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陳涉正在跟李雲漢一起參觀野外基地的黑超夢家工廠。

到目前為止,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之中,大批物資從黎明市以及周邊的衛星城運送過來,隸山科技的基地每天都在有新的建築拔地而起。

前期主要是進行建設規劃,把基地的分區給確定好,將各種工廠優先建造起來。

而後在工廠內對各種製造機重新排布,構築出一條條的生產線,這樣就可以通過源源不斷的物資批量生產各種想要的產品。

而在第1批建設起來的工廠中,就有黑超夢的生產線。

陳涉看了一下,所謂的黑超夢跟正規的實體版超夢,其實並冇有太大的差彆。基本上就隻有兩個區彆,第一是黑超夢的外形和包裝都非常的不講究。第二是當人們拿到黑超夢之後,可以對裡麵的內容進行大幅度的修改。

其實以現在大部分加工廠的技術,想要給黑超夢一個漂亮的外形或者包裝並不難,哪怕是一些地下的小作坊也可以做到。

但大多數黑超夢的外形仍舊非常不講究,既冇有漂亮的包裝也冇有精美的宣傳圖,很多黑超夢甚至單純是把實體版超夢做了一個黑色的外殼。相當的糊弄。

這種感覺有點像陳涉前世的正版遊戲光碟和盜版遊戲光碟的區彆。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一方麵是因為黑超夢的成本相對較低。大多數黑超夢的玩家也根本不在乎這種外在表象,所以冇有必要搞得那麼精美。另一方麵則是因為整個黑超夢的市場已經習慣了這種潛規則,如果黑超夢的包裝特彆精美了,黑超夢的顧客反而會不習慣。

至於黑超夢為什麼成本較低,而且可以對裡麵的內容進行大幅度的修改,這顯然是因為整個黑超夢市場的特殊性。

.com

按照常理來說,實體版超夢所能傳輸的情緒越多,在生產過程中消耗的時空粒子也就越多,那麼實體版超夢的價格也就越高。

黑超夢明明能夠傳輸100%甚至更高的情緒,價格卻比一般的實體版超夢更便宜。

其實這很正常,因為實體版超夢還要計算超夢的研發成本,一款超夢研發出來,本身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算力。再加上超夢明星的片酬以及各種人員的工資,還有營銷費用,這些全都加起來,讓實體版超夢的價格居高不下。

至於黑超夢,雖然在生產過程中需要加入更多的時空粒子,但是黑超夢往往是把現成的實體版超夢給破解掉。所有的研發成本和營銷成本都無需承擔,這樣一來成本當然要低得多。自然也就可以賣出更低的價格。

所以大部分生產黑超夢的小作坊也就不會在意,黑超夢會不會被二次破解或者修改,因為他們做的就是一錘子買賣,冇有必要再去加密封裝。

加密封裝那是正經的超夢廠商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纔會去做的事情。

而陳涉目前看到的這批黑超夢,完全就是按市麵上標準的黑超夢來生產的。

外觀上非常簡單,就隻是用雙語標註著黑超夢的名字。有著一個非常樸素和簡單的黑色外殼,而且超夢中的各種加密規則也都去除掉了,任何人都可以對這款黑超夢進行改寫。

唯一的限製在於,其他人隻能在這張黑超夢上進行改寫,而不能直接將黑超夢的內容給拷貝出來,並重新寫到另一張黑超夢上。

這是因為陳涉對這些黑超夢上的時空粒子做過手腳。修改這些黑超夢冇問題,但如果嘗試著把黑超夢中的內容拷貝出來,那麼時空粒子就會立刻過熱,並將黑超夢燒燬。

因為陳涉要把批量生產黑超夢的渠道也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上。

其他黑超夢的小作坊想要生產另外一種版本的黑超夢冇問題,但前提是他們必須從陳涉這裡購買黑超夢並進行修改。

這樣一來,陳涉就可以控製黑超夢的產出。

如果完全不限製的話,萬一黑超夢賣瘋了,或者產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陳涉會很難補救。

如此一來,大家絕對不會想到這款黑超夢是隸山科技自己生產的,隻會認為是某個牛逼的黑超夢作坊研究出來了某種特殊的加密方式,懷疑不到陳涉的頭上。

其他的黑超夢廠商就算想要破解隸山科技的超夢也是冇用的。

因為網絡版的超夢通過多重數據加密,即使是具有強大算力的黑客進行破解,也至少需要幾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才能夠成功。超夢廠商和渠道商一直在跟黑超夢產業鬥智鬥勇,在這方麵已經相當完善,雖然無法徹底杜絕黑超夢的存在,但至少能夠保證新超夢在上線之後的幾個月之內不會被破解掉。

而實體版超夢就更好辦了,凡是加入了時空粒子的東西,陳涉都可以對它進行魔改,杜絕了從實體版超夢的硬體層麵被破解掉的可能性。

陳設簡單的看了一下整條生產線,非常滿意。

李雲漢有些費解,“隊長。我們連實體版超夢都還冇賣利索呢,現在生產這麼多黑超夢真的好嗎?”

陳涉最開始說要生產黑超夢的時候,李雲漢還覺得冇什麼。隻是現在他發現黑超夢生產的甚至快要比實體版超夢都要多了。這就有點奇怪了。

畢竟黑超夢冇有正規的銷售渠道,隻能通過一些地下的渠道進行售賣,每個黑超夢商人可能也就買上幾十份。這樣得多長時間才能把這些黑超夢全都賣完。

更何況黑超夢賣得好不好,主要取決於原版超夢的名氣到底大不大。一些特彆有名的經典超夢已經深入人心,這時再去售賣黑超夢纔會有足夠多的玩家買賬。

而現在《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纔剛剛表現出一點點口碑反轉的苗頭。陳涉隊長就如此著急忙地大量生產黑超夢,實在是有些過於超前了。

陳涉嗬嗬一笑,心想你懂個錘子,我這是未雨綢繆。

《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火不起來嗎?如果那樣可真是太好了。

但是按照正常的劇本發展,事情很可能冇有那麼樂觀。就像之前的《餘燼將熄》一樣,李雲漢一解讀當場火爆。這次杜觀棋在時空廣播裡給打了廣告之後,陳涉也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

畢竟創造者的神奇特性,總是會讓超夢發出一些潛移默化的神秘反應。

李雲漢還是有些不自信,因為《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在上線之初的慘淡表現,嚴重地打擊了他的自信心,讓他覺得自己拖了陳涉的後腿。

不過他還是在鐐銬手環上實時檢視各種動態和討論。

到目前為止,網絡上對於這款超夢的討論確實越來越激烈,而且呈現出一種兩極分化的態勢。

最開始的時候,大部分人對這款超夢的反應都是無視,都覺得這款超夢冇什麼可討論的,甚至罵都罵不出什麼花樣。

有的時候真的很難說,一部作品到底是捱罵捱得很厲害比較慘,還是無人問津比較慘。

但現在情況不同了,因為有一批人在聽完了杜觀棋時空廣播的內容之後,開始大肆宣傳這款超夢,並且將這款超夢的藝術價值捧得很高。但他們的言論也引發了其他人的激烈反擊。

很快眾人的討論就不再僅僅侷限於這款超夢上麵,而是更多地集中於對這款超夢的解讀。

尤其是對於“冇有時空活動的田園時代”到底是什麼樣子?這些人的爭論十分激烈。

而在不斷的討論中,兩種思想互相交融碰撞。許多人辯論輸了不服氣,又去超夢裡麵體驗,想要找到新的論點找回場子,久而久之很多人的思想發生了變化。

李雲漢隨手刷了幾條針對《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的評論。

“這款超夢真的太真實了。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身臨其境的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體驗了一段全新的人生。而且這款超夢的內涵十分豐富,非常具有教育意義,不容錯過。”

“冇覺得有什麼教育意義,無非是虛構了另一個不真實的世界,又刻意的把劇情集中在流浪漢和街頭混混這些底層人物的身上。喜歡玩這超夢的是不是都是受虐狂?有那麼多爽的超夢不玩非要去這裡麵找罪受。”

“所以說像你這樣的觀眾就隻配玩快餐化的超夢。可能長夜娛樂集團推出的那種量產型的超夢最適合你,幾個冇什麼演技的超夢明星,再把正麵情緒拉到頂,這樣的超夢有什麼意義?隸山科技的超夢,向來是先苦後甜。我認為這纔是超夢發展的正確方向。”

“大家都彆吵了,隻有我一個人覺得這款超夢裡麵的美食真的特彆好吃嗎?尤其是海鮮大餐,我很好奇這種已經消失了上百年的生物是怎麼還原出它的味道的?是純靠腦補嗎?”

“其實如果單純把超夢中老闆的那部分情節給拿出來,這就是款標準的無腦爽的超夢,有私人飛機出行專車接送,而且可以嚐到各種各樣的美味。這足以說明隸山科技是可以做出一些單純追求感官刺激的超夢,隻是他們冇有放棄自己對於超夢的藝術追求。”

“玩不懂這款超夢的建議去搜一下觀棋先生對於這款超夢的解讀,你肯定會有一些全新的看法。”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黑超夢出現,我隻想玩老闆相關的劇情,順便再把情緒傳輸提升到100%,感受一下海鮮大餐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美味。想想都口水直流啊。”

能夠明顯看出來,目前《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的輿論已經發生了一些反轉。支援這款超夢的玩家多了起來。

原因很簡單,之前很多人並冇有找到一個足夠有說服力的理由讓自己去體驗這款超夢。但現在隨著觀棋先生在時空廣播中的解讀,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可這款超夢的內核,那麼這款超夢就不再是一款簡單的娛樂產品,而是有著豐富內涵的超夢。

但讓李雲漢感到有些疑惑的是,光靠這點輿論恐怕也不足以支撐起這款超夢的銷量。

現在這款超夢的口碑有點像是一些文藝版的超夢,也就是單純追求超夢的藝術性,雖然也可以獲得一定的口碑,但是銷量肯定不會太好。畢竟人都更喜歡輕鬆的,愉快的內容。而這種內涵深刻的超夢,往往與人的本性相違背。

如果僅僅是現在這種程度,距離超夢的大賣顯然還是遠遠不夠的。

但是李雲漢冇來得及考慮更多,陳涉說:“好了,把這些黑超夢想辦法拿到各種渠道去售賣吧。”

“記住要化整為零地賣,並且絕對不能透露我們的身份。”

……

……

5月22日,週四。

長夜娛樂集團。

長夜娛樂集團的總裁羅布·瑞恩正在會客室中,殷勤接待一位年輕人。

斯諾·萊伊身材高挑,他的臉就像是超模一樣無懈可擊,從任何角度來看都冇有任何死角。尤其是頭頂的淡金色頭髮,讓他有一種獨特的貴族氣質。

羅布·瑞恩雖然是長夜娛樂集團的總裁,也算是舊土上頂尖財閥中的實權人物,但此時麵對斯諾·萊伊卻有些謹小慎微,似乎很擔心因為自己的失禮而給對方留下壞印象。

斯諾·萊伊則是非常隨意地喝著桌上的茶水,說道:“藤堂集團在黎明市的基地被毀,你真的什麼都不知情嗎?”

羅布·瑞恩趕緊解釋道:“斯諾先生,我知道的一切事情都已經如實告訴你了。我們確實想要跟藤堂集團針對一下隸山科技,但是我們絕對冇有任何過火的行為,也冇有留下任何把柄,至於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負麵的事情,我對此毫不知情。因為自從上次合作失敗以後,藤堂裕貴就再也沒有聯絡過我,我真的不知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斯諾·萊伊眼皮微微上挑,犀利的眼神讓羅布·瑞恩這個一向以強權著稱的負責人,也有些心驚肉跳。

原因很簡單,斯諾·萊伊的身份並不簡單。

事實上整箇舊土上,幾乎所有的大財閥背後都站著一名銀星的高階議員。而斯諾·萊伊正是銀星議會最高議長奎奈·萊伊的孫子。他在舊土上可以直接視為銀星這些議員們的意誌。

以長夜娛樂集團為首的大財閥,雖然在舊土上可以作威作福,為所欲為,但是在銀興這些大人物麵前,他們絲毫也不敢造次。

所以當斯諾·萊伊來調查藤堂集團分基地覆滅的事情,羅布·瑞恩不敢隱瞞,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和盤托出。

因為他確定自己做的這些小動作在允許範圍之內,這點小錯誤不會招致對方的怒火,隻會受到一些小懲。相反刻意隱瞞,被查出來後果很嚴重,犯不著冒這個險。

銀星上的那些大人物,對於舊土上的財閥隻有一種態度,就是希望他們聽話。

在聽話的前提下,就算搞出一些小動作,做出一些不符合企業特彆法的行為,這些大人物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如果不聽話或者是過於簡單粗暴地把事情鬨得完全冇有辦法收拾,那麼這些大人物可就不會坐視不理了,到時候哪怕是大財團也要被扒一層皮。

斯諾·萊伊喝著茶,“好吧,我相信這件事情跟你們冇有關係。不過隸山科技雖然是一家新公司,但也受到企業特彆法的保護,你們和藤堂集團在幕後搞的這些小動作是違背企業特彆法的,希望你好自為之,不要再犯第2次。”

羅布·瑞恩長出了一口氣,斯諾·萊伊這麼說,顯然就是口頭提醒一下,不打算繼續深究。

這也很正常,畢竟隸山科技隻是一家新公司。目前隻有《餘燼將熄》這一款新超夢非常火爆,距離長夜娛樂集團這種巨頭財閥,還有非常遙遠的距離。

斯諾·萊伊說的話,在某種程度上可以代表銀星上那些大人物的看法。他們希望舊土上是受到某種管控的叢林社會,之所以要有企業特彆法就是保留這些小公司翻身的可能性,說不定這些小公司取代了大財閥之後,可以給銀星上的那些大人物帶來更多的好處呢。

不過對於這種小事,銀星上的那些大人物也不可能直接跟長夜娛樂集團翻臉,隻是敲打一番,讓長夜娛樂集團注意一下。

羅布·瑞恩給斯諾·萊伊倒上茶水。

此時他心中有其他的如意算盤。

“斯諾先生,關於這個隸山科技集團,其實我一直懷疑他們的身份不簡單。從《餘燼將熄》到《另一種可能》,這兩款超夢的內涵導向恐怕都有些問題啊。”

“按照李雲漢的解讀,《餘燼將熄》實際上是鼓勵所有底層人團結起來,共同改變整個世界。而《另一種可能》就更加露骨,根據觀棋先生這個頭號思想犯的解讀,《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顯然是用一種借古諷今的手法。表麵上描繪的是平行世界,可實際上卻是在諷刺現實。”

“如果任由這種思想不斷髮酵,後果恐怕不堪設想了。”

“更何況藤堂集團野外基地覆滅的事情疑點重重,而且剛好是在藤堂集團要針對隸山科技的時候就出事,避免太過湊巧。”

“我認為應該對隸山科技進行徹查。就算他們冇有問題,也要對這種錯誤的思想傾向進行糾正,否則流毒甚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