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5日,週四。

陳涉坐上自己剛剛改造完成的浮空車,準備前往黎明市議會參加常規會議,而張思睿則是友情客串司機和保鏢。

張思睿本來想讓陳涉把李雲漢也帶上,畢竟萬一到時候真的打起來還能有個得力的幫手,但是陳涉拒絕了。

黎明市議會可是在黎明市的內城區,防衛力量十分強大。真出點什麼事情彆說李雲漢了,就算把他們這支反抗軍的所有人拉過來也都不夠看。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出點小事不需要打,出了大事打也打不過。

既然如此,還不如低調行事,帶個司機也就夠了。

陳涉已經提前做過了功課,黎明市議會是一個占地很大的建築,議員們的常規會議是在中央最大的一座大樓上進行的,而所有的浮空車都不能進入核心區域。

當然在進入核心區域時也不能攜帶武器。

陳涉的浮空車裝有武器係統,但這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因為其他來參加的議員浮空車上肯定也有槍支和其他武器,反正這些浮空車都無法進入內部區域,隻能在外圍的停車場等待。所以有冇有武器係統倒也不是特彆重要,冇有人敢在這種地方動粗。

張思睿上手開了冇兩分鐘,就讚歎道:“陳總,這台浮空車開著好爽。”

“動力太足了,我真的忍不住想要飆一下。”

陳涉趕忙說道:“冷靜,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關注。等之後到了荒野上,你想怎麼飆就怎麼飆,冇人攔著你。”

張思睿點了點頭,“好吧,不過這台車的操控性和速度都太完美了,再加上強大的武器係統。簡直就是如夢幻一般的存在。”

“如果能夠量產,給反抗軍戰士們每兩三個人都配上一輛,那就厲害了。”

陳涉微微一笑,“放心,那一天應該不會太遠。”

張思睿的職業是神槍手,基因與機械途徑。所以天然也對車輛駕駛有著很高的天分,是天生的車神,比普通人更容易達到人車合一的境界。

張思睿此時的感覺就像是一個賽車手摸到了頂尖效能的專業賽車,那種激動簡直是難以言表。

他能夠想象著自己一腳油門下去,這台浮空車立刻像是火箭昇天一般,迅速地在摩天樓宇之間飛躍穿過。而後在一個靈巧的轉彎,躲開追擊而來的飛彈,並快速地予以反擊,將敵方的浮空車擊落。

當然,這都隻是存在於張思睿腦海中的幻想,此時他們正在離開衛星城周邊區域,進入黎明市。

裡邊對浮空車是有明確限速的。

到了內城區,對浮空車的速度限製會更加嚴格,要是敢在城市裡胡亂飆車的話,立刻就會有dcpd的警察當場截停。

雖然在黎明市的外圍邊緣地區,dcpd不怎麼管事兒,但是在內城區他們的效率非常之高。

終於,前方出現了黎明市議會的總部。

這是一座氣勢恢宏的建築群。因為黎明市的議會就代表著黎明市最高的執政力量,各種大財團的高層基本上都在黎明市的議會內有著重要職位。所以黎明市議會的建築,自然成為整個城市中最為氣派的建築。

按照引導,張思睿操控著浮空車在議會外圍降落。

這裡可以看成是引導和接待區,所有的司機和隨行人員都必須和浮空車一起留在這裡,隻有議員本人才能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在不攜帶任何武器的情況下進入議會內部大樓。

當然,在陳涉看來這種安全措施也冇什麼卵用。因為這個世界是存在超凡力量的,如果一名議員本身就是6級能量波動或者更高的強者,即使他身上冇有任何武器,也可以在瞬息之間把其他議員給殺的一乾二淨。

議會總部內部雖然也有防護係統,但是在高等級的強者麵前,這點防衛力量還是不太夠看的。

不過總體而言,大部分大財團的高層冇有等級這麼高的強者,而即使有也不會乾出這種魯莽的事情。因為這等於是在向整箇舊土上所有的大財閥宣戰,隻要不是瘋了,應該乾不出這種事。

這種安保措施主要還是為了防止外部的一些勢力進行滲透,比如某個大財團想要買凶殺人或者時空騎士團想要搞件大事,這種安保措施可以儘可能地將危險擋在外麵。

陳涉從浮空車裡出來,發現其他的議員也在紛紛停車。

不同級彆的議員有不同的停車區域。二級議員的數量最多,停車區域也最大。

而那少數的幾個首席議員,甚至可以直接將浮空車開到大樓樓頂。

隻見各種豪華的浮空車,此起彼落。一個個身穿華服,努力保持優雅氣質的議員從浮空車上走下來。偶遇到其他議員之後,就立刻上前打招呼,滿臉堆笑,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

這個世界的科技比較發達,所以隻需要看對方一眼,立刻就能查詢到對方的資料,知道對方是哪家公司的老闆。

如此一來也無需再交換名片,隻需要上前寒暄兩句,稱讚一下對方的事業,交情就算是初步建立起來了。

到時候說不定某個合適的契機,這個人情就能用得上。

陳涉掃了一眼停車場內的浮空車,覺得自己的這台浮空車真的是恰到好處。看起來不會太過寒酸,同時因為體型不大,所以也不會特彆顯眼。

當然,陳涉浮空車的造型是獨一無二的,畢竟是他自己魔改之後的結果,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也不太看得出來。

因為這世界上的浮空車,品牌和型號太多了。這些富豪又不可能整天盯著浮空車研究它的型號和品牌,隻能是通過外觀進行大致判斷。就算看到陳涉的這台浮空車,第一反應也會覺得這是一個不太常見的型號。

陳涉剛剛下車冇多久,就聽到一個驚喜的聲音說道:“咦,這不是陳老闆嗎?”

陳涉轉身一看,發現吳一粟也剛從浮空車上下來。

此時的吳一粟看起來跟之前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他穿著一身正裝,看起來紅光滿麵,精神煥發,浮空車應該也是新買的,看起來頗為氣派。

吳一粟的發展軌跡跟陳涉完全不同,他在自家酒吧火起來之後,就順利拿到了不少融資,並且快速地在黎明市的內城區開設了幾家分店,個人的資產快速膨脹起來。

之前吳一粟曾經找過陳涉,問他想不想成為二級議員,到時候在議會內也好有個照應,結果陳涉拒絕了。

主要是當時陳涉完全冇有類似的想法,隻想儘可能保持低調,但是冇想到冇能保持住。

吳一粟笑著說道:“陳老闆你不厚道啊!我之前跟你商量一起進黎明市議會的事兒,你一口就回絕了,說自己連考慮都冇考慮過,那現在又是怎麼個情況?是準備給我一個驚喜嗎?”

陳涉沉默了片刻,“這個事情,主要還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吳一粟笑了,“行行行,總之你能來黎明市議會是件好事,這樣咱倆也能互相有個照應。走吧,咱們趕快入場吧。”

兩人朝著會議現場走去,路上又遇到了一些其他的議員。

吳一粟非常熱情地上去跟眾人打招呼,其他的議員也非常禮貌的跟他互相寒暄。

不過很顯然,這些議員還是對陳涉更感興趣。

從這個通道進入的,基本上都是二級議員,大家的地位差不多。但是彼此之間也有所區彆,資產的多少,地位的高低,人脈是否廣泛,又或者處於何種產業,這些都會影響互相之間的評價。

吳一粟隻是開酒吧的,在這個交際圈子裡確實是不太受重視的那一種。

但是陳涉就不一樣了,不論是之前的《餘燼將熄》,還是後來的《另一種可能》都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第一款超夢證明瞭隸山科技在超夢產業內強大的研發實力,完全可以跟長夜娛樂集團相媲美。第二款超夢則是意味著隸山科技得到了某些高層大人物的欣賞和認可。

隸山科技就像是黎明市正在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這些議員們當然都巴不得能跟陳涉打好關係。

隻是對於陳涉而言,實在是有點心累。

我可是反賊呀。

你們最好還是離我遠一點,否則到時候被我牽連,可是要全家滿門抄斬的。

但是他也冇什麼辦法,隻能保持微笑,跟這些人簡單客套一番。

進入黎明市議會的內部大樓之後,眾人來到常規會議的大會場。按照自己被安排的座位依次落座。

這個大會場極其寬闊和大氣,內部的裝飾也非常華美。整體是一個扇形結構,最內部是幾位首席議員的席位,再往外則是一級議員和二級議員的位置。

很顯然,越靠裡的座位意味著地位也越高。

陳涉本來想隨便找個角落苟一下,跟吳一粟坐在一起,快速地走個過場,等會議結束結果發現這些座位都是定好的。他的座位在二級議員的第一排,吳一粟的座位則是在最後排。

陳涉不由得有些蛋疼,因為對他來說這個位置有點過於靠前了。

坐在他前麵的首席議員和一級議員加在一起也就不到100人。

但陳涉也冇辦法,隻能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本來陳涉以為自己在議會中不會再遇到其他的熟人了,結果剛坐下冇多久,就聽到一個驚喜的聲音。

“大師?您怎麼來了?”

陳涉轉頭一看,發現蘇知用正麵帶驚喜的看著自己,眼神中滿是崇拜。

蘇知用正好就坐在他旁邊的位子。

“冇辦法,人生總是會充滿一些不必要的應酬。”陳涉稍稍地歎了口氣。

蘇知用深表讚同,“對呀,大師我也想說。其實我一點都不想來參加這個會,但是又不能不來。”

“每次常規會議都會有很多的議案,一個一個對下來,煩都煩死了。關鍵是有些二級議員也會非常冇有情商的提出一些議案,但是黎明市議會的規定又要求所有議案都必須經過表決。所以每次例會都要開上好幾個小時。”

蘇知用顯然也是閒得非常蛋疼,他就差在自己臉上寫上“我不想來”四個大字了。

既然對整個會議的議程都完全不感興趣,蘇知用也就隻好跟陳涉聊天,想著能夠稍微拉近一下自己跟大師的感情。

說不定大師一高興就傳自己一招半式,讓自己對超現實主義流派的理解更加深刻呢。

果然,議員會議如蘇知用所說的一樣進行,議員們提出各種議案,而後進行討論與表決。

當然,越是高級議員提出的重要議案,討論的時間也會越長,有些首席議員提出的議案,可能會引發幾個首席議員之間的爭論。在討論一兩個小時仍舊冇有結果之後,這個議題會暫時擱置,等下次會議再繼續討論。

這是因為高級議員們大部分都代表著各自的財團利益。而這些大財團之間的利益是互相有衝突的,某個議案能否通過往往是多方力量決力之後的結果。

至於普通的一級議員乃至於二級議員的議案,可能隻是做一個兩三分鐘的簡單彙報和表決就通過了。

雖然從規則上來講,每一名議員都可以在議會中提出自己的議案進行討論,並且經過議會的標準程式之後將議案推行下去,但是絕大多數討論還是在首席議員之間進行。普通的議員,尤其是剛加入的二級議員,基本上不會提出議案。

因為大家也都不蠢,能進入這個圈子的人至少都是有錢的富豪階層,他們很清楚自己在整個議會體係中所扮演的角色。作為一個小雜魚卻提出冇有價值的議案,占用所有人的寶貴時間,等於同時得罪了整個黎明市中的高層人物,以後還能有好果子吃嗎?

大家來黎明市議會是為了更好的發財,不是來作死的。

所以雖然理論上來說,每個議員都能提出議案,而且議會的議事流程設置的相對繁瑣,但每次議會常規會議的時間還是基本上比較合理的,幾個小時就可以結束。

除非是出現一些有重大爭議的問題,到時候就要召開特彆會議,這些議員們可能要做好準備,在議會裡一討論就討論好幾天。

對於陳涉而言,他冇打算提出議案。畢竟他的目標就是保持低調,在所有議員麵前發言和拋頭露麵,不符合他苟起來的宗旨。

首席議員都是各大財團的關鍵人物,之前把陳涉拉進議會的梅倫銀行集團的劉誌林也在其中。

陳涉簡單地聽了幾個議案,很快就跟蘇知用一樣,徹底失去了興趣。

這些大財團討論的問題,雖然表麵上聽起來冠冕堂皇,而且確實是有利於黎明市發展的核心問題,但仔細思考一下就會發現,其實他們無非是在變著花樣的給自家的財團爭取利益。

例如劉誌林希望黎明市應該進一步放寬對於小額貸款的限製。聲稱此舉有利於刺激黎明市的經濟發展,讓更多的普通人能夠獲得好的資金週轉,但實際上無非是為了放出更多的貸款,獲取更多的利益。

做金融信貸的人總是喜歡把自己的行為描述的像是在做慈善,但實際上還不是盯上了那一筆不菲的利息。

其他首席議員提出的議案,基本上也都與自家的產業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但這種現象並不會讓其他人覺得奇怪,大家反而覺得這是一種非常合理的現象,畢竟成為議員本來就是為了讓自己的財團獲得更好的發展機會。

既然自家財團在相關領域內生意做得很大自然,意味著自己對相關領域比較瞭解,既然比較瞭解,那麼提出議案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嗎?

至於一些陳設比較關心的問題,這些議案完全冇有涉及。

比如藤堂集團的基地被乾掉之後,有冇有發現敵人的線索?這些議員們知不知道藤堂集團正在進行的奈落計劃?藤堂集團的基地被端掉之後,黎明市的力量必然經過一次再分配。一些產業和市場到底會被哪幾家公司所吃下?

這些問題一概冇有討論,甚至完全冇有提起。

想了想倒也很正常,畢竟這個常規會議有很多二級議員在場。這些核心問題恐怕是隻有那些首席議員纔會偷偷地在一個保密的場合互相討論,並且給出某種對策。

成為二級議員,隻不過是獲得了一塊敲門磚,可以進入這個圈子。但是想要真正對黎明市的發展施加影響,至少要做到一級議員,而想要真正掌握黎明市的一些秘密,獲得比較大的實權,就必須成為幾名首席議員其中的一位。

當然,成為黎明市的首席議員之後,還可以繼續往上爬,比如爬到北部聯邦區議會,再爬到舊土議會最後爬到銀星聯邦高級議會。每走一步所獲得的權利都會獲得指數級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