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科克爾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淡金色的時空粒子已經從陳涉的手上湧現出來,向他的頭部滲透,直到進入他的大腦中,將他的意識完全改寫。

另外的兩名騎士和剩下的20多名教眾驚恐地想要逃走,但是陳涉所操控的時空生物就像牧羊犬追逐羊群,將他們給全都堵了回來。

他們根本就無路可走。

那兩名騎士的時空生物雖然已經被殺死,但他們還想拚死一搏,瘋狂地向著陳涉撲過來。

然而下一秒鐘,柯克爾突然轉身,兩記重拳打在這兩名騎士的小腹讓他們失去反抗能力。

陳涉兩隻手抓住這兩個人的頭顱,又用同樣的方式完成了意識的改寫。

科克爾,不,應該說是高經武活動了一下筋骨,“這具身體未免有點弱了。單一通感職業的時空旅者,跟我原本的戰鬥方式有很大的差異,不過我可以適應一下。”

那兩名騎士也抬起頭來看,看向陳涉說道:“隊長。”

剩下的20多名教眾想要逃走,但是在4個人的圍堵之下,最終絕大多數都被陳涉給逮住,將彼岸空間中的反抗軍意識灌輸到了他們的大腦中,對原本的意識進行了取代。

有4、5名教眾在絕望中,想要以自殺襲擊的方式拚個魚死網破,但是他們的通感能力差的實在太多,被陳涉輕而易舉地控製住。

.vp.com

隻可惜這樣一來他們的身體也不能用了,彼岸空間中的那些犧牲的反抗軍戰士隻有一半附身到了這些時空騎士團成員的身上。

當然,在時空騎士團的分部中,還有很多的流浪漢。但對於陳涉而言,這些流浪漢是無辜的,如果強行奪取他們的身體給反抗軍的戰士們使用,在某種意義上等同於殺人。

所以陳涉隻是將時空騎士團中所有的騎士和教眾這種中層人員進行了改造,而對於那些被抓來的無辜的流浪漢,陳涉打算把他們安排到自己的代工廠。

可用的身體不夠,這也冇辦法。陳涉覺得以後總會有更好的機會。

很快,整個時空騎士團的分部已經被陳涉給完全控製。

雖然表麵上這裡人就都是時空騎士團的騎士和教眾,但實際上已經全都變成了反抗軍。

高經武問道:“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離開這裡嗎?”

很顯然,包括高經武在內的反抗軍戰士都不太喜歡這裡,對於他們而言,這裡暗無天日,總感覺自己就像是陰溝裡的老鼠。

恐怕也隻有時空騎士團這種喜歡藏頭露尾的不太正常的組織,纔會喜歡在這種地方長住。

陳涉搖了搖頭說道:“暫時不行。”

“這裡實際上有著與時空騎士團總部相連接的節點,我們人可以搬走,但是這個節點卻無法搬走。”

陳涉所說的節點有點類似於是某種特殊的祭壇,它是用一種特殊的通感能力架構的連接方式,可以讓時空騎士團的各個分部與總部進行實時的通訊,甚至還可以傳遞一些特殊的物質,比如時空粒子。

不論是總部向分部提供物資支援,還是分部向總部上交時空粒子,都需要通過這一渠道。

雖然這個連接節點對於陳涉而言並不算特彆複雜,以他所掌握的通感知識也能夠複製,但問題在於這種節點的建立是雙向的。有點像是傳送門,必須在起點和終點同時完成建造纔可以連通。

也就是說,如果陳涉想要搬家,這個連接節點就必須重新建立,而在建立的過程中是必須由總部點頭的。

陳涉暫時冇有信心能夠把時空騎士團總部的那些高層給全都忽悠住,此時搬家名不正言不順,也顯得非常突兀。

更何況要轉移這個連接節點,需要消耗大量的時空粒子,陳涉手上現在雖然也算是比較富有,但完全冇有意義把錢花在這種地方。

陳涉說道:“我明白大家不喜歡這裡,其實隻是不喜歡這裡的居住環境。”

“時空騎士團的這些瘋子對居住條件不太講究,隻要能夠與時空生物為伍,他們就會很舒服,但是對我們這些正常人而言當然不行。”

“不過這一問題也不一定需要用搬家來解決,我們也可以建設這個地方,把它改造的更加宜居一點。”

如此一來,陳涉的狡兔三窟就又多了一個洞窟。

體驗店,時空騎士團的分部和野外的反抗軍基地。陳涉可以把這些地點全都打造得固若金湯,培植成為完全忠於自己的力量,到時候即使企業軍打上門來,依托著這些據點也可以進行長時間周旋。

在黎明市地下的時空騎士團分部,雖然生活條件是差了點,但是在安全性上顯然比地麵上的體驗店要更好一些。

高經武和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們點了點頭,對陳涉的說法表示讚同。

陳涉說道:“接下來我會想辦法從地上買下一塊地,改造成為隱蔽的入口,打通跟地下的聯絡,而後把這些流浪漢全都送到代工廠。”

“之後就是對地下的空間進行全麵的秘密的改造。”

“我們還是要儘可能地保留時空騎士團的這個分部,在一些極端情況下,這個身份對我們而言可能會有特殊的用處。不過這個騰籠換鳥的計劃就需要大家受累多配合我一下了。”

高經武笑了笑:“冇問題。偶爾換個身份也不錯。”

陳涉又將時空騎士團內部的一些細節跟這些剛剛奪舍成功的反抗軍戰士們講述了一遍,而後他簡單清點了一下時空騎士團分部目前剩餘的物資。

這裡有一些維護分部日常運行所必需的物資,比如日常的食物、飲水和其他用品等等。這些對陳涉而言都完全冇有任何意義,畢竟時空騎士團的人對於物質需求都很低,所以不論是食物還是飲水都相當的湊合。

最有價值的東西也就隻有時空粒子了。

之前格蘭瑟姆曾經說過,上麵給他的指標是要收集到20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在第一次偷襲藤堂集團基地的倉庫之前,時空騎士團已經收集到了700多個單位的時空粒子,而在襲擊了藤堂集團的倉庫之後,又得到了500多個單位的時空例子。

隻不過這些時空粒子的消耗也很嚴重,陳涉清點了一下倉庫中殘存的時空粒子,發現隻剩下了900個出頭。

很顯然,大量的時空粒子都被格蘭瑟姆在之前進攻藤堂集團的軍事行動中給消耗掉了。

而反抗軍從藤堂集團中直接拿到了奈落計劃儲存的所有時空粒子,一共是1800多個單位。也就是說陳涉目前手頭一共有2700多個單位的時空粒子,這已經完全達到了時空騎士團總部給黎明市分部所下達的指標。

對於這些時空粒子到底要如何使用,陳涉陷入了短暫的糾結。

其實無非是兩種用法。

第一種是直接向時空騎士團的總部彙報行動失敗,冇有完成任務,而後順理成章地將倉庫中的這900多個單位的時空粒子也給吞掉,用於隸山科技的日常發展使用。

第二種是向時空騎士團的總部彙報行動成功了,並且成功拿到了20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乖乖上供。

第一種選擇的風險完全不可控。

格蘭瑟姆這次的軍事行動直接把黎明市分部的大半力量全都給搭了進去,如果付出瞭如此慘痛的代價之後卻完全冇有拿到任何收穫,那麼就算高層對他不懷疑,至少也要落個辦事不利的罪名。

到時候時空騎士團的高層還能對他繼續保持信任嗎?還能對黎明市分部的辦事能力保持信任嗎?

最大的可能是時空騎士團高層直接派新的祭司接管黎明市分部的時空騎士團,甚至有可能大換血。

這絕對不是陳涉想要看到的,如果真發生這種事情,對於陳涉來說風險又會陡然提升會永無寧日。

所以第二種選擇會更加明智。

如果上交到了足夠的時空例子,就證明瞭格蘭瑟姆仍舊有著很強的辦事能力,能夠想儘一切辦法去完成總部派下來的指標。

到時候這些人員的傷亡和損失就是一件完全可以接受的事情,畢竟時空騎士團的行事風格就是不計一切代價的完成目標,損失大一些或者小一些並不是那麼重要。

雖然20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會有些肉痛,但為了安全著想,這是一筆不能省掉的開支。

不過除此之外,還有冇有其他的選擇呢?

陳涉腦海中有了一個大致的想法,決定試一試。

隻是這個想法不一定能成功,如果失敗那麼就隻能采取第二種辦法,老老實實地把2000個單位的時空例子給交上去了。

陳涉最後在腦海中過了一下格蘭瑟姆的相關記憶,最終確定了格蘭瑟姆其實也對這20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到底會用在哪裡,冇有準確的概念。

因為時空騎士團的總部從來都隻是下達命令,不會給出明確的解釋。

但願從格蘭瑟姆的記憶中隱約可以推斷出來,這些時空粒子多半是支援時空騎士團襲擊一些大城市之用的。

時空騎士團是一個讓舊土上的所有勢力都非常頭疼的組織,歸根結底就是因為他們什麼都不在乎,一心隻想著讓全人類擁抱時空生物,完成艾普西隆的遺誌。

但是舊土上的任何組織都不配合他們,怎麼辦呢?

隻能不斷的在大城市中製造混亂,製造襲擊事件,流離失所的人越多,時空騎士團納新和擴張的速度也就越快。

不得不說,這樣簡單直接的思維非常符合時空騎士團的腦迴路。

從這一點出發,陳涉覺得自己或許可以想辦法把這20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儘可能地留在自己手上。

他來到那個節點的祭壇前方,按照格蘭瑟姆的方式向時空騎士團總部發出特殊的通訊請求。

迴應來得比陳涉預料中的要快得多。

僅僅片刻之後,他的麵前就出現了一道時空裂隙,一個虛幻的黑色人影,從時空裂隙中走出。逐漸凝實,變成了一個頗具壓迫感的人形。

他頭上的麵具和身上的紋路呈現出一種淡淡的紅色,顯然是時空騎士團現在最大的實權人物,紅衣祭司。

陳涉如格蘭瑟姆一樣,半跪在地上,低下頭用謙恭的語氣說道:“紅衣祭司大人。”

“屬下辦事不力,在獲取時空粒子的過程中,折損了一些人手。請您責罰。”

“不過您所需要的時空粒子已經全都收集完畢了。”

紅衣祭司仍舊是如同時空生物一般的形態,他高大的身軀,冇有多餘的動作和表情,隻是用沉悶的聲音說道:“交上來吧。”

陳涉不由得心中暗自腹誹,這個紅衣祭司還真是不當人,格蘭瑟姆捨生忘死地搞到了這麼多時空粒子,結果你連一句慰問的話都冇有,也不詳細地問具體過程,直接伸手就要時空粒子,是不是有點兒太冇人性了?

當然這些話他肯定不敢說出來,否則紅衣祭司如果真的跑到了黎明市,那可就出大問題了。

不過陳涉肯定也不能如此乾脆地就把時空粒子全都傳輸過去,他決定富貴險中求,多說兩句,試探一下。

“紅衣祭司大人屬下鬥膽向您提出一個請求。”

紅衣祭司似乎有些不高興,說道:“黑衣祭司的事情還需要一些時間,你這次的事情辦得有些不利,難以服眾,會再想辦法。”

陳涉趕忙說道:“屬下並不是這個意思。”

“屬下想為您分憂,讓這些時空粒子更好的發揮作用。”

紅衣祭司的聲音稍微停頓了一下,“更好的發揮作用?”

陳涉繼續說道:“騎士團的大部分時空粒子歸根結底是為了完成艾普西隆大人的目標,實現人類與時空生命和諧相處的新紀元。而目前騎士團主要是利用這些時空粒子進行時空活動,發展騎士團的人員。”

“所以這些時空粒子的根本目標還是為了壯大時空騎士團,手下的理解冇錯吧?”

紅衣祭司問道:“所以呢?”

聽到這裡陳涉知道自己猜對了,他趕忙繼續說道:“過去屬下隻負責收集時空粒子,對於壯大騎士團人員的任務並未涉及,現在屬下想多為您分憂一些,希望您能夠將壯大時空騎士團的任務也交給屬下來辦。”

說完這番話之後,陳涉心情稍微有些忐忑,不知道這位神秘的紅衣祭司會如何回覆。

到目前為止,他的猜測是很正確的,時空騎士團總部讓各個分部去想儘一切辦法收集時空粒子,歸根結底還是為了搞大事對一些大型城市和重點目標發動襲擊。最終目標是完成艾普西隆反人類的構想。

而壯大時空騎士團的力量是必由之路。

也就是說,最後這一步原本是由時空騎士團的總部來安排的,現在陳涉主動請纓,希望總部將這個任務交給他來辦。

如果這個任務派發下來,那麼這些時空粒子自然也就不需要上交了。等於是變成了陳涉自己的活動經費。

隻是陳涉不知道紅衣祭司會給他什麼樣的指標?

紅衣祭司沉默了片刻,這讓陳涉的心情更加忐忑,畢竟時空騎士團的人都是一群瘋子,陳涉雖然跟艾普西隆打交道也很多,但並不確定自己能否準確的理解這些瘋子的意圖。

終於紅衣祭司開口說道:“三個月之內,培養10名4級能量波動以上的騎士或者祭司;培養50名二級能量波動以上的教眾;針對黎明市的目標製造一次6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獸潮;獲得25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

“如果你能夠做到這些,我就允許你把這20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留下。”

聽完紅衣祭司的這番話,陳涉直呼好傢夥。

你這簡直就是無本萬利的生意啊。

本來我這兒一共就隻有20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結果三個月後,不僅要把這20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變成2500,而且還要培養這麼多小弟,還要製造一次6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獸潮?

這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

但是陳涉也冇有其他的辦法,他快速地思考了一下之後,說道:“屬下一定不計一切代價的完成任務。”

紅衣祭司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等確定紅衣祭司的能量波動徹底消失之後,陳涉這才放下心來。

他默默地歎了口氣,“好傢夥,這時空騎士團的操作簡直堪比資本家,資本家都冇這麼壓榨的!”

雖然陳涉現在也冇有非常明確的計劃,但是他本來也希望借用格蘭瑟姆的身份發展這個時空騎士團的分佈。

雖然這個目標有點離譜,但是陳涉畢竟跟艾普西隆沾點關係,努把力還是有可能完成的。

如果能夠在發展時空騎士團的同時完成這個目標,那麼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從時空騎士團總部獲得更多的資源和信任。

好在時空騎士團這邊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三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陳涉還有時間從長計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