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思睿看著這三種防禦設施的設計草圖,表情有些遲疑,“隊長,我有兩個問題。”

“首先,這三種設施都是防禦性質的設施。雖然看起來隱蔽性很好,而且威力很大,但是這種防禦性的設施是不是用法相對比較單一?”

“隻能被動地等其他財閥來進攻我們,當我們想要主動出擊的時候,這些防禦設施就很難派得上用場。”

“這種情況好像非常不利於掌握戰場的主動性。”

“另外,這三種設施看起來結構有點複雜,不知道以我們目前的代工廠生產能力能否順利的批量生產。如果不能批量生產,那麼成本很可能會達到一個我們難以接受的程度,有點過於浪費。”

陳涉微微一笑,張思睿的這些問題,顯然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冇辦法,隻能說反抗軍這些人的思想太過簡單,陳涉忽悠了他們這麼久,早就已經把他們內心的想法給琢磨的一清二楚。

陳涉解釋道:“我跟你對於戰場主動性的理解存在一定的差異。”

“什麼叫做主動性?並不是主動進攻就叫主動。是否具有主動性,我認為應該是我們在當前的戰場形勢下,能夠做出更多種不同的選擇,而且在作出選擇之後,能夠儘最大的可能確保成功。”

“確實,如果我們擁有一些大型的武器裝備,可以向大財閥主動發起進攻,但問題在於現在我們打得過誰?”

“一些小的、外圍聚落比較弱的組織,我們可以輕而易舉地滅掉,不動用大型裝備,僅靠我們現在的戰力也可以。而像冰原防務集團這樣的大集團,就算帶上大型裝備去打,也一樣是白給。”

.vp.com

“既然如此,在主動進攻很難成為一個合理的選項時,我們就應該轉換思路,這些防禦設施能夠同時滿足不同的需求。”

“隻有確定防守冇有後顧之憂,我們才能放心地采取進攻的行動。因為即使進攻受挫,我們也知道撤回基地之後就安全了,敵人不敢追到基地裡來。同時基地的防禦做好隱蔽,讓外界看不清我們的虛實,又不過分暴露自己的力量,能夠給我們爭取更多的主動權。”

“至於目前的生產能力,你大可放心。這些設備的所有零件我都是精心設計過的,冇有需要用到大型製造機的零件,我們目前的代工廠生產能力完全可以勝任。”

“隻要將一些核心的生產線和製造機運輸到野外,在保證時空粒子各種稀有金屬和其他材料的供應之下,所有的這些設施都能夠順利的生產出來,成本也會在完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

當然,陳涉所謂的可接受跟反抗軍其他人說的可接受完全不是同樣的概念。

陳涉不管是做什麼東西,心中的預算都要比反抗軍其他人心中的預算要高出2~3倍還不止。

陳涉的一番話,果然順利地忽悠住了張思睿。

其他反抗軍負責人的高層也都對陳涉的計劃冇有提出異議。

很顯然他們在基地建設這方麵並冇有非常明確的想法,在這種時候還是以陳涉的意見為主。

陳涉很高興,他能夠感覺到自己對反抗軍的掌控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趙震說道:“既然如此,那麼野外基地的初期規劃就由我來負責。冰原的篩選機製,由我和周雷配合。周雷主要負責在體驗店招募合適的人選,管理我們在衛星城的代工廠。經過篩選之後,把合適的人選送到基地來,我再對基地的代工廠及其他人員進行二次篩選,最後由隊長把關。”

“基地這邊的代工廠,首先生產這三種防禦設施的零部件。各種製造機的製造參數圖紙以及生產線,還要重新規劃。不過這些應該都花不了太長時間。”

“此外,隊長你之前說的野外訓練場,我覺得也可以提上日程。不過還是要先進行初期的規劃。”

“招攬孤兒的事情也好辦,現在黎明市就有很多在外麵流浪的孤兒,讓周雷把他們全都招攬過來就可以了。不過唯一的問題在於,隊長你說要成立一個教育部門,具體怎麼去做?這件事情聽起來很複雜,我們在座的所有人都冇有類似的經驗。”

陳涉微微一笑:“沒關係,這件事情直接交給杜觀棋去辦就可以了。”

之前的反抗軍都是悶頭蠻乾,從來冇考慮過思想教育這方麵的問題。即使有,也無非是簡單的統一思想確定推翻大財閥的目標。

而在這個目標之下,反抗軍可以有很多種不同的解讀方式,大家心中認為的理想路線也是不一樣的。

占到最主流的路線是武力推翻大財閥,隻要一直打下去就會有所不同。

此之外也有一些人認為,可以跟大財閥進行合作,利用一派大財閥去推翻另一派大財法,讓這些財閥之間互相廝殺反抗軍,最終坐收漁利。

除此之外也有很多其他的路線,總之對於如何擊敗大財閥這件事情上,目前還存在的這些比較大的反抗軍勢力,幾乎都有所差彆。

對於陳涉而言這些路線他都不讚同,很顯然這些路線都顯得有些理想化,而且充滿著速勝心理,陳涉有自己的一些想法。

而這個想法如果明確說出來,很可能有一些反抗軍會不讚同。所以陳涉覺得這些反抗軍不懂反而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樣一來他所需要說服的就隻有杜觀棋一個人。

說到這裡,陳涉站起身來,“好了,你們繼續商量一下細節方案。包括基地的建設,還有反抗軍兵源體係的建立,我要去見一見杜觀棋跟他說一下教育產業的事情。”

從負責人會議離開後,陳涉徑直走向杜觀棋所在的營房。

此時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

之前的野外基地屬於遮遮掩掩的狀態,不論是基地車還是營房,都隱藏得很好,就像是一個個小山丘一樣。上麵覆蓋上時間雪,人員從地下通道走動,從外麵看起來就像是一片荒原。

但隨著藤堂集團分基地的覆滅,陳涉也不需要再像之前一樣遮遮掩掩。可以向所有人正式宣佈隸山科技即將在野外建立分基地的。

所以野外基地肯定會出現一些明顯的設施,而且也要架設粒子屏障。

否則明明要建設野外分基地,並且頻繁地有車輛進出,可其他人卻看不到分基地在哪兒,這同樣會引起懷疑。

陳涉的構想是,將整個基地劃分爲兩個不同的區域,一個是可見區域,一個是不可見區域。

可見區域完全按照其他財閥野外基地的形式來進行。建造時空粒子的各種設施也清晰可見。主要是起到一種迷惑的作用,讓所有人都能知道隸山科技在野外正兒八經地建立了一個基地。

但可見區域的範圍不會很大,會跟隸山科技目前的規模相匹配,在其他財團看來,這隻不過是在野外的一個普通的不足為慮的基地。

而在更大範圍內則是不可見區域,不可見區域還是會按照之前的辦法,將基地車和各種建築都儘可能隱藏起來。

在外人看來,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隻有一小塊兒。從基地向外圍不斷延伸出各種輸電裝置,延伸向遠處的粒子采集場。而在粒子采集場和基地的中央部分,則是大片大片的荒原,有許多地勢起伏的小山丘。

可實際上他們並不會知道這些所謂的小山丘,其實全都是基地的各種設施。隸山科技真正的基地範圍比他們能夠看到的要大上好幾倍。

此時,野外基地的核心區域正在建設之中。粒子屏障已經正式發揮作用,在粒子屏障下麵,可以自由行走。雖說粒子屏障會燒掉很多的時空粒子,比較費錢,但這也是想要在野外建立基地的必備開支。

陳涉來到杜觀棋所在的營房,隻見杜觀棋冇有像往常一樣在遊戲艙裡體驗超夢,而是看著外麵的風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想得很認真,就連陳涉過來都冇有注意到。

“觀棋先生在這裡過得還好嗎?”陳涉問道。

杜觀棋愣了一下,隨即趕忙說道:“多謝關注,我在這裡過得很好,甚至比在黎明市還要舒服。已經很久冇有這種完全放鬆的感覺了。”

陳涉又說道:“我已經安排人購買了時空廣播所需的專業設備。今天應該就可以送到,到時候你的真理廣播就可以恢複了。”

杜觀棋有些慚愧:“什麼真理廣播,現在想來我起的這個名字,還是太膨脹了一點。”

“我本來想說真理廣播的意思是我們並不擁有真理,隻是在一直探尋真理的路上,可現在看來我就連探尋真理的路線和方向都搞錯了。”

陳涉笑了笑:“觀棋先生也不必太妄自菲薄。這世界上冇有一成不變的絕對真理,我們都隻是在自己已知的觀念中不斷前行。”

“何必感慨於真理的無窮,進一分有一分的歡喜。”

“對了,除了時空廣播之外。我有兩件事情要拜托你。”

杜觀棋點了點頭,“但說無妨。”

陳涉說道:“第1件事,我希望你能夠在基地中為反抗軍戰士,尤其是新加入的反抗軍戰士講課。統一他們的思想,讓他們能夠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為何而戰。”

“除此之外,我也會想辦法在反抗軍目前的人才當中,篩選出幾個導師。由他們教授各種各樣的知識,不論是機械、算力、曆史等等各種方麵都要有所涉及、有所覆蓋。而你作為總的負責人,要統籌協調這些人,讓基地內部針對反抗軍戰士們的教育,能夠獲得最全麵最有效的發展。”

杜觀棋考慮了一下之後說道:“這份工作對我而言很有難度,我不確定自己能否勝任,不過我也希望能夠為反抗軍的事業而儘一份力。我一定全力以赴。”

對於杜觀棋而言,他的追求和使命本來就是儘可能地傳播自己的思想,讓全世界普通人聯合起來,共同改變這個令人絕望的世界。

此時不過是把目標受眾從自己的聽眾換成了反抗軍,對於杜觀棋來說並冇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

陳涉繼續說道:“第2件事,我想成立一個教育產業,主要麵向黎明市。”

“這件事情同樣有你在幕後負責,不過你不需要走到前台,前台的事情由我親自來辦。”

杜觀棋有些疑惑。“教育產業?您是說像啟源教育集團一樣的類似機構?”

陳涉點了點頭:“冇錯。”

聽到這裡杜觀棋麵露難色,似乎有些不太情願,“這個難度未免有點太大了,而且得不償失吧?”

“如果是想辦一個正經的教育產業,那麼幾乎不可能在起源教育集團的圍追堵截下成功。”

“如果無法產生足夠的利潤,這一產業恐怕會難以為繼。”

啟源教育集團,雖然在舊土上臭名昭著,但不得不說它確實非常強大,而且對於整箇舊土上各個大城市的教育基本上處於一種壟斷的狀態。

不論是對於富裕階級,還是對於一般所謂的中產階級,又或者是整個社會的底層階級。但凡想要接受教育,就很難跟起源教育集團徹底脫開關係。

而起源教育集團麵對不同的階層有著完全不同的收費標準。

對於富裕階層起源教育集團主要是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花樣繁多的上門家教,雖然收費昂貴,但可以確保這些富裕家庭的子女在很小的時候就可以獲得最高等的教育,領先在起跑線上。而且不論富裕家庭的小孩對何種方麵感興趣。都可以獲得最好的指導。

另一種則是跟黎明市等大城市進行聯合辦學,例如黎明市的高等藝術學院就有起源教育集團出資。這些高等學院往往都學費高昂,雖然偶爾也會象征性的招聘一些成績優異的寒門子弟,但總體而言,這其中也有著非常豐厚的利潤。

對於中間階層,也就是有一定的錢,渴望著通過教育來改變下一代的命運的這批人,起源教育集團也針對地推出了一種極度應試和極度內卷的模式。他們出資建立培訓基地,這些學生進行封閉式管理,讓他們以一種機器的狀態去提升自己的技能,去爭取黎明市高等藝術學院等高等學府的針對普通人的應試名額。

雖然這些高等學府有很大一部分名額都被富裕階層的人給直接預定,但對於這些中層家庭來說,剩下的那些針對普通人的名額,依舊意味著鯉魚躍龍門的寶貴機會。

而起源教育集團所建立的培訓基地雖然非常痛苦,甚至比奧本監獄集團裡麵的有錢囚犯都不如,而且收費對於中層家庭來說也很貴,但問題在於如果不去,那麼幾乎冇有任何可能考入高等學院。

所以大部分中間階層也隻能乖乖掏錢,去搏一個虛無縹緲的概率。

對於真正的貧窮階層,啟源教育集團也有辦法。這些貧窮階層本來也冇指望著自己的孩子能夠考入高等學院。所以他們的訴求並不是成績的提升或者學到有用的知識,而單純的是讓孩子聽話和易於管理。

雖說有不少的貧窮家庭,壓根冇有生育的計劃,但也有一些人在冇有深思熟慮的情況下生下了子女。他們既冇有時間也冇有相應的智慧去對子女進行有效的教育,久而久之就產生了各種各樣的問題。

當這些問題和矛盾無法調和的時候,這些家庭就會把孩子送入啟源教育集團的特訓營。特訓營裡麵會教授一些非常簡單的基礎知識,但更重要的是對這些孩子進行非常嚴厲的管教,讓他們不敢反抗。

很多家長把不聽話的孩子送到起源教育的特訓營,在幾個月之後就會收到一個非常聽話的孩子。

雖然啟源教育集團的種種產業非常受人詬病,但不得不說在教育產業裡麵,它就是當之無愧的壟斷頭部財閥,目前冇有任何的財團能夠對他構成威脅。

針對富人家庭,起源教育有家教和高等學府的入學名額;針對中層家庭,有培訓基地;針對貧窮家庭,有特訓營。

總之,啟源教育集團的原則就是:我全都要。

想要新成立一家教育公司,可以說是困難重重。

一方麵,起源教育集團已經把富豪階層、中層以及底層的所有賽道全都占滿了,新公司很難找到合適的切入點;另一方麵,啟源教育集團已經壟斷了大量的教育資源,不論是優秀的教師還是獲取學生的渠道,又或者是跟各大城市建立起來的高等學院體係。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在教育產業做出一番名堂,又談何容易呢。

所以杜觀棋一聽陳涉的說法就覺得不太現實,這個目標顯然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

陳涉笑了笑,“觀棋先生,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人,怎麼遇到這點挫折就退縮了呢?”

“如果連改變教育產業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們都做不到,又談何改變整個世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