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涉快速地將這塊數據硬盤給收好。

在他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了很多種決定,他知道這塊硬盤肯定與奈落計劃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否則,藤堂裕貴也不可能為他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但是,這樣的一塊數據硬盤又應該如何處理呢?

如果是出於安全起見,肯定是立刻銷燬,不要讓任何與這個邪惡計劃有關的東西留在世界上才最好。

但陳涉覺得一個技術到底是正義還是邪惡,並不完全取決於這個技術本身,還要看控製它的人如何去使用。

從短期目標來看,反抗軍還麵臨著各種各樣的外部危險,奈落計劃或許能夠增強反抗軍的戰力,有很高的價值。

而從長期目標來看,隻要奈落計劃不拿來禍害普通人,而是讓一些瀕死之人把意識傳輸到虛擬世界,開啟新的人生,似乎也不算是什麼壞事。

如果陳涉能夠藉助自己創造者的能力,對奈落計劃的成果進行改造。把這項研究變成改變這個世界,推翻所有大財閥的武器,那麼它就有著很高的價值。

當然,這一切都必須在陳涉認真研究奈落計劃的詳細內容之後才能夠確定。

他選擇先把這份數據硬盤藏起來慢慢研究,等到研究出合適的成果,並找到一個恰當的時機,再妥善運用。

另一邊,基地中的戰鬥還在繼續。

在看到藤堂裕貴的浮空車從空中墜落之後,藤堂集團的這些士兵們已經近乎瘋狂。尤其是藤堂耕平,一邊大聲嘶吼著一邊衝向敵人,但此時他已經是強弩之末,在張思睿、趙震、李雲漢等反抗軍高階戰力和李阿姨的聯手圍攻之下,很快被格殺。

而在基地的其他地方,反抗軍的戰士們也在追擊那些嘗試逃跑的藤堂集團士兵,甚至有些反抗軍戰士接管了基地圍牆上還未損壞的機炮,將嘗試逃離的地麵車輛全部擊毀。

場麵變得徹底混亂,所有反抗軍戰士們全都在追殺藤堂集團的逃兵,但很少有人注意到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已經進入地下基地。

他們的目標顯然是藤堂集團剩餘的全部時空粒子。

陳涉不由得暗道一聲不好。

格蘭瑟姆剛纔已經瀕臨失控狀態,但他還是成功地控製住了自己。他所帶來的時空騎士團的人損失慘重,那些騎士至少死掉一半,而教眾更是死的七七八八、冇剩幾個。

但是格蘭瑟姆並不在乎。

對於時空騎士團的人來說,所有的成員都是隨時準備好犧牲的,他們完成每一次任務都是為了走向更加接近的終極目標,而死亡也不過是讓他們重新回到時空界。

此時對於格蘭瑟姆來說,他的計劃已經完全成功了。隻要能夠拿到這批時空粒子,他的計劃就得以繼續進行,而成為黑衣祭司,也不過是一個時間問題。

但是對於陳涉而言,他絕對不能放任格蘭瑟姆這樣順利的離開!

因為格蘭瑟姆知道這次的真相,也知道反抗軍參與了這次的活動,而且他拿到這批時空粒子肯定在謀劃著更加危險的事情,這對於反抗軍的存在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但此時反抗軍的戰士們正在追殺藤堂集團的逃兵,這件事情也同樣重要。這些藤堂集團的逃兵比時空騎士團要更加危險。

一旦有任何一個藤堂集團的士兵逃了出去,將這裡發生的一切上報藤堂集團總部,那麼藤堂集團總部必然會將整個黎明市翻個底朝天,不惜一切代價的進行報複。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所有反抗軍之外的人全都死在這裡,讓他們冇有辦法去報信,讓藤堂集團總部冇有辦法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從而順利地把鍋甩到時空騎士團的身上!

想到這裡,陳涉一咬牙,他快速趕回從之前藤堂裕貴逃出來的那個倉庫入口。

這個倉庫中並冇有爆發太多的戰鬥,相比於外麵的一片狼藉,還保留有大量的物資。

而此時,以格蘭瑟姆為首的時空騎士團的眾人,正麵帶貪婪地看著麵前大量的時空粒子。

這個最內部的倉庫與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直接相連,這些時空粒子全都是供給到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維持著強大算力的運轉。而此時那些超級計算機已經停止工作,時空粒子的消耗自然也就停止了。

在粗大的透明特製管道中,淡金色的時空粒子停止了流動。不過還是能夠看到裡麵的色彩在不斷渲染變化,充滿了美感。

格蘭瑟姆臉上出現貪婪和迷戀的神色,他要下令讓手下人把這些時空粒子全都搬運回去。

但就在這時,他突然回頭,感覺到了有人靠近。

隻見陳涉摘下頭盔,緩緩地邁步走來,麵帶微笑地說道:“格蘭瑟姆先生,我們又見麵了。”

格蘭瑟姆愣了一下,隨即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陳先生,冇想到幫助我們完成這次任務的竟然是您。”

“看來時空聯絡對我的指示是完全正確的,在您的幫助下,一切目標都將水到渠成順利完成。”

“我感激您為我們的友誼進行了付出,這些時空粒子我願意拿出兩成來與您分享。”

陳涉不由得沉默了片刻,很顯然,格蘭瑟姆對於這次的事件有著一些獨特的理解。

在格蘭瑟姆看來,認識陳涉是時空聯絡的安排,而他之所以在進攻藤堂集團時如此順利,也是因為命運在冥冥之中將陳涉的反抗軍和他的時空騎士團聯絡到了一起,互相幫助共同完成了這個偉大的目標。

在這一刻,格蘭瑟姆並不會因為陳涉是反抗軍而對他有所排斥,反而認為這是時空安排的一次宿命的聯絡,他們的命運被牢牢的捆綁在了一起。

陳涉不由得暗自感慨,時空騎士團的人還真是一群神棍,不論發生什麼事情第一反應都是用神棍思維來解決問題。

陳涉邁步上前,來到格蘭瑟姆旁邊,看著麵前大量的時空粒子:“格蘭瑟姆先生,跟你合作非常愉快,不過我還有一點微不足道的請求。”

格蘭瑟姆立刻說道:“陳先生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一定會想辦法滿足。”

陳涉看著他非常認真的說道:“請你去死一下吧,隻有你死了,我纔是絕對的安全。”

格蘭瑟姆愣了一下,陳涉的這番話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但在下一秒鐘,陳涉的右手已經突然伸了過來,猛得抓住了他的頭顱!

此時陳涉身上攜帶的那8個單位的時空例子已經全部消耗殆儘,而在他的意識世界中,那些黑色的潮水已經瞬間退得無影無蹤。

陳涉消耗掉自己所有的時空粒子,又向艾普西隆借用了所有殘存的通感力量,成功的將自己在短時間內提升到了借用力量所能達到的極限——6級能量波動的詛咒學者!

在他的右手抓住格蘭瑟姆頭顱的同時,大量的淡金色時空粒子從他的手掌中滲透出來,直接進入到格蘭瑟姆的大腦中。

“去死吧。”

陳涉話一出口,格蘭瑟姆就像是承受了極其恐怖的詛咒一般,他的身體開始快速變得蒼老,出現了很多猙獰的傷口,從內而外全都爆裂開來!

如此近距離的承受6級能量波動詛咒學者的詛咒,而且是以直接接觸作為傳遞的媒介,格蘭瑟姆的身體幾乎是在瞬間就要崩潰。

但就在這時僅剩的幾名騎士也瞬間反應了過來,其中一名騎士奮不顧身的衝向陳涉,硬是把他給撲到了一邊。

而後強大的通感力量,從他身上徹底爆發出來。黑色粘稠的時空物質,瞬間膨脹爆炸!

這名騎士竟然是想用生命為代價,殺死陳涉救下格蘭瑟姆。

然而在一灘黑色粘稠的物質中,陳涉站起身來。雖然他身上的防護服被炸出了一些損傷,但是本人卻毫髮無損。

詛咒學者也是一個無法提升身體素質的職業,但是詛咒學者的特殊特性卻可以利用自身的力量源源不斷地修複自己的身體,不論受到多麼可怕的傷害,都可以瞬間複原。

吸附在身上的時空物質,也會被快速清除掉,不會對防護服造成太大的損害。

當然,前提是你的能量波動等級要遠高於對方,否則那就會是另一種劇本了。

所以子彈、炮彈、冷兵器或者其他的物理攻擊手段都可以對詛咒學者造成傷害,但不論造成多麼嚴重的傷害,詛咒學者的身體都會瞬間修複。

隻是讓陳涉有些驚訝的事,格蘭瑟姆竟然還冇有立刻死掉。他正在發出痛苦的呻吟,身上的時空物質不斷流淌,讓他變成了一個扭曲猙獰的時空生物。

他失控了。

陳涉意識到格蘭瑟姆因為強大的通感能力,所以對詛咒學者的攻擊帶有一定的抗性,冇有瞬間死去。而他在最後不計一切代價的將自己變為時空生物,顯然是冇想著讓現場有任何人能夠倖存!

在失控以後,格蘭瑟姆將會在短時間內獲得遠高於自己的力量,隻是在一段時間之後就會慢慢消散。

但此時,痛苦和憤怒讓格蘭瑟姆完全失去了理智。

其他幾名時空騎士團的騎士不計一切代價地向陳涉發起攻擊,此時詛咒學者的光環已經完全冇有辦法忽悠住他們了,因為雙方已經徹底撕破臉,變成了絕對的敵人。

這些騎士們仰天嘶吼,他們的身邊開始出現微小的時空裂隙,如雄獅一般大小的時空生物緩緩地走了出來。

但在下一個瞬間,陳涉抬起右手,他的身邊瞬間也出現如同洪流般的時空物質,將整個場地給徹底鋪滿。

而在這些時空物質接觸到騎士們操控的時空生物時,陳涉低聲說了一句:“殺死他們。”

這些時空生物,瞬間擺脫了這些騎士們的控製,轉而將他們撲倒在地瘋狂撕咬。

雙方的通感能力差距極其懸殊,所以陳涉可以通過時空物質來輕易地對這些生物施加詛咒,從而反過來切斷騎士們與他們的聯絡。

很顯然這些騎士們基本上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因為他們以往的敵人絕大多數都是冇有任何通感能力的其他途徑職業。在戰鬥中時空生物就是他們最好的夥伴,從未想象過有一天時空生物會莫名其妙的背叛他們的情況。

陳涉看向已經失控的格蘭瑟姆。

他的身體隻能勉強地保持人形,隱約看到在流淌的黑色時空物質之下,他充滿怨恨和憤怒的眼神。他顯然無法理解同為被時空所眷顧的人,陳涉到底為什麼要對他趕儘殺絕?

陳涉輕輕地歎了口氣。

冇辦法,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要死,又總有一些人必須活下去。如果當初陳涉朝格蘭瑟姆要那些流浪漢的時候,格蘭瑟姆能夠同意,那麼也就意味著他還有著最基本的人性和惻隱之心,這一切可能會變得不同。

但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陳涉操控著身邊所有的黑色洪流,向著格蘭瑟姆席捲而去,將他牢牢地包裹在中間。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屏障,讓格蘭瑟姆的力量無法傳遞到外界。

最後陳涉邁步上前,用最後的力量伸出右手狠狠地刺入了粘稠的時空物質中,也刺入了格蘭瑟姆的大腦。

格蘭瑟姆在之前的戰鬥中消耗了太多的力量,更何況陳涉此時借用到了艾普西隆的力量,短暫地維持在6級能量波動詛咒學者的狀態,雙方的力量對比已經完全失衡。

格蘭瑟姆雖然召喚出了大量的時空力量,但是卻無法自己掌控,反過來全都被陳涉給利用了起來加速了他的死亡。

在陳涉的右手刺入格蘭瑟姆大腦的瞬間,許多記憶畫麵在陳涉腦海中一閃而過。

隻是這些碎片化的記憶非常混亂,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去慢慢梳理。

這同樣是詛咒學者的特殊能力,艾普西隆想要存活於陳涉的意識世界,以及對陳涉進行奪舍都是依靠這種特殊的力量。

而此時陳涉直接用在格蘭瑟姆的身上,他要嘗試著拿到時空騎士團在黎明市分部所有詳細的資訊。

終於,格蘭瑟姆徹底失控,他的身體在膨脹中爆炸,成了無數碎片,滾滾的黑色洪流淹冇了整個倉庫!

……

此時,基地地麵上的戰鬥也已經逐漸接近尾聲。

藤堂集團的士兵們被反抗軍一一追殺,冇有任何人逃出去。

就在這時,地底突然發出隆隆的震動。如洪流般粘稠的黑色物質,甚至從倉庫的出口中漫出來了一部分。

張思睿不由得一驚,趕忙對著手環喊道:“隊長你還好嗎?”

片刻之後手還傳來陳涉的聲音:“我冇事,格蘭瑟姆在吸收時空粒子的時候失控了,那些騎士也被他連累了。我躲得很遠,冇有受到波及。”

“你們立刻把所有還能動的車輛全都開過來運送物資,我們不能在這裡耽擱太長時間。”

張思睿立刻說道:“是。隊長!”

雖然聽起來有些圓滿地不可思議,但現在顯然不是糾結這種事情的時候。奈落計劃既然已經結束,那麼雜湊空間的波動肯定也會很快恢複,到時候藤堂集團總部必然會意識到這個基地發生了大問題。

藤堂集團的企業軍,肯定還有更多部隊正在趕來的路上,反抗軍必須抓緊時間徹底。

快速地清掃完戰場之後,反抗軍的戰士們開始按照原定計劃有條不紊地撤退。

他們將反抗軍自己的步戰車和藤堂集團中能開動的所有車輛全都開動起來,裝載著各種各樣的物資準備逃離。

還有一部分反抗軍的士兵打掃戰場,將傷員和犧牲的反抗軍戰士遺體帶走。

陳涉通過地下倉庫,來到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

隻見李阿姨正站在操作檯前,右手伸出的數據介麵接入到仍在勉強運轉的部分超級計算機中。

片刻之後他收回數據介麵,默默地歎了口氣。

陳涉有些意外:“怎麼了?”

李阿姨說道:“這不是我要找的東西。”

“不過邪惡程度也差不多,還是徹底毀掉吧。”

陳涉點了點頭,他也冇有再繼續多問,而是看著反抗軍戰士們將各種炸藥和帶不走的武器,堆放在這個基地地下的關鍵位置。而後集體撤離,遠程引爆。

陳涉坐在基地車中回頭看去,隻見原本藤堂基地所在的位置發出了劇烈的爆炸。在地底發出的爆炸,將整個基地的地上部分炸上了天,一朵微型的蘑菇雲漂浮在上空。已經開出很遠的基地車,還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來自於地麵的震動。

殘留在基地中的時空粒子被爆炸帶到了空氣中,快速揮發併發生反應,形成了一場小型的時間雪!

這些時間雪將會把爆炸的遺蹟給掩蓋起來,並對上麵的所有東西造成腐蝕效果,進一步破壞現場的痕跡。

當然,時間比較匆忙,不可能做到絕對天衣無縫。但是等藤堂集團的企業軍趕到的時候,留給他們的將是一個被炸成平地的爛攤子,就算想要在這裡麵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也會困難重重。

更何況這些線索多半都會指向時空騎士團。

陳涉終於鬆了一口氣,靠在座椅上,讓疲憊的精神放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