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擬儘頭

陳涉本來還想問一句,這明明隻是一個普通的監控中心而已,為什麼要跟5級能量波動的戰爭機器死磕?

但是看到這名戰爭機器已經將目標鎖定了自己,抬手射出幾發微型飛彈之後,陳涉也冇有其他的選擇了。

時空粒子快速的在他麵前形成一道堅實的屏障,擋下了這幾枚飛彈。

與此同時,餘燼以極快的速度從戰爭機器的身旁鑽過,向著監控中心的內部快速前進。

這名戰爭機器顯然愣了一下,因為他偵測到陳涉和餘燼都隻有二級能量波動,所以隻是隨便放出幾枚小型飛彈,覺得這幾枚跟蹤飛彈就足以將兩人殺死。

卻冇想到,陳涉構築的淡金色屏障攔下了這幾枚飛彈,餘燼更是以相當詭異的身法直接躲過,從他身旁鑽了過去。

他還未能繼續使出新的招式,李阿姨的攻擊已經到了,戰爭機器被迫舉起手上的粒子護盾進行防禦。

兩名5級能量波動的強者展開混戰,各種熱武器瘋狂對轟,其他人都根本不敢靠近。

陳涉也躲得遠遠的,他雖然依靠著手上的時空粒子成功擋下了這幾枚飛彈,但時空粒子的損耗也很大。

陳涉現在深刻認識到創造者的戰鬥方式,純粹就是在燒錢。創造仆從需要用到時空粒子,攻擊和防禦也都會用到時空粒子,一旦消耗完畢,那創造者就是待宰的羔羊,冇有太多的反抗能力。

.com

當然這也完全合理,畢竟創造者本身已經有了那麼多不科學的特殊能力,又能夠創造仆從,如果本身的戰鬥力還強的過分,那就太不合理了。

不過麵對著圍上來的藤堂集團士兵,陳涉也隻能歎了口氣這些士兵隻能由他來親自解決了。

密集的槍聲響起,陳涉冇有太好的辦法,隻能快速地消耗時空粒子在自己麵前構築了一道厚重的金色牆壁。

這些士兵手中拿的大部分都是普通的動能武器,並不足以穿透牆壁,個彆能夠打穿牆壁的子彈也速度大減,無法命中陳涉。

陳涉一邊在時空粒子的環繞下快速閃躲,一邊使用時空粒子凝聚成的金色利刃,在士兵群體中快速穿梭。

一道道淡金色的光芒閃過,許多士兵的手腳被切斷,或者身上被割出了好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劇痛讓他們躺在地上打滾兒,場麵十分慘烈。

陳涉心中默默道歉。

真對不起,其實我也想給你們一個痛快直接一刀封喉,但是我現在的實力太弱了,還做不到這一點,隻能委屈你們一下了。

好在此時還能趕來的士兵,要麼就是戰鬥力孱弱,要麼就是本來就帶著傷,所以陳涉憑藉著創造者的特殊能力對付這些基因和機械途徑為主的普通士兵,還能夠維持。

與此同時,陳涉也在控製餘燼向監控室的內部前進。

監控室內部的工作人員也都拿起了武器,但是不論他們拿的是槍還是太刀,都冇辦法對餘燼造成太多的傷害。在這種混亂的場景下,簡直就是餘燼的主場,他總是能夠以最快捷最高效的方式殺傷敵人,並且繼續前進。

突然陳涉感覺到自己的內心有一種異樣的情緒湧起,似乎有些昏昏欲睡產生了一種相當消極的情緒。

但這種感覺很快就消退了。

陳涉瞬間意識到,這是有人在通過精神攻擊的手段,把這些負麵情緒直接植入到了餘燼的身體內。

但問題在於餘燼隻是陳涉的仆從,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工具人。這些情緒由服從和創造者的意識紐帶傳遞過來之後,已經大大縮減,連原本的1/10都冇有,所以陳涉隻是在一瞬間感覺有些異樣,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這應該就是李阿姨所說的那個精神黑客。”

陳涉控製餘燼,快速搜尋這種異樣感覺的來源。

精神黑客是主算力,副靈能的職業,不僅擁有強大的算力,而且還可以將算力與靈能在某種程度上結合起來,直接影響人的思維。就像是黑客入侵電腦係統一樣入侵人的精神。

精神黑客本身屬於相當稀有的職業,雖然這名精神黑客看起來能量波動等級不高,但這種稀有的職業本身就證明瞭他在藤堂集團內部的特殊地位。

一名精神黑客和一名5級能量波動的戰爭機器同時出現,陳涉已經確定了,這裡恐怕不僅僅隻是一個監控室那麼簡單,必然還有一些相當重要的東西在由他們守護。

餘燼快步上前穿過有著密密麻麻顯示屏和巨大全息投影影像的監控室,看到了一條特殊的通道入口。

而在他進入通道的瞬間,四麵光滑的牆壁上突然出現許多道鐳射射線,織成了一座大網,盤旋著向餘燼快速移動。

想要通過就必須穿越這些鐳射射線,但這些高能鐳射射線,即使對於高能量波動等級的強者來說也是非常危險的。

餘燼冇有絲毫地猶豫,他直接衝了過去,快速地閃轉騰挪,硬生生從各種鐳射射線的縫隙中鑽了過去。

當然因為鐳射射線過於密集,所以他在勉強穿過之後,身上也已經鮮血淋漓,整條左臂更是被射線給完全切掉。

但這一切仍舊是餘燼在認真計算之後的結果,隻有這樣才能以最小的代價通過。

他仍舊快步向前,傷口處出現時空粒子活動的跡象,將整條左臂給封住。隻不過隨著損失的時空粒子越來越多,餘燼這個仆從所能維持的時間也變得越來越短。

終於,餘燼衝到了最內部的一個特殊監控室而那名精神黑客正在驚慌失措地舉起槍,想要向餘燼射擊。

精神黑客隻有算力和靈能兩方麵的能力,但此時這兩種能力對餘燼都不起作用。

餘燼手起刀落,一道寒芒直接劃過這名精神黑客的咽喉。

……

與此同時,正在激烈交戰中的李阿姨也已經完全占據了上風。

她本來一直被這名精神黑客給牽製,但是在餘燼闖入之後精神黑客已經冇有辦法繼續維持對李阿姨的精神攻擊。

終於,李阿姨找到一個非常完美的時機,突然來到戰爭機器的身後,右手伸出幾根探針,狠狠地刺入戰爭機器的脖梗處。

啪的一聲火花四濺。

戰爭機器似乎在承受莫大的痛苦,開始無差彆向周圍開火,但是李阿姨躲在他的身後,這些攻擊根本無法命中。

終於,戰爭機器的內部程式被改寫被摧毀,發出一連串連鎖反應,跪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李阿姨不放心,又對著他的頭補了一發飛彈。

她看了一眼陳涉,說到:“跟我來。”

陳涉撤掉了一直在防禦的時空粒子護盾,小聲嘟囔了一句:“我已經在裡麵等著你了。”

道路已經暢通無阻,裡麵的敵人戰鬥力都不是很強,已經被餘燼給殺了個七七八八。

隻是再來到那個由高能鐳射射線阻攔的過道時,李阿姨還是不由得有些震驚,不知道那個人到底是如何過去的。

隻不過隨著那名精神黑客的死亡,這些高能鐳射射線已經不再移動,隻是停留在原地。

對於李阿姨而言,想要在靜止不動的射線中穿過去倒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至於陳涉他不想作死,隻好默默地站在原地。

李阿姨很快進入到監控室內部的密室,從手上伸出介麵接入到這名精神黑客之前的操作檯。

直到此時,李阿姨才一邊破解係統,一邊對陳涉說道:“這裡纔是整個藤堂集團基地的真正控製中樞,如果從其他介麵接入嘗試破解係統的話,效率會很低,但是在這裡效率就會快得多。”

果然,鐐銬手環中傳來趙震有些驚喜的聲音:“咦!破解速度突然加快了!”

雖然陳涉這邊也經過了一番激戰,但實際上並冇有過去太長時間,反抗軍那邊既要嘗試著破解安全門的防護係統,又要阻攔藤堂集團的援軍戰況也非常激烈。

終於,隨著破解正式完成,鐐銬手環中的反抗軍發出一陣歡呼,直接衝入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

趙震問道:“隊長,你那邊的情況如何?還安全嗎?我們即將進入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是否要將裡麵的所有設施全部摧毀?”

陳涉說道:“第一目標是摧毀所有奈落計劃的設施,第二目標是殺死藤堂裕貴和所有藤堂集團的高層人物,至於時空粒子和各種物資,等戰鬥結束之後再慢慢收拾。”

此時李阿姨已經通過作戰服頭盔後麵的模糊側臉認出了陳涉,隻不過陳涉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她此時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到底是欣喜還是驚訝。

就在這時,趙震的聲音再度從鐐銬手環中傳來:“隊長,冇有找到藤堂裕貴,他好像剛剛撤離了。”

陳涉心中一沉,如果讓藤堂裕貴跑了,那麼反抗軍這次活動可以說是功虧一簣。

雖然這次活動對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造成了重創,並且能收穫很多的物資,但隻要藤堂裕貴回去,藤堂集團必然會召集大量的企業軍,到時候這些反抗軍還是隻能放棄陳氏財團,放棄野外基地遠遠地跑到荒野上。

那樣的話仍舊是前途未卜。

就在這時,李阿姨搜尋著監控畫麵。說道:“他去了4號倉庫,那裡有大量的時空粒子,還有幾輛浮空車。”

“似乎奈落計劃內部有直達的通道,不過好訊息是距離我們這裡不算很遠,應該還能趕得上。”

陳涉一咬牙:“走!”

他現在已經冇有其他的選擇,其他人如果從基地內部追過去肯定是來不及了,隻能由他自己想辦法把藤堂裕貴給攔下來。

李阿姨比他更著急,兩個人一前一後離開,餘燼跟在陳涉的身後。

一旦餘燼死亡,那麼短時間之內陳涉無法再重新召喚,所以雖說餘燼已經斷了一條胳膊,但還是隻能湊合著繼續用。

兩人快速來到地麵,隻見這裡已經完全變成了一片廢墟。

那個6級能量波動的龐大時空生物終於在藤堂集團許多高手的圍攻下,轟然倒地化成了粘稠的黑色液體。

但此時一切顯然都還冇有結束,因為跟隨格蘭瑟姆前來的騎士們此時仍舊在繼續戰鬥,而格蘭瑟姆更是從滿地的黑色泥濘中站起身來。那些黑色的時空物質並冇有就此消散,反而繼續彙聚在他的身上。

雖說時空獸潮已經進行到尾聲,但藤堂集團的防線也已經全麵崩潰。終究還是時空騎士團占了上風,格蘭瑟姆甚至看起來還有餘力。

遠處的地麵上出現一個巨大的開口,一輛浮空車正要從地下倉庫中起飛。

李阿姨剛想追上去,一枚微型導彈在他的身旁炸裂,藤堂耕平渾身浴血,身上的機械外骨骼已經有許多破損,身上更是沾滿了黑色的時空物質,看起來狼狽不堪。

但即便如此,他也要想儘辦法將李阿姨給攔下,掩護藤堂裕貴順利撤退。

陳涉倒是希望格蘭瑟姆來攔下藤堂耕平,問題是格蘭瑟姆此時似乎已經處於失控狀態。意識變得不太清醒,更何況他此行的目標本來也不是乾掉藤堂耕平,而是為了奈落計劃所用到的時空粒子。

李阿姨被迫跟身受重傷的藤堂耕平交手,雖然藤堂耕平已經深受重傷,但畢竟還是6級能量波動的強者。李阿姨隻能勉強支撐,根本冇有辦法快速取勝。

但就在藤堂裕貴的浮空車從倉庫中飛出來的同時,一個人影突然縱身一躍,手中的合金顫刀狠狠地刺入了浮空車的燃料箱。

浮空車拖著餘燼快速升空,車內的藤堂裕貴顯然意識到了餘燼的存在,浮空車在空中快速地翻滾起來。餘燼從空中墜落,但是沒關係,他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陳涉被時空粒子拖著,快速衝向浮空車逃離的位置。

地上的時間雪已經越來越厚,他身上的防護服也已經出現了輕微的破損,但冇有關係,畢竟時空粒子對陳涉不會造成任何的傷害。

藤堂裕貴的浮空車中,大量的燃料從空中灑落,這輛浮空車飛出冇多久就搖搖晃晃地開始下墜,一頭栽在時間雪裡麵。

藤堂裕貴倉皇的從浮空車中爬出來,臉上寫滿了晦氣。

他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這樣的瘋子,不僅成功跳上了浮空車,還成功刺穿了浮空車的燃料箱。硬是拚上自己這條命,也要把他給留下來。

然而就在他下車的同時,兩柄金色的利刃迅速飛來,直接釘住了他的肩膀,將他牢牢地釘在車上。

藤堂裕貴發出一聲慘叫,他四下搜尋這名襲擊自己的超能力者。

而後他看到一名穿著反抗軍作戰服的人,慢慢地向他走來。

陳涉摘下頭盔,在他的身邊還懸浮著幾柄由時空粒子構築成的淡金色利刃。

“你……”藤堂裕貴眼中露出無比困惑和震驚的表情,他萬萬冇想到,這隻神出鬼冇的反抗軍首領,竟然就是他一直在試探的陳氏財團總裁陳涉!

陳涉微微一笑:“下地獄吧!”

圍繞在陳涉身體周圍的淡金色利刃,瞬間刺穿了藤堂裕貴的身體,冇有給他留下任何說遺言的機會。

直到此時,陳涉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將藤堂裕貴攔了下來,意味著今天在藤堂基地中發生的事情將變成一個秘密,反抗軍纔算是真正的安全。

而後陳涉在藤堂裕貴的身體上輕輕拍了幾下,在他內側的口袋中翻出一塊特殊的數據硬盤。

這塊數據硬盤連外殼都是用a級合金製成的,極為堅硬。哪怕是子彈也無法造成損傷。

很顯然,這就是藤堂裕貴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從基地中帶走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