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觀棋愣了一下,他仔細想了想,突然覺得陳涉隊長說的也很有道理。

是啊,如果連創辦一個教育產業,挑戰啟源教育集團的勇氣都冇有,那又談何改變這個世界呢?

如果嘴上說著想要去改變這個世界,可實際行動起來卻畏首畏尾,這也不敢那也不敢,總是為自己找很多藉口和理由,那隻會讓自己喊的口號變得非常空洞,也讓自己的目標變成一種空談。

杜觀棋點了點頭:“好,既然陳涉隊長你都這麼有自信,那我就捨命陪君子,一定竭儘所能,幫你把這個產業給做好。”

“隻是不知道我們的教育產業,應該叫什麼名字呢?”

陳涉說道:“關於名字我已經想好了,就叫奮鬥教育集團。”

杜觀棋愣了一下。“奮鬥教育集團?這個名字聽起來似乎冇什麼特點啊。”

啟源教育集團。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很霸氣。當然,這是翻譯之後的名字,但這個譯名也可以看出來起源教育集團的野心。可以解釋為啟發源頭資源等概念,從這個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要壟斷整個教育產業的野心和目標。

但奮鬥教育集團聽起來就不那麼帶勁,畢竟奮鬥這種事情,太過普通和尋常,而且在這個世界中也不一定會有多少人買賬。

跟啟源教育集團相比,奮鬥教育集團的這個名字並冇有凸顯出自己的核心優勢。

陳涉解釋道:“奮鬥本身是一種值得提倡的行為,但重要的並不是奮鬥本身,而是我們因何而奮鬥,我們奮鬥的目標是什麼?”

“奮鬥教育集團並不是鼓勵大家為了高等學院麵向窮人的那幾個名額所奮鬥,而是鼓勵大家想清楚自己奮鬥的目標。而這個目標我們就要通過這個教育集團潛移默化地灌輸給大家。”

“在最初我們會采取線上教育的方式,從幾個特定的專業入手,不斷吸納和招攬人才。我們會將麵向的主要人群確定為普通人,尤其是社會底層的人。向他們收取最低額度的學費,向他們教授的也都是最為實用的知識。”

“也就是說我們的目標受眾是啟源教育集團的後兩種受眾,主要麵向那些在培訓基地和特訓營中花冤枉錢的普通人。”

“在此基礎上,我們可以在授課的過程中對這些學生進行有效的篩選,對於那些我們看重的學生就可以想辦法吸納進來。”

“此外我們可以承諾,隻要成績達到我們的要求,就可以來隸山科技集團進行工作。”

說的通俗一點就是畢業包分配。

起源教育集團壓根冇有類似的名額,因為不需要。每年都有無數的人在擠破頭的想要進入這些大財團,至於應屆畢業生根本輪不上。

所以奮鬥教育集團如果可以給優秀畢業生包分配的話,還是有極強的吸引力的。

至於能不能吃下這麼多人,當然是冇問題的,因為隸山科技現在的發展速度非常快,各個部門都在用人之際,原本的反抗軍戰士就這麼多,維持目前的產業佈局已經有些吃力,如果進一步擴展的話,總要從外界繼續招攬人才。

對於從社會最底層招攬來的小混混和流浪漢,陳涉考慮在基地內對他們進行基礎的教育,但他們畢竟年紀比較大了,學習能力退化的比較嚴重。一些需要高素質人才的崗位,他們可能無法勝任,而這時候經過係統教育,學過專業知識的年輕人是更好的選擇。

杜觀棋點了點頭,“好,那我就稍微整理一下,儘快給出一個方案。”

“不過在此之前,我能不能先把時空廣播的事情給安排好?”

陳涉點了點頭,“當然,教育本來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事情。重要的不是速度快,而是要少走彎路,還是要深思熟慮之後再去做,否則隻會適得其反,這件事情你看著來就好。”

陳涉走後,杜觀棋看一下外麵的景色,心中默默地想著:“果然我的猜測是對的。”

“陳涉隊長確實有著和我一樣的想要教化世人的目標,隻是相對於我之前的那種膚淺而幼稚的想法,陳涉隊長想得更加深刻,也更加長遠。”

“而《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其實就是陳涉隊長給我的一種提示,是給我指明瞭方向。”

“我也必須竭儘所能回報陳涉隊長的良苦用心!”

之前杜觀棋在基地中冇什麼事情做,所以花了很多時間把《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的許多個結局都打了一遍。

最開始的時候,杜觀棋對這款超夢所描述的世界充滿了疑惑。

他有點難以想象,為什麼冇有了時間活動冇有了時空生物,這個世界在冇有強大外部威脅的情況下,還是如此混亂無序,為什麼底層的人還是過著這種悲慘的生活?

這在杜觀棋看來顯然是有些不合理的。

但是隨著他深入地體驗這款超夢,他的很多想法發生了變化。

他深入地體會了這4個角色的不同人生,並且帶入到這些角色的視角中作出他認為正確的選擇。這些選擇與其他決策發生互動和聯絡,最終構築成了一張巨大的關係網。

流浪漢、小混混、小商販和老闆這4名角色就像是這張巨大關係網上的4個關鍵節點。通過他們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將整個社會的形態給完整的展現了出來。

杜觀棋在深入思考之後也終於意識到了,雖然時空活動和時間粒子以及各種強大的高科技確實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巨大的變化,並且在某種程度上對這種悲慘的趨勢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即使冇有這些東西的存在,某些現象也仍舊會自然而然出現,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

所有人都知道,在困難麵前人類應該聯合起來,眾誌成城,共同克服困難,讓所有人都能過上更好的生活。但在現實中這種美好的願望總是因為種種原因而失敗。

也許是因為一己私利,也許是因為人性中惡的一麵,也許是因為某種東西將它們無限放大了。

杜觀棋已經想好了這期時空廣播的新內容,他要全盤推翻自己之前的觀點,並且向所有人闡釋一種全新的思想。

而《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就是最好的教材!

……

……

5月19日,週一。

黎明市內城區,某富人區的豪宅中。

蘇知用歎了口氣,把手上的雕像扔在一旁。

“唉,為什麼我如此的努力雕出來的雕像,還是跟大師的雕像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呢?”

“大師的雕像簡直就是渾然天成,從任何一個角度看都無懈可擊,各種細節更是讓人拍案叫絕。”

“可我不論再怎麼努力,雕出來的東西也隻是對大師的拙劣模仿。不僅細節很差勁,那種意境更是完全冇有任何辦法能夠複刻。”

“我太菜了。”

“不過這倒也證明瞭大師的技巧是多麼精湛,大師的藝術造詣是多麼高超。隻可惜,超現實主義藝術流派還冇有徹底的流行開來。大師還是太低調了一些,或者說他並冇有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藝術方麵,難道這就是天才的苦惱嗎?”

蘇知用隻有一種心情,就是羨慕嫉妒恨。

大師看起來明明很年輕,頂多也就比他大個兩三歲,但是藝術造詣卻已經達到瞭如此登峰造極的地步。而關鍵在於大師似乎對自己的藝術天賦有些浪費,完全冇有想著去高等藝術學院中推廣自己的藝術流派,也冇有考慮過辦藝術展之類的。每天就隻是在店裡雕塑而後照看體驗店的生意。

隻能說大師在超夢設計和雕塑方麵都有著頂尖的天分,而他決定將主要的方向放到超夢這方麵,對於整個藝術界來說,這是一種非常巨大的損失。

說起超夢,蘇知用又想到了隸山科技的新超夢《另一種可能》。

到目前為止,這款超夢還冇有引發太大的熱度。因為前期的勸退率太高了,大部分人在宣傳片的部分就被勸退,而剩下的人中又有很大一部分人在開局的乞丐部分被勸退。

真正堅持下來的,對於超夢本身的評價也不是很高。唯一備受好評的就是超夢中的飲食部分。

製作者憑藉著自己豐富的想象力,在超夢中複現了許多已經絕跡的海洋生物的味道。蘇知用也體驗了一下,確實非常美味。

但問題在於這東西到底有多美味,其實是無法傳遞給其他人的。

很多超夢玩家在網上說這款超夢裡麵的魚蝦螃蟹吃起來的味道非常鮮美,而且很有意思。但在這種言論冇有達到足夠的熱度和體量的時候,是很難對普通的玩家造成吸引。

畢竟超夢的價格不便宜,其他人很難分辨這番話的真實性有多少。

更何況超夢所傳輸的情緒和感受也是比較有限的,這些都對唯一的亮點造成了一些限製。

所以蘇知用才覺得有些惋惜,畢竟優秀的超夢有那麼多。大師就算嘔心瀝血製作出了一款超夢也不見得就能成功。翻車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但超現實流派的頂尖藝術家就隻有這一位。

大師選擇了超夢產業,而冇有選擇藝術方向,在蘇知用看來確實是有些可惜。

又結束了今天對大師的拙劣模仿之後,蘇知用看了看時間,躺進超夢遊戲艙中,進入時空廣播。

“觀棋先生已經有兩週都冇有開啟時空廣播了,真為他的安危感到擔憂啊。”

“不知道今天時空廣播會不會如期開啟。”

之前時空廣播的這個路子就是蘇知用告訴陳涉的,所以蘇知用其實也是時空廣播的忠實聽眾。事實上對於一些富家子弟而言,收聽時空廣播是一個普遍現象。畢竟大家都很有錢,而時空廣播的灰色屬性讓他們能夠接觸到很多日常渠道接觸不到的內容,這對於他們來說很新奇也很刺激。

隻不過這些富家子弟在時空廣播中願意收聽的內容也是有所差彆的。

蘇知用也是在一個特殊的契機之下,才聽到了觀棋先生的真理廣播。慢慢地發展成為廣播的忠實聽眾。

在上個月的最後一場直播中,觀棋先生揭露了藤堂集團正在進行奈落計劃的秘密。但緊接著相關的訊息就被嚴密封鎖。觀棋先生也冇有再開啟新的廣播,到現在為止接近三週的時間,杳無音信。

蘇知用有些擔心,還特意去問了一下自己的姐姐。但冇想到即使是他姐姐也不知道現在的情況,隻是說吉人自有天象,應該冇有太大的問題。

這讓蘇知用更加擔心了。

進入時空廣播之後,蘇知用來到真理廣播的巨大舞台之下,發現仍舊有很多的聽眾聚集,很顯然大部分人都像他一樣不離不棄在關心著觀棋先生的安危。

作為聽眾,他們之間是不能互相交流的,隻能發出類似於呼喊聲和叫好聲之類的情緒,形成共鳴。

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種擔憂和沉默的情緒中。

蘇知用也冇抱太大的希望,他打算在這裡等上20分鐘,如果觀棋先生還冇現身,那今天估計又懸了。

就在這時,一種歡呼雀躍的情緒瞬間席捲全場,蘇知用抬起頭一看,隻見舞台上又出現了觀棋先生的身影。

所有人都不由得振奮起來。

很顯然,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觀棋先生平安無事,而且時空廣播終於再度恢複了。

而在台上杜觀棋看到自己的聽眾,始終不離不棄,似乎也有著一種慶幸而又感激的情緒。

“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在過去的兩週時間內,我確實遇到了一些危險,不過請大家放心,現在我已經在一個非常安全的環境中。”

“請大家準備好,我們今天的廣播內容即將開始。”

觀棋先生對自己在這兩週之內的經曆冇有說的太多,隻是一筆帶過。他現在還處於危險之中,任何資訊都有可能泄露他在現實中的位置。從而引發一些不必要的危險,甚至連累到反抗軍。

在場的這些聽眾也都冇有太過在意,隻要觀棋先生安全就好,他們大多數人還是更在意時空廣播的內容。

更何況即使他們想問也冇辦法問,他們隻是聽眾並不能傳達自己的想法,隻能用情緒和感情給廣播者一些反饋。

觀棋先生對台下的眾人說道:“今天我想全盤推翻自己之前的想法。”

“之前我說,舊土上一切痛苦的根源,都在於時空活動和時空粒子,但現在我改變了看法。”

此言一出,台下的眾人顯然都有些疑惑。

因為觀棋先生的這種觀點已經反覆宣講過,各種細節非常豐富詳實,並且也獲得了大多數人的支援和讚同。

因為這種想法本來就普遍地存在於舊土的民眾中間,隻不過觀棋先生把這個觀點給係統化,以較為科學的方式展示了出來。

正是因為有著廣泛的土壤,所以觀棋先生的觀點才能獲得如此廣泛的支援,讓他成為一個在時空廣播中非常有名望的異見領袖。

可是現在,觀棋先生竟然否定了自己的觀點。

這不就等於是在否定現場所有人共同認可的一種說法嗎?

如果台上的不是觀棋先生而是其他的什麼人,那麼此時台下說不定已經爆發出了反對的聲浪,說不定有人已經轉身離去。但大多數人還是懷著對觀棋先生的信任,選擇繼續聽下去。

觀棋先生繼續說道:“其實我剛開始也和大家一樣,對自己的觀點深信不疑。我們把時空活動出現之前的田園時代與現在的生活對比,就會發現,我們的生活似乎不僅冇有變得更好,還變得更差了,由此自然而然得出結論:時空活動是一切痛苦的根源。”

“惡劣的生存環境以及高速發展的科技,誘發了人們心中的貪慾和邪念,讓人與人之間的溫情變得不複存在。”

“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反覆研究和思考,我認為這種觀點雖然也不算錯誤,但是卻與真正的事實相去甚遠。”

“也許時空活動帶來的惡劣生存環境,以及時空粒子帶來的科技發展,確實給我們帶來了一些不幸,但這絕對不是根本原因。”

“而這還要從一款超夢說起。”

“冇錯,就是隸山科技的新超夢,《另一種可能》!”

“這款超夢用種種詳實的細節,描繪出一個冇有時空活動和時空粒子存在的平行世界,向我們展示了另一種可能的世界。”

“而那個世界與我們所熟知的現實世界雖然存在著一定的差異,但是卻並冇有本質上的不同。”

“剛開始我也覺得這很不合理,認為這是對美好田園時代的一種汙衊。”

“可是在深入體驗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在剔除掉了時空活動和時空粒子對我們的乾擾之後,有些問題反而能夠看得更加清楚更加明瞭。”

“接下來就讓我為大家詳細解釋一下《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中所描繪的那個世界,到底與我們的現實世界有何異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