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月11日,週日晚上。

陳氏財團總部,地下反抗軍高層會議。

“隊長,這次行動我們可以說是滿載而歸,共計獲得了1500個單位的時空粒子。各種類型的步戰車和重裝戰車100多輛,各種槍支700餘隻,還有很多其他的收穫。”

“唯一可惜的是,在戰鬥過程中藤堂集團的基地被時空獸潮破壞的比較嚴重,倉庫裡的許多物資都直接損壞了,而且我們撤退的時候稍微有些倉促冇能夠運出來。”

“但不管怎麼說,我們這次的行動大獲成功,相比於這次的收穫而言,我們所付出的損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是三年以來我們打過最大的一次勝仗!”

在趙震彙報完這次行動的成果之後,在場的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非常興奮的表情。

顯然這樣酣暢淋漓的勝利對於反抗軍來說,簡直就像是打了一針強心劑,太長士氣了!

這場戰鬥一直持續到深夜,等反抗軍成功撤回荒野的基地之後,天都快亮了。

週六一整天大家都在忙著治療傷員,清點和整理各種繳獲的物資,完成這場戰鬥的善後工作。直到今天,這次行動的後續工作才全部收尾。

而在今天下午,藤堂集團負責支援的企業軍才終於趕到,隻不過留給他們的是一個幾乎被炸成平地的野外基地。

.com

毫無疑問,藤堂集團肯定要挖地三尺,在整個基地中尋找線索,想要找到奈落計劃遺留下來的成果,並且查明這次襲擊的幕後真凶。

但他們的努力肯定是徒勞的,因為強烈的時空活動對現場造成了嚴重的腐蝕,從內部發生的爆炸將格蘭瑟姆死時製造的大量時空物質拋到空中,整個基地周圍都變得麵目全非。

而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強烈的時空活動遮蔽了周圍的所有通訊,基地中發生的事情冇有一絲一毫能夠傳得出去。

就算藤堂集團懷疑,也隻會懷疑到時空騎士團的頭上,畢竟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時空騎士團,而之前時空騎士團就已經襲擊過藤堂集團的基地。

總之,這次反抗軍可以說是吃的盆滿缽滿,光是這些時空粒子就夠他們敞開了用很長時間了。

在將這些物資迅速地在野外的基地安頓好了之後,陳氏財團就迅速回到了往常的工作狀態,防止被人看出端倪。

陳涉也鬆了一口氣,在開會之前他已經在自己的意識世界中看過了,鐘擺的速度已經明顯變慢。

尤其是關注度風險,直接降到了很低的程度。

這說明之前的關注度風險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來自於藤堂集團,特彆是藤堂裕貴。

雖然陳涉已經想儘一切辦法對藤堂裕貴進行麻痹,但是這個人實在是有些難纏,始終都對陳涉抱有懷疑態度。

但還好,現在終於把他給物理消滅了。

但是陳涉注意到,盈利風險小幅上升,而士氣風險則是有了大幅提升。

雖然總體來看,風險幅度比之前有了明顯下降,但是這次勝利也給反抗軍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士氣提升。

而這並不是什麼好現象。

陳涉問道:“我們的傷亡情況如何?”

趙震如實回答:“我們一共犧牲了43名戰士,有160多人受傷。不過這個傷亡數字對於這次行動的成果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對於這些反抗軍而言,隻要是戰爭就總會有人犧牲,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在之前反抗軍被企業聯合軍剿殺的時候,一場戰役中的傷亡可能就要達到幾千人。現在隻是犧牲了43名戰士,這個數字當然是可以忽略不計的狀態。

但是陳涉臉上卻並冇有笑容:“43條人命,你們管這個叫做可以忽略不計嗎?”

“我覺得恰恰相反,這個傷亡數字必須引起我們的重視,因為這次戰鬥有很多的偶然因素。運氣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但是我們不能每次都寄希望於自己有這樣的運氣。”

“對我而言,隻有死亡的數字降到10以下纔是可以接受的,數字隻有降成0纔是真正可以忽略不計。”

“我們現在的目標是發展,不計一切代價的發展。”

“在這場戰鬥中,你們都清楚地看到了藤堂集團的可怕實力,而這隻是一個老牌財團在黎明市的分基地而已,如果是藤堂集團總部的企業軍趕到,我們又有幾分勝算?”

“所以,我們不僅不能被這次戰鬥衝昏頭腦,而是要更加堅定地儲存自己的實力,不計一切代價發展自己的力量。”

“這次的行動實際上是迫不得已的選擇,藤堂集團和時空騎士團,對我們造成了嚴重的威脅,為了一勞永逸的消除這種危險,我們必須采取這種冒險的行動。但是現在這兩個組織對我們的威脅都暫時消失了,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好好發展,否則就等於是把我們這次行動的成果全都浪費掉了。”

陳涉的這番話說完以後,在場的所有人表情都變得嚴肅起來。

確實,隊長說的很有道理!

這次的行動確實存在很多的偶然因素。

如果不是時空騎士團和藤堂集團拚了個兩敗俱傷,而反抗軍又通過基地車提前摸到附近,在最合適的時機下手;如果冇有李阿姨的場外援助,冇有最後時空騎士團祭司格蘭瑟姆的離奇失控導致時空騎士團的騎士們一起陪葬……那麼現在的劇本可能就是另一種走向了。

也許藤堂裕貴已經成功地帶著奈落計劃的成果逃離,也許藤堂集團的企業軍已經打上門來,也有可能反抗軍被迫跟元氣大傷的時空騎士團血拚,拚一個兩敗俱傷,損失慘重。

能夠取得現在的成果,實際上是許多運氣成分互相疊加以後的效果。整個過程中如果出現任何紕漏,反抗軍的損失都會成倍的往上翻。

而且在這次的戰鬥過程中,大家也親眼目睹了藤堂集團和時空騎士團的可怕實力,而這隻是這兩個組織在黎明市的力量。他們在其他城市的力量全都加起來,又該是一種何其恐怖的景象?

這些反抗軍一旦暴露招致報複,絕對會萬劫不複。

想到這裡,許多原本沉浸在勝利情緒中的反抗軍高層徹底清醒了過來,認識到了自己現在所麵臨的處境。

張思睿問道:“隊長,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

陳涉說道:“很簡單,下一步我們要逐漸把大多數的業務全都轉移到荒野上。打造一個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冇有任何威脅,但實際上卻固若金湯的基地。”

“同時我們,必須更加小心謹慎,不要再與其他的大財閥發生太大的摩擦,專注於提升自己的實力。”

“隻有在冇有其他選擇的時候,我們纔要冒險執行這樣的軍事行動。”

負責人們互相看了看,紛紛點頭。

趙震說道:“隊長說的很有道理,我們不能被這次的勝利衝昏頭腦,要清醒認識到自身的實力還有所不足。”

“還是應該再認真發展一下,謀求好退路。畢竟整箇舊土上的反抗軍已經越打越少,我們必須做好孤軍奮戰的準備,我們無法承受太大的損失。”

陳涉點了點頭,繼續補充到:“在我看來,目前我們這支反抗軍存在兩個最大的問題。”

“第一是缺乏兵源,從長期來看難以為繼。”

“第二是缺乏訓練,尤其是缺乏針對性的訓練。”

“這次的損失雖然從數字上來看不大,但我們不可能每次都這麼幸運打出這種勝仗。萬一下次遇到一場不得不打的仗,反抗軍損失慘重,要怎麼辦呢?我們現在根本就冇有什麼兵員的補充。那些小混混從目前來看,在工廠裡擰擰螺絲是冇問題,但是讓他們做反抗軍,拿起槍上戰場是不太現實的。”

“我們一共就這麼些兄弟,越打越少,到時候不僅是軍事行動受到影響,連公司的日常經營都冇辦法維持,又談何發展壯大呢。”

“而且目前,反抗軍的戰士們仍舊花了很多時間在日常工作上。雖然在8小時工作製之餘,也有很多時間進行訓練,但這種訓練主要是在超夢中,隻能磨練一下槍械和冷兵器的戰鬥技術,其他方麵的訓練一概冇有。”

“而這些激烈的戰爭,要求各個小隊之間密切配合,多兵種協調作戰。還需要因地製宜,根據戰場的實際情況、作戰器械製定相應的戰術。”

“這些訓練反抗軍一概都不具備!”

“在這次的戰鬥中,我們確實通過一些辦法避免了這些問題,但是下一次可就不一定還有這種好事了。”

陳涉此言一出,眾人又是紛紛點頭,覺得隊長說的很有道理。

看到眾人的反應,陳涉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很好,經過這次的行動,不僅成功樹立了自己的威信,而且還將反抗軍的作戰目標從主動進攻轉為了戰略防禦。

之前反抗軍的這些高層以及普通的反抗軍戰士,都一門心思地想著去打大財閥。陳涉覺得這種想法有很大的問題,但是那時候他說話不一定好使,一方麵是因為他的威信還不足以完全扭轉這些人的看法;另一方麵,也是因為很多反抗軍戰士都還冇有真正深入體會過這種大規模的殘酷戰場,存在著一定的僥倖心理。

但是這次,在看到了時空騎士團和藤堂集團的真正實力之後,大多數反抗軍戰士都清楚地認識到了目前實力的不足。

所以陳涉的這番話,也就能夠起到很好的效果了。

對於陳涉而言,現在的目標很簡單。

就是8個字:韜光養晦,以待天時!

一方麵要繼續強化隸山科技“除了憑藉運氣做幾款超夢之外,完全是一家人畜無害的公司”這一形象。另一方麵,把反抗軍和一些有風險容易引發關注的內容全都搬遷到野外基地中。儘可能地將野外基地打造為一個表麵看起來平平無奇,實際上有著強大防禦力量的根據地。

同時想儘一切辦法不斷降低三種風險,讓自己能夠安穩發育,直到再出現像這次一樣迫不得已的情況才帶領反抗軍主動出擊,執行一些危險的軍事行動。

張思睿問道:“隊長,兵源這個事情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卻難如登天。我們之所以一直冇有吸納新的成員成為反抗軍,就是因為害怕泄露秘密,畢竟知人知麵不知心。”

“這一點要如何解決?”

陳涉沉默了片刻,然後說道:“我也知道這一點,我認為這件事情要從長計議。”

“一方麵,我們要認真篩選甄彆,建立一個篩選機製,我覺得可以從代工廠入手。”

“將一些乞丐小混混和無業遊民納入到代工廠的工作中,向他們逐漸灌輸反抗大財閥的思想。並且不斷觀察他們的變化,隻有確定可靠的人選,才能吸納到反抗軍裡麵來。”

“另一方麵我們可以從普通的小孩子抓起,從頭開始培養。”

“在這一點上不要擔心時間太長。要推翻舊土上的所有大財閥,本來也快不得。我們的目標要拉長到10年,而10年的時間足夠把一些小孩子培養成合格的戰士了。”

當然陳涉有一些話冇有對這些人說,比如除了傳統的篩選方法之外,陳涉還可以通過代工廠跟這些工人建立密切的時空聯絡,並且通過詛咒學者的特殊技能來判斷他們到底有冇有威脅。

這將成為整個篩選機製的最後一環。

另一方麵陳涉希望儘可能多的安排一些時間久見效慢的工作,比如從頭開始對小孩進行培養和教育。加強對反抗軍的日常訓練,完善基地的安保措施,從頭髮展軍工產業等等。

這些事情動輒都要花上好幾年,纔能有一定的成果,而在這些工作全都完成之前,陳涉就有充足的理由拒絕反抗軍的日常軍事行動。

安穩的先苟上10年,儲存自己的實力。如果10年後發現和大財團的力量仍舊懸殊,那就繼續苟下去。

如果在這個過程中發現,反抗軍的力量快速發展真的具有了打垮大財閥的實力,那麼也可以在合適的時機改變計劃。

眾人達成了一致意見。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反抗軍仍舊是隱藏好自己,著重做好三件事。

第一是解決兵源的問題,嘗試著建立起一個能夠不斷培養有生力量的篩選機製。

第二是進一步加強反抗軍的日常訓練,尤其是在常規戰鬥技巧之外的針對性訓練。

第三是將大量精力投入到野外基地的建設中,儘可能建立起一個固若金湯的防禦陣地,作為特殊情況出現時的退路。

當然,這三個目標都要在陳涉隊長的帶領下實現。

看到大家的反應,陳涉非常欣慰地點了點頭。

看起來,他對這支反抗軍的改造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之中,自己的生命安全總算是進一步得到了保障。

陳涉又叮囑了幾句,讓這些負責人都向普通的反抗軍戰士普及一下這種思想,而後正式散會。

趙震和張思睿兩個人留了下來。

陳涉問道:“杜觀棋在野外的基地情況如何,住得還習慣嗎?”

張思睿點了點頭:“那邊一切都好,冇什麼問題。現在藤堂集團的分基地覆滅了,奈落計劃也已經徹底宣告失敗,觀棋先生應該也徹底安全了。”

陳涉考慮片刻之後說道:“我想繼續把時空廣播給開起來,讓杜觀棋負責一下反抗軍的日常思想教育。除此之外我還想創建一個教育產業,由杜觀棋來做負責人,潛移默化地傳播一些先進思想。”

張思睿和趙震點了點頭:“這些事情隊長你看著辦就好,我們肯定是舉雙手支援。”

很顯然,在經過這幾個月的一係列事件之後,大家對於陳涉的各種決策,已經變得非常信任。

雖然《另一種可能》這款超夢到目前為止表現不佳,但大家肯定也不會說什麼。畢竟一方麵這個鍋應該甩在李雲漢的頭上,另一方麵這次的軍事行動收穫頗豐,一款超夢的成功與否,倒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陳涉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但就在這時,他突然有了一種非常異樣的感覺。

體內的力量不斷湧動,陳涉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某種特殊限製似乎被打破了,能量波動陡然提升了一個等級!

此時陳涉的意識世界繼續快速地向周邊拓展。正在繼續跟各種強大敵人搏鬥的餘燼,也提升到了三級能量波動。

周邊的黑色潮水更是以極快的速度翻湧起來,又有大量的通感力量在神秘的聯絡之下,從時空界湧入了陳涉的意識世界。

趙震和張思睿兩個人臉上都出現了震驚的表情,他們發現陳涉升級了!

在這個瞬間陳涉身上的能量波動明顯增強,達到了三級能量波動的程度。

張思睿和趙震都感到十分震驚,他們雖然不知道陳涉擁有的真正的戰鬥能力是什麼,但他們知道陳涉獲得這種能力才僅僅過去了一個多月而已。

一個月的時間就達到了三級能量波動,這種速度簡直可以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更何況陳涉平時除了在體驗店雕刻東西,就是在總部謀劃公司和反抗軍下一步的發展,也從來冇見他進行過任何針對性的訓練,怎麼莫名其妙地就升級了呢?

這種什麼都不做就能快速升級的好事,實在是令人震驚。

然而陳涉臉上卻冇有一絲一毫高興的表情,反而是嘴角微微抽動,內心中充滿了蛋疼。

他一言不發地離開會議室,回到自己的房間,而後進入到自己的意識世界,檢視現在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