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地展開之後,陳涉從駕駛室來到基地內部。將攜帶的大量時空粒子全都投入,加快建造速度。

一個個零部件很快在基地內部建設完成,通過傳送帶運送到基地周圍。並在建造機器人的組裝下快速建成新的盾構機。

這些盾構機可以在地底快速挖掘,構成一條隱蔽通道,繼續通向藤堂集團的基地內部。

根據之前獲得的情報,藤堂集團的奈落計劃基本上全都在地下部分。而地表有各種要塞和堡壘,肯定會是藤堂集團和時空騎士團戰鬥的主戰場。

地下雖然也有一定的戒備,但相比地上而言,防衛肯定會比較空虛。

原本反抗軍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攜帶著大量的盾構機,來到藤堂集團的地下基地附近,必然在途中就會被髮現。

但是陳涉利用時空活動的掩護,用基地車和步戰車組成的車隊,將反抗軍全員運送到藤堂集團基地附近。又通過加速建造的方式,用攜帶的大量時空粒子和特殊合金快速建造出許多盾構機,讓這次對基地地底的偷襲成為了可能。

陳涉之前為基地改造的加速建造功能,在此時派上了用場。

他也不知道這次的行動能否成功,但他知道這對於反抗軍來說是一次絕對不容錯過的機會。

……

與此同時,反抗軍的士兵們全都擠在步戰車裡,藏身在剛剛被盾構機開拓出的地下空間,耐心地等待著。

周雷所在的步戰車,有幾名反抗軍士兵正在微微發抖。

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興奮。

“之前隊長不是說,我們進攻藤堂集團分公司的計劃並不成熟要延後嗎?本來以為近期冇有大仗可打了,冇想到隊長突然給我們來了個驚喜!”

“我看隊長明明就是言不由衷,他肯定想打藤堂集團,但是就不想太早告訴我們,所以才玩這一出。”

“我都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

“彆急,等隊長的命令。三哥說這次時空騎士團和藤堂集團會有一場大規模的戰鬥,他們狗咬狗,我們千萬不要被捲進去。”

“現在看來隊長並不是不想打大財閥,隻是之前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現在看來隊長的作戰計劃確實比之前那個草率的作戰計劃要成熟得多,成功率也高多了。”

聽著眾人的討論,周雷也微微點頭。

昨天晚上陳涉隊長召集反抗軍所有高層,進行緊急戰前會議,進行了戰術安排和佈置。

在剛剛被召集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很驚訝。

因為一向求穩的陳涉隊長竟然告訴大家,這次行動的目標是藤堂集團在野外的基地。

要知道原本反抗軍的目標是藤堂集團的分公司,而分公司跟野外基地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藤堂集團的分公司在黎明市內,那邊雖然也有一些高手,但是並冇有多少企業軍的保護,也冇有大型的武器裝備。

反觀藤堂集團在荒野上的基地,則是有藤堂集團的企業軍在駐紮有大型武器裝備,當然也儲存著藤堂集團分公司,在黎明市附近的大量珍貴物資。

原本反抗軍並冇有將藤堂集團的基地作為首要目標,就是因為他們覺得這個行動幾乎冇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畢竟基地這邊有非常完善的防禦工事,還有訓練有素的企業軍,正麵硬碰硬占不到任何便宜。

所以反抗軍原本的目標是采取偷襲的辦法,對藤堂集團的分公司造成儘可能的破壞,然後就開溜。

但是現在想想,原本那個計劃也有很多問題。

比如就算摧毀了藤堂集團的分公司,也無法對藤堂集團在黎明市的勢力傷筋動骨,反而有可能會留下把柄招來報複。

不論是被dcpd追查,還是被藤堂集團盯上,反抗軍摧毀藤堂集團分公司之後都會麻煩纏身。

但是反觀現在的計劃,如果能夠趁著時空騎士團和藤堂集團打得兩敗俱傷之際,果斷出手,將藤堂集團的基地給一網打儘,那麼不僅可以對藤堂集團造成重創,還可以繳獲大量的物資。

如果手腳乾淨利落的話,還不會被懷疑到隸山科技和陳氏財團的頭上。

這個計劃豈不是比之前那個計劃要成熟的多了?

當然,唯一的問題在於,陳涉隊長是如何知道時空騎士團進攻的準確時間的?

不過眾人也冇有深究,畢竟陳涉隊長神通廣大,資訊渠道很多,提前獲得這個訊息也並不值得奇怪。

周雷看了看跟自己處在同一輛步戰車中的反抗軍戰士,他們每人手中都有合金戰刀,同時也配著槍。

在超夢遊戲艙中進行了那麼久的模擬訓練,這次終於能夠在實戰中檢驗自己的訓練成果,這些反抗軍的戰士們多多少少都有些激動和忐忑。

……

此時藤堂集團野外基地的各種武器,已經在向著洶湧而來的時空獸潮瘋狂開火。

基地外的高牆上各種機炮和微型導彈發射台向著野外的獸潮傾瀉火力,大量的戰鬥無人機從基地起飛,飛向獸潮的上空。藤堂集團的企業軍戰士則是登上圍牆,嚴陣以待。

雖然基地內還有大量的步戰車和重型裝甲戰車可以使用,但此時更重要的是守城,開著戰車硬闖時空獸潮也冇有任何的意義,反而不如憑藉著基地堅固的外圍城牆來防守一下。

按照常理來說,企業軍一般不會去跟時空獸潮硬碰硬,因為那樣損失太大,冇有意義,不如走為上策。

但現在,藤堂裕貴不可能放棄基地地下的奈落計劃研究成果,一旦放棄就意味著前功儘棄,這是他絕對不能接受的。

哪怕將企業軍和整個基地全都葬送在這裡,隻要奈落計劃的研究順利完成,藤堂裕貴能夠帶著計劃的成果成功逃離,那麼這一切也是值得的。

藤堂裕貴也已經換上了戰鬥服,雖然他的實力並不算很強,隻有4級能量波動。但在這種場合下,他也不能藏在基地中,而是要出來鼓舞一下士氣。

“時空騎士團引發的時空活動和時空獸潮不會持續太久,大家隻要堅持住,獸潮就會自然退去。”

“此戰過後每人的職級提升兩級,發放30萬企業聯合債券作為獎勵。”

“為了藤堂集團的榮耀,所有人跟我一起拚死守住!”

“戰鬥!”

藤堂裕貴一聲呐喊,基地中所有的企業軍士兵也隨之呼應。

藤堂集團近些年勢力雖然逐漸衰微下去,但畢竟也是老牌的財閥之一。企業軍士兵們訓練有素,而且鬥誌高昂。

藤堂裕貴話音剛落,時空獸潮已經洶湧而至!

大量的時空生物開始撞擊藤堂集團基地外圍的圍牆和大門,這些時空生物就像是黑色粘稠的瀝青形成的一隻隻老鼠,它們悍不畏死,撞向圍牆。在圍牆上留下一灘灘黑色的粘稠物質。

這些圍牆基本上都是用特殊合金製成的,當然這些合金都是摻雜了少量時空粒子的產物。跟製作合金棧道的材料無法相提並論,但即便如此也具有遠高於常規混凝土材料的強度。

可是在時空生物的撞擊之下,黑色的潮水開始快速對圍牆產生腐蝕作用。

尤其是這些時空生物的進攻,似乎還有一定的章法,將所有的進攻方向集中在了基地圍牆的薄弱位置,眼瞅著圍牆就要被衝出一個缺口。

圍牆上方的各種火力傾瀉而下,大量的時空生物在火力之下被炸成一灘爛泥。

這些黑色的粘稠物質有一部分滲入了地下,卻有更多的時空生物踩踏著同類死亡後留下來的黑色洪流,繼續向前。

十幾架大型無人機和上百架小型無人機,密集的向時空生物開火。它們飛在空中,時空生物根本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威脅。

但就在這些無人機,從最龐大的那隻時空生物身邊擦身時,這隻時空生物突然從身上伸出一隻粘稠的黑色觸手,瞬間將無人機給捲住,將它瞬間捏碎爆炸。

在這隻龐大的時空生物頭頂,隱約有一個黑色的人影。它的臉上和手上都閃爍著淡金色的光芒,似乎在操控著這名時空生物同時也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正是時空騎士團在黎明市的祭司,格蘭瑟姆。

格蘭瑟姆本身隻有5級能量波動。

而這次他召喚的6級時空獸潮,不僅消耗了大量的時空粒子,也在很大程度上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但是為了讓進攻藤堂集團基地的計劃萬無一失,格蘭瑟姆決定鋌而走險。

他要賭一把,在自己徹底失控之前,夠驅使時空獸潮的大軍徹底蕩平藤堂集團的基地,拿到自己想要的時空粒子作為補充。

而在時空獸潮的後方,纔是時空騎士團的其他成員。

這些人基本上都具備強大的通感能力,所以在他們身上基本上看不到機械義肢,也看不到槍械和各種現代化的武器裝備。

緊跟在格蘭瑟姆身後的是一眾騎在時空生物身上的騎士,這些騎士跟格蘭瑟姆的狀態有些類似,都是臉上和手上閃爍著淡金色的光芒編織成一幅麵具,驅使時空生物前進。

隻不過他們所駕馭的時空生物能量波動隻有3~4級,對他們而言並不會構成什麼太大的負擔。

這十幾名騎士每個都是4級能量波動的強者,可以說是時空騎士團在黎明市的全部家底。

這些騎士的職業也各不相同,戰鬥能力也有所差異。

在這些騎士身後還跟著大量的教眾,這些人就更加參差不齊。他們有些人甚至冇有豢養和操控時空生物的能力,也冇有冷兵器或者槍械戰鬥方麵的才能。他們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通過通感能力短暫強化自身,在失控之前衝向敵人和敵人同歸於儘。

這樣一支由人類統帥的時空生物大軍,對於任何財團的企業軍來說,都是最不想麵對的敵人。

畢竟和人類的對抗還能留個全屍,但是跟這些時空生物的對峙結果多半是連骨頭都不會剩下,徹底化為灰燼。

端坐在6級時空生物頭頂的格蘭瑟姆,突然仰麵朝天,似乎發出一種無聲的咆哮,他的情緒瞬間通過通感能力傳遞到所有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和時空生物的意識中,讓它們繼續悍不畏死地向藤堂集團的基地發動進攻。

“轟!”

一聲巨響,藤堂集團基地的圍牆終於出現了一個缺口,大量的時空生物瞬間湧入,就像是決堤的潮水一般。

而藤堂裕貴也早有準備,立刻指揮各種強大的火力向著缺口傾瀉。雙方此時比拚的是絕對的力量,任何一方出現鬆懈都有可能會瞬間崩盤。

而藤堂集團的那些頂尖高手們,此時冇有出手,他們將目光瞄準了正在繼續前進的格蘭瑟姆以及時空騎士團的騎士們。

此時雖然情況危急,但藤堂裕貴的臉上反而露出了一絲釋然的表情。

因為他看到遠處的時空裂隙已經閉合了。

格蘭瑟姆雖然能夠製造時空裂隙,駕馭時空生物,但是不可能長時間的維持時空裂隙,這超出了格蘭瑟姆的能力。

一旦時空裂隙關閉,就意味著時空生物不可能繼續來到這個世界。隻要將現存的時空生物消滅掉,時空獸潮也就會自然結束。

雖說受到時空活動影響而失效的探測雷達以及其他的偵測手段,在短時間內仍舊無法恢複,但至少他們可以通過無人機和增強視覺功能的機械義眼,檢視周圍的情況,排除掉其他潛在的危險。

很快,一名幕僚過來向他彙報:“藤堂先生,附近冇有發現可疑現象。”

“隻是時空活動造成時間雪下的更頻繁了,讓周圍的一些地形發生了很細微的變化。”

藤堂裕貴點了點頭,放下心來。

時空裂隙的出現會讓時空活動更加頻繁,比如時間雪會在短短幾分鐘內就達到過去幾天的降雪量。

而且這種降雪量的增加是非常不平均的,有些地方降雪量大,就會自然的形成一個小土丘,而另一些地方降雪量比較小,看起來就會變成窪地。

所以這種微小的地形改變,並不是什麼值得擔心的事情。

更何況藤堂裕貴也完全不覺得會有人想不開,在時空活動如此劇烈的情況下,還要鬼鬼祟祟地來藤堂集團的基地周圍搞事。

如此一來,雙方的力量對比已經很明確了。

如果藤堂集團能夠頂住這波時空獸潮並擊退格萊瑟,那麼哪怕基地損失再大,也算是大獲全勝。

反之,如果藤堂集團的基地防禦瞬間崩盤,那麼他們所有人都要死無葬身之地,時空粒子也會被洗劫一空。

就在這時,一名40多歲、全身都被機械改造了七七八八的中年人來到藤堂裕貴身旁:“奈落計劃即將成功。外麵的指揮交給我,你去將奈落計劃的鑰匙帶在身上,看情況離開這裡。”

藤堂裕貴愣了一下:“耕平叔,可是我……”

藤堂耕平打斷了他的話:“快去,你應該非常清楚的知道,奈落計劃的成果對藤堂集團來說意味著什麼。你是家族年輕一輩中最優秀的年輕人,冇有必要在這個時候以身犯險。”

藤堂耕平是藤堂家族的一位元老,也是一名6級能量波動的強者。

當然他的6級能量波動有很大的水分,因為他是純機械途徑的戰爭機器。之所以能夠拿達到6級能量波動,是靠著藤堂集團在他身上不斷用各種強大的機械改造給硬堆出來的。

但不管怎麼說,6級能量波動在整個黎明市中都已經算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也是藤堂集團在黎明市中的最高戰力。

藤堂裕貴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他快步轉身,前往基地的地下實驗室。

而藤堂耕平則是看向那個龐大的時空生物以及端坐在上麵的格蘭瑟姆。頭部的防護頭盔麵罩落下,瞬間化身為純粹的戰爭機器。背後噴射火焰瞬間升空,朝著那個強大的時空生物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