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李雲漢進去了很久,都還冇有從遊戲倉裡出來,他已經完全沉浸在冷兵器戰鬥的巔峰技巧中無法自拔。

超夢研發部的其他員工都有些好奇。

怎麼李雲漢進去這麼久還冇有出來?

這些員工對於李雲漢都是發自內心的敬佩,僅次於對陳總的敬佩。

李雲漢不僅是金牌超夢製作人同時還是優秀的反抗軍戰士。他自己本身就有著非常精湛的冷兵器戰鬥技巧,是頂尖高手反抗軍。戰士們當然都非常崇拜他。

而此時看到李雲漢都在這款超夢中沉迷了,大家也不由得在想:加入了完美模式的超夢,到底有何樣的魅力纔能有這麼好的效果?

陳涉微微一笑,看來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他大手一揮:“立刻將加入了完美模式的特訓版超夢普及給我們的所有正式員工!”

……

……

6月2日,週一。

.vp.com

陳涉跟張思睿兩個人來到陳氏集團總部的高層車庫。

這個車庫就在陳氏財團總部大樓上,這裡專門停放陳氏財團的浮空車。

張思睿說道:“陳總,這幾台浮空車都是舊款了。而且買的時候也談不上特彆貴,基本上都在100多萬信用點左右。”

“對當時的陳氏財團來說,這幾台浮空車開出去也足夠支撐門麵了。”

“但是現在如果要參加黎明市議會的常規會議,這幾台浮空車就有點不夠看。”

“畢竟能夠參加這個會的都是黎明市裡有頭有臉的人物。而且會議本身又是比較正式的場合,至少要200萬信用點以上的浮空車才能稍微拿得出手一些。”

“您看我們要不要新采購一台浮空車?我們公司目前的經濟狀況良好。超夢和黑超夢的銷量都不錯,買這樣一台浮空車,也算不上什麼太大的負擔。”

200多萬信用點的開銷,對於這樣一家財團來說,其實完全可以承受。

主要還是因為這個錢不太好省。

參加這種正式場合肯定要注重相應的禮儀。對於陳涉來說,他雖然不指望著往上繼續爬,但也得保證自己能夠融入到這個群體中。不能因為搞得太過隨便,引人注目。

可是話又說回來,200多萬信用點陳涉還真是有點捨不得。

主要是太浪費了。

在陳涉看來,浮空車這種東西完全就是這個世界科技樹畸形發展的產物。

浮空車本身的原理無非是力大磚飛,通過時空粒子的高能燃料強行讓一台車浮在空中。開出去的每一秒都在燒錢,從經濟性上考慮完全不如地麵的普通車輛以及其他的飛行器。

浮空車之所以在這個世界大行其道,被很多財團使用,根本原因在於它滿足了這些大財團的裝逼需求。

相比於不方便直接停在大樓上的飛機,能停在大樓上但噪音比較大的直升機以及不能飛的地麵車輛而言,浮空車是一個兼具了便捷性、私密性、低噪音、高逼格的通行工具。

而且能夠肆無忌憚地燒浮空車燃料大把大把的撒錢,這本身也是財團實力的一種體現。

所以各大財團為了裝逼的需要,才紛紛采購浮空車,當大多數財團都有這種需求的時候,後來的財團也必須遵守這種遊戲規則,於是浮空車就成為了大型財團的標配。

而浮空車的整個產業也快速發展,大家都互相攀比以更新型,更高檔,更昂貴的浮空車為主。

可是純粹的裝逼需要值得花這麼多錢嗎?陳涉覺得冇有這個必要。

他必須時刻牢記自己的真實身份是反抗軍,可不能真把自己當成大財閥了。

但是就目前的這幾台浮空車,開出去確實是有些寒酸了。

陳涉有些糾結,但考慮了一下之後還是對張思睿說道:“我看看新款浮空車吧。”

張思睿點了點頭,在手環上輕輕點了幾下,立刻出現了幾家浮空車生產車商的銷售頁麵。

這些浮空車的型號,外觀以及相應的參數都能夠在頁麵上直觀地體現出來。

“陳總,浮空車因為其特殊性,所以購買時主要看三個方麵。”

“第一是發動機技術。發動機決定著浮空車的動力和效能,而且對於燃料的消耗程度也有所不同。”

“當然總體而言,動力越強勁的浮空車消耗的時空粒子也越多。開起來比較經濟實惠的浮空車,在動力方麵自然也會有所不足。”

“第二是浮空車的外觀。外觀設計的越漂亮越拉風、越高檔,得到的認可就越多,而且一些知名浮空車品牌的經典外觀是經過了時間驗證的。對於其他的富豪們來說,大家都普遍認可,所以一看到這種特殊的造型就會有一種形象上的優勢。”

“第三就是浮空車的品牌了。其實這一點倒無須太過在意,隻是品牌會給浮空車一些附加值,或者賦予某種精神內涵。”

“比如藤堂集團的浮空車相對實惠,燃料消耗也比較低。所以即使開藤堂集團的高級浮空車出去,也會給人留下一種精打細算的印象。”

“高科集團的浮空車則是充滿了科技感,一般是在網絡產業和高新技術方麵有所建樹的財團纔會選擇。”

“維爾福德重工集團的頂尖浮空車是最受歡迎的。基本上在各方麵都做到了極致,是最豪華的風車,也是認可度最高的,不過售價也最貴。”

陳涉掃過這幾個品牌的旗艦版浮空車發現,這些浮空車是真的漂亮,但貴也是真的貴。

這些浮空車的造型各異,整體都是一種流線型的車體。有些車底下還帶著兩個小翅膀,但是那些最高檔的浮空車都純粹為造型服務,壓根冇有任何的翅膀或者尾翼。儘可能的在造型和空氣動力學之間尋得平衡。但總體還是為了最大限度滿足裝逼的需求。

這些造型都是許多設計師精心設計之後的結果,甚至有些浮空車的外殼都是用稀有金屬製成的。車身發出耀眼的光澤,飛在天上的時候一定非常的拉風,非常的豪橫。

隻是陳涉看著這些浮空車的價格,感覺有點肉疼。

張思睿說的200萬信用點,隻是這些豪華浮空車中的中檔級彆。跟陳氏財團原本的那幾輛浮空車相比確實很不錯,但是跟那些造價最頂尖的浮空車相比就差得太遠了。

陳涉琢磨著,就算買了200萬信用點的浮空車開到會場,多半還是會有點寒酸。想要保持在中等偏上的水平,怕是800萬、1,000萬也打不住。

這不是更加冇有性價比了嗎?

花這麼多錢就為了裝一次逼,也太不劃算了。

要知道黎明市的常規會議又不是經常召開。

如果是其他的財團買了這個浮空車,還可以在談生意的時候用一下,但是隸山科技所有的業務都要自給自足。不會跟其他的大財團有過於頻繁的經濟往來,一方麵是避免產業被彆人卡脖子,另一方麵也是因為自身有太多的秘密不能暴露。

如此一來,談生意的情況也很少,花大價錢買浮空車就更冇有性價比了。

陳涉考慮了一下,問道:“冰原防務集團冇有自己的浮空傷嗎?”

張思睿一愣,然後回答道:“冰原防務集團當然也生產浮空車,但是準確的說那不應該叫商務浮空車那都是軍用的,應該叫微型空中堡壘,或者叫戰鬥浮空車。”

“因為冰原防務集團主要是軍工產業,他們所生產的浮空車在發動機武器係統和安全性方麵肯定是最頂尖的,可以直接拿來裝備企業軍。”

“但問題在於,既然注重了戰鬥效能,那麼對於外觀肯定不會特彆講究,所以談不上很有逼格。不太符合我們這次的用處。”

“而且這些浮空車更貴啊。”

張思睿一邊說著,一邊在手環上打開冰原防務集團的戰鬥浮空車銷售頁麵。

對於冰原防務集團來說,戰鬥浮空車也不過是他們賣的許多武器裝備其中的一種。所以並冇有特殊的銷售頁麵,而是在所有產品的列表中。

這裡麵還有很多是反抗軍曾經心心念唸的大型攻擊設備。

陳涉看了一下,發現果然像張思睿所說,這些戰鬥浮空車價格更加離譜了。

基礎款的戰鬥浮空車都要六七百萬信用點以上。而冰原防務集團在售的最高級的戰鬥浮空車售價則是高達1,800萬信用點。這個價格跟維爾福德重工集團生產的最頂尖的豪華浮空車都幾乎持平了。

但是陳涉看了一下軍用浮空車的效能,突然覺得1,800萬也不是不行,還挺劃算的。

貴不貴不單純看價格,還要看它的用途。

常規的豪華浮空車,除了裝逼之外一無是處,連出行價值都不高,但是冰原防務集團的戰鬥浮空車確實有戰鬥的價值。

相比於常規的飛行器而言,浮空車可以看成是微型版本的空中堡壘。

它可以在空中任意懸停,快速移動。在密集的建築群裡麵作戰也如魚得水,這是一些大型戰機無法比擬的優勢。

而相比於帶螺旋槳的無人機直升機而言,浮空車並冇有太明顯的弱點,軍用浮空車會用稀有金屬把整個車身全都包裹起來,可以看成是在空中飛行的坦克車。

在麵對隻有輕武器的敵人時,這種戰鬥浮空車就像是小型的浮空堡壘,占據著很大的優勢。

當然,戰鬥用浮空車相比於普通的浮空車而言,動力更足,裝甲更厚。那麼燃料箱肯定也會更大,消耗燃料肯定也會更多。

這就像是拿民用車跟坦克去比油耗,那純粹不是一個量級的。

但對於陳涉而言,這也不是不能接受。

因為這台浮空車開出去就隻有兩個用途,第一是參加一年也開不了幾次的黎明市議會常規會議。第二就是參與作戰計劃,而在這兩種情況下。多燒點時空粒子也冇什麼,反正也不是每天都在開。

更何況這抬浮空車具備著極佳的安全性和戰鬥效能,萬一出現點什麼變故,這台浮空車也能派上用場。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增加陳涉內心中的安全感。

但是唯一的問題就是外觀醜了點,跟那些漂亮的豪華浮空車顯得格格不入。

這就好像陳涉前世一堆富豪聚會,大家開的都是頂級超跑,結果你開了一輛坦克過去。

雖然從價格上來說,你這個坦克比他們的豪車值錢多了。但是總覺得這畫風有點不對勁。

不過對於陳涉而言,這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因為它可以魔改。

浮空車本身並不是什麼非常高階的技術,陳涉連晶片都能進行一定程度上的魔改,那麼改改浮空車的外殼就更加不在話下了。

想到這裡,陳涉當即拍板:“就買這台最貴的戰鬥浮空車了。除了開會之外,平時萬一有什麼戰鬥爆發,也可以把這輛車拉出來。”

張思睿有些震驚,但是轉念一想,這完全符合陳涉隊長的行事風格,於是就冇再說什麼,而是立刻在網上下單。

……

黎明市外圍就有冰原防務集團的野外基地,那邊生產好的戰鬥浮空車立刻就可以運送過來。

陳涉隻是等了兩個多小時,浮空車就已經送到了。

不得不說,冰原防務集團確實是財大氣粗,是用一台大型的空中貨運浮空車,把這台浮空車送來的。

這種程度的套娃陳涉也不知道要燒多少時空粒子,不過能夠看得出來冰原防務集團這台浮空車的利潤可不低,否則經不起他們這麼造。

張思睿和趙震兩個人檢查一番浮空車冇有任何問題,於是愉快的交易完成。

陳涉在總部的高層停車場內,準備對這台浮空車進行魔改。

不得不說,軍用浮空車的外觀確實跟民用浮空車有著很大的差異。它有著強大的戰鬥效能和猙獰的外觀,看起來線條分明非常硬朗。

就像陳涉前世,裝甲車和坦克都是棱角分明的,這主要是為了提升裝甲的防彈效果,而豪華車品牌則是都是流線型的,為了儘可能地降低空氣阻力。

陳涉手邊已經準備好了大量的時空粒子和特殊金屬。

他的目標就是儘可能的在保證浮空車防彈效果的同時,又把它改造成類似的流線型外殼,至少看起來畫風跟其他的豪華浮空車保持一致。

按理說這種改造必須是專門的設計師纔可以完成,因為浮空車的外形關係到他的防彈效果和空氣動力學的影響。

目前的這種外殼,必然是許多設計師經過反覆的測試和調整之後才找到的一種最佳的平衡點,至少在設計師看來達到了實用性的最優解。

不懂設計的人胡亂修改,很可能會適得其反。

但對於陳涉來說這都不是問題,畢竟他是創造者。

他不需要知道那麼多的原理,隻要按照自己心中最正確的方式來改造就可以了。

就像當初改造基地車的外觀一樣,陳涉通過時空粒子和特殊金屬開始對這台浮空車的外觀進行改造。

浮空車上配備有一些武器係統,例如可以可以智慧瞄準鎖定敵人的車載機炮,十幾枚微型導彈以及攔截導彈和乾擾設備等等。

陳涉順手把這些武器係統也改了一下,當然說是修改,其實冇有太多的改變內部結構,隻是加入了一些時空粒子,增強了它們的威力。

這種改動肯定不能批量進行,因為都是以消耗時空粒子為代價的。手搓這個行為本身就是一種低性價比的事情,但是隻改造這一台浮空車的話是完全冇問題的。

陳涉儘情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創作者給他帶來的天賦,讓他可以自然而然地針對浮空車的外形進行種種改動。

終於在忙活了一個多小時之後,這台浮空車徹底改造完成了。

陳涉稍微往後退了退,欣賞一下自己剛剛創造出來的藝術品。

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這東西竟然是我造出來的?”

就像每次雕完雕塑之後,陳涉也會為自己的手藝而驚歎不已。隻能說陳涉直到現在也冇有完全適應自己作為創作者的神奇天分,自己都被自己給驚豔到了。

改造後的浮空車不再有那麼鮮明的棱角,但是也不像其他的豪華浮空車一樣追求符合空氣動力學的線條,而是在防彈效能和速度方麵找到了一個最佳的平衡點。

當然這個具體的外殼還受到浮空車底盤、重心、各種武器裝備分佈的影響,是一個綜合考慮之後的結果。

但總體而言,一眼望去就能夠看到這台浮空車非常類似於頂級豪華品牌的外形。混在那些豪華浮空車品牌中,應該也不會讓人覺得突兀。

雖說外形特彆,但應該也不會過於引人注目,因為它的體型要稍小一些。

雖然從理論上來說,軍用浮空車比普通的民用浮空車應該要更大。畢竟要裝更多的士兵,要有更厚的裝甲。但實際上豪華的民用浮空車普遍比均用浮空車還要大上兩圈。

因為豪華的浮空車為了滿足裝逼屬性,就像陳涉前世的加長版豪車一樣,富豪們追求的是在浮空車中有寬敞的空間,恨不得能躺下睡覺。

所以陳涉改完之後,這台軍用浮空車比那些民用的頂級豪華空車要小了一圈兒。

這樣一來既不會過分顯眼,也不會顯得太過寒酸,應該能夠完美融入現場。

等參加完了會議之後,這台浮空車還可以作為戰鬥裝備直接扔給反抗軍去用。

陳涉覺得自己的作品相當完美,現在就等黎明市議會的常規會議正式召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