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5月12日,週一。

陳涉跟張思睿像往常一樣,來到體驗店。

一方麵是為了穩妥起見,防止陳老闆長時間不在體驗店改變了自己的行為習慣讓人懷疑;另一方麵也是希望通過體驗店瞭解到普通人對這個週末發生的一係列事件的看法。

對於陳涉而言,他當然瞭解內幕,事實上也隻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這次事件的真相。

但也恰是因為如此,陳涉才更要瞭解普通人對這件事的看法,隻有這樣才能更加確保自己的安全。

此時陳涉身上的事情很多,一方麵是要完成之前在反抗軍例會上做好的規劃,想好基地的下一步建設,另一方麵則是要操心一下格蘭瑟姆的問題。

很顯然,格蘭瑟姆在進攻藤堂集團分基地的時候,並冇有帶走時空騎士團的全部力量,還留下了少量實力並不太強的騎士和教眾。

畢竟並不是每個人在製定戰鬥計劃的時候,都會像陳涉一樣傾向於拖家帶口一波流,總要留下一些人處理善後事務。

不過這些成員大部分實力都不是很強,除了兩三名騎士有著二、三級能量波動之外,其他的教眾基本上都是炮灰,隻負責時空騎士團分部的日常運作,綁架流浪漢的計劃等等。

目前這個時空騎士團的分佈必然處於一片混亂的狀態,畢竟格蘭瑟姆帶著整個分部全部的家底去進攻藤堂集團,最後卻誰都冇有回來。

按理說,陳涉本來應該第一時間把自己新創造的格蘭瑟姆送回去,但他並冇有采用這樣的辦法。

主要原因有兩個。

第一是格蘭瑟姆作為仆從剛創造出來的時候,還需要重新熟悉一下操縱者的戰鬥方式以及相關特性。陳涉還需要慢慢地消化一下格蘭瑟姆的記憶,得準備充分,回去之後纔不會露餡。

第二是這段時間也能夠讓分部內的情緒稍微發酵一下,順理成章地讓一些有反骨的成員跳出來。如果格蘭瑟姆很快就回去了,並控製住了局勢,那麼這些隱藏的威脅就冇有辦法暴露。

陳涉必須保證格蘭瑟姆手下的這些人都是絕對可靠,絕對信得過的。否則出現一個內鬼向時空騎士團高層告密,那就出大問題了。

如果覺得他們不可靠,那就想辦法讓他們變得可靠。

所以陳涉打算在這兩天選擇一個合適的時機,把格蘭瑟姆給放回去。

來到體驗店之後,陳涉正好聽到蘇知用懊惱的呼喊聲。

“可惡啊,我姐把我關在家裡這麼長時間,天大的好事全都錯過了!大師竟然送給你一個雕塑,還親自指導了你的創作!我不服,我不服!”

“明明我纔是最早領會大師創作意圖和藝術流派的人,結果怎麼能被你搶在前麵,這不公平!”

嵇永康嗬嗬一笑:“怪就怪你有一個好姐姐吧。不過你姐姐說的也冇毛病,這段時間確實不太平,不僅是雜湊空間發生了動盪,就連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都出了事。你確實還是待在家裡更加安全一些。”

蘇知用當時就急了:“胡說八道,厚顏無恥!我們蘇家的人什麼時候是貪生怕死之徒?你休要汙衊我。”

他們兩個正在爭吵,看到陳涉進入體驗店之後,眼前一亮:“大師,您終於來了!”

蘇知用從懷裡拿出一個小巧的雕像說道:“大師,您看這是我閉關在家這段時間按照您的創作思路雕刻出來的作品,您看看是不是非常符合超現實主義流派的藝術特征?”

陳涉隨便看了兩眼,非常敷衍地點了點頭:“嗯,不錯。”

在他看來,這個雕像雕的挺一般的,但陳涉覺得自己的藝術天賦畢竟不是天生的,是創造者所帶來的某種特性,所以也不太好直接把蘇知用的作品貶得一文不值,還是給對方留了幾分麵子。

然而冇想到蘇知用當真了,恨不得蹦起來跳在嵇永康臉上輸出,“你看!大師對我的作品表示了高度的肯定,你跟著大師學習過又怎麼樣?天賦還是不如我!”

看著這兩個活寶陳涉有點無語。

他在休息區坐下,問道:“我這兩天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聽說這個週末發生了大事,具體是什麼情況?”

一聽這個,蘇知用和嵇永康兩個年輕人立刻來精神了。他們都覺得自己抓住了一個在大師麵前刷好感度的絕佳機會,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將他們所掌握的資訊合盤托出。

當然,由於討論的這些話題基本上都處於灰色地帶,所以兩個人刻意壓低了聲音。

“據說上週五的晚上,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突然發生了極其劇烈的時空波動。按照事後的通報,當時的時空波動似乎在短時間之內達到了6級,還誘發了一次小規模的時空獸潮。”

“不過這次時空活動顯然結束的太快了,並且也不符合藤堂集團附近的時空活動規律,說明很有可能是時空騎士團造成的。”

“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藤堂集團的企業軍已經在調查。不過現場被破壞的太嚴重了,時空騎士團的人手腳很乾淨,把整個基地給洗劫一空。”

“現場的情況很危險,藤堂集團的企業軍在搜尋的時候,似乎還發生了二次爆炸,造成了一些人員傷亡。”

“隻不過在新聞上藤堂集團還是聲稱這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時空活動,分基地損失慘重,號召大家聯合起來應對日益頻繁的時空活動對我們生存環境所構成的威脅。”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把他們所知道的情報全都分享了一番。

蘇知用又補充道:“依我看,這件事情有些貓膩,說不定是藤堂集團自導自演的。否則基地內部怎麼會發生二次爆炸?我更加傾向於這是藤堂集團在掩蓋什麼事情。”

陳涉微微點頭。從外界對這次事件的反應來看,也確實可以看出一些問題。

很顯然,所有的新聞媒體都在刻意淡化時空騎士團在這次事件中的存在,主要是不希望這件事情給普通人帶來太大的恐慌。

如果讓黎明市的市民知道時空騎士團的大規模襲擊活動就在距離黎明市不遠的藤堂野外基地發生,那麼市民肯定會陷入恐慌情緒,害怕這種恐怖活動發生在黎明市。

而對於藤堂集團來說,他們顯然也在儘可能地遮掩這次事件的真相。

把基地的毀滅歸結於意料之外的時空活動,再人為製造二次爆炸,進一步毀滅奈落計劃曾經存在的證據,是一種很好的止損方式。

奈落計劃已經徹底失敗。藤堂集團的企業軍肯定是挖地三尺,也冇有找到關鍵的鑰匙。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總不能到處嚷嚷,問到底是誰把奈落計劃的成果偷走了吧,那不是不打自招了嗎?

所以此時對於藤堂集團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止損。奈落計劃已經失敗。就更加不能讓這個臭名昭著的計劃暴露在公眾的視野中,對自身已經所剩不多的企業聲譽造成二次破壞。

而後,嵇永康和蘇知用兩個人又聊起了最近發生的其他話題。

“誰能想到雜湊空間這次的波動來得如此劇烈,結束的又如此迅速。很多人纔剛剛購買了遊戲艙,結果過了冇兩天礦潮就已經退去了,變成了礦難。”

“是啊,雖說這次的礦潮來的快,去的快,造成的礦難也冇有那麼慘重,但影響還是有的。”

“大師,你們的手環和遊戲艙應該也受到影響了吧,唉,真是可惜,本來銷量很好。在發出那個鎖算力的聲明之後,也很受玩家們的擁護和支援,結果礦難一來,你們也又要受影響了。”

“是啊,大師。手環和遊戲艙受大環境影響,銷量不佳,超夢表現也不是很好,但是您可千萬不能氣餒。我覺得主要還是他們不識貨,要不要我幫您找幾個教授好好研究一下《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有權威的人物站台背書,肯定會有效果。”

陳涉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趕忙說道:“這大可不必!”

“目前一切情況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們還想跟著我學習超現實主義流派,就千萬不要自作主張。”

嵇永康和蘇知用覺得失去了一個幫助大師的機會,感到有些失落,但還是點了點頭,像一個好學生一樣,完全聽從老師的意見。

陳涉不由得鬆了口氣。

有什麼可失望的?現在這種情況簡直就是最佳狀態。

鐐銬手環和揭棺而起遊戲艙之前的熱賣,那完全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意外好嗎?

藤堂集團的奈落計劃占用了大量的全網算力,而後他們就想把鍋甩到礦潮上麵直接導致礦潮真的發生了,很多人對手環和遊戲艙產品進行瘋搶,在這種大環境之下,鐐銬手環和揭棺而起遊戲艙也被搶了一陣。

但是很快奈落計劃順利完成了,不再占用全網算力了。這時候那些挖礦的人發現情況不對,紛紛跑路,於是史上最快的礦潮和礦難發生了,整個過程也就持續了那麼3、5天。

這樣一來,手環和遊戲艙這些產品的價格又快速地降了下來,於是鐐銬手環和接棺而起遊戲艙又有點賣不動了。

當然,之前隸山科技在官網上聲明要推出鎖算力版本並且不漲價的行為,在玩家群體心目中狠狠地刷了一波好感。

所以很多玩家出於這種心態還是會繼續選擇這兩款產品,並且給陳涉帶來了一些銷量,但是在陳涉看來這簡直就是完美狀態。

硬體和超夢目前都處在一個非常合理的區間之內,既不算太涼也不算太火,這樣就挺好。

更何況,這一次軍事行動直接就從藤堂集團那邊搞到了1000多個單位的時空粒子,簡直是一夜暴富!有了這筆收入,還在乎手環和遊戲艙這種蠅頭小利嗎?

不得不說,做生意還是不如搶劫來的快。

就在這時,休息區旁邊的巨屏電視上麵,畫麵突然發生變化。原本是正常的娛樂節目,卻突然換成了時代傳媒集團的新聞畫麵。

“現在插播一條緊急新聞。”

“就在剛剛,西部聯邦區的叛亂武裝力量最高頭目高經武,被企業聯合軍成功擊斃。”

“叛亂武裝在西部聯邦區的活動十分猖獗,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幾個大型城市的正常運轉,也對西部聯邦區的生存環境造成了嚴重的破壞。高經武被擊斃,證明企業聯合軍在控製西大陸局勢方麵取得了明顯進展。對於所有熱愛和平的人來說,這都是一個好訊息。”

“再次提示大家,叛亂武裝雖然已經不成氣候,但在許多大城市的周邊,還有一定殘餘。他們是威脅世界和平的主要力量,請各位市民積極協助企業軍。一旦發現叛亂武裝活動的跡象,立即舉報,一經采納即可獲得100萬企業聯合債券的獎勵。”

陳涉並冇有第一時間意識到這條新聞代表著什麼,但是他能夠感覺到旁邊的張思睿突然僵住了。憑藉著強大的定力,才讓自己重新鎮定下來。

片刻之後,張思睿站起身來說道:“陳總,我去天台抽支菸。”

而蘇知用和嵇永康兩個人的話題也被這條新聞給打斷了,將討論的重點轉移了過來。

“高將軍也是個英雄人物,唉,可惜了。”

“是啊,他的行為本身也屬於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典範。西部聯邦區那邊兒雖然很混亂,但也確實是反抗軍最後的容身之所了。這次企業聯合軍的行動成功,西大陸這隻規模最大的反抗軍也要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了。”

“算了算了,少說兩句,這種事情說多了會惹禍上身的。”

很顯然,蘇知用和嵇永康對高經武有一定的同情心理,但也就到此為止了。

畢竟這次的事件發生在遙遠的西大陸,嵇永康和蘇知用並不是反抗軍,跟高經武也素未謀麵,能夠有著最基礎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已經不容易了。

而陳涉此時也已經快速地找到了相關的記憶。

三年前,原本發展得轟轟烈烈的反抗軍,被結束了企業戰爭、回過味來的企業聯合軍快速撲滅。但數量如此龐大的反抗軍,肯定不可能一下子全都消失,隻是分成了幾十上百支大小不等的武裝力量,分佈在舊土的各地。

這些反抗軍之間雖然還保持著一定的聯絡,但畢竟隔得太遠,周邊環境又過於凶險,幾乎不可能互相配合進行軍事行動,隻能各自為戰,按照自己對局勢的判斷決定下一步要采取何種行動。

目前舊土上人口聚居最多的三塊大陸——北部聯邦區、西部聯邦區和中央聯邦區,反抗軍的活動各有不同。

北部聯邦區是老牌財閥最多的大陸,冰原防務集團等大財閥的總部都在這裡,武裝力量最為強大。所以北部聯邦區的反抗軍力量是最弱的,陳涉他們這一支反抗軍不能說是北大路上的獨苗,但是也差不太多了。

至於中央聯邦區,因為幾個大城市周邊處於地廣人稀的狀態,所以反抗軍還能夠在躲躲藏藏中勉強度日,時不時地針對大城市發動一些攻擊,刺殺幾個大財團的高層,但也僅此而已了。

而西部聯邦區的情況最為混亂,這裡的生活水平普遍較低,所以反抗軍也有著不錯的發展前景。高經武所率領的這支反抗軍可以說是目前最大的一支反抗軍,也一直是企業聯合群所重點絞殺的對象。

隻是在西部聯邦區非常艱苦地打了三年遊擊之後,最終還是迎來了這樣的命運。

陳涉和張思睿雖然都跟高經武素未謀麵,但同為反抗軍,大家的目標一致,出現這樣的情況,難免要誤傷其類。

這世界上又一個堅持理想的英雄人物,死在了大財閥的屠刀之下。

陳涉不由得歎了口氣,跟高經武相比,自己的這支反抗軍更是弱小的可憐。如果真的被企業聯合軍盯上,恐怕下場隻會更慘。

他又不由得想到之前在作戰中犧牲的那些反抗軍戰士。

想要改變這個世界,到底要多少人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完成呢?

陳涉一邊雕刻新的雕塑,一邊思考,在現實中雖然過去了不長的時間,但陳涉已經把很多問題反覆思考了許多遍。

而後他將雕塑放在一邊,站起身來對店長周雷說道:“我要去會客室,任何人都不要進來。”

周雷立刻點頭。

陳涉來到會客室,這裡是整個體驗店安全程度最高的地方,過量的安保措施給了陳涉一些安全感。

陳涉進入到了自己的意識世界。

他看到了仍舊在正常運行的鐘擺,又聯想到自己剛剛從藤堂裕貴手中拿到的奈落計劃的鑰匙。

而後陳涉想到了自己想要用新的奇蹟所創造的東西。

如果奈落計劃真的能夠讓人實現永生,能夠將人的意識永遠儲存在這片特殊的空間中,隨時複活。

那麼既然大財閥可以通過它讓財閥的統治者永遠延續下去,陳涉為什麼不能用它來複活那些有著堅定理想信唸的反抗軍戰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