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月15日,週四。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之中。

目前的建設主要分成兩個方麵,第一是繼續在地表建設更多的營房和時空粒子采集場,第二個是通過盾構機繼續拓展地下空間。

在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覆滅之後,陳涉能夠從鐘擺上看到關注度風險大大降低。所以隸山科技的這個野外基地也就不需要再遮遮掩掩可以大大方方地大興土木了。

營房是為了將更多的反抗軍戰士轉移到荒野上,畢竟原本的陳氏財團總部在衛星城裡,太過招搖,有一定暴露的風險。

陳涉的目標是,將大部分的反抗軍全都轉移到荒野上,尤其是代工廠等業務全部在荒野上完成,而陳氏財團總部隻保留一些與黎明市有緊密聯絡的產業,比如超夢研發和產品分銷等等。

此時陳涉正在野外基地的會議室中,跟幾位關鍵的反抗軍高層討論基地未來的建設規劃。

“目前我的規劃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麵,分彆是基地的日常生產運作、基地的外圍防禦以及反抗軍戰士們的日常訓練。”

“首先是基地的日常生產運作。”

“我們除了要繼續在周邊修建時空粒子采集場之外,也要儘可能將所有代工業務都轉移到荒野上來。”

“雖說采集時空粒子,在短期內肯定無法收回建設采集場的成本,但是從長期來看肯定是有用的。此外我們還要在這裡修建工廠廠房,將目前所有的生產線全都搬運到荒野上。”

.vp.com

“陳氏財團總部那邊,儘可能隻保留與黎明市往來頻繁的業務,比如超夢研發和各種宣傳分銷部門。”

“畢竟我們之後還要繼續在製造業這條道路上走得更遠,未來很可能要涉及到軍工生產,儘快將所有生產全都搬到荒野上,對我們而言更加安全,雖然獲取原材料會變得困難一些,但我認為這很有必要。”

“當然,我們還要象征性的在原本的代工廠中保留幾條生產線。”

“我考慮的是建立起一個層次分明的兵員吸納係統,以安全的方式從黎明市的底層民眾中篩選出合適的人選壯大反抗軍的力量,當然這種篩選必須小心翼翼。”

“第一步,將流浪漢小混混和其他冇有工作的底層人吸納到我們在衛星城的代工廠。他們雖然也要承擔一定的生產任務,但是他們都不是熟練工,生產效率肯定不會很高。這也不是問題,因為我們保留這個代工廠,主要就是為了大量篩選和吸納符合條件的人。”

“這些人都對現狀充滿了不滿,命運有一定的相似之處,我們不需要生硬地向他們灌輸什麼,隻要讓他們在日常交流中對彼此的命運能夠感同身受,能夠同仇敵愾就可以了。”

“經過綜合考察之後,那些身世比較悲慘,對於大財閥仇恨程度比較高的人,我們可以將他們吸納進入荒野上的代工廠。生產一些更高等級的產品。”

“第2步在荒野上的代工廠,我們組織人手對他們進行教育和培訓,在工作之餘向他們普及基礎的知識,提供基礎教育。進一步強化他們對於大財閥的仇恨。”

“第3步在此基礎上,我們會對這些人進行日常的基礎戰鬥培訓。表麵上是進行企業軍的篩選和培養,實際上則是將他們吸納進入反抗軍的隊伍中。”

“直到確定這些人已經對我們的思想產生高度的認同,並且與我們產生了密不可分的緊密聯絡,我們才向他們最終攤牌。告訴他你現在已經是一名光榮的反抗軍,讓我們一起為了推翻大財閥,改造整箇舊土而奮鬥。”

當然,陳涉有一點冇有明說,就是在這個過程中他也會通過詛咒學者的特殊能力,在每個環節中展開篩查,對於那些心懷敵意或者疑似內鬼的人剔除出去。

張思睿舉手問道:“隊長,我有一個問題。”

“如果這裡麵有些人冥頑不靈,或者在知道了我們的一些秘密之後,起了其他的心思,我們要怎樣處理呢?”

其他的負責人也紛紛點頭,顯然張思睿的擔憂很有道理。

流浪漢還好說,畢竟流浪漢是整個世界的邊緣人。心思相對單純一些,有口吃的就會比較感激,但是很多小混混冥頑不靈。即使在代工廠裡也整天想著怎麼溜走,對於這種人想要通過潛移默化的方式去改造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對於舉報反抗軍的行為,各個大財閥都給到了非常優厚的獎勵條件。很多時候升米恩鬥米仇,一些人在最後一步得知反抗軍的秘密之後突然變卦,想要去舉報,也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陳涉說道:“很簡單,在這些人來到野外基地之前,如果思想冥頑不靈,我們就把他們趕走,讓他們自生自滅。等這些人來到野外基地之後,就由不得他們了。”

“如果這些人知道了我們的秘密,但是又不想配合,那麼我們也有專門的辦法改造他們。”

“我們要在基地中建立一個改造,。這些人要繼續勞動同時接受思想教育,直到他們的思想發生轉變為止。當然如果有些人真的能夠在這種情況下還堅持很長時間,那也隻能求仁得仁。消滅他的精神,讓他的身體為反抗軍做最後的貢獻。”

“畢竟我們是反抗軍。正在與大財閥進行殘酷的戰鬥,我們不是慈善組織。對於冥頑不靈的敵人,要麼精神改造,要麼**消滅。”

對於陳涉而言,如果真有這種反覆改造還冥頑不靈的人。那確實也冇有太好的辦法。直接殺掉未免有些浪費,正好彼岸中還有不少的反抗軍戰士在排隊,等著現實中的新的身體。

陳氏財團目前的這個兵員吸納係統,在第1步招攬來的主要就是社會底層的人,這裡麵大部分人生活都比較困苦。改造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真正必須要用到物理消滅的人,隻能是極少數。

當然就算是極少數也得未雨綢繆,做好這樣的準備,否則到時候有一個叛徒出現,可能就會讓反抗軍功虧一簣。

陳涉繼續說道:“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在社會上招攬一些無家可歸的孤兒。如果任由這些孤兒在街區中遊蕩,那麼他們最好的結果也無非是變成大街上的乞丐或者變成幫派的混混。更慘的也許會在某個寒冷的夜晚凍死在街頭。”

“對於這些孤兒,我們直接把他們接到營地,由專人為他們進行日常的教育和培訓,相比於已經成年的街頭混混和流浪漢而言,這些孤兒顯然是更加優質的培養對象。從小成長在反抗軍的環境中,他們肯定也會對反抗軍更加認同。”

負責人們紛紛點頭,冇有意見,很顯然陳涉的這個計劃還是比較全麵也有不錯的可行性。

反抗軍的兵源問題是一個困擾大家很久的問題。不吸納新人,反抗軍的戰士一共就這麼多,犧牲一個就少一個,這樣打下去註定不會有太樂觀的結果。

可是吸納新人又可能會泄露秘密,招致企業聯合軍的打擊報複。隻要出現一個叛徒,後果就不堪設想。

而陳涉構建的這個冰員吸納係統,分了很多個層級,從社會底層選人,層層篩選上來之後可以最大程度的確保安全性。

而且吸納來的人是先進入代工廠工作,保證了隸山科技的日常運作,而後再一步步的發展為反抗軍戰士。不僅有了天然的掩護,也可以順便維持整個公司的日常運轉。

陳涉繼續說道:“其次是基地的外圍防禦。”

“這個野外基地對我們而言極其重要,一旦秘密泄露或者有其他大財閥進攻,這個基地是我們最後的堡壘。”

“所以我們必須建立起強大的外圍防禦,在極端情況下依托野外基地進行戰鬥,也不落下風才行。”

“但是規格過高的外圍防禦也有可能引起其他大財團的重視和警惕,所以我想構建一個非常低調,但是又極其強大的立體防禦係統。”

負責人們互相看了看,他們非常理解陳涉所說的這番話,但是對於他所謂的非常低調,但又極其強大的立體防禦係統,無法在腦海中形成明確的概念。

從安全形度來看,基地的防禦措施肯定越全麵越強大越好,但問題在於一些超規格的安防措施會引起懷疑。

目前隸山科技隻是一家新興的超夢公司,對於一家正常的超夢公司而言。他們其實並冇有非常迫切的在野外修建基地的訴求,即使有一些安保方麵的需要,大多數超夢公司也會直接選擇購買冰原防務集團的安保服務。

也就是說公司出錢,冰原防務集團出雇傭兵出裝備,保護他們的安全。

畢竟這個世界的財閥並不全都是綜合性質的大財閥,有一些財閥隻是在某一個特定的文化或者經濟領域實現了壟斷,但他們並不想花費寶貴的錢和資源在軍工產業上麵,所以購買安防服務就成了他們性價比最高的選擇。

隸山科技在野外修建基地已經有些奇怪了,如果再建立起比藤堂集團野外基地還要強大的外圍防禦陣地,其他的大財團肯定會對此有所懷疑。

你們不是一家超夢公司嗎?野外基地搞這麼多大型的防禦設備是什麼意思?你們到底在防什麼?

肯定會有人想到這個野外基地中一定存在著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一些非常機密的東西,所以才需要建立如此強大的外圍防禦陣地。

而一旦那些大財閥或者其他的組織關注到了這一點,那麼整個基地的防禦措施就算再強大也談不上安全。

就像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一樣,他們為了保護奈落計劃的成果,確實建立了非常強大的外圍防禦陣地,但最後還是失守了,究其原因還是保密措施不到位,引起了太多的關注。

所以反抗軍肯定不能犯同樣的錯誤。

但問題在於如何構建一個非常低調,但是又極其強大的立體防禦係統呢?

負責人們隱約猜到可能是使用跟基地車差不多的方式,在外形上下功夫,把那些強大的防禦性武器都給隱藏起來。但具體如何隱藏,他們的想象力明顯不夠用了。

陳涉在手環上輕輕點了兩下,將設計方案發到會議桌正中央的全息投影設備上。

眾人認真地檢視。

第一台設備的造型是一根非常粗大高挑的柱子,隻不過頂端有一個圓弧形的光圈,似乎還可以發光。柱子的下半部分極其粗壯並且有堅實的地基。似乎是深埋到了土層中,看起來相當的結實。

第二台設備的造型看起來清楚多了。看起來像是一台大型的高射機炮,要說跟其他的野外基地比高射機炮最大的不同之處,可能就是它的尺寸和口徑確實比較誇張。頗有一種高射炮打蚊子的感覺。

第三台設備看起來就更加簡單了,是一種特殊的圍牆,隻不過跟其他的圍牆不同。高射機炮可以隱藏到圍牆的牆體中,圍牆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比較大型的堡壘。上麵有射擊口,也可以隱藏一些大型的戰鬥設備,例如第二種裝備的高射機炮就可以隱藏在圍牆中,隻有在需要的時候纔會升起來。

趙震有些疑惑地問道:“隊長,高射機炮和圍牆都能看懂,第1種設備是什麼?”

陳涉解釋道:“它叫做電磁線圈,也可以理解為路燈和無線供電站。”

“在基地的日常使用中,它主要起到照明和傳輸電力的作用,一旦有敵人入侵,這些電磁線圈就可以直接摧毀附近的敵方戰車,乾擾敵方的通訊設備,並且對敵方的戰鬥人員進行精確殺傷。”

“至於這種大口徑的高射機炮,其實它最大的作用並不是打天上的飛行器和浮空堡壘。我對它的結構進行了改裝,讓它可以非常有效地進行平射。”

“至於這個比一般的圍牆都要寬厚許多的圍牆,不僅外殼十分堅固,最重要的一點在於它可以隱藏許多的設備,尤其是這些高射機炮。除此之外,城牆的特定位置還有很多的射擊孔,可以依托這些射擊孔,向敵人進行還擊。”

眾人不由得對電磁線圈多看了幾眼,他們顯然也冇有想到這玩意兒竟然同時兼具了三種不同的功能!

在日常使用中,它可以負責照明和電力傳輸。

這個世界的高能電場本身就自帶無線電力傳輸的功能,但是這種傳輸是受到範圍限製的,在基地比較小的時候,把時空粒子采集場建在高能電場的旁邊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基地的範圍不斷擴大就需要專門的設備進行電力傳輸。

更何況有一些武器裝備,車輛或者其他設備都是需要使用電能的。

這個世界有很多大型軍用設備,都是使用特殊燃料。這些燃料中加入了時空粒子,所以續航久威力大,例如浮空車就是力大專飛的典範,能飛在天上純靠燒錢。

雖說這些設備更加可靠,但問題在於燃料太貴。相比之下電能是更加廉價且易於獲取的能源,所以不少民用的車輛和設備都是通過電能來驅動的。

在黎明市中主乾道附近就有充電設施,隻要靠近之後,就可以自動進行無線充電,最大程度地緩解續航焦慮。

野外基地也是如此,基地中經常會有人員流動和物資的運送,在基地內部的這些交通總不能全都用時空粒子來完成,還是需要電能的。

所以基地中必然會有無線傳輸電能的設備,也可以理解為這個世界的電線杆。

而陳涉的這種設計將路燈、電線杆和防禦武器結合在了一起,可以說是相當的新穎。

如果能將這些防禦用的武器全都落實,那麼確實可以達到陳涉所說的效果,既低調隱蔽又有很高的安全性。

因為電磁線圈看起來隻是一種負責照明和傳輸電能的設備,而大口徑的高射機炮平時也都隱藏在圍牆中。

在其他的大財團看來,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的防禦力量,其實也就隻有圍牆上的射擊孔。外敵進犯的時候,隸山科技的企業軍也就隻能將士兵們送到圍牆裡,依托圍牆的工事進行防禦,這顯然談不上太大的威脅。

但是如果真的有大財團或者其他的組織來進攻,那麼這些電線杆和能夠平射的大口徑高射機炮就會打他們一個猝不及防。

其實陳涉還有其他的一些想法,但目前隻給出了這三種方案。畢竟野外基地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建成固若金湯的作戰堡壘,先把目前的這些設施全部落實之後再從長計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