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李雲漢感慨道:“隊長,您的這一手實在太高明瞭!”

“當時您在訪談中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還在納悶兒,何必要曲解自家超夢呢?我們的目標既然是儘可能地啟發民智,想方設法喚醒民眾的反抗意誌,自己又往反方向去解讀,這不是適得其反嗎?”

“但現在我明白了,您的這種選擇簡直就是高瞻遠矚。”

“如果當時在采訪中我們真的把這款超夢的本意給說出來,那麼此時一定會被各大財團甚至銀星聯邦的人給盯上,我們的風險絕對會大大提升。”

“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過早地引發警覺會讓我們之後行動的風險性大大提升。”

“您在采訪中的那番話,雖然表麵上引發了巨大的爭議,但實際上卻一舉三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首先是對大財團起到了極佳的迷惑作用,讓大財團和銀星聯邦的人理解錯了這款超夢的真實含義。他們不僅冇有對我們引起警惕,反而還覺得我們這是在歌功頌德。甚至給我們的超夢投放了大量的宣傳資源,給我們送了助攻。”

“其次對於以觀棋先生為代表的聰明人,他們能夠輕而易舉地看出這款超夢的真實內涵,進行正確的解讀,並自願地進行傳播。我們啟發民智的目的還是能夠順利達到。”

“最關鍵的一點是,對於那些處於中間狀態的普通人。”

“您的解讀以及銀星聯邦和大財團的官方認證,可以看作是一種有利於大財團的解讀,而觀棋先生和其他解讀者,則是站在普通人立場上的解讀。”

“原本這兩種解讀之間是極其不平衡的,絕大多數人都會傾向於後一種解讀方式。如果我們在官方出麵進行蓋棺定論,強調後一種解讀方式就是正確的解讀方式,那麼這種力量對比就會瞬間失衡,從而引起大財團的警惕。”

“但是現在您的解讀讓兩種解讀方式處於一種微妙的平衡狀態,兩派人在網上吵得不可開交,都認為自己的說法是正確的,後者可以通過超夢中的種種細節來進行辯論,而前者則是可以抬出您這位製作者的言論來為自己站台。”

“大財團覺得您是在拍他們的馬屁,普通人又覺得您站在他們一邊為他們出頭。”

“兩派人越吵,這款超夢獲得的關注度越高,造成的影響也就越大,久而久之就可以把更多的人納入到這款超夢中,產生足夠深遠的影響。”

“而那些在兩種觀點之間搖擺,不能確定的那些人,在體驗過這款超夢並且深入研究了這兩派的觀點之後,必然會逐漸傾向於後者並且做出自己的解讀。”

“如此的安排讓我們的超夢一下子獲得了比原本預期中要多百倍千倍的曝光度和關注度,不僅確保了我們的安全,還讓超夢的影響力得以迅速提升。”

“隊長,您這招實在是太高明瞭,我心服口服,佩服得五體投地。”

因為是在陳涉的辦公室,不需要害怕被監聽,所以李雲漢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抱著陳涉的馬屁就是一頓拍。

當然他說的大部分內容都是發自肺腑的,並不是單純在拍馬屁。

因為他確實覺得陳涉隊長的這個安排實在是太牛逼了。

要說超夢本身好不好?

好,但是僅僅從這款超夢本身來說,其實影響力有限。

《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的世界觀架構非常真實,細節豐富,超夢演員的演技也非常到位,從內容本身來說,其實冇有太多可以挑剔的地方。

但它的問題也在於太真實了,開頭太苦了,大多數人一開始就被勸退,所以很難指望著靠自然流量順利地活起來,必須有足夠強大的外在推力,用大量的資源和熱度強行把這款超夢在所有人中的關注度給堆起來之後,這些優點才能被人所發覺。

如果是李雲漢自己,他絕對想不到這種辦法,因為他主要的重心還是在製作超夢上,對於超夢後續的各種營銷手段,他並冇有仔細想過。

而陳涉隊長現在的這種安排,完美達成了這樣的目標,足以見得二者功力的差距。

也就是說超夢本身的內容隻是一部分,圍繞超夢所進行的其他佈局,比如宣傳、營銷、解讀,以及對外部力量的運用,同樣也是金牌超夢製作人的必備能力。

隻有將所有方麵全都融會貫通,這款超夢才能達到最佳的效果。

李雲漢之前頗有些驕傲自滿的情緒,認為自己的能力不弱,在金牌超夢製作人中也是第一梯隊的。

但是在跟陳涉一起共事之後,他才發現原來自己還差得遠。

李雲漢的這一通彩虹屁把陳涉拍的有點暈暈乎乎的。

他很想說,其實自己當初根本冇想這麼多。

單純隻是覺得,把“我是反賊”四個大字寫在臉上太不安全了,所以才故意在采訪中說出那番話,想要進行一些誘導,釋放一些煙霧彈,讓大財團和銀星聯邦不至於注意到自己。

但現在看來這煙霧彈放的好像有點太大了。

大財團和銀星聯邦竟然認為他是一個馬屁精,是站在他們那邊的,而且還給《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砸了這麼多的宣傳資源。

這叫什麼?

有的時候低端的捧和高階的黑看起來就是同一種東西,實在是難以分辨。

陳涉也冇想到自己當初隨意釋放的一顆煙霧彈,竟然給《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爭取來了這麼多的宣傳資源。但不管怎麼說,結果還可以接受,隻要風險不會暴漲,陳涉心裡就比較踏實。

想到這裡,陳涉鬆了一口氣對李雲漢說道:“行了,這不是什麼大事,不要太過大驚小怪,安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李雲漢不由得感慨,陳涉隊長果然鎮定,看來《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從開局不佳到現在火爆,全網這一切都在陳涉隊長的計算之內。

而李雲漢也不由得對下一款超夢變得更加期待起來。

“陳涉隊長,目前超夢研發部冇什麼事情做,我也比較閒,要不您簡單給我透露一下下一款超夢的內容,讓我去準備一下唄。”

李雲漢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製作下一款超夢了。

因為他發現跟著陳涉隊長總是能夠做出這種顛覆性的超夢。

也許這款超夢在商業上銷量不會很好,也許在初期會經曆很多的挫折,但是最後一定會順利翻身,對原本的超夢產業進行顛覆。

這種感覺真是太爽了。

陳涉有些無奈。

超夢的點子又不是像大白菜一樣說有就有,催什麼催,冇看到我正在煩著呢嗎?

《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已經險象環生了,下一款超夢一定得認真考慮一下,絕對不能胡搞瞎搞,否則不小心暴露了自己反賊的身份,那就前功儘棄了。

但是超夢研發部的這些人也不能閒著。

如果原本隻有林鹿溪一個人還好辦,畢竟林鹿溪隻是一個冇什麼思想的工具人。把他扔在那裡,頂多也就是對現有的超夢進行一些小修小補,不會有什麼危險。

但是李雲漢不一樣,他太有自己的想法了,如果放著不管的話,李雲漢閒得冇事乾,很有可能靈機一動利用超夢研發部的資源隨便做一款小的超夢練練手。

而這些人設計的超夢,陳涉一概信不過。

陳涉隻相信自己的點子。

所以得給李雲漢和超夢研發部安排一些無關緊要的任務,轉移一下他們的注意力。

但是具體安排什麼任務呢?陳涉現在還真冇有太好的想法。

他看向李雲漢,“新超夢的事情不急,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要一步一步來,打好基礎纔不會跌跟頭。”

“我們不能老是想著新超夢的事,那些老的超夢,我們也得維護一下嘛,畢竟玩家們這麼支援我們。我們不能隻顧新玩家,不顧老玩家。”

“往這個思路去想一想,你和超夢研發部能做些什麼。”

李雲漢點了點頭,“有道理,舊超夢也要及時維護,尤其是在兩個大項目之間更新一下舊的超夢,未嘗不可。”

“既然如此,我有一個想法。”

“我們纔剛剛推出了鐐銬手環和揭棺而起遊戲艙,目前來看反饋還算不錯。雖然在礦潮過去之後,這兩款產品的銷量減緩了,但是我們的口碑維持住了。”

“一方麵是我們在礦潮期間冇有漲價,贏得了許多超夢玩家的信賴;另一方麵則是因為我們的產品皮實耐用,冇有出現什麼質量問題,而且穩定性也比較可靠,所以在用戶中的口碑也不錯。”

“我覺得可以利用這一點,去研發一下《絕境之戰》的網遊版本。”

“正好跟揭棺而起遊戲艙聯動一下,畢竟我們遊戲艙裡麵的晶片和通訊模塊是我們的優勢。”

“至於《餘燼將熄》這款超夢,我還真冇有太好的想法,在我看來這款超夢已經很優秀了,冇什麼太多需要改動的地方。”

陳涉陷入了沉默。

網絡版超夢倒也是一個還可以的點子,相比於開發一款新超夢的風險而言,網絡版超夢隻是給《絕境之戰》這款超夢增加了聯網的玩法,讓玩家們可以自由對戰。

這種改變應該危害不大,不至於引發各種風險。

當然,本著未雨綢繆的穩妥心態,陳涉還是要防患於未然,對《絕境之戰》的網遊版本進行一點點的修改。

此外對《餘燼將熄》這款超夢,陳涉也有一些想法,正好可以安排李雲漢一起做了,多給他加點工作量。

這樣一來陳涉就有充足的時間思考,下一款超夢具體要如何去做。

想到這裡陳涉說道:“對於《絕境之戰》的網遊版本,我有一點要求,要儘可能地在目前的基礎上把遊戲改得更加簡單,彈藥和各種強力的武器更加充足。”

李雲漢愣了一下,“啊?”

很顯然,陳涉的這個說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在李雲漢看來《絕境之戰》目前的難度就正合適。一方麵不會顯得過於真實和過於硬核讓許多普通玩家被勸退,另一方麵又保留了一定的真實性和技巧性。

所以這個難度最好不改。

即使要改,肯定也是調高戰鬥的真實性、減少遊戲中的彈藥量。

因為對於這種槍戰類的超夢而言,一旦做成網絡版,就要儘可能的提升深度。舉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如果在一款射擊類的超夢中人人都有自瞄係統,那麼高手和普通人之間還有什麼區彆呢?大家都是端起槍扣板機就可以了。

既然要做網遊版本,那麼就一定要對玩家的層次進行區分,讓高手玩家可以獲得優越感,讓底層玩家可以一步一步地磨練自己的技術。

至於底層玩家受虐太慘怎麼辦,這些可以通過網遊之內的匹配機製來解決,隻要讓菜鳥更多地匹配到菜鳥就可以。

提高戰鬥的真實性,減少遊戲中的彈藥量都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

但是陳涉要求反其道而行之,降低戰鬥的真實性,把遊戲改得更加簡單,這就有點違背超夢設計的基本原理了。

不過陳涉顯然看出了李雲漢的疑問,並冇有給他提出問題的機會。

“《絕境之戰》網絡版的事情就這麼定了,接下來給你說說《餘燼將熄》的後續版本更新計劃。”

“我想給《餘燼將熄》這款超夢,開啟一個完美模式。”

“所謂的完美模式就是,打一個標準化的操作給玩家看。”

“當然這個完美模式肯定不是把整個流程全都跑一遍,而是把每一種怪物的完美應對方式都錄製下來。”

“當玩家死在某個怪物手上的時候,他就可以通過完美模式來觀察迎戰這名怪物的最佳應對方式,並且進行學習,從而提升自己的戰鬥技巧。”

李雲漢不由得來精神了,“陳總,這事就交給我吧,我在行啊。”

“《餘燼將熄》這款超夢,我都打通了十幾遍了,各種怪物的打法我都胸有成竹。”

陳涉嗬嗬一笑,“不了,這件事情我有其他的人選,你隻要負責把功能做好就可以了。”

李雲漢有點失望,他冇想到這種他覺得非自己莫屬的事情,陳總竟然有其他的安排。

但是轉念一想,他又覺得陳總的這種安排也有道理。畢竟李雲漢作為超夢製作人,有很多的工作要做。而錄製完美模式,這種事情一定會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他還真的很難同時兼顧。

想到這裡,李雲漢點了點頭,“好的陳總,那就全憑您安排。”

陳涉想了想又說道,“對了,還有一件事情。”

“之前我就一直想做,隻是害怕秘密泄露,所以一直延後了。”

“我考慮出一下《絕境之戰》和《餘燼將熄》這兩款超夢的特訓版本,專供反抗軍內部使用。”

“我們要根據反抗軍戰士們的客觀條件,來綜合調整這兩款超夢的難度,讓兄弟們始終都能獲得最大的提升。”

所謂的特訓版本,其實就是一種特殊的黑超夢。

這種實體版超夢加入更多的時空粒子,訓練的效果將會有著非常明顯的提升。

但陳涉之前一直冇敢製作,就是因為害怕代工廠泄密。

《餘燼將熄》這款超夢,有著絕佳的訓練效果,這件事情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甚至引起了整個超夢行業的地震。如果讓外界知道隸山科技還能製作訓練效果更好的實體版超夢,那還了得。

到時候恐怕銀星聯邦都要來人把陳涉給切片研究了。

所以這個特訓版本,直到現在陳涉才決定要做。

目前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已經初步建立起來,代工廠在野外並且還處於反抗軍的嚴密監視之下,不用擔心這些特訓用的實體版超夢會泄露出去。

而這些超夢會進一步提升反抗軍的訓練水平,打壓他們的作戰**。

之前《餘燼將熄》剛出來的時候,這些反抗軍的戰士們都被虐得很慘,也就不會整天嚷嚷著要去打藤堂。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逐漸適應了這種難度,並且在超夢中如魚得水,冷兵器戰鬥技巧也有了明顯的提升。一方麵是提升速度不快了,另一方麵,很多反抗軍戰士也有一些信心膨脹,想著在現實中搞點大事。

陳涉覺得,直接把《絕境之戰》和《餘燼將熄》這兩款超夢,改成超高難度的版本,讓反抗軍的戰士們在裡麵好好地受受苦。一方麵是繼續提升反抗軍的實力,另一方麵也可以順利壓製他們的反抗**。

現在野外基地已經建立,陳涉在努力降低各項風險,壓製反抗軍搞事**的前提下,也要想方設法地對反抗軍進行嚴苛的訓練,提升他們的戰鬥技巧。這樣萬一有緊急情況發生,這支反抗軍在訓練中受的苦、流的汗,都會讓他們在現實中少一些流血犧牲。

雖然陳涉有彼岸空間這種東西,但是那終究是為了挽回一些犧牲的反抗軍所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不能全都指望他。

生與死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陳涉更希望反抗軍戰士們一個都不犧牲,彼岸空間永遠都保持在現在的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