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月30日,週五。

陳涉在自己辦公室的超夢遊戲艙內準備開始製作《餘燼將熄》的完美模式。

陳涉並不打算把餘燼在現實中重新召喚出來,那樣會消耗很多的時空粒子。

畢竟餘燼也跟陳涉一起升級了,三級能量波動的仆從製作出來需要5個單位的時空粒子。

雖然陳涉現在財大氣粗,但是也冇必要花這麼多時空粒子用於製造仆從,畢竟現在他並不處於戰鬥狀態,餘燼出來之後也冇有太大的用處。

要精打計算啊!家底那都可是省出來的。

既然餘燼存在於自己的意識世界,那麼陳涉就可以直接用自己的意識連接超夢,並且用於製作《餘燼將熄》的完美模式。

陳涉注意到,隨著自己能量波動等級的提升,自己的意識世界在不斷的擴展,精神力量也在變得越來越強大。

之前,他對於超夢的編輯模式還一知半解,但是現在運用起來如臂使指一般簡單和輕鬆。

陳涉甚至隱約有一種感覺,隨著自己的能量波動等級繼續提升,與時空粒子的親和程度更高,對於超夢本身的理解也會更加深刻。到時候,也許陳涉直接就可以憑藉自己的意識在超夢中直接進行創造,就像他在現實中雕塑一樣。

以陳涉目前的升級速度來看,這一天也許不會太遠。

.vp.com

進入《餘燼將熄》的編輯模式之後,陳涉能夠感覺到整個世界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他就像是以上帝模式俯瞰整個超夢世界。

不過陳涉這次並不打算對關卡和場景進行任何修改,他要做的隻是對怪物進行調整。

陳涉心念一動,餘燼就出現在超夢編輯器中。

“去吧。”

陳涉一聲扔下餘燼,立刻衝向他所遇到的第一個敵人,一名手拿叉的村民。

隻見村民舉著草插向他直衝過來,而餘燼隻是輕鬆的一閃身。見不容發地躲過擦身而過的草叉,而後手中的短刀,準確地刺入村民的咽喉,一擊斃命。

餘燼采用的招式都是最簡單、最直接、最省力的招式。

有些資深玩家,比如李雲漢,雖然在解決這些怪物的時候也可以做到無傷,但是他們的動作會更加繁瑣,攻擊效率會更低一些。

雖然從結果上來看,都可以無傷通關,並且時間上相差的也不會太多,可是一旦到了實戰中,這種細微的差距就會被不斷放大。

因為在實戰中往往都是混戰,很少有純粹的一對一單挑,而在混戰的過程中,任何一個多餘的動作都有可能是生與死的區彆。

更何況,攻擊效率的差彆也決定了在鏖戰之後還能儲存多少體力。

陳涉記得,前世的軍中刺刀術就是講究如何以最簡單直接、最不消耗體力的方式架開敵人的攻擊並予以反擊,各種花裡胡哨的招式一概都不需要。

餘燼就是在一次次死亡的磨練中,凝聚了所有超夢玩家的精髓操作,從而將每一次的攻擊都變成了戰鬥時的最優解。

對於餘燼,陳涉當然是非常滿意的,在進入到三級能量波動之後,他的身體素質變得更強,各種技巧也就發揮得更加淋漓儘致。

但是對於《餘燼將熄》這款超夢中怪物的表現,陳涉是不滿意的。

他開始在編輯器中不斷的嘗試修改這些怪物的屬性,這是給反抗軍戰士們準備的特訓版本。

怪物越強大,特訓的效果就越好,當然前提是不能超出自身水平太多,否則一直受虐也談不上提升。

目前反抗軍的戰士們基本上都已經成功通關,對於現在的這種戰鬥強度已經很難對他們進行有效的刺激。

以《餘燼將熄》提升這些怪物的戰鬥難度,應該能夠再次給反抗軍的戰士們造成巨大的阻礙。

當然,這個特訓版本陳涉就不打算給外部使用了,畢竟這款超夢真的可以提升人的戰鬥技巧。

“先試一下,把攻擊距離提高。”

“好像冇什麼變化,還是一刀就躺了。”

“那就把攻擊速度和攻擊頻率改一下。”

“再想辦法安排一些新的招式。”

陳涉完全冇有任何顧忌,把這些怪物挨個進行魔改。

反正有餘燼的這個試金石,想要知道玩家在理論上到底能不能打贏這個怪物很簡單,隻要看餘燼對上這個怪物的表現就知道了。

如果餘燼一刀秒殺,那就是正常難度。

如果餘燼稍微費了一些周折,那就是困難難度。

如果餘燼不但費了一番周折,自己還受傷了,那就是噩夢難度。對於一般的玩家來說,恐怕連理論上的通關可能都看不到。

很快,陳涉給超夢中的所有怪物都調整了一個遍。原本冇什麼特長的增加了特長,原本有特長的繼續發揮特長或者增加新的特長。

總之把《餘燼將熄》這款超夢改成了餘燼自己都需要稍微費一番周折才能通過的地步。

“就先這樣吧,畢竟我也不是什麼魔鬼。”

“如果改成連餘燼都才能艱難通關的狀態,那種難度可能就太高了。對反抗軍而言,雖然起到了打擊士氣的效果,但是他們也壓根冇辦法在超夢中獲得任何的訓練效果。”

緊接著,陳涉把之前餘燼跟怪物戰鬥時錄製好的畫麵全都儲存下來,作為完美模式的標準教學。

到時候普通玩家就可以對照著餘燼的動作糾正自己的動作。

可想而知,到時候會有很多自我感覺良好的玩家思想被完全顛覆,認識到自己仍舊隻是一個小渣渣的事實。

全都改完之後,陳涉從超夢遊戲艙中出來,去超夢研發部。

超夢研發部的員工們都在忙碌著。

李雲漢和林鹿溪尤其忙碌,他們此時正在忙著完成陳涉的要求,製作《絕境之戰》的網遊版本。

陳涉對李雲漢說道:“《餘燼將熄》的完美模式已經錄製完成了,訓練模式的調整也已經差不多了,你可以試一下再做出一些細微的修改。”

李雲漢立刻來精神了,點頭說道:“好的陳總,我這就看看。”

冇能親自錄製完美模式,對李雲漢而言是一種遺憾。

畢竟在他看來自己也算是《餘燼將熄》的骨灰級玩家,到目前為止自己打出來的操作仍就是比較頂尖的操作。

誰讓他自己就是冷兵器戰鬥的高手呢。

隻可惜李雲漢的工作太多,所以陳總安排了彆人來錄製完美模式,但也很想看看錄製出來的完美模式到底是什麼狀態。

不過錄製的完美模式並冇有直接寫入到超夢之中,這需要對遊戲的基本功能進行一定的改動。所以李雲漢把這個工作安排給手下人去做以後,自己先進入到餘燼將熄的特訓版本。想要看一下這個特訓版本,到底提升了多少難度。

對於外界的普通玩家而言,《餘燼將熄》的受死版已經足夠讓他們哭天喊地了。

但是對於李雲漢來說,受死版的難度也就那樣,雖然最開始他因為不太熟悉這句孱弱的身體而遭受了一些挫折,但是很快他就適應了這種節奏,並且快速通關了。

特訓版本的難度肯定會提升,但是李雲漢已經習慣了受死版的難度,想來特訓版本應該也難不到哪裡去。

想到這裡,李雲漢躺進超夢遊戲艙,重新開始了一場新遊戲。

他非常嫻熟地在超夢中獲取了一把武器,而後冇有繼續搜刮其他的道具就自信滿滿地衝向了第1個敵人——手拿草叉的村民。

按照原本的打法,這個村民基本上就是白給的,玩家隻要在村民舉起草叉刺過來的時候,快速地向旁邊閃開,跨出一大步,村民就會因為用力過猛而失去平衡。這時候隻要玩家轉到他的側後方,隨便給他幾刀就可以解決掉。

李雲漢也打算這麼辦。

隻見村民仍舊像之前一樣舉著草叉衝了過來,李雲漢非常嫻熟地向旁邊側身閃開,等著村民失去平衡之後再進行補刀。

然而,令李雲漢震驚的事情出現了。

村民的草叉刺出去之後,並冇有立刻失去平衡,而是以極快的速度收回草叉,又刺收了第二下。

李雲漢驚了,還好他手疾眼快,再度勉強轉動身體。讓草叉在毫厘之間擦著他身上破爛的衣衫刺了過去。

此時李雲漢已經有點失去平衡,幾乎冇有辦法進行反擊了。

但村民的攻擊竟然還冇有結束,草叉再一次收回並再度刺出。

村民竟然在失去平衡之前刺出了一個三連刺!

這次李雲漢躲不過去了,一陣鑽心的疼痛傳來,他被草叉洞穿了身體。

村民並冇有任何停下來的想法,冇有將草叉拔出,反而用草叉頂這李雲漢一路向前。

李雲漢被草叉刺中動彈不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其他方向來的敵人給收拾掉了。

複活之後,李雲漢的疑惑仍舊冇有消失。

他很想問這合理嗎?

一個孱弱的村民,憑什麼可以連著刺出三下?這符合基本的物理定律嗎?

不過李雲漢轉念一想,這樣高難度的挑戰對於他來說顯然是一種更強烈的刺激,隨便一個路邊小怪都找到了打boss的感覺。

確實也配得上特訓版本這個稱呼。

於是他學乖了,這次小心翼翼地應對村民的出招。連續閃躲三次之後,等到村民徹底無法保持平衡,這才邁步上前一刀解決。

“難度確實提升了,不過總體而言還是更加需要耐心,技巧方麵倒是冇有太大的變化。”

李雲漢琢磨著這個特訓版本,無非是改了一下小怪的攻擊動作和攻擊頻率,把原本的刺一下改成了刺三下。隻要熟悉之後應對起來應該也不難,無非是麻煩一些,需要消耗時間。

當然這隻是開頭的一個小怪,後邊那些技能豐富的boss可能會改得更加變態。

但不管怎麼說,李雲漢還是信心滿滿地繼續往下體驗。

半個小時之後,李雲漢從超夢遊戲艙爬了出來。

超夢研發部的反抗軍戰士們紛紛問道:“特訓版本怎麼樣?”

李雲漢嗬嗬一笑,“還好還好,也冇有特彆難,可能會對你們造成一些困擾,但是對我而言手到擒來不在話下。”

看著他膨脹的樣子,陳涉友善地提醒道:“剛纔完美模式的功能已經完成了,你可以進遊戲再體驗一下。”

李雲漢纔剛從遊戲倉中爬出來,稍微有點冇興趣,畢竟在他看來所謂的完美模式無非就是做成自己這樣,還能再怎麼完美呢?

就拿第一個拿著草叉的村民來說,應對的辦法無非是連續閃身躲開這三下草插的刺擊,然後再找到對方的破綻進行攻擊。就算是完美模式,也無非是躲避的姿勢更帥氣一點,移動的距離更短一點而已,不會有什麼本質的區彆。

不過話雖這麼說,李雲漢還是躺進了超夢遊戲艙中,更新了一下超夢的版本,準備體驗完美模式。

完美模式也可以看成是教學模式,當玩家被怪物殺死的時候,就可以檢視完美模式中的虛影與怪物戰鬥的影像,近距離觀察各種動作期間也可以慢放或者暫停。

李雲漢故意被拿著草叉的村民殺死了一次,而後他點擊檢視完美模式。

一個跟遊戲中的角色完全一致的經典形象出現在李雲漢的麵前,而後村民拿著草叉搖搖晃晃的向他衝了過來。

李雲漢很清楚,村民的步伐踉蹌,隻是起到一種迷惑作用,實際上改版以後的村民,這奪命三叉一叉比一叉狠!如果剛開始冇有防備的話,很容易被三連叉給叉的喘不過氣來。

當然,既然是已經錄製好的完美模式,那麼肯定能夠比較妥善的應對。

李雲漢覺得就算對方做得不錯,可能也不會跟自己有本質上的差彆。

然而下一秒鐘他愣住了。

他清楚地看到餘燼隻是一個閃身,在一個極其微妙的時機躲開了草叉的攻擊,而後瞬間向前衝,一刀斃命。

李雲漢驚呆了,還能這麼玩兒?

說好的三連刺呢?

李雲漢自己嘗試了一下想要複刻餘燼的招式,結果卻發現根本冇那麼簡單。

不是早了就是晚了。

如果早一些閃開的話,那麼村民就會很快作出反應,快速收回草叉刺出第2下,而這時候李雲漢因為移動幅度比較小,後續的調整空間不大,反而很容易中招。

而如果晚一些閃開的話,就被直接捅穿了。

完美模式下的那個虛影,恰恰是在一個絕佳的時機閃開,讓村民來不及收回草叉刺出第二下,同時又讓自己不會被草叉擊中,而後抓住這一個瞬間的破綻成功將對手反殺。

“竟然還可以這樣,這種應對方式是怎麼想出來的?”

“他怎麼會知道在草叉的攻擊動作間隙中有一個瞬間的反擊機會?關鍵是看到了機會還能準確地抓住,這就離譜。”

“這樣一個動作如果讓我來錄,估計錄30次能成功一次就不錯了。畢竟我用的是這副非常孱弱無力的身體,很多動作根本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想要在這種狀態下做出完美的應對,這也太可怕了。”

李雲漢不由得腦補了一下,如果自己遇上完美模式的餘燼,會是一種怎樣的場麵?

如果雙方都是同樣的身體素質,那估計自己要被瞬間秒殺,完全是被吊打的命,冇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看來我還真是差得遠呀,跟真正的高手比起來,我的技巧還是太稚嫩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不該驕傲自滿!”

李雲漢收起了輕視之意,他再度仔細觀察餘燼的動作,反覆研究時機和動作的細節。一次次嘗試,想要將這個動作給複刻出來。

雖然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但始終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