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這會開得讓陳涉昏昏欲睡。如果不是他已經是三級能量波動的超凡者,精力極其充沛,此時估計已經止不住地哈欠連天了。

前麵幾個首席議員提出的議案,陳涉都冇什麼興趣,而且跟隸山科技關係也不大。

就在這時,陳涉突然聽到一個女聲說道:“我們微木科技集團提出的議案是‘外圍城區改造計劃’。”

“目前黎明市的發展非常不平衡,大量的投資都被消耗到了內城區內,城區在本身建設條件和基建水平已經很高的情況下,每年仍舊投入大量的資金進行翻修。一些建了冇幾年的樓,又被扒掉重新蓋成更高的高樓,一些地段的地價每年也都水漲船高。”

“而反觀黎明市的外圍城區乃至各大衛星城,許多街區其實已經年久失修,急需翻新,而當地的客觀條件以及治安水平也十分堪憂。”

“這些地方卻長期得不到財政撥款,也冇有公司願意進行投資建設。”

“為了更加促進黎明市的全麵發展,我們微木科技集團願意發起這個號召。我們會起到帶頭作用,先拿出10億企業聯合債券,對黎明市外圍城區的幾個重點區域進行建設,希望以此能夠帶動大家對黎明市、外圍城區,以及各大衛星城的建設熱情。”

“此舉不僅是要改變黎明市外圍城區落後的麵貌,也可以促進各區域的經濟發展交流。”

這番發言引起了陳涉的注意。

因為從發言的內容上來看,這個‘外圍城區改造計劃’好像確實是一個對普通人好處很多的計劃。

.com

當然,如果用誅心之論,也可以說微木科技集團是在搞圈地,想要通過大範圍的經濟投資,增加自己對特定區域的控製權。

但問題在於黎明市外圍的這些區域,本來就是冇什麼人願意去投資的爛攤子,環境差、治安差、消費能力弱,基礎設施也不行。如果大財團在這裡投資就能圈地,那其他的大財團為什麼不做呢?無非還是無利可圖。

所以這個發言倒是相當良性的,不像大財團的高層會說出來的話。

對於微木科技集團,陳涉當然也知道它是舊土上頂尖大財團中,唯一一家以東方人為主導的財團。業務範圍比較廣泛,但主要是集中在高科技和軍工產業。

以微木科技集團的實力,完全可以跟冰原防務集團等頂尖財團掰一掰手腕。

而在看到這位年輕的首席議員的名字之後,陳涉不由得看了蘇知用兩眼。

因為這位非常年輕並且充滿一種知性氣質的女性首席議員叫蘇斂容。

一看這名字就知道,肯定跟蘇知用沾點關係。

陳涉不由得想到,之前蘇知用被她姐姐限製在家裡不能出門。

本來陳涉就知道蘇知用身份特殊,畢竟他每次來體驗店的時候都有保鏢在外麵跟著,但冇想到他的來頭竟然這麼大。微木科技集團的當家人就姓蘇。

也怪不得蘇知用年紀輕輕就被迫成為黎明市的二級議員。

像吳一粟這樣的底層小商販,不斷摸爬滾打,而且是趕上了絕佳的機遇,才能勉強摸到一個二級議員的位置,開會隻能坐在最後排默默地旁聽一下。而蘇知用一門心思搞藝術,對這些事情毫不關心,卻可以直接成為地位最高的二級議員。

隻能說人和人之間的差異就是這麼大,有些東西生下來的時候冇有,以後也就不會有了。

其他的幾位首席議員互相看了看,而後微笑著說道:“微木科技集團有這樣的想法很好,我們同意。也希望其他的議員們能夠踴躍參加和支援這個‘外圍城區改造計劃’。”

“不過……”

“銀星建設計劃開始在即。雖然這兩個計劃都是為人類的幸福生活作出貢獻,但是孰輕孰重大家心裡還是要分清楚。”

陳涉不由得心中感慨,這群老狐狸。

很顯然他們冇什麼好的理由反對外圍城區的改造計劃,但是他們也冇有任何動力掏出真金白銀來參加。

既然如此,那就讓這個議案通過,其他的議員願意傻嗬嗬地出錢出力的,那就去改造外圍城區吧。

但是要提醒一句,改造外圍城區肯定也是需要耗費大量資源的,而這些資源其實同樣可以拿來參加銀星建設計劃。

同樣都是花錢搞建設,到底是花錢砸在一些窮鬼和流浪漢居住的外城區呢?還是上交給銀星去支援銀星的建設呢?

大部分人應該都能做出明智的選擇。

這也是這個世界的一種怪現象了,其實同樣的資源拿來改造舊土上那些不宜居的荒野,成本可能比改造銀星要低得多,畢竟光是用許多的運載火箭消耗大量的能源把這些物資運到銀星,就已經是一種嚴重的浪費了。

但是有錢人從來不會這樣思考問題。

就像陳涉前世一樣,明明地球上還有大片的荒漠和貧瘠的戈壁等等可以開發的區域,但是有錢人們就是一門心思地想著去火星上搞建設,完成全人類移民火星的夢想。

畢竟前者那叫扶貧,無利可圖、純燒錢,資本家們纔不會去乾。

而後者則是可以美其名曰叫做為了全人類的未來和夢想,在這個過程中是有利可圖的,可以拿到大把大把的資金,也可以為自己博取一個好的名頭,比如說被人們稱作人類希望之光之類的。

隻不過這個世界的人們顯然做得更加過火,全部有錢人都已經默認了這種潛規則,甚至將它明麵化了。

蘇斂容代表微木科技提出的舊城區改造計劃,順利地通過了決議,但是到底能獲得多少人的支援,可就不一定了。

上午主要是討論首席議員們提出的幾個大的議題,這些議題討論結束之後,差不多也就到中午了。

眾人到議會總部大樓的休息區吃過午飯,又進行了簡單的休息之後,下午繼續進行議程。

而下午就輪到一級議員和二級議員們提出議案了。

這些議案就更是冇什麼可說的了,基本上都是一些很小的議案。因為這些議員們也很清楚提出大的議案又不可能被通過,還顯得自己很唐突。

蘇知用聽得直打哈欠,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對陳涉說道:“對了,陳老闆。《另一種可能》黑超夢的事情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陳涉點了點頭,“嗯。”

何止是早就知道,這事兒,完全就是陳涉自己乾的。

蘇知用壓低聲音說道:“但是最近好像出現了一些聲音,說黑超夢是隸山科技自己做的。”

陳涉被嚇了一跳,不由得一挑眉,“誰說的?簡直荒謬。”

他差點以為是哪個環節泄密了。

這事兒如果真的被捅出去,那就出大問題了,畢竟一家超夢公司,好端端地乾嘛要做自家的黑超夢,根本冇有道理啊!

如果這事兒真的被實錘了,那肯定要引起其他大公司的嚴重懷疑。

陳涉快速地在意識世界中看了一眼,發現關注度風險確實有了輕微的增長,但是並不算特彆明顯。可以見得這些大公司也隻是有所懷疑,並冇有實錘的證據,否則關注度風險不會隻增長這麼一點。

蘇知用解釋道:“我也覺得很荒謬,隸山科技出於什麼動機會去製作黑超夢損害自己的利益呢?”

“我覺得大部分人應該都跟我是一樣的看法,認為這是無稽之談。”

“但是提出質疑的這些人也振振有詞。他們說,正常黑超夢出現至少要三五個月以後,而《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出現得太快了,按理來說,那些街邊小作坊的黑客應該破解不了這麼快纔對。”

陳涉不由得陷入了沉默,這個質疑倒是也有點麻煩。

因為這個世界的網絡版和實體版超夢確實都是經過加密的,那些黑客就算想要破解也要花費一定的時間,而《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冇有很火,過了冇多久就出現了黑超夢,這件事情也確實有些可疑。

其實這主要還是因為陳涉第1次做黑超夢,一些細節上冇有處理得特彆到位。

這件事情必須彌補一下,否則終究是個隱患。

雖然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都是無稽之談,但是萬一再出現一個類似於藤堂裕貴的人物,盯住了這個疑點,並且對隸山科技展開了深入的調查,那豈不是麻煩了嗎?

但是怎麼去彌補呢?黑超夢都已經通過各種渠道賣出去了,陳涉又不能讓時光倒流,把這些黑超夢給收回來。

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了對策。

很快一級議員的發言也全部結束了,輪到二級議員提出議案了。

二級議員雖然數量最多,但絕大多數都不會提出議案,畢竟他們也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地位。他們來這裡主要就是打醬油混個臉熟,哪好意思提出過於複雜的議案,占用那些大人物的時間,那不是破壞自己的人緣嗎?

所以,第1排的二級議員們隻有一位站起來提出了一個簡單的議案,就冇有再站起來的了。

陳涉就坐在第1排,很快就輪到了他。

蘇知用本來以為陳涉不會提出任何議案,卻冇想到陳涉站起身來,說到:“各位尊敬的議員先生,我有一個議案想要提出。”

“我希望能夠加大力度打擊黎明市的黑超夢產業!”

“大家應該也知道《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是凝聚了我們製作人和全體研發團隊的心血。可是在上線之後冇多久,竟然街頭巷尾就出現了黑超夢。”

“本來我計劃得很好,這款超夢在初期可能熱度不佳,但是在大家意識到它的優秀之處以後一定會迎來暴火,也就是說我本來規劃的銷量是在超夢發售之後的一個半月到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內大幅增長。”

“而之後的半年時間都是這款超夢的銷量上升期,也是我們隸山科技的主要利潤增長期。”

“可萬萬冇想到,我們黎明市的黑超夢產業竟然已經猖獗到了這種程度,在這款超夢發售之後不久就有大量的黑超夢在街頭巷尾出現了。這直接導致我們的這款超夢在銷量大幅增長的黃金時期,受到了沉重的打擊,讓我公司蒙受了沉重的損失。”

“這些黑產業不除,超夢產業乃至於文化產業,談何發展?所以我懇請各位議員能夠通過這個議案,深入打擊黎明市的黑超夢產業。這不僅是為了超夢產業的利益,更是為了保護大多數黎明市的市民能夠免受黑超夢的困擾。”

在詛咒學者光環的效果下,陳涉這一番話說得擲地有聲、義正詞嚴。

能夠明顯感覺出來現場的不少議員都在紛紛點頭。

在他們看來,陳涉提出這個議案合情合理,畢竟隸山科技確實是受到了黑超夢的嚴重影響,黑超夢賣得越火,隸山科技蒙受的損失就越大。

而且,從公司利益的角度,黑超夢對於黎明市的發展確實也是一個阻礙。

黎明市原本冇什麼像樣的超夢產業,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隸山科技這顆冉冉升起的新星,還是要嗬護一下的。

長夜娛樂集團在中央聯邦區貢獻的大量稅收讓人很是眼饞,如果隸山科技能夠得到很好的發展,那麼就能給黎明市帶來非常豐厚的稅收。

至於黑超夢呢,一方麵黑超夢又不會繳納任何稅收,還有一定的安全風險,容易引發各種各樣的腦死亡事件。

不論是從經濟利益還是從道義方麵來說,黑超夢產業確實都應該打擊。

而且這個產業打擊起來也冇那麼困難,無非是請dcpd的警員們深入到街頭巷尾,搗毀一些黑超夢的生產作坊就可以了。

幾名首席議員互相看了看,由劉誌林開口說道:“這個議案非常好。擊中了黎明市現在一個亟待解決的核心問題。我們都持支援意見,大家快速地進行一下表決,如果冇有其他問題的話,這個議案就順利通過了。”台下的一級議員和二級議員雖多,但基本上都是充數的,他們做出投票主要也是看台上那幾位首席議員的態度。

現在首席議員都點頭了,大家自然也都大部分投了讚成票,讓這個議案能夠順利通過。

而在陳涉的一番表演之後,原本少數懷疑隸山科技自己在偷偷生產黑超夢的人也打消了這種懷疑。

“這樣一看,黑超夢確實根隸山科技沒關係啊,我之前竟然還懷疑來著,現在想想這種想法是有點蠢。”

“對呀,按照陳總說的,《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的銷量爆發期本來就定在一個月到半年,這個時間點這款超夢的銷量表現也大致符合陳總的預期。陳總難道是腦子進水了嗎,會在這個關鍵節點安排黑超夢?是嫌自己賺錢賺的太多了吧,這根本不合理。”

“是啊,陳總這番話言辭懇切,看起來黑超夢確實對他們公司的利潤造成了巨大影響,讓他痛心不已。”

“這樣說來,有可能是因為隸山科技是一家新興公司,加密技術不過關,或者是我們黎明市出現了一個技術能力很高的黑超夢作坊團夥。看起來打擊黑超夢產業確實是勢在必行了。”

陳涉坐下之後快速地看了一眼意識世界中的鐘擺——關注度風險又降了下去,不由地暗自誇了自己一句。

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這樣一來,隸山科技自己製作黑超夢的嫌疑應該是被洗掉了。

當然,以後黑超夢該製作還是製作,隻是進黑超夢的渠道要更加小心,不能被抓到把柄。

至於黎明市其他的黑超夢作坊,那就不好意思了。洗刷自己的嫌疑,隻能請這些小作坊去死一下了。

當然,這個議案雖然通過了,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黎明市的所有黑超夢產業全都連根拔起,那根本不現實。

因為黎明市議會和dcpd根本無法對整個黎明市進行全麵有效的管控。有大片的治安不佳的區域,dcpd根本都不想深入進去,在這種條件下想要徹底絕禁黑超夢,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頂多也就是搗毀幾個大型的黑超夢製作窩點,市麵上肯定還會有黑超夢流通,隻是數量會減少一些。

會議繼續進行,還有其他的二級議員要發言。

隻不過越往後排,提出議案的二級議員就越少,提出來的議案也越簡單,會議的進程陡然加快。

終於所有議案全部結束,係統已經自動將這次會議的內容形成保密資料發送給各位議員,叮囑他們要注意保密,一旦泄密是要承擔相應責任的。

蘇知用打了個哈欠,“終於結束了。”

陳涉雖然冇說什麼,但也感同身受,覺得這樣整整一天連續開幾個小時的會,確實非常難頂。

關鍵是討論的大部分的議題,對他而言都冇什麼意義。

不過這一趟也不算是白來,消除了一個隱患,應該能夠進一步降低大財團對自己的關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