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地麵上的混亂情況相比,藤堂集團基地地下完全是另一種光景。

在地下基地的核心區域,藤堂裕貴正在焦急地來回踱步。

他此時所在的位置就是奈落計劃研發的核心區域。大量的超級計算機堆積如山,許多高級黑客躺在超夢遊戲艙中,一排一排整整齊齊。

這些黑客的意識已經連接到了這些超級計算機上麵,他們在不斷地運用這些強大的算力,在雜湊空間中構築一個特殊的空間。

此時外界跟雜湊空間的聯絡已經幾乎完全中斷,那正是奈落計劃所造成的。

這些超級計算機每時每刻都在消耗大量的時空粒子,它們不僅在改變雜湊空間中的一個特定區域,而且還在持續不斷地拓展這個區域的邊界,使其穩定下來。

而一旦改造完成這個空間,區域內將會以一種特殊的規則永遠地留在雜湊空間中,隻要通過特殊的密鑰就可以隨意進出。

到時候即使有人將整個基地全都毀掉,把所有的超級計算機炸燬,把所有的黑客殺死,也不會影響奈落計劃的成果。

除此之外,在地下基地中還關押著許多被抓來的流浪漢,他們被關押在距離這裡不遠的位置。

這些流浪漢的“消耗”速度其實很慢,因為隻有當奈落計劃出現階段性成果的時候,他們纔會把流浪漢抓來,嘗試著將他們的意識上傳到那個特殊的空間或者將一些特殊的意識寫入流浪漢的大腦。

隻不過,在奈落計劃完全成功以前,這些嘗試基本上都以徹底失敗而告終,流浪漢要麼變成了植物人,要麼當場死亡。

但即便如此,藤堂集團也已經用無數的人命,逐漸堆出了前往奈落計劃的一條死亡之路。

現在,這條路即將貫通。

藤堂裕貴並不清楚地麵上的情況,他隻知道原本用於保護奈落計劃的特彆部隊也已經被抽調了,大部分前往地麵支援。

這意味著戰鬥即將接近尾聲,要麼藤堂集團將時空騎士團全部消滅,保住奈落計劃的全部成果;要麼就是時空騎士團殺進來,把他們全都變成時空生物的口糧。

藤堂裕貴覺得前者的可能性正在變得越來越大。

隻要成功抵禦住這次的時空獸潮,保住奈落計劃的成果,之後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把整個基地全部炸燬,並且把鍋甩到時空騎士團的頭上。

到時候一切都死無對證,不論是銀星聯邦還是其他的大財閥,又或者是任何其他的組織都絕對不會知道這一切的真相。

就算他們有所懷疑,也根本無法再拿到任何的證據。

就在這時,地下基地響起了尖銳的警報聲。過了冇多久,一名士兵快速地跑來報告:“藤堂先生,有一支不明身份的武裝力量突然闖入基地地下,我們防範不及,損失慘重!”

“從作戰服來看……好像是反抗軍!”

藤堂裕貴臉上寫滿了震驚:“你說什麼?”

這些人難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莫名其妙地出現在藤堂集團的基地內部呢?

藤堂裕貴趕忙在旁邊的顯示屏上調出了一些監控攝像頭,他看到了幾台盾構機衝破基地地下外部結構的畫麵,也看到了反抗軍戰士們跟猝不及防的藤堂集團企業軍保衛力量交火。

“為什麼會有反抗軍?難道這就是之前劫持我們車隊的那一支反抗軍?”

藤堂裕貴百思不得其解,因為這支反抗軍實在太過於神出鬼冇,他完全抓不到任何的規律。

之前藤堂集團的車隊被劫了之後,藤堂裕貴就對周邊進行了一些搜尋,但是找遍了周邊的外圍聚落,也冇有找到這支反抗軍的下落,他們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而現在這些反抗軍突然再度出現,對於藤堂裕貴來說,絕對是一個最最糟糕的訊息。

藤堂裕貴立刻說道:“不惜一切代價守住,關閉所有的安全門。絕對不能讓他們來到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

他快速地在麵前的螢幕上點了幾下,又果斷地拉下了一個實體拉桿。

在一連串的反覆確認之下,整個地下基地的所有入口全都被鎖死,即使是藤堂集團內部的高層人員也冇有權限打開。

而奈落計劃核心區域的安全門和牆壁相比於外圍,已經堅固了許多,想要一層一層地破開,需要很長的時間。

對於藤堂裕貴而言,他現在需要的隻是時間,隻要能夠拿到奈落計劃的鑰匙,就等於將計劃的全部成果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到時候他就可以動用最後的一條逃生通道,逃之夭夭。

……

陳涉跟趙震兩個人開著步戰車從地下通道進入藤堂集團的基地之後,反抗軍的戰士們已經將戰線向核心區域延伸。

地上有很多藤堂集團工作人員的屍體,還有很多被摧毀的各種設備零件散落一地,一片混亂。

內部基地中的人並不全是藤堂集團的企業軍士兵,也有不少是進行奈落計劃以及其他科研計劃的工作人員,還有很多是維護基地日常工作的人員,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對他們一一甄彆,隻能全部消滅。

就在這時,趙震手上的鐐銬手環響起了張思睿的聲音。

在作戰模式下鐐銬手環將會直接使用特殊的通訊頻道,有點像是對講機模式。張思睿可以直接向各個作戰小隊下達指令,保證資訊交流,以最順暢的形式進行傳遞。

張思睿說到:“快點過來。藤堂集團封死了內部所有的安全門,我們必須儘快破解掉整個基地的安防係統,光靠林鹿溪他們幾個人的算力不夠。”

趙震立刻說道:“我知道了,我會立刻趕到你的位置。”

他轉頭看向陳涉,結果陳涉先一步說道:“你去吧,不用管我。我有足夠的餘力自保。”

趙震還想說什麼,顯然他對於陳涉自己一個人有些不放心,但是轉念一想,在這種緊要關頭也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於是點了點頭。身上的機械外骨骼瞬間爆發出強大的力量,他向著張思睿所在的位置趕去。

藤堂集團封閉了地下基地核心區域的所有安全門。如果想要一層一層地破開是不現實的,會耗費很多的時間。

但是可以通過黑客的方式破解掉整個地下基地的安全係統,如此一來所有安全門就可以自動打開,效率要高得多。

當然這件事情並冇有那麼容易,畢竟藤堂集團的黑客雖然大部分都在忙著為奈落計劃收尾,但仍有一小部分黑客負責基地的網絡安全。反抗軍這邊必須集中所有算力比較強的人才能成功破解安全係統。

趙震作為高等級的機械師,林鹿溪作為網絡監察,在這種時候當然都是必不可少的。

對於陳涉而言,趙震不在倒也算是一件好事,畢竟這樣一來會更加方便。

陳涉穿著反抗軍的作戰服,而它的腰帶上則是掛著整整8個單位的時空粒子。

這些時空粒子當然都是拿來戰鬥用的。

他首先將餘燼重新在現實世界中創造出來,這次的餘燼既不是超夢中的那個樣子,也不是穿著連帽衫的路人打扮,而是穿上了跟陳涉完全一樣的作戰服。

戴好防護麵具之後,敵人根本無法分辨他們兩個人的真實身份,隻會將他們當成是一般的反抗軍士兵。

而後陳涉和餘燼兩個人按照之前從那名苦行者那裡搜刮出來的地下基地的情報,直接衝向基地中的監控室。

監控室同樣在地下,但是卻並不在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

陳涉讓反抗軍的主力部隊進攻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就是為了儘可能地消滅藤堂集團的核心力量,順便徹底毀掉奈落計劃。

藤堂集團毫無底線可言,一旦奈落計劃以各種形式傳遞給了藤堂集團總部,那麼接下來發生的一係列事情都會變得難以預料。所以最安全的辦法就是將整個奈落計劃的研究基地全部毀掉。

而對於陳涉自己,他覺得自己現在去正麵戰場也幫不上太多的忙,不如去監控室看一看。如果能夠順利地控製監控室,就可以很好地掌握整個基地的戰鬥情況,指揮反抗軍更加果斷地進攻或者更加安全地撤退。

餘燼快速地在前麵奔跑,身形矯健。作為創造者的仆從,他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疲勞。

而陳涉則是直接取出了兩個單位的時空粒子,讓他們環繞在自己的身邊。

其中一部分時空粒子附著在他的腳下,讓他可以通過意誌力托著自己快速移動。

這種戰鬥方式對於陳涉來說其實並不陌生,因為原主的記憶中就有類似的戰鬥方式。

當然原主的職業是超能力者,他可以控製幾乎所有的物體,也可以直接對人的精神進行攻擊,但是唯獨不能操控跟通感有關的物質,尤其是時空粒子。

但陳涉成為創造者之後,情況就恰好完全反了過來,他隻能操控時空粒子。但是由於創造者的特殊能力以及時空粒子的神奇特性,陳涉可以賦予時空粒子各種不同的性質,從而達到類似於超能力者的戰鬥效果。

餘燼在前方快速奔跑,陳涉則是在後麵緊跟著兩人,一前一後,乍一看會讓人以為這是新人類和超能力者的戰鬥組合。

此時奈落計劃核心區域的安全門已經全部落下,而外圍部分也已經陷入了混亂。藤堂集團的企業軍冇有鐐銬手環的通訊功能,此時已經完全接收不到任何來自上級的指令,隻能各自為戰。

幾名藤堂集團的士兵正在舉著槍戒備,突然,一個矯健的人影在牆壁上快速地踩了幾腳,而後,手中的長刀瞬間劈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將兩名士兵給當場斬殺!

剩下的士兵在驚慌之中開槍,但是突然之間,一道淡金色的牆壁在他們麵前伸展開來,就像是巨大的盾牌擋住了這些子彈。

雖然,一些威力強大的動能子彈還是成功穿透了淡金色的屏障,但是餘燼也已經藉此機會從上方跳到這幾名士兵的背後。

在這種近距離之下,幾名士兵根本來不及反抗。無論是轉身射擊還是拔刀都已經太慢了,餘燼手起刀落,連人帶槍一起砍斷!

不僅如此,淡金色的牆壁也瞬間變成了淡金色的利刃,瞬間刺穿了這些士兵的身體。

可惜的是這些淡金色的利刃殺傷力還是有些不夠,難以一擊致命,不過這種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剩餘的士兵陣腳大亂,很快被餘燼一一解決。

這些淡金色的利刃重新變成流動的時間粒子,回到陳涉的身邊。兩個人冇有停留,繼續快速前進。

陳涉不由感慨,冇想到創造者的戰鬥力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強很多。

這些士兵的實力雖然不強,基本上都是一級或者二級能量波動的普通戰力。但畢竟陳涉自己也隻是二級能量波動還冇有提升到三級。

能夠在一瞬間就輕而易舉地消滅這麼多士兵主要是因為,創造者的神奇特性賦予了餘燼非常強大的戰鬥能力,而陳涉作為創造者也可以在後麵給到完美的配合。

因為陳涉實際上是在用自己的意誌同時控製時空粒子和餘燼,所以這種配合接近於完美狀態。

這一路上又遇見了許多藤堂集團的士兵,甚至有好幾次子彈貼著陳涉的耳邊飛過。

目前陳涉的身體素質隻是比剛剛注射了基因藥劑的普通人要強上一些。創造者的職業帶給他的是強大的精神力量以及對時空粒子的掌控能力,對他本人的身體素質並冇有特彆明顯的提升。

但即便如此,陳涉卻並冇有任何害怕或者慌亂的感覺,反而十分鎮定。

這顯然是源自於他和餘燼的特殊聯絡。在進入戰鬥狀態之後,陳涉的精神跟餘燼高度重合,這讓他能夠像餘燼一樣,以絕對冷靜的狀態,分析目前戰鬥的局勢,並作出最高效最正確的決定。

而且,餘燼所擁有的身法和格鬥技能陳涉也可以使用一部分,雖然因為孱弱的身體無法發揮到極致,但是在時空粒子和精神力的輔助下,也足夠讓陳涉可以從容不迫地應對各種危險。

更何況陳涉在意識世界中的思維速度比現實要快上無數倍,在遭遇危險的瞬間,他就可以瞬間借用艾普西隆的力量用於自救。

所以,陳涉和餘燼在陷入混亂的藤堂基地內部橫衝直撞,直奔監控室的位置。

藤堂集團的基地此時已經陷入了無比的混亂,最強大的戰力都已經到地麵上跟時空騎士團決一死戰,次一等的防護力量也已經緊急趕往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阻攔反抗軍。

張思睿和趙震等人則是需要一邊對付藤堂集團的支援力量,一邊試圖以最快的辦法破解掉基地內部的安保係統,殺入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

而就在陳涉即將抵達監控室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了砰的一聲巨響!

劇烈的爆炸聲中,一個人影被直接炸了出來重重地撞在旁邊的牆壁上,撞出一個巨大的凹坑。

而一個身高足有兩米的龐大的戰爭機器,則是邁著沉重的步伐舉起了右手臂上黑洞洞的炮口。

這個戰爭機器雖然跟藤堂耕平同樣是純機械途徑的改造,但是兩個人具體的改造途徑顯然有著很大的差彆。

藤堂耕平仍舊保留著作為人的特征,看起來小巧而又靈活,在戰鬥過程中也可以同時駕馭冷兵器和熱武器,各種戰鬥技巧都能夠傳承下來。

但是這台戰爭機器已經幾乎不能夠稱之為人,身上隻有少部分的臟腑器官仍舊保留著人的形態,而其他部分則是全都改成了粗大而又臃腫的機械。他的戰鬥也毫無技巧可言,隻是用身上裝備的各種熱武器,不計一切代價地將對方擊殺。

看到這個龐然大物,陳涉不由得愣住了,因為他隱約能夠感覺到這台可怕的戰爭機器恐怕已經接近5級能量波動。

為什麼在基地內部還有這種可怕的怪物存在?你現在不應該趕緊去地麵上打時空騎士團嗎?

陳涉感覺情況不對,趕緊開溜。他犯不著為了去監控室看一眼,就跟一個5級能量波動的戰爭機器死磕。

但就在這時,之前在劇烈爆炸聲中被轟出來的人影卻快速地站了起來,向那台龐大的戰爭機器發動反擊。

一個穿著機械外骨骼戰甲將本來麵貌遮得嚴嚴實實的人,開始用各種微型電磁炮和電弧脈衝反擊。狹窄的空間瞬間就被轟鳴的爆炸聲給震得發顫,爆炸產生的碎片將周圍的通道轟得亂七八糟。

陳涉覺得這個人影有些眼熟,雖然她穿著外骨骼戰甲,但是這種戰甲跟她本身的身材比較貼合,能夠一眼看出這是一名女性。

陳涉不由的愣了一下:“李阿姨?”

很顯然,趁著時空騎士團進攻,藤堂集團基地混水摸魚溜進來的不隻有反抗軍。吉爾·李一直在調查藤堂集團的奈落計劃,又怎麼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呢?

隻是看她目前的狀態,似乎被這台戰爭機器給完全壓製了。

這是因為李阿姨的職業是機械念師。雖然也可以通過機械能力戰鬥,但是在火力方麵有所不如,而在這種狹窄的地形中靈活的優勢也難以發揮。

不僅如此,李阿姨的行動似乎還受到了一些限製,讓她的動作看起來有些遲緩。

看到餘燼身上的反抗軍戰鬥服之後,李阿姨雖然並不清楚他們的來路,但是也大致猜到了,他們跟自己有同樣的目的,都是為了對抗藤堂集團的。

於是她大聲喊道:“這裡麵藏著一名精神黑客,快點將他找出來,否則我們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