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月28日,週三。

陳氏財團總部。

這幾天反抗軍的戰士們相當忙碌,原本在陳氏財團總部的一些代工廠和生產線被整體搬遷到了荒野的基地中。

當然陳氏財團的總部大樓依舊氣派,那些空下來的廠房以後肯定還有其他的用處。

這幾天陳涉冇有離開總部,認真思考之後的規劃。

順便隔三差五的就去超夢研發部看看,指導一下李雲漢和林鹿溪等人的工作。

陳涉每天也都要到自己的意識世界中去檢視鐘擺的狀態,確認風險冇有突然增高,確保自己目前處於一種安全的狀態。

就在這時,辦公室外傳來了敲門聲。

陳涉抬頭一看,是趙震到了。

“陳總,有個比較重要的事情要跟您彙報。”

“梅倫銀行集團在黎明市的高管劉誌林,剛剛打來電話說想要跟您見一麵,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談。”

.com

陳涉一聽下意識地就想拒絕。

“梅侖銀行集團的人找我們談什麼?該不會又是像當初藤堂裕貴一樣想要投資我們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必見他了,話不投機半句多。”

對於梅倫銀行集團陳涉雖然所知不多,但也冇有什麼好感。

梅侖銀行集團是這個世界的頂尖巨頭,在金融界的地位就像冰原防務集團在軍火界的地位一樣。

梅侖銀行集團不僅掌握著舊土上絕大多數的銀行係統,同時也是最大的投資集團,也是與銀星上的大人物最為親密的一群人。

金融產業在這個世界上同樣是最頂尖的產業,而梅倫銀行集團的那些高管們可以說是舊土上最富有的一批人。

但同樣的他們身上也充滿了銅臭味。將資本的冷酷體現的淋漓儘致。

陳涉對於梅侖銀行集團的排斥,一方麵是因為他發自內心地對這些人感到厭惡,另一方麵也是因為隸山科技的情況特殊。這麼多反賊紮堆兒聚團,萬一被投資,各種秘密必然泄露。

所以直接拒絕纔是最佳選擇,雖然這樣會得罪一個大財團,但是總比秘密暴露,引來企業聯合軍要好。

趙震解釋道。“不,雖然梅侖銀行集團確實有投資我們的想法,但這並不是劉誌林來找我們的主要原因。”

“劉誌林作為梅侖銀行集團中的少數東方人高管,不僅是梅侖銀行集團在黎明市的負責人,同時他也是黎明市的首席議員之一。”

“這次他來很可能是想要將您吸納進入黎明市的議員體係中,雖然要走流程,剛開始隻能是二級議員,不可能直接成為一級議員,但是既然劉誌林親自來了,那麼成為一級議員也隻是時間問題。”

“加入黎明市議會有利有弊,具體要怎麼做還是陳總您自己把握吧。”

陳涉愣了一下,隨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這肯定是因為《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的後續影響。

《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在網上拿到了那麼多的推薦資源,必然是得到了一些大財團高層實權人物,甚至是銀星上某些大人物的認可,要將這款超夢作為某種典型來進行推廣。

既然他們如此認為,那麼不可能隻表彰超夢,而不表彰隸山科技。

在這些大人物眼中,陳涉應該是一個良民的典型代表。

是啊,從一個小公司做起,研發超夢為銀星和大財團歌功頌德,勤勤懇懇地創造稅收,彌合底層的共識,這是多好的一個良民樣板。

既然如此,向陳涉拋出橄欖枝,嘗試著將他納入黎明市的議員體係,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舊土上雖然科技發達,底層人之間的關係非常淡漠,但上層人物之間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人情社會。

原因也很簡單,底層人物因為資源匱乏,彼此之間都無法給對方任何幫助,甚至有可能被對方拖累。所以互相之間纔會顯得非常冷漠。

而那些上層人物彼此都掌握著各種各樣的資源,而通過資源交換,他們可以獲得更多的財富,可以更好的打理自家的產業。所以他們在重重利益的交織之下,建立起了一種表麵看起來溫情默默,實際上充滿算計的特殊人情關係。

在一些人看來,隸山科技既然被銀星上的大人物所看中了,那麼就是值得爭取的對象,儘早跟隸山科技跟陳涉打好關係,未來說不定就有彼此能用得上的地方。

更何況隸山科技憑藉著超夢對長夜娛樂集團進行了衝擊,也表現出他們是一家非常有前途和潛力的公司。

未來必然不隻是梅侖銀行集團,其他的大財團肯定也會向陳涉拋出橄欖枝。

當然,以長夜娛樂集團為首的一些大財團,跟隸山科技有著本質上的矛盾和衝突,必然還是會繼續對抗,但是像梅倫銀行集團這樣的與隸山科技並不存在直接競爭關係的財團,肯定會是一種相對和諧與融洽的關係。

陳涉有些糾結了。

其實之前吳一粟就曾經問過,他要不要一起去花錢買一個二級議員的職位,陳涉拒絕了。

原因很簡單,吳一粟想要這個二級議員的職位是希望能夠擠入上流社會的圈子,為自己的生意提供一份保障,而陳涉就不需要這些。

恰恰相反,陳涉要的是低調,要的是不被人注意。

如果真的成為二級議員,必然要頻繁的跟那些大財團的高層打交道,到時候豈不是更容易暴露了嗎?

所以陳涉絕對不會主動去謀求二級議員的職位。

但現在情況不同了。

梅侖銀行集團的高管主動找上門來,把二級議員送給他。

這要是不接受,豈不是太奇怪了。

因為二級議員本身就是一個虛職,不需要做什麼事情,隻需要定期去開會就可以了。對於一家公司而言,本身好處多多,其他人絞儘腦汁的想要花大價錢去買,都不一定能買得到。

結果陳涉二話不說就拒絕了,這豈不是更加坐實了自己的反賊身份嗎?

彆人肯定要問:白給的二級議員,你不要那你想要什麼?你到底有何圖謀?你到底有什麼要隱藏的東西?

這樣一來,陳涉的危險反而增加了。很容易引人懷疑,之前做出的那些努力都要前功儘棄。

陳涉默默地歎了口氣說道:“好吧,那就安排一下見一麵吧。”

……

當天下午,陳涉在陳氏財團總部的會客室內,見到了這位每一輪銀行集團的高管,劉誌林。

他的年紀看起來已經很大了,有50多歲,頭頂的頭髮相當稀疏。不過精神矍鑠,雙目炯炯有神,頗有一種商海沉浮的大將之風。

劉誌林當然是乘坐浮空車過來的,而且隨行的有5名保鏢,這些保鏢無一例外都是頂尖高手。陳涉估計裡邊甚至可能有6級能量波動的高手存在。

隻能說這些大財團一個個財大氣粗,他們真實的實力從來不會在明麵上全都擺出來。

瞭解的越多,越覺得推翻大財閥的這個目標有些遙遙無期。

劉誌霖麵帶微笑,跟陳涉握手:“陳總你好,超夢界的後起之秀,令人敬佩啊。”

陳涉也商業互吹地客套了一番:“哪裡哪裡,劉總,您在金融界沉浮數十年,大風大浪見的多了,我隻是後生晚輩,很多問題還要向您多多請教。”

按照常理來說,隸山科技這種小財團根本不可能跟梅侖銀行集團攀上關係,就算是跪著去求人家投資,都不可能見到劉誌林這種級彆的高層。

但是現在,兩個人卻因為《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所引發的一係列事件而有了交集。

兩個人在會議室各自落座,寒暄了幾句之後就很快進入了正題。

“陳總。實不相瞞,我這次來是有一個好訊息。”

“對於銀星建設計劃,陳總應該也有所耳聞,銀星是我們所有人的夢想之地。總有一天舊土上的所有人都會離開舊土去銀星過上美好的新生活,所以建設銀星是所有舊土上的企業和個人的責任。”

“當然,是否參加銀星建設計劃這一點全靠自覺,相對於個人而言,企業肯定要承擔更多的責任。”

“梅倫銀行集團每年都會拿出數十億參加銀星建設計劃,為銀星添磚加瓦。”

“同樣的對於參加銀星建設計劃的企業,銀星聯邦自然也不會虧待。”

“要知道銀星建設計劃不僅僅是一種榮譽,也象征著為人類社會作出了突出的貢獻,為未來的美好家園出了自己的一份力。所以不論是舊土還是銀星,各級議員都會從銀星建設計劃中的優秀出資人中進行篩選。”

“不過建設銀星終究隻是某種心意,隻要心意到了,也不必太過拘泥於捐款的數額。”

“所以我們非常樂於吸納一些優秀的企業加入到銀星建設計劃中來,我們非常理解一些初創企業資金不足的情況,所以為了讓這些優秀企業能夠留足更多資金,發展自身產業我們會給出一定的優惠條件。”

“所以不知道陳總是否樂於加入銀星建設計劃,成為黎明市的一名二級議員呢?”

陳涉不由得默默感慨,果然你們這些上流人士說話就是不一樣。

一個如此單純的賣官鬻爵,竟然說的如此冠冕堂皇,硬是把銀星描繪成了所有人的夢想之地,還說某一天舊土上的所有人都會去迎新過上美好的新生活。

這不是瞎扯淡嗎?

去往銀星的星際旅行需要消耗大量的時空粒子,而這些時空粒子都是產自於舊土,也可以說這個世界的整個科技樹都是建立在時空活動和時空粒子之上的,離開了舊土,這個世界的科技樹怕是要瞬間倒退100多年。

在這種情況下,銀星上的大人物怎麼可能和舊土上的泥腿子共同分享銀星呢?

所以所謂的“銀星建設計劃”,隻不過是銀星在日常對舊土的壓榨之餘,覺得還不夠,覺得銀星的人間天堂建設速度還是不夠快,所以纔想方設法地用這種方式繼續從舊土上榨取資源。

至於給優秀企業的優惠,無非是將整箇舊土上的優秀企業全都納入自己麾下。對優秀的新興公司進行招攬,這樣舊土上的財團們打來打去,但是再怎麼鬨也不會影響到銀星的利益。

當然心中雖然充滿了腹誹,但是陳涉臉上肯定不會表現出來。

詛咒學者的光環日益強大的他,早就已經被殘酷的生活給錘鍊成了演技派。

陳涉微微一笑,“能夠參加銀星建設計劃,為了全人類的夢想,共同努力當然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我義不容辭。”

“也確實如您所說,目前隸山科技還處於幼年階段,正在快速發展的時期,我必須把大部分的資金都用於超夢的研發以及公司的日常運轉,倉促之間確實拿不出太多來支援銀星建設計劃。”

“不過請您放心,我未來一定會通過各種辦法,儘自己所能,為銀星建設計劃添磚加瓦。”

“至於議員的事情,我當然樂意承擔更多責任。這些全憑諸位前輩的安排。”

陳涉很清楚,現在不用交錢,隻是有前途的初創公司才能擁有的特殊福利待遇。等公司發展壯大之後,該交的錢肯定是一分不少,跑也跑不掉。

但是讓陳涉給銀星聯邦交錢,那他是絕對不願意的。

反抗軍的目標就是打倒大財團,大財團背後站著的就是銀星上的大人物。給銀星大筆大筆地送錢,那不是等於在資助自己的敵人嗎?

但陳涉肯定也不能直接不交,那樣的性質很惡劣。

所以陳涉想要試探一下,看看能不能用其他的方式變相支援銀星建設計劃。也就是說表麵上是在支援銀星建設計劃,實際上是在發展自己的力量。

看起來像舔狗,實際上是反賊,如果能夠做到這種程度,那就最好了。

所以從現在開始,陳涉就要預先向其他人灌輸這種理念,那就是隸山科技的總裁陳涉並不喜歡直接捐錢,而是更傾向於用各種各樣不同的方式支援銀行建設計劃。

劉誌林很高興。

很顯然,在他看來,陳涉確實是個非常識抬舉的人,種種表態都說明瞭他完全支援銀星在目前這一套的體係之內玩。

既然是個聽話的好孩子,那自己的這番唇舌就冇有白費,以後可以多加拉攏。

梅侖銀行集團是一個金融集團,對於各大財團他們並冇有明顯的偏好。哪些財團能給他們賺更多的錢,他們就樂於跟哪個財團搞好關係。

劉誌林說道:“當然冇問題了,銀星建設計劃不隻是可以出錢,還有其他方式也能夠出力,為建設銀星作出貢獻。不論何種形式,都算是儘到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既然如此,議員的事情我來安排。下個月黎明市的議會會召開常規會議。到時候會有專人通知陳總,請陳總一定要出席。”

“到時候現場還會有很多其他的議員,陳總可以和他們好好的結交一番,更好地照顧自己的生意。”

“對了,議會的常規會議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場合。陳總一定要注意相關的禮節,服裝、浮空車,甚至是身上的一些配飾都可能影響其他人對你的第一印象,請陳總特彆注意。”

陳涉點了點頭,“多謝劉總提醒,我會注意的。”

這不就是所謂的上流社會的禮節嗎?

參加這種大型的正式的活動,如果穿的很寒酸,肯定會被人看不起。

當然也不能穿得太花哨,太浮誇,同樣會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過陳涉也不打算花太多的錢去置辦行頭,有些人為了撐排麵,要花幾百萬的信用點去買高級的商務浮空車。陳涉覺得這完全是一種浪費。

畢竟他從未打算真的在議會中拚命的往上爬,隻要自己的服飾和浮空車比較得體,不會顯得過於招搖,引起不必要的關注也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