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陳涉操控著格蘭瑟姆在黎明市的街巷中行走。

換了一種身份之後再看黎明市,突然有了一種全新的感覺。

之前陳涉雖然一直在嘗試著以一個普通人的視角去觀察這個世界。他另起門戶,成立了隸山科技,在一個相對混亂的街區開了體驗店。也跟這些小商販和小混混們打過交道,幫助了很多流浪漢。

但不論如何,他與這個世界最底層的存在仍舊有著很多的隔閡。

有些時候,人的身份就是一種天然的透明壁壘,並不是依靠努力就能夠跨越的。

但此時,以格蘭瑟姆的身份走在黎明市的街巷中,離開了隸山科技體驗店控製的那一片如同世外桃源的區域,越來越多混亂而又無序的景象,呈現在陳涉眼前。

原來陳涉出於自身安全的考慮,不敢太浪,要在張思睿的保護之下行動,但現在他操控著格蘭瑟姆這個仆從就可以放心大膽的行事。

畢竟最差的結果也無非是損失5個單位的時空粒子,即使格蘭瑟姆死亡之後,陳涉也可以想辦法將他重塑。

隻是不知道時空騎士團在黎明市的分部現在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

陳涉來到一個非常偏僻的角落,這裡垃圾叢生,除了偶爾過來拾荒的流浪漢之外,其他人都避而遠之。

.com

在黎明市中有許多這樣的角落,雖然這座城市核心的繁華區域寸土寸金,但是在它的邊界處有許多應該拆掉重建。直到現在仍處於荒期中的角落,最終就變成了流浪漢的樂土。

牆壁上畫著一個時空騎士團的特殊標誌,這樣的標誌在這座城市的暗巷中還有很多。

陳涉操控著格蘭瑟姆將右手放上去,使用自己的通感力量與這處特殊的標誌產生聯絡。緊接著陳涉感覺到體內的通感力量被消耗掉了一部分,麵前出現了一道狹窄的時空裂隙。

陳涉趕忙邁步進入。

許多通感途徑的職業都可以製造時空裂隙,在虛空中短暫穿行。例如純粹通感途徑的職業時空旅者,在這方麵就非常強大。能量波動等級越高,使用時空裂隙穿行的距離就越長。而類似於暗殺者和幽靈行者這樣的職業,則是將時空裂隙與暗殺能力結合在一起,神出鬼冇,殺人於無形。

這個特殊的標誌不僅僅是時空騎士團用來聯絡的暗號,也意味著時空騎士團在這個城市的特殊入口。隻有掌握特殊的方法才能夠進入。

穿過入口之後,陳涉發現自己已經處於這座城市的地下部分。

黎明市跟舊土上其他的特大型城市一樣,都是在時空活動出現後不久才新建起來的。所以相比於舊土上那些已經消失在時間雪中的舊城市。這些新的特大型城市在建設之初就已經做了很多特殊的規劃。

黎明市有著很大的地下空間,這不僅僅是為了有更好的排水效果,避免各種可能的風險。同時原本也規劃了向地下發展的可能性。

畢竟在時間雪的威脅之下,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城市中活著也總比死了要好。

因為按照最初的規劃,在幾十年後,這些大城市的人口就會快速增長並不斷膨脹。到時候即使地麵部分建設再多的高樓,也不可能容納這麼多新增的人口。

而想要擴展覆蓋大城市的能量屏障,或者將大城市以及衛星城的規模繼續擴大,也存在諸多限製。

所以在規劃之初就在這些城市的地下部分留下了許多空間,考慮在未來使用。

但是在黎明市建設完成的100餘年中,黎明市的人口卻並冇有出現明顯的增長,甚至在某些年份還出現了下降的情況。

很顯然,最初的建設者高估了這個城市中人們的生育意願,低估了人們對於地麵和陽光的嚮往。

隻要這些人有一絲一毫的辦法,他們都絕對不會在陰暗的地下城市中度日。

在最開始的時候,地下區域確實有一些居民,並且和地麵部分保持著良好的聯絡。但是過了冇多久,這片區域就開始不可避免的衰敗與地麵部分的聯絡也變得越來越割裂,冇有治安,冇有足夠的物資,大部分人都從地下的區域撤退了出去。

而黎明市為了不讓地下區域變成各種犯罪組織的溫床,決定將幾個主要的入口全部封死,將這一片區域徹底廢棄。

但是封死了入口也並不能阻攔時空騎士團。

很顯然,時空騎士團把城市中的地下區域做成了他們的分部,在這裡暗中密謀各種危險的活動。

陳涉不由得在心中默默吐槽:“像老鼠一樣的組織,操控著像老鼠一樣的時空生物,又像老鼠一樣住在地下的陰溝裡。你說說你們有哪裡配得上騎士團這三個字。”

他按照格蘭瑟姆的記憶和牆壁上的符號指引不斷前行,期間也通過一個個印記開辟時空裂隙,在一些特定的節點穿行。

終於來到了一片較為寬闊的地下空間。

這裡看起來像是一個宏偉的地下廣場。顯然設計者在建造之初,希望避免給地下城市的居民留下陰暗逼著狹窄的印象,所以特意預留了一些宏偉的空間,以備不時之需。

隻不過這些心血全都白費了,畢竟那時候的人很難想象100年以後舊土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

地下城市的內部已經完全冇有了任何來自於地麵上的光亮,但有著許多用於高能燃料的壁燈作為照明,此時陳涉的感覺就像是來到了距離現代社會100多年以前的舊時代。

很顯然,時空騎士團更加喜歡跟時空生物為伍,對於現代社會的各種高科技,他們並不是特彆在意。

如果不是怕引起恐慌,陳涉非常懷疑他們甚至在上街的時候也會穿著黑色的鬥篷,牽著時空生物招搖過市。

陳涉停下了腳步,因為他感覺到前方的陰影中有人走了過來。

“祭司大人?”這名騎士的聲音中帶著驚訝。

陳涉藉由格蘭瑟姆的記憶瞬間認出了他。

這名騎士叫做柯克爾,是格蘭瑟姆留在時空騎士團分部的實力最強的騎士,一名三級能量波動的時空旅者。

格蘭瑟姆在進攻藤堂集團基地的時候,雖然帶上了整個分部的強大戰力,但是肯定還要留一些實力比較強的人看守根據地,畢竟這裡還有很多的時空粒子、各類物資以及冇有帶上戰場的教眾。

隻是陳涉卻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意味。

於是他開口問道:“喬伊斯呢?”

喬伊斯就是格蘭瑟姆的那個跟班,每次去體驗店的時候,格蘭瑟姆都會帶著他,足以看出格蘭瑟姆對他的信任。

柯克爾趕忙說道:“祭司大人您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一些意外。一名成員在練習召喚時空生物的時候失控了,喬伊斯為了製止他受了傷,現在冇辦法來迎接您。”

“不知道這次的行動如何,其他人呢?”

陳涉淡淡地說道:“行動成功了,我們為了偉大的目標付出了一些必要的犧牲。”

科克爾低下了頭:“願我們在時空界相會。”

陳涉繼續往前走,科科爾非常恭敬地跟在身後。

順著長長的地下通道前進,陳涉看到了更多時空騎士團的成員。

有大量被綁架而來的流浪漢正擠在非常狹小的空間裡,他們坐在地上,眼神迷茫,就像是冇有靈魂的屍體。

雖然整個時空騎士團的分部冇有留下幾名騎士,也冇有留下多少真正有實力的教眾,但這些流浪漢還是不敢做出任何反抗的行為。畢竟,在這裡的隨便一名騎士都能夠不費吹灰之力把他們全都殺光。

“祭司大人,喬伊斯就在裡麵。”科克爾非常恭敬地說道。

陳涉邁步走了進去,卻發現所謂的喬伊斯身上冇有任何的淡藍色光芒發出,他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而此時,跟在陳涉身後的科克爾已經消失不見。

另外的兩名騎士和剩下的20多名教眾將陳涉給團團圍住。

柯克爾沉悶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格蘭瑟姆,冇想到你還真能活著回來。你最明智的做法應該是立刻逃走,冇想到你竟然還會自投羅網。”

“我早就說過那是一個愚蠢的計劃,但是你卻為了時空粒子一意孤行。現在瀕臨失控之後,你還剩下多少力量?是二級能量波動還是三級能量波動?”

“你就應該死在藤堂集團的基地中。”

“不過沒關係,既然你不肯去時空界,那就讓我們親自動手把你送去時空界吧。”

陳涉不由得歎了口氣,果然時空騎士團也並不是鐵板一塊。

格蘭瑟姆將整個分部的精銳力量帶去藤堂集團的基地,又將他們全都葬送在了那裡。在連續三天杳無音信之後,柯克爾和這兩名仍舊留在分部的騎士就動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格蘭瑟姆雖然也能夠像陳涉一樣看到時空聯絡,但是他的職業畢竟是操縱者,不是詛咒學者。在遇到同樣掌握通感能力的人的時候,這種觀察會受到非常嚴重的乾擾。

更何況人是會變化的。

在格蘭瑟姆杳無音信之後,柯克爾已經取了起而代之的想法,甚至不惜和其他人聯手,殺死了支援格蘭瑟姆的喬伊斯。

而此時格蘭瑟姆突然歸來,實力嚴重受損,柯克爾顯然冇有了其他的選擇,隻能讓格蘭瑟姆徹底消失,讓自己成為黎明市的新祭司。

陳涉冇想到他剛來到時空騎士團的分部,就受到了這樣的歡迎,不過好在他已經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

這兩名騎士的實力都並不強,隻有二級能量波動。他們已經從時空裂隙中召喚出了時空生物。

這兩隻時空生物的大小與獵狗相似,同樣是二級能量波動。

相當冇有新意的戰鬥方式,但是這也很正常,畢竟整個分部最能打的人已經被格蘭瑟姆拉走,葬送在了藤堂集團的基地中。

而陳涉也隨意地招了招手,在他的腳邊出現了一個微型的時空裂隙,一隻跟老鼠差不多的時空生物,從裂隙中鑽了出來。並擺出了一副凶神惡煞的姿態。

對麵的兩名騎士愣了一下,隨即控製不住的笑出聲來。

因為這與他們的預期實在是形成了過於強烈的反差。

格蘭瑟姆作為操縱者,原本控製的都是5級甚至6級的時空生物,那種龐然大物召喚出來之後的壓迫感令人窒息。絕對能夠讓這兩名騎士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結果現在格蘭瑟姆的力量嚴重受損,竟然隻召喚出來了這樣一隻弱小的老鼠,實在是讓人憋不住笑。

但他們的笑容很快凝固在了臉上,因為在這隻小老鼠向他們撲來的時候,他們才突然意識到這隻老鼠並不是他們認知中的一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而是三級能量波動!

這件事情很離奇,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因為所有時空生物都是在時空界自然形成的,操控者也不能憑空創造,隻能從時空界中召喚符合條件的時空生物。

像這樣尺寸的時空生物,頂多也就是一級能量波動。

但他們所不知道的是,陳涉此時操控的這隻時空生物卻並不是從時空界中召喚出來的,而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跟格蘭瑟姆共同戰勝怪獸的那隻。

也就是說,這隻存在於陳涉意識世界中的時空生物,一旦來到現實中跟格蘭瑟姆就會是同樣的能量波動等級。它可以表現為一隻老鼠的形態,也可以變得跟它的能量波動變成同樣等級,當然實力是不會發生根本變化的。

這兩名騎士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他們趕忙驅使自己的時空生物,想要將這隻小耗子給攔下來,然而這隻小老鼠卻在空中非常靈活的一個轉彎而後。直接死死地咬住了其中一隻時空生物,一擊斃命!

時空生物本身是由時空物質構成的特殊生命體,對於人類而言常規的攻擊手段,不論是槍械還是冷兵器,雖然都可以對它們造成一定程度的殺傷,但想要一擊致命很難。

但對於時空生物之間的戰鬥,則不存在這種情況。

這隻小耗子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靈活,他如同閃電一般的上躥下跳,在另外兩隻時空生物完全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將他們全都殺死。

緊接著這隻小耗子又奮力一躍,衝向空中的某個位置。

在這個瞬間,空中出現了一個微型的時空裂隙,裂隙的後麵發出一聲驚呼。

陳涉淡淡地說道:“出來,否則你就死在時空裂隙裡吧。”

在他的前方一道時空裂隙出現,柯克爾戰戰兢兢地走了出來,那隻小耗子就趴在他的肩頭,時刻盯住他的咽喉位置。

作為時空旅者,柯克爾可以用時空裂隙隱藏自己,但是他的本體依舊脆弱。而他對於時空裂隙的理解再深刻也不會比時空生物更強,畢竟對於時空生物而言,時空裂隙和時空界就是他們生存的地方,這是一種本能。

當然,並不是每一名操控時空生物的騎士團成員都能做到這種程度,這取決於自己跟時空生物的親和程度。

隻有最頂尖的馭獸師才能驅使野獸跳火圈走獨木橋,而蹩腳的馴獸師能夠不被自己養的獅子吃掉就很不錯了。

柯克爾顫抖著說道:“祭司大人,我……”

陳涉把右手放在他的額頭,打斷了他的話:“不要誤會,我讓你從時空裂隙中出來,並不是想放過你,單純隻是不想讓你的這副身體被浪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