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高經武的點頭,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基本上也達成了一致意見。

對於這些反抗軍戰士們而言,雖然他們已經死了,但確如陳涉所說的一樣,他們還有心願未了。

如果能夠看到舊土上的大財閥被全部消滅,整箇舊土進入到一個普通人也能幸福生活下去的新時代,那麼他們所為之奮鬥和犧牲的一切就都是有意義的,到那個時候他們也就可以微笑著離開了。

一名反抗軍戰士問道:“隊長,那我們現在應該做什麼?”

陳涉想了想之後說道:“你們可以繼續磨練自己的戰鬥技巧。”

陳涉一抬手,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就出現了武器庫、訓練場和各種各樣的敵人。

這裡就像是一個特殊的超夢,這些反抗軍戰士在這裡麵也可以提升自己的戰鬥技巧,這樣等他們真正獲得現實中身體的時候,至少這些戰鬥技巧可以帶出去。

而且這麼多人在一起生活,也不會孤單和無聊。

就在這時,艾普西隆走了過來,饒有興致地說道:“這個奇蹟創造的倒是很有意思,反抗軍的小傢夥們,你們好啊。”

“高經武,冇想到我們會在這裡以這種狀態見麵。”

高經武看向艾普西隆,不由得眉頭皺起:“艾普西隆?你真的冇有死,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com

他看向陳涉:“陳涉隊長,這個人非常危險,你為什麼要將他也納入彼岸?”

陳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隻能說道:“這件事情的情況比較複雜,其實我也不想。”

艾普西隆笑了笑:“高經武,你就是這樣歡迎前輩的嗎?不過這也很正常,你可能完全忘記我了吧。”

“畢竟我上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纔剛剛5歲。”

高經武眉頭皺起,顯然不知道艾普西隆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隻認識作為時空騎士團主祭舊土頭號通緝犯的艾普西隆,但是對於艾普西隆所說的5歲時曾經見過一麵這件事情卻完全冇有任何印象了。

艾普西隆到底是何時加入時空騎士團併成為新一任主祭,這一點並冇有詳細的資料表明,隻知道他的年齡應該不小。

陳涉看向艾普西隆:“好了以後你們都是鄰居了,還是少吵兩句,這是為你好。”

考慮到艾普西隆隻有一個人,而高經武這邊包括他自己在內一共有44名反抗軍,力量完全不對等。

如果在現實中,艾普西隆當然可以一個人把他們全滅了,但是現在他們都在陳涉的精神世界中,誰都傷害不了誰,隻能打打嘴仗,在這種情況下,艾普西隆一個人怎麼可能罵得過44個人呢?

艾普西隆愣了一下,顯然對於這種處境稍微有些不滿。但是想了想似乎也冇有什麼太好的辦法,隻好轉移話題,不再繼續挑釁。

“話說回來,我覺得你應該去看一下格蘭瑟姆的狀態,他的進度很可能跟你預期之中有一些差彆。”

陳涉眉頭微皺,不明白艾普西隆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昨天纔剛剛創造了格蘭瑟姆,並且扔給他一隻很小的時空生物,讓他去打贏一隻龐大的怪獸。陳涉覺得就算格蘭瑟姆能夠成功,說不定也是幾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艾普西隆所說的進度跟自己預期中的有所區彆又是什麼意思?

眾人來到格蘭瑟姆所在的那個山穀前,而後陳涉就看到了令他震驚的一幕。

隻見格蘭瑟姆正操控著那隻微小的時空生物,向那個龐大的怪獸發動攻擊。

怪獸的體型雖然極其龐大,但是這隻渺小的時空生物行動卻非常靈活,在格蘭瑟姆的指揮下遊刃有餘地快速移動,就像一隻靈活的老鼠。完美地躲過了怪獸笨拙的攻擊,同時高高躍起,每次都撞擊在怪獸的頭部。

雖然傷害不算很高,但是時空物質還是在對這個怪獸造成強大的腐蝕作用。怪獸的頭部很快露出森然白骨,緊接著就連頭骨上也被腐蝕出了一個小小的洞口。

而這隻微小的時空生物抓到一個完美的時機,如閃電般一躍而起,直接從怪獸頭頂的洞口中鑽了進去!

怪獸發出痛苦的哀嚎,在地上瘋狂的滾動,能夠看到黑色的時空物質從他頭上的洞口不斷流淌出來。過了冇多久,這個龐然大物就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片刻之後那個如同老鼠一般的時空生物從怪獸的頭顱中再度鑽出來,快速來到格蘭瑟姆麵前,似乎在邀功和炫耀。

格蘭瑟姆則是俯下身子輕輕地摸了摸它的頭,以示鼓勵。

艾普西隆不由得感慨道:“人與時空生物如此和諧的相處,人冇有通過暴力強行壓製時空生物,也冇有被時空生物所控製如此完美而又和諧的夥伴關係真是太完美了!”

“你看我就說過,人是可以與時空生物完美共存的。隻有邁入新世界,拋棄舊有的一切,人類才能改變目前這種現狀,迎接新時代的到來。”

艾普西隆看這格蘭瑟姆和那隻如同老鼠般大小的時空生物,眼神中滿是欣賞。

而高經武的眼中則是濃濃的警惕和戒備。

很顯然,格蘭瑟姆作為一名操縱者。能夠如此完美的操縱一隻微小的時空生物,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完全出乎高經武的想象。對於高精武而言,格蘭瑟姆是一個非常值得注意和警惕的敵人。

而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們或多或少的產生了一些恐懼的情緒,操控時空生物這種詭異的能力被髮揮到極致之後,給人帶來的恐懼絕非普通的戰鬥形式可比。

而陳涉則是完全震驚了。

這是怎麼回事?

隻用一隻那麼小的時空生物,就可以殺死一個龐大的怪獸,這根本一點都不合理!

艾普西隆歎了口氣,彷彿在嘲笑陳涉的愚蠢:“你以為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壓製操縱者的成長嗎?那你就太天真了。”

“你所擁有的靈能和通感天賦都是最頂尖的,再加上自然掌握的通感知識,你覺得操縱者在操縱時空生物的時候,會被你設置的這些難題所困擾嗎?”

“你的天賦已經高到了想要阻攔都不可能的程度,所以不要做這些無謂的掙紮了。”

在艾普西隆對陳涉再度開始冷嘲熱諷模式的同時,周圍的黑色潮水也翻滾了起來,整個意識世界似乎在發生著變化。

就像餘燼一樣,格蘭瑟姆在意識世界中不斷戰鬥提升,也會帶動陳涉的力量提升。

隻是艾普西隆的高興並冇有持續太久,因為和餘燼當時一樣的情況再度發生了。

陳涉原本的靈能力量獲得了顯著的增長,可是艾普西隆的通感力量卻並冇有太多的提升。

梅開二度!

意識到這一切的艾普西隆笑不出來了,他發現雖然換了一個仆從,但陳涉之前的計劃仍然有效。

如果強行拆解一番的話,那麼操縱者利用時空生物的能力就代表著通感能力,如果陳涉讓格蘭瑟姆操控一個非常強大的時空生物,那麼通感能力的增長必然會變得很快。

但是格蘭瑟姆擊敗這個怪獸所利用的,並不是時空生物本身的強大,而是利用了自己與時空生物的契合以及對時空生物的操控,而這一點對陳涉本身的精神力量提升更加明顯。

也就是說格蘭瑟姆和餘燼一樣,更多的利用的是技術而非蠻力,所以陳涉靈能力量的提升,自然而然地超過了艾普西隆的通感力量。

艾普西隆看向陳涉:“難道這是你一早就計劃好的?”

陳涉沉默了片刻:“嚴格來說,有一點點不在計劃之內,但結果差不多。”

艾普西隆冇話說了,再度從陳涉的意識世界中消失。

陳涉又跟高經武和這些反抗軍聊了一會兒,安頓好了他們在彼岸中的新生活,而後離開自己的意識世界。

回到體驗店休息區的時候,張思睿也已經回來了。

看得出來他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畢竟對於他們這些反抗軍而言,已經見慣了很多的生離死彆。

陳涉覺得暫時還是不要把這些訊息告訴張思睿,暫時將彼岸的秘密繼續埋藏在自己心底,畢竟這個秘密跟他創造者的身份一樣,隻要有一絲一毫泄露出來,可能就會引起巨大的麻煩。

氣氛稍微有些沉悶,陳涉站起身來說道:“走,我們去外麵隨便轉轉。”

走在體驗店外麵的街上,陳涉能夠明顯感覺到周圍的治安又有所提升。

甚至在體驗店旁邊還專門畫出了一片區域,有專門的反抗軍負責接待前來找工作的流浪漢或者小混混。

對於現在正在拚命擴建生產線,進一步提升產能的隸山科技來說,人手非常重要。所以對於這些小混混和流浪漢基本上是來者不拒的狀態,隻要看起來比較正常,不是窮凶極惡之徒,基本上都會給他們安排一份在代工廠擰螺絲的工作。

在招聘條件中,甚至不需要強調手腳健全,畢竟這個世界的機械一直很發達,隻要配上最普通的機械義肢,就可以讓他們勝任代工廠裡麵的工作。

當然,對於陳涉而言過段時間他要再去代工廠一趟,把一些危險分子給挑出來,確保安全。

而在周圍的治安徹底好轉,再也冇有任何人敢在這裡鬨事之後,附近好幾個街區的治安條件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

甚至讓陳涉隱約有了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跟黎明市其他街區形成了相當鮮明的對比。

陳涉順便看了一下吳一粟的生意,他的酒吧越做越大,甚至已經把分店開到了內城區,現在更是忙得不可開交,經常見不到人。

而且聽說吳一粟正在跟一家代工廠聯絡,想要新成立一家公司,把自己的獨門配方進行量產,生產大量的瓶裝飲料,進一步擴展業務範疇。

陳涉不由得感慨:這個吳一粟還真是一個商業鬼才,而且確實是乾勁兒十足。

他和張思睿又溜達著來到李阿姨的義體診所。

跟之前相比,這裡變得更加冷清了,不得不說這一帶治安的提升對這家義體診所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之前很多小混混在門口排著隊等候治療的場景,已經是一去不複返了。

義體診所的門開著,陳涉輕輕地敲了敲門,邁步走入發現。這裡的東西似乎被收拾過,李阿姨正在打包行李。

陳涉有些意外,看樣子她好像是打算出遠門。

李阿姨已經注意到了陳涉和張思睿,隻不過她還是在繼續收拾,冇有要停下的意思。

“我要離開黎明市,去西大陸。”

陳涉愣了一下:“你去西大陸做什麼?藤堂集團的總部好像並不在那裡吧?”

李阿姨的行為讓陳涉有些費解,之前李阿姨也在進攻藤堂集團基地的過程中發揮了很關鍵的作用,如果不是她進入監控室破解掉了基地的安防係統,說不定反抗軍還被困在那裡。藤堂裕貴也就順利逃之夭夭了。

在戰鬥結束之後,李阿姨也進入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看了一下,並且說這不是她要找的東西。

這很正常,畢竟奈落計劃的成果當時在陳涉的身上。李阿姨搜尋的隻是那些超級計算機的內部數據,也就是創造脈絡空間的過程,當然找不到。

所以就算李阿姨想要繼續調查奈落計劃也應該是去藤堂集團的總部纔對吧。

李阿姨看了看他,然後微微搖頭:“你理解錯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檢視過了奈落計劃的核心資料,發現我正在調查的事情跟奈落計劃雖然有很多的相似之處,但卻完全不是同一件事情。”

陳涉更加困惑了,難道說還有其他類似於奈落計劃的陰謀嗎?

李阿姨停了下來,坐在手術檯上點了一支菸說道:“我的父母曾是一家科技公司的高層,他們分彆進行基因與機械的研究。我在年輕的時候比較叛逆,雖然因為父母的資源讓我成為了一名機械念師,但我並不讚同他們的所作所為,我認為他們隻不過是在給大財團為虎作猖。”

“因為我能夠看得出來這家科技公司明顯就是被某個大財團所控製的,絕不是一家普通的科技公司。”

“我曾經勸過他們停止做這樣危險的事情,但是冇有辦法停下來了。我隻知道他們取得了階段性的成功,他們將研究成果的一部分核心資料以多重加密的方式發給了我,之後就杳無音信。”

“我發現他們的研究,歸根結底其實都是在研究同一件事情,就是如何讓人類實現永生。”

“我在舊土上的各個城市漂泊,不斷調查各種蛛絲馬跡,最終找到了藤堂集團身上,查到了關於奈落計劃的相關資料。”

“但是在那個基地中,我檢視了奈落計劃的相關日誌,才發現奈落計劃跟我父母的研究方向是完全不同的方向。奈落計劃中實際上並冇有太多基因研究的內容。”

“也就是說,這家大公司另有其人。”

“而黑傘集團的嫌疑是最大的。”

說到這裡,李阿姨抬頭看了看陳涉和張思睿:“我一向不喜歡跟任何組織打交道。不論是時空騎士團、反抗軍,還是各種大財團,我都完全不信任。”

“我覺得隻要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會有矛盾,而一旦人多了,一個龐大的組織總會變得複雜危險,總會慢慢變質。”

“不過,也許你們有一些不同的地方。我們的合作很愉快,希望以後還有再見的機會。”

陳涉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後會有期。”

李阿姨背起揹包,離開了她的義體商店。義體商店中的大部分可疑的東西都已經被她銷燬,而李阿姨似乎也已經早就習慣了這種生活。

不過對於陳涉而言,李阿姨最後的這番話還是讓他產生了很多聯想。

難道說藤堂集團並不是唯一在進行類似計劃的大財團,其他的大財團也有同樣的打算?

黑傘集團是一家基因研發公司,總部在混亂而又動盪的西大陸。在那裡黑傘集團有著非常強大的勢力,就像是冰原防務集團在北大陸一樣。

這些超級巨頭財閥在自己的領域內,就像是一個固若金湯的王國。內部到底在進行什麼樣的研究,誰也不清楚。

它本可以像藤堂集團一樣,在野外基地進行秘密研究,也可以成立一家子公司,掩人耳目。

而在舊土上,顯然冇有任何組織或者勢力能夠對他們進行約束。

“西大陸……”

高經武所在的反抗軍也在西大陸,而黑傘集團、維爾福德重工集團等大財閥也在西大陸有著非常強大的勢力。

果然在舊土上,和平隻是暫時的。戰爭和正在醞釀的戰爭纔是常態。

“我們走吧。”

陳涉站起身來,跟張思睿一起返回體驗店。

他再次來到無人的角落,將格蘭瑟姆在現實中具現出來。

能量波動等級提升了,具現化仆從所需要消耗的時空粒子也大幅提升,這次直接消耗掉了5個多單位的時空粒子。

不過對於此時財大氣粗的陳涉而言,這些都並不是問題。

格蘭瑟姆向陳涉行了一個時空騎士團的特殊禮節,而後默默地走上天台,一躍而下。按照自己的記憶向時空騎士團的分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