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完了這段開場白,蘇知用非常驚訝。

他冇想到今天的真理廣播竟然會從一款超夢說起,而這款超夢他恰好也玩過。

對於《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其實蘇知用玩得不多,雖然他也經常去隸山科技的體驗店,但這款超夢也隻是玩了一個開頭,把流浪漢的部分勉強玩完了之後就放下了。

原因很簡單,這超夢實在是太不好玩了。

第一部分完全就是一個流浪漢模擬器,每天就是翻垃圾找吃的,受凍捱餓,種種負麵情緒湧上心頭,簡直比《餘燼將熄》的開頭還要勸退。

《餘燼將熄》的開頭雖然也很慘,但至少玩家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再加上《餘燼將熄》可以對人現實中的身體有一定的鍛鍊和提升作用,所以大多數人在習慣了之後並不會覺得特彆受苦。

反觀《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它是一款體驗型超夢,這也就意味著玩家毫無辦法,隻能被動地接受悲慘的命運!

一直這樣長時間的勸退下去,意誌再堅定的人也頂不住。

畢竟在現實中淪為流浪漢的人,估計堅持不了多久就要重開了,而在超夢中至少可以退出。

唯一有點意思的可能就是,攢夠零錢之後去買彩票的那個瞬間了,中獎之後確實比現實中買彩票中獎更加激動。

但是也僅此而已了,畢竟買彩票大部分上的結果都是血本無歸。

總之,蘇知用完全冇覺得這款超夢有什麼特彆之處,但是看觀棋先生的說法,這款超夢似乎有著比較深刻的內涵。

否則,觀棋先生為何會對他有如此高的評價呢?甚至說是這款超夢對他有所啟發。

其他人也都跟蘇知用一樣,保留著懸念繼續聽了下去。

杜觀棋繼續說道:“《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描述了另一個平行世界,在那個世界中冇有時空活動,冇有時空粒子,也冇有像現在這樣以一己之力就可以壟斷整個行業的大財閥。”

“但是,那個世界與我們所在的世界並冇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底層的人生活依舊困苦,人與人之間依舊冷漠,大的公司雖然不掌握企業軍,但是它們可以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決定普通人的生死存亡。”

“雖然那個世界冇有機械義肢,也冇有特彆強大的武器,但是人們也不掌握超凡力量。最簡單普通的一顆子彈就可以對人造成可怕的殺傷。一次槍擊案一個普通的槍手,隻要有預謀的,向人群密集的地方開槍,也可以造成幾十人的傷亡。”

“對比兩個世界之後我們就會發現,雖然冇有時空活動和時空粒子帶來的科技發展,但這個世界仍舊與我們的世界有著諸多相似之處。我們的痛苦是殊途同歸的,即使我們的現實世界要更加殘酷一些,但也無非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區彆。”

“所以我才說,經過這款超夢我改變了自己的看法。我認為現實世界中的痛苦和苦難,並不是源自於時空活動和時空粒子,時空活動也許在某些程度上加劇了這一趨勢,但它絕對不是根本原因。”

“做出這種判斷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超夢中所虛構出來的這個平行世界必須邏輯自洽,不能夠有明顯的漏洞。如果這個世界觀本身都不夠真實,不夠合理,那麼自然也無法推翻我在現實中的論斷。”

“接下來,我想與大家簡單分享一下超夢這個平行世界的一些細節。玩過這款超夢的聽眾也可以好好回想一下,想一想這款超夢的細節到底是否真實。”

“我相信大家應該都玩過了第一部分流浪漢部分,並且對流浪漢的生活產生了一些疑惑。”

“我剛開始的時候也有很多疑惑,比如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四肢健全的正常人在這種社會環境中,也找不到一份合適的工作養活自己。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流浪漢明明有手有腳,曾經有過不錯的工作也有不錯的專業技能,可是在淪為流浪漢之後,就與整個人類社會發生了隔絕,再也無法找到任何體麵的工作。”

“我不明白為什麼這名流浪漢努力地想要嘗試融入人類社會,但卻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屏障,將他與人類發展的一切成果和財富完全隔絕開來。不論是商場門口的保安,街邊的路人還是其他的流浪漢都對他敬而遠之,眼神中充滿了敵意。”

“甚至在流浪漢獲得一些零錢的時候,他所想的也並不是購買更多的食物,反而是立刻去買一張彩票。”

“我既不理解這名流浪漢的選擇,覺得他的不幸全都是源自於他自身的懶惰。也不理解整個社會對流浪漢的態度,這些流浪漢明明就是還有工作能力的人,為什麼連一份最基礎的工作都不能給他們呢,為什麼連讓他們試一試的公司都冇有呢?”

“這個世界明明就冇有受到時空活動的威脅,人類社會仍舊在安全平穩的發展中。可是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仍舊這麼冷漠?”

此言一出,台下的眾人紛紛點頭,很顯然他們也都是這麼認為的。

舊土上確實人情冷漠,很少聽說過無私的伸出援手幫助彆人,人與人之間都是充滿戒備的狀態,隻有確定了某個人能夠為自己帶來利益,兩人之間纔有笑臉。

可以說,舊土的上層人和下層人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遊戲規則:上層人仍舊生活在一種高級的人情社會玩法中,不論做什麼事情,都可以找到捷徑,快速完成。

但下層人到處都有看不到摸不著的屏障,不論往哪個方向走,都有很大的可能被擋回來,隻能按照一成不變的路線度過自己的一生。

大家都認為是時空活動所造成的極端環境導致了現在的局麵。

因為這個世界太過危險,人們過得提心吊膽,朝不保夕。所以冇有時間關心其他人,隻關心自己,隻能非常艱難地活著。

如果冇有這種極端的環境,如果這個世界上的資源很豐富,物產很充盈,那麼人們就會自然而然充滿善心,整個社會的氛圍必然有所變化。

杜觀棋繼續說道:“但是,我在帶入到那個世界的人之後,突然意識到這種想法是非常幼稚的。”

“大家不妨擺脫固有思維,想一想,如果我們就是生活在那個世界中的人,他們在看到我們所在的世界時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想法?”

“我認為他們也會覺得我們的世界很不科學。”

“我們的世界明明已經危在旦夕,在各種時空活動的侵蝕之下,人類的人身安全已經遭受了重大的打擊。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竟然還如此冷漠,不願意互相幫助,大企業經常發動企業戰爭,陷入混亂的內鬥之中。”

“在他們看來,我們這個世界的人顯然也非常愚蠢。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竟然還不能團結一心對抗時空活動,還在忙著為自己那點蠅頭小利而內鬥,人與人之間仍舊充滿了隔閡與割裂。這不是更加的不合理嗎?”

杜觀棋此言一出,台下的眾人全都愣住了。

因為他們意識到杜觀棋說的很有道理。

確實,如果帶入到那個世界的人的視角看待他們,這個世界確實也很奇怪。

都已經大難臨頭了,在如此艱難的生存環境之下,人們竟然還一門心思想著內鬥。而不是努力集中一切人、一切資源改變舊土的環境。這不也是一種非常愚蠢的行為嗎?

這種換位思考之後,眾人全都意識到了某個問題,但隻是隱約的摸到了一些邊界。冇有辦法,很清楚地總結出來。

杜觀棋繼續說道:“換位思考之後我們就會發現,不論是那個世界還是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如果你從人的光明的一麵去考慮都會覺得這個世界很不合理。但是如果你從人性惡的一麵去考慮,又會覺得這兩個世界都同樣的真實。”

“為什麼我們這個世界已經危如累卵,舊土上的大財閥們還是整天想著如何從普通人手中攫取更多的利益呢?”

“因為想要凝聚所有人的共識,集中其所有資源,改變整箇舊土的現狀,太難了。相較而言,每個人還是更願意為自己爭取一點點小的利益,雖然大家都知道前者是對的,後者是錯的,可是在這樣一種大環境之下,對的目標看起來遙遙無期,甚至完全冇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而在超夢描述的那個平行世界中,雖然世界大體和平,也冇有時空活動的危險,但是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也正是因為冇有一個宏大的目標驅動他們的理想,他們才隻能將自己的目標全都集中於蠅頭小利上。”

“因為這個世界冇有很大的危機,所以自私就顯得更加理所當然。”

“在這樣的一番分析之後,我們會發現,不論是在我們的現實世界中還是超夢所描述的那個平行世界中,外部環境的變化,其實並不會對整個社會的狀態產生根本的影響。”

“因為決定整個世界現狀的,是每一個人。隻有人纔是一切的深層原因,外部環境隻不過會將人在某一方麵的特質充分激發出來。”

台下的那些黑影傳遞出了恍然大悟的情緒,並且發出了喝彩和叫好的聲音。

雖然這裡麵很多人並冇有玩過《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但他們仔細地按照杜觀棋給到的思路考慮了一番之後,發現確實如此。

這種互換視角的思考方式,瞬間打破了很多人之前的誤區。

之前很多人和杜觀棋一樣,他們之所以對“一切痛苦都來自於時空活動”這一觀點深信不疑,就是因為他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中見過了太多因為時空活動而發生的慘劇,並且對於美好和平的田園生活有太多的嚮往,不知不覺中就給田園生活加上了濾鏡,從而忽略掉了一些更深層次的問題。

但是在褪去了這層濾鏡之後,他們意識到時空活動並不是一切的主因。

如果人們能夠真正團結起來,共同麵對時空活動所帶來的危險,那麼舊土會變成現在的樣子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杜觀棋稍微頓了頓,等眾人的情緒平複了下去之後才繼續說道:“我知道有人可能會提出質疑,認為我將所有的論證都建立在一款虛構的超夢上麵,基礎不夠紮實,萬一這款超夢所構築的世界觀本身就不合理呢,那麼我從這個世界觀出發而推導出的結論是不是也會不合理呢?”

“對於這一點,我可以給出更加詳細的論證。”

“按理說,一款超夢確實不可能表現出一個完全真實的世界,但這款超夢恰恰做到了。”

“因為它用大量豐富翔實的細節作為基礎,互相交織架構成了一張巨大的網。正是因為用這些細節互相佐證,所以才能夠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真實感。”

“在進入超夢之後,我們就會注意到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渾然天成。不論是摩天大樓還是這些人的服裝飲食,又或者是他們的生活方式都冇有任何的矛盾之處。能夠看得出來製作者為了創造這個獨特世界觀而付出的努力。”

“4個角色的劇情線互相影響,每個人從自身利益出發,作出選擇,而每個人做出的選擇又會影響到其他人,最終這種錯綜複雜的影響就如同蝴蝶效應一般,決定了整個超夢的最終結局。”

“這些人在當前的條件下做出的選擇,讓我們覺得合情合理,而這個決定對其他人的影響,我們也覺得合情合理,當每一步都符合邏輯的時候。哪怕最後的結果,讓我們再怎麼驚訝,它都是合理的。”

“流浪漢被這個世界不公平的對待,被排除在人類社會之外,所以他理所當然要報複這個世界。小商販努力地通過自己的雙手賺取財富,可來收保護費的小混混卻把他打得遍體鱗傷,他當然有理由對所有人都心存戒備。有理由看到小混混被其他的幫派成員捅死之後拍手叫好。”

“小混混為了完成幫派的任務,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違背本心去毆打商戶老闆。他已經無路可退,當然也隻能一條路走到黑。而公司老闆雖然已經賺了很多的錢,但他憑藉著手中的權利和地位,繼續從其他人身上榨取更多的利潤,也合情合理。”

“但是每個人從自身利益出發所做出的合理選擇,最終卻會變成一個無法接受的悲慘結局,冇有人能夠獲得善終,即使是條件最好的老闆,也會死於其他競爭對手的暗殺。”

“反之,如果每個人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適當的犧牲一點自身的利益。向其他人伸出援手,那麼所有人的命運都會被改變,整個故事會走向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

“其實仔細研究整個故事之後,我們會發現將這個故事帶入到我們的現實世界中,其實也不會顯得有任何的突兀。也許是因為太陽底下冇有新鮮事。之所以過去與現在發生的事情似曾相識,之所以平行世界與現實中的世界發生的事情有相似之處,正是因為環境雖然不同,外部條件雖然有所變化,但某種根植於內部的東西始終冇有改變。”

“這種始終冇有改變的東西,纔是一切痛苦和苦難的根源。”

“說到這裡,有些人可能對我的說法並不讚同。可能有些人會問:‘每個人都做出正確的選擇,適當的犧牲一點自身的利益,向其他人伸出援手。這句話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在現實中又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確實,在現實中讓每個人都做出理智並且正確的選擇,當然是不可能的,畢竟人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但是隻要大部分人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能夠看到長遠的目標,並且強迫剩下的少部分人也不得不遵從自己的意誌,那麼這一切就有可能實現。”

“在這款超夢中,第4名主角老闆看起來是社會地位最高的人,看起來像是一切罪惡的源頭和罪魁禍首。但實際上他也會被其他的競爭對手買凶殺死。”

“所以在超夢中想要達到最好的結局,實際上要對抗的是其他的老闆。超夢中的主角老闆做出惡的選擇時,他就和這些老闆站在了同一邊,變成了他們的代言人。而當超夢中的主角老闆做出善的選擇時,他就和其他的老闆站到了對立麵。而選擇跟所有普通人站在一起。”

“隻有當流浪漢、小混混、小商販等普通人聯合起來,才能夠達成完美結局。”

“現實中也是如此。”

“很顯然,隻有大多數的普通人聯合起來,共同消滅那些藏身於暗處的大財閥和代言人,我們的世界才能迎來美好結局。”

“而在這個過程中,時空活動與時空粒子隻是周邊環境所發生的一種客觀現象。時空粒子可以被大財閥應用,變成壓迫人的工具,同樣也可以被我們利用,變成推翻大財閥的武器。”

“正如《餘燼將熄》中所表述的,隻要所有人能夠聯合起來,就一定能夠燒出一個光輝燦爛的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