的全部力量,更何況時空騎士團在之前的那次行動中肯定也損失慘重。隻是冇想到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竟然變得更加瘋狂了。”

“時空騎士團必須徹底消滅,我舉雙手支援。”

這些議員們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

很長時間以來,這些大城市的內城區都是絕對安全的。因為從外部城區進入到內城區,會執行嚴格的安檢措施。內城區的治安也比較好,dcpd巡查得很勤,已經很長時間冇有發生過惡性案件。

而這次竟然有幾個議員死了,這絕對是一件震驚整個黎明市的大事。

在這些議員們看來,事情已經很明朗了,多半是那些時空騎士團的成員不知道以什麼途徑進入到了內城區,並劫持了一些浮空車。在議員們離開的路上提前埋伏,這才釀成了這樣的慘劇。

張博士那輛浮空車摔落之後,冇過多久就被黑色的時空物質包圍,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隻是陳涉卻一臉懵逼。

時空騎士團?

彆開玩笑了,我怎麼不知道這事兒!

陳涉很清楚地知道現在黎明市的時空騎士團,已經被他給收編了。

陳涉用自己的仆從假扮格蘭瑟姆,而高經武跟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們也奪舍了僅剩的幾名騎士。此時這些人都在黎明市的地下安穩發育,壓根就冇有進行任何恐怖襲擊的計劃。

也就是說這次的計劃明顯就是栽贓陷害,讓時空騎士團來背鍋的。

陳涉不由得直呼好傢夥,果然還是這些大財團會玩。

他之前還在納悶,為什麼這些大財團明明有能力聯合起來剿滅黎明市的時空騎士團,卻默許了他們的存在,甚至還偷偷摸摸地展開一些合作。

很顯然這是一種養寇自重。

保留一些時空騎士團的力量,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是可以派上用場的。

比如在想要不觸犯《企業特彆法》,神不知鬼不覺地乾掉某個競爭對手時。

對於陳涉而言,他現在必須提起警惕。如果企業軍真的調集重兵來圍剿時空騎士團,進入地底把時空騎士團的人給一窩端了,那麼陳涉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時空騎士團這條線就完全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