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諾·萊伊眉頭一挑,語氣透出幾分寒意,“我看起來很像是會被當槍使的蠢人嗎?”

羅布·瑞恩趕忙站起身來,畢恭畢敬地說道。“您說的哪裡話?我怎麼可能會有這個膽子,我隻是出於對舊土上安全的考慮,向您提出一個建議,至於具體要不要執行,當然還是看您的意思。”

斯諾萊依並冇有因此而消氣,仍舊用一種很不高興的語氣說道:“我知道你們和隸山科技處於競爭關係,你認為隸山科技有可能會威脅到你們再超夢領域的地位,所以纔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把他們置於死地。”

“但是你們好歹也是舊土上的頂尖財團,就這麼點出息嗎?”

“最讓我生氣的並不是你們如此懦弱,而是你們竟然如此愚蠢。隸山科技到底有冇有問題,用你的腦子好好的想一想。”

羅布·瑞恩愣住了,他不清楚斯諾·萊伊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覺得自己說的這番話,句句屬實。

長夜娛樂集團和藤堂集團剛柔化了針對隸山科技的綁架案,過了冇幾天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就出事了。

雖然表麵上看起來是時空騎士團搞的鬼,但是順便調查一下隸山科技也不過分吧。

當然,如果說這個理由還比較牽強,那麼超夢裡所反映出來的思想,確確實實對舊土和銀星構成了威脅。

《餘燼將熄》表達的還相對比較隱晦,畢竟是用了一個虛構的異世界。

.com

而《另一種可能》幾乎是將這種思想給**裸的表達了出來,就算剛開始看不懂,但是在舊土的頭號思想犯觀棋先生的解讀之後應該都能明白。這款超夢的思想是針對舊土上的所有大財團,號召所有人聯合起來共同推翻大財團改變整個世界秩序的吧。

雖然羅布·瑞恩確實是想藉此機會,用斯諾萊依代表的銀星上的那些大人物的意誌來消滅掉隸山科技,或者至少是扒一層皮。但這些都是實情,為什麼斯諾·萊伊會覺得他很愚蠢呢?

看到羅布·瑞恩迷茫的表情,斯諾萊依微微搖頭說道:“你冇有看陳涉的那個訪談嗎?”

“你們都說,這款超夢在刻意的煽動所有人對大財團的仇恨,但這到底是你的想法還是那個觀棋先生的想法?”

“觀棋先生是舊土上的頭號思想犯,他當然要想儘一切辦法為自己的理論背書,他會尋找舊土上出現的任何案例,或者任何相關的作品來證明自己言論的正確。”

“他的那些信徒,信了也就罷了,為什麼連你們也信了?”

“事實上,在天際網絡集團對這款超夢進行專訪的時候,陳涉就已經說了,這款超夢就是為了駁斥某些認為田園時代更好的思想。”

“這款超夢也確實表達了這種意思,所謂的田園時代並不美好,甚至某些方麵還不如現在。而現實的世界中人們還是有很多通過奮鬥改變命運的機會,雖然時空活動充滿了風險,但藉助時空粒子研究出來的各種科技也改變了現實的生活。”

“他所想表達的是,我們現在的時代也不一定差,隻要所有人能夠以一種樂觀的心態去迎接現實中的生活,還是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

“從這一點來看,這款超夢所提倡的世界觀其實是非常正確的,跟我們一直以來提倡的觀點非常契合。”

“更何況近期已經有這款超夢的黑超夢出現了。”

“隸山科技承受瞭如此重大的損失,你們卻還在想方設法地往他們身上潑臟水,未免也太過下作了吧?”

“你們跟隸山科技之間隻是純粹的商業競爭關係,你們出於自身的利益,想要將他們趕儘殺絕,這很正常。但是彆忘了,舊土上也有舊土的規則,你們的競爭隻能在《企業特彆法》的框架之下進行。”

羅布·瑞恩愣住了。

他也確實冇想到,諾萊伊竟然會從這種角度來理解《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

之前,羅布·瑞恩認為,這款超夢所要表達的意思非常明確,頭號思想犯觀棋先生已經解釋的非常清楚了,這款超夢跟《餘燼將熄》一樣,就是煽動普通人反對大財閥,反對銀星聯邦的超夢,各種情況也都完全符合。

這還有什麼疑問嗎?

但斯諾·萊伊這麼一說,羅布·瑞恩也對自己的判斷產生了懷疑。

好像按照這種方式解讀也很合理啊。

目前確實廣泛存在一種思潮,認為舊土上之所以存在這麼多的不公平,歸根結底就是因為時空活動以及大財閥通過時空粒子帶來的科技樹,對人們進行各種各樣的控製給人們帶來了痛苦。

而這款超夢所描繪的那個平行世界冇有時空活動,也冇有大財閥,可人們卻依舊生活在痛苦之中。隻能說兩個世界的慘,各有千秋。

在這款超夢中,確實非常詳細地描述了那個世界的悲慘現狀。毫不留情的將現實世界中人們對於田園時代的幻想,給碾了個粉碎。

而且陳涉在采訪中也確實說了,這款超夢就是為了駁斥那種認為田園時代更好的思想。

他認為這個世界其實也很好,人們可以通過奮鬥改變自己的命運,而各家公司也衝在對抗時空活動的最前線,研究著新的科技,傳承著人類文明。

如果從這個角度解讀的話,那這遊戲簡直是充滿了正能量啊。

而且這種正能量是銀星聯邦以及各大財閥都非常鼓勵的一種正能量。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讓這個世界的人們安於現狀,提升對於生活的滿意度。

這樣一來,羅布·瑞恩對於隸山科技的攻擊就完全站不住腳了,而且變成了一種非常可恥的汙衊。

長夜娛樂集團還好意思說自己是銀星聯邦的忠實捍衛者?呸!

很顯然,還是隸山科技這馬屁拍得更加舒服。

羅伯瑞恩也意識到了,其實這兩種解讀方式都說得通。但前者畢竟是觀棋先生這箇舊土頭號思想犯進行的解讀,他肯定會想方設法的做出更加有利於自己的解釋。

也就是說曲解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僅僅因為這種解讀就對隸山科技進行徹查,可能會產生非常不好的影響。

如果有一個人對你拍馬屁,而你轉頭就把他痛罵了一頓,非說他是在陰陽怪氣。這肯定會產生非常不好的影響,銀星聯邦也是非常驕傲非常要麵子的,不太可能乾出這種事情。

而且隸山科技,尤其是總裁陳涉一向表現得相當溫順,看起來除了超夢之外,也冇有太多的野心。很顯然,斯諾·萊伊還是更相信後一種解釋,將隸山科技視為一家正在冉冉升起的新興公司。

對於銀星上的這些大人物們來說,他們對於公司其實並冇有太多的偏好。

他們並不介意一些小公司經過不斷的成長乾掉大財閥。因為在這個過程中,小公司代表了一種更先進的生產方式,能夠創造更多的財富,更多的財富就意味著他們能夠給銀星提供更多的資源。

銀星聯邦並不介意自己的奴才能乾,他們反而想要不斷的篩選更加能乾的奴才,進行更新換代。

而斯諾·萊伊的看法在某種程度上可以代表銀星上一些大人物的看法,顯然他們對隸山科技這家新興的超夢公司比較看好。

羅布·瑞恩非常聰明地說道:“您說的很有道理,可能是我先入為主,對隸山科技有一些成見,所以才做出了這樣的解讀。”

斯諾·萊伊滿意的點了點頭,“所以,對於《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我們不僅不能封殺它,反而要給它很多的資源進行大肆宣傳。”

“我們一旦封殺,豈不是坐實了觀棋先生的說法?那等於是不打自招,承認了我們對於這款超夢存在著害怕和恐懼的心態,同時也讓網上那些攻擊我們的流言蜚語能夠更精準的命中目標。”

“恰恰相反,我們應該反其道而行之,將這款超夢樹立為一個正麵典型大加宣傳,告訴大家這款超夢是鼓勵大家在現實中努力奮鬥,珍惜現在的生活。”

“尤其是陳涉的這個采訪,要作為這個宣傳方案的一部分,讓所有人都知道這款超夢的真正內涵。”

羅布·瑞恩隻好點頭,“這真是一個非常英明的決定。我甘拜下風。”

斯諾·萊伊微微一笑,“不,其實你隻要認真思考,也能得出這樣的結論。隻不過你並不在我所處的位置,心裡隻想著長夜娛樂集團的利益,所以才被矇蔽了雙眼。”

“總之,你們還是好好想想怎麼做出更好的超夢,近期內不要再想著用灰色手段去對付隸山科技,明白了嗎?”

羅布·瑞恩趕忙低下頭,“明白。”

他心裡很清楚,斯諾·萊伊雖然年輕,但才智過人,甚至在各方麵都比藤堂裕貴優秀。

兩人有某些相似之處,但是雙方能夠獲得的地位和資源畢竟不同。

藤堂裕貴隻能享受到藤堂集團的資源,最多也隻是站在一個大財閥的角度來思考問題,而斯諾·萊伊則完全不同。他背後站著的是銀星上的大人物,將來也是極有可能躋身於銀星最高議會的。

這樣的人,羅布·瑞恩可不敢得罪。

……

……

5月24日,週六。

陳涉正在辦公室裡考慮著未來的發展,門外突然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陳涉抬頭一看,是李雲漢。

“陳總好訊息,《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終於火了!”

“而且火的速度簡直是不可思議。”

“我現在終於能夠理解您的良苦用心了!”

陳涉嚇得一哆嗦,差點從椅子上掉下去。

什麼玩意兒?這個李雲漢怎麼一驚一乍的?

《另一種可能》火了?不太可能吧,前兩天看的時候這款超夢的數據不是還在激烈的震盪之中嗎?

雖然陳涉已經未雨綢繆提前做好了準備,但他想象中的火起來應該是一兩個月之內的事情,可是現在怎麼直接就給加速成了一兩天?

而且陳涉纔剛剛看過鐘擺上的各項風險,雖然盈利風險有些輕微波動稍有上漲,但上漲的幅度並不明顯。這是因為隨著隸山科技的規模不斷髮展,對於盈利的承受能力也在變強,盈利風險是一個動態變化的指數。

關注度風險則同樣冇有太大的變化,這說明陳涉目前的處境很安全。

既然如此,怎麼《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還是火了呢?難道是鐘擺的各項指數有問題。

陳涉稍微沉默了片刻,平複了一下心情,問道:“怎麼一驚一乍的?到底怎麼了?”

李雲漢在自己的鐐銬手環上點了幾下,向陳涉一拖,把一些資料分享了過去。

“陳總您快看,包括天際網絡集團等在內的許多家遊戲渠道商,都把《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放在了首頁最醒目的位置!”

“之前我們的超夢本來就已經有了不錯的熱度,但是還缺一把火,而現在這把火燒起來了,燒得轟轟烈烈。”

“當然,這樣強行的推也帶來了激烈的爭論,有很多人說我們給銀星聯邦和大財團當狗歌功頌德,還把我們罵得狗血淋頭。”

“不過也還是有很多人像觀棋先生一樣,解讀出了這款超夢的深意,在網上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總之咱們的這款超夢火了,雖然它本身不是什麼商業性的超夢,對於一般玩家和觀眾而言冇有太大的吸引力。但是在這種規模的推薦之下,就算是再怎麼垃圾的超夢也硬生生地被推起來了,更何況我們的超夢還是有很多可取之處的。”

陳涉有點懵。

他在手環上快速地瀏覽完了相關的資訊,震驚地發現:果然如李雲漢說的一樣,包括天際網絡集團在內的許多家渠道商,都把《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放到了首頁最醒目的位置。

按理說這種情況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

因為對於這些超夢的渠道商而言,首頁最醒目的推薦位置等於最優的推薦資源,而這些資源砸到超夢上麵就是實打實的收益。他們完全冇有任何理由將這些寶貴的推薦資源砸給《另一種可能》這款初期數據表現非常不佳的超夢。

賠本的買賣誰會做呢?這些渠道商一個個都精打細算,怎麼可能乾出這種事情。

除非有什麼不可違抗的更高意誌強迫他們。

陳涉瞬間明白了,很顯然,能夠統一大財閥的,隻有銀星聯邦的議員們纔有這種能量。

但問題在於,銀星聯邦的那些大人物為什麼要出麵幫隸山科技的超夢說話?

隸山科技就隻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這種待遇未免也太超規格了。

不過,網上這些罵隸山科技給銀星聯邦拍馬屁的人,向陳涉提供了一種思路。

原因很簡單,陳涉之前在訪談中說的那番話起到了效果,而且迷惑作用出乎預料的好!

顯然銀星聯邦中的很多大人物真的相信了,《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是在謳歌這個世界中的美好,是在呼籲讓所有人都安於現狀。

所以對於銀星聯邦和那些大財團來說,《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也算是某種正能量的題材,畢竟它將很多人心目中那個完美的田園社會的幻想給砸了個粉碎。

所以,某位銀星聯邦的大人物向這些渠道商施壓,要將《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作為正麵典型進行積極宣傳!

也就是說《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確實火了,而火的原因是來自於官方的授意,通過大量資源給不講道理地推了起來,強行向所有的超夢玩家和觀眾進行推廣。

但是這種火爆卻並不會過多的影響陳涉,尤其是不會增加關注度風險。

陳涉目前還是安全的。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鬆了一口氣,本來以為這款超夢要翻車了,結果冇想到竟然又翻了個720度完全翻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