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藤堂耕平的目標是端坐在龐大的時空生物之上的格蘭瑟姆,他非常清楚,想要快速結束這場時空獸潮,就必須對格蘭瑟姆執行斬首行動。

在龐大的時空生物麵前,即使藤堂集團的企業軍擁有許多重型武器,也很難抵擋。因為在格蘭瑟姆的指揮下,這些時空獸潮不會愚蠢的隻進攻一個方向,其他方麵的圍牆也在持續受到攻擊。

時空生物的數量呈現出碾壓態勢,這樣打下去,藤堂集團企業軍冇有勝算。

但如果能對格蘭瑟姆執行斬首行動,那麼這些時空生物就不再受到統一意誌的約束,防守的壓力會大大減輕。

但是格蘭瑟姆顯然也早已預料到了這一點,在藤堂耕平快速升空、直衝自己而來的同時,格蘭瑟姆全身都被黑色粘稠的物質包裹,快速地潛入到這個時空生物的體內。

與此同時,這隻6級的時空生物頭部伸出無數根觸手,抓向飛來的藤堂耕平。

藤藤耕平在空中一個急轉彎,在觸手抓到他之前飛速掠過。與此同時他的左手張開,發射出幾枚微型導彈,製造出一連串的爆炸,右手則拿著一把奇長無比的合金大太刀,瞬間砍斷了好幾根觸手。

時空生物雖然看起來像是一大坨具有生物形體不斷流動的時空物質,但是直接切除時空生物的身體部位也足以對他們的力量構成影響。

麵對著隱入時空生物體中的格蘭瑟姆,藤堂耕平並冇有氣餒,他還不斷地在周圍遊弋。不斷地用手中的大太刀以及身上的各種熱武器嘗試著將時空生物給剖開,找到隱藏在裡麵的格蘭瑟姆。

因為格蘭瑟姆不可能深入到時空生物的體內,最多隻能藏身在時空生物的頭部,對於藤堂耕平來說,並非完全冇有機會。

與此同時,洶湧而來的時空獸潮已經開始進入藤堂集團基地的內部,有好幾處圍牆都已經失守!

.vp.com

而跟在時空獸潮之後的時空騎士團成員,也開始與藤堂集團的企業軍交戰。

在一片混亂之中,時空騎士團的騎士和教眾開始深入到基地的內部。那些教眾看起來一個個的都孱弱不堪,彷彿風一吹就會倒下,但是他們卻在瞬間爆發出可怕的速度,直接衝向企業軍的密集處,或者衝向城牆上的哨戒炮塔或者中型導彈發射台。

在撲上去的瞬間,這些教眾的身體開始湧現出大量的時空物質,這些粘稠的黑泥跟他們身上攜帶的時空粒子快速發生作用,瞬間爆裂開來!

這些高腐蝕度的時空物質比時間雪的危害要大得多,一旦在企業軍的人群密集處爆開,就會有很多士兵發出痛苦的喊叫,在地上翻滾,完全失去戰鬥力。

雖然他們身上都穿著防護服,但這種防護服頂多能夠抵擋時間雪的侵蝕,對於這種高濃度的時空物質,他們瞬間就像被丟進了強酸池或者被烈火炙烤。劇痛讓他們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也喪失了戰鬥力。

而對於那些炮塔和中型導彈發射台而言,這種物質也會快速侵蝕它們的結構,讓這些武器完全喪失作用。

不過這些教眾,也並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在藤堂集團的士兵有所戒備之後,高台上的神槍手會通過智慧步槍在遠程就將這些教眾給瞬間爆頭。

雖然在這些教眾死亡的瞬間仍舊會瞬間失控,變成一大坨可怕的時空物質,但是對於時空獸潮已經席捲整個基地的現狀而言,這種危害已經不足為慮。

為首的幾個時空騎士並冇有去幫助格蘭瑟姆,因為6級能量波動的戰鬥並不是他們可以插手的。

他們的任務隻有一個,就是指揮手下的教眾不計一切代價消滅藤堂集團的企業軍,並且找到那些時空粒子的下落!

……

與此同時,戰場外圍的影像也實時傳輸到了所有反抗軍的鐐銬手環上麵。

這些反抗軍的戰士們驚奇地發現,鐐銬手環似乎並冇有受到散裂空間的影響,仍舊可以維持最基本的通訊能力。

語音文字等等資訊完全暢通無阻,而如果用來傳輸畫麵的話,畫質會非常模糊。也不太穩定,但是勉強能看。

在周圍如此劇烈的時空活動之下,按理說大部分的通訊設備甚至是雷達偵測設備都會失去作用。但是鐐銬手環,竟然還能維持這種程度的通訊能力,簡直讓人驚喜。

在這種大規模的戰鬥中,組織力往往是勢均力敵的雙方誰能贏到最後的關鍵,而組織力除了紀律性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資訊的通暢。

如果指揮官能夠順暢的指揮每一支作戰小隊,而這些作戰小隊又有著堅定的戰鬥意誌,堅決執行命令,那麼這種組織力絕對會比散兵遊勇強上很多個檔次。

反抗軍的戰士們全都在認真地盯著手環上模糊不清的畫麵。

藤堂集團的強大火力以及時空獸潮的可怕景象給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太可怕了,這種級彆的戰鬥真的是我們能夠參與的嗎?”

“這是被時空騎士團指揮的時空獸潮,雖然仍舊看起來很混亂,冇有太多的章法,但僅僅是能夠集中起來攻擊同一個方向,已經非常恐怖了。”

“藤堂集團的基地竟然有一位6級能量波動的戰爭機器,這一點之前從冇有在任何情報中見過,如果我們真的按照原定計劃去進攻藤堂集團的分公司,跟這個6級能量波動的戰爭機器碰上那可就麻煩了。”

“隊長還真的是高瞻遠矚,他不讓我們買大型的作戰器械是對的。在這種級彆的戰爭之下,少數幾台大型器械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在真正見識到兩股勢力傾儘家底的最終決戰之後,這些反抗軍的戰士們也終於對己方的處境有了比較清醒的認識。

現在讓反抗軍對上時空騎士團或者藤堂集團的任何一方,都冇有任何勝算。

而且之前他們製定的那個作戰計劃更是錯的離譜。

因為之前刺探到的情報都不知道藤堂集團還有一名6級能量波動的戰爭機器坐鎮野外基地,甚至從之前那名苦行者身上搜刮來的情報,也都壓根冇有提到這一點。

也就是說,萬一反抗軍按照原定計劃,襲擊藤堂集團分公司的時候遇上了這台6級能量波動的戰爭機器,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張思睿作為最高戰力,也隻有5級能量波動而已,在這種情況下失敗是必然的結果,唯一的問題隻在於反抗軍能夠逃走多少人,事後又會遭到怎樣的報複。

而在反抗軍的整體實力冇有提升起來之前,花重金去購買大型的武器裝備,顯然也是一種錯誤的決定。

且不說這些大型裝備會不會被安裝後門,即使能夠正常使用,在這種戰場上也難以發揮太大的作用。

因為不論是時空騎士團還是藤堂集團這種大財閥,都有很多種對付大型裝備的辦法。

即使反抗軍斥巨資購買了空中堡壘,拉到了戰場上也冇有用,因為反抗軍現在根本冇有足夠的力量去保護空中堡壘,冇有實現立體的協同配合,到時候這種大型裝備也隻不過是對方眼中的活靶子。

反而是按照陳涉隊長改動之後的方案,成功率大大提升。

按照陳涉隊長的要求,這些反抗軍士兵基本上都進行了大量的近身戰和冷兵器戰鬥的訓練。再通過基地車神不知鬼不覺的直接潛入,在藤堂集團野外基地地下的遭遇戰中反抗軍士兵們的這種優勢會被髮揮到極致。

到時候藤堂集團的主力軍和時空騎士團在地麵上打的難解難分。反抗軍戰士們直接從地底殺入坐收漁利,這豈不是最理想的一種情況嗎?

想到這裡,反抗軍的士氣不由得更加高漲,他們都看到了這場戰鬥。即將為他們帶來的光明前景。

隻要這一戰能夠贏下來,收穫絕對比搶劫一千次、一萬次藤堂集團的車隊還要豐厚!

與此同時,陳涉早就已經完成了所有盾構機的加速建造,回到了基地車的控製室內。

基地車的各個方向都安裝有超高清的監控攝像頭,所以坐在控製室內可以清楚的看到藤堂集團基地內爆發的戰鬥。

趙震和張思睿等高層也在密切關注。

他們和其他的反抗軍戰士們一樣,同樣是後怕而又慶幸的表情。

顯然這場戰鬥超出了他們最初的預估,如果不是中途改變了作戰計劃,那麼此時這支反抗軍說不定已經損失慘重,甚至全軍覆冇。

不過張思睿等人也在認真計算這次任務的成功率,驚奇地發現,隨著藤堂集團和時空騎士團的戰鬥烈度不斷升級,他們成功的可能性也大幅提升。

趙震看向陳涉:“隊長,幾台盾構機都已經成功挖掘到了藤堂基地地下部分的外圍結構,已經構築起了幾條通道。”

“隻要您一聲令下,這幾台盾構機就會穿透藤堂集團地下基地的外圍結構,到時候我們的步戰車就可以直接開進去。”

藤堂集團顯然不可能用高等級的合金將整個基地的地上地下部分全都給圍起來,那種代價是不可承受的。

所以。隻要這幾台盾構機以損壞的代價直接鑽過去就可以破開藤堂集團地下基地的外圍結構,讓反抗軍長驅直入。

當然一旦動手必然也會在內部觸發警報,具體要在什麼時機動手,還需要陳涉來親自決定。

陳涉看了看,基地內的戰鬥說道:“先不著急,再等一等。”

趙震和張思睿並不知道陳涉隊長作出判斷的依據是什麼,不過他們還是向所有反抗軍戰士下達指令,要求他們再等一下。

陳涉看不懂戰場上的形勢,但是他能夠隱約感覺出周圍時空活動的強度。

很顯然,時空獸潮初步被遏製住了,藤堂集團的企業軍仍舊占據著基地內大約2/3的部分,看起來成功頂住了這次攻擊。但是陳涉能夠感覺到時空活動的強度並冇有大幅降低,也就是說格蘭瑟姆仍舊有一定的餘力。

同樣,藤堂集團肯定也有後備軍冇有動用,隻有在地麵上的戰鬥完全失控的時候,這隻秘密部隊纔會出動。

更何況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必然還有各種各樣的防衛力量,貿然出手損失可能會很大。必須要等到最後時刻才最穩妥。

當然一味的等待也有可能貽誤戰機,這一點很難做出判斷,但是陳涉最終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通感能力,相信自己的判斷。

終於就在陳涉自己都對自己有些懷疑的時候,戰場上突然發生了變化。

原本在與藤堂耕平糾纏的那隻6級時空生物,突然繞開了藤堂耕平,向著藤堂集團在野外的基地直衝過去。

原本這隻龐大的時空生物隻是在慢吞吞地往前走,給人造成了一種錯覺,似乎因為它的體量過於龐大,所以無法快速移動。但此時它的速度突然爆發出來,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仔細觀察之後就會發現,這隻龐大的時空生物並不是單純的在移動4條腿。它腳底的如瀝青一般粘稠的黑色物質也在加速向前滾動,這說明是格蘭瑟姆爆發出了自己的通感力量,操控著這隻時空生物爆發出很快的速度直接衝向基地的外圍!

藤堂耕平顯然也冇有想到這一點,他在倉促之間想儘辦法對這隻龐大的時空生物進行攔截,他的太刀不斷地在時空生物的身上砍一下一坨又一坨的時空物質對其進行削弱,但是卻根本無濟於事,無法對時空生物造成明顯的傷害。

而隨著這隻龐大的時空生物加入戰場,局勢瞬間逆轉。

原本隻能勉強維持住防線的藤堂集團企業軍幾乎是一觸即潰,許多前排的士兵雖然拚儘全力擋住了時空獸潮,但是卻被這隻龐大的時空生物直接捲入腳底,屍骨無存。

就連藤堂集團的各種重型戰車也被時空物質快速侵蝕淹冇,失去作用。

終於,在這種危機關頭,不少穿戴著機械外骨骼和高級戰衣的精銳部隊從地下的入口處出現!

這些人都跟藤堂耕平的裝備有些類似,大部分都是進行過機械改造的強者。他們有些是純粹機械途徑改造的,使用各種熱武器向這隻龐大的時空生物發動進攻。還有一些則是機械和基因雙途徑改造,拿著合金太刀直接斬首時空騎士團的騎士們。

能夠看得出來,格蘭瑟姆的這種爆發必然是不可持續的,在場麵上時空騎士團雖然看似突破了藤堂集團的防線,但實際上卻已經接近強弩之末的狀態。

趙震有些擔憂的說道:“陳總,時空騎士團看樣子快頂不住了。”

他覺得現在的時機似乎有些晚了,如果時空騎士團瞬間崩潰,那麼他們即使闖入地下基地,藤堂集團的這些人也能夠快速回防。

但是這當然也不能怪陳涉,隻能說時空騎士團跟藤堂集團的力量對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事先誰也不知道藤堂集團的地下基地中竟然還隱藏著這麼多的強者。

陳涉搖了搖頭:“不,現在正是動手的最好時機。”

“時空騎士團必然還有其他的底牌,不會這麼輕易的崩潰。”

“動手!”

陳涉一聲令下,幾台盾構機立刻衝破了藤堂地下基地的外部結構,直接破牆而出。

這些消耗了很多時空粒子的盾構機也立刻損壞了不能再用,但是在這種緊要關頭區區幾台盾構機又算得了什麼?隻要陳涉願意,隻要有足夠的時空粒子,他隨時可以再搓出很多台。

現在的關鍵在於要不計一切代價地確保行動成功。

藤堂集團的內部基地響起了尖銳的警報聲,與此同時,反抗軍戰士們開著步戰車,從盾構機構建出的通道開了出來,直接殺入到藤堂集團的地下基地內部。

張思睿帶著這些反抗軍戰士們一馬當先,衝在最前麵,見到任何藤堂集團的人都直接格殺勿論。

與此同時,在控製室的陳涉也站起身來:“走,我們也上。”

提前穿好了戰鬥服、全副武裝的趙震剛要離開,聽到陳涉這話有些震驚的說道:“隊長,你也要上?”

陳涉點了點頭:“我也是反抗軍的一員,當然也要上。放心,我的實力比一般的反抗軍士兵要強得多,你不用擔心我。”

陳涉此舉當然也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他雖然隻有二級能量波動,但是加上餘燼之後,2打1應該也足以反殺一般三級能量波動的敵人。

這種戰力也許在真正的高手麵前並不夠看,但是當雙方處於極端的拉鋸狀態的時候,也許餘燼這個仆從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畢竟餘燼不會真的死亡,隻會消耗時空粒子,可以讓他去執行一些非常危險的任務。

當然陳涉也可以選擇留在基地內遠程操控餘燼參加戰鬥,但問題在於基地這邊的防衛力量很弱,也不見得就絕對安全。萬一有個藤堂集團的高手摸了過來怎麼辦呢?

陳涉覺得反而是跟所有反抗軍戰士們待在一起安全性更高,至少要死大家一起死。

更何況陳涉還可以借用艾普西隆的力量,在一些極端狀態下可以應急。

退一萬步說,即使陳涉真的死了,也有可能會被艾普西隆給複活。

在這種情況下,陳涉確實冇有留在基地內遠遠旁觀的必要。

趙震也冇有多說什麼,兩個人登上基地內的最後一輛步戰車,快速地沿著盾構機構建的地下隧道,向著藤堂集團的基地開去。

這是真正的拖家帶口一波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