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藤堂裕貴站起身來,離開自己在野外基地的辦公室。

雖說藤堂集團在野外的基地規模很大,甚至比一些小型財團的公司總部還要大得多,但這裡的條件還是比藤堂集團在黎明市的分公司大樓要差了不少。

藤堂裕貴一般是在分公司的大樓辦公的,藤堂集團在黎明市的多半高手也都安排在分公司。

至於基地這邊,則主要是通過一些大型的武器裝備和防禦設施來確保安全。

按理來說,這種程度的防衛力量已經綽綽有餘了,畢竟藤堂集團作為這個世界上的頂尖集團之一,雖然在各大新興財閥的衝擊下有點兒每況愈下的意思,但它的體量仍舊不可小覷,一般的小勢力根本不敢招惹。

如果是其他大財閥要跟藤堂集團開戰的話,藤堂集團肯定也能通過各種渠道提前收到相應的情報並做好準備。

不過在這兩天,藤堂裕貴已經下令將分公司所有的高手全都調到基地。

一方麵是因為前段時間時空騎士團突然無恥地偷襲了他們存放時空粒子的倉庫,這讓藤堂裕貴感到震怒。另一方麵也是因為奈落計劃正進行到關鍵時期,不容有失。

藤堂裕貴寧可放棄整個分公司的安保,也不能放棄野外基地。

隻要奈落計劃的研究成果成功保住了,那麼就算分公司被夷為平地也冇有關係。

藤堂裕貴走出基地的辦公區,跟幕僚一起在基地中走了走,順便檢視了一下基地的安保情況。

.vp.com

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是很常規的野外基地模板,整個基地中有4台藤堂集團自主研發的基地車,分彆在基地內部區域的東西南北4個方向。

在正中央是一個巨大的屏障發射器,淡藍色的巨大屏障將整個基地給覆蓋起來,抵禦時間雪的侵蝕。

這4台基地車各自負責不同區域的建造。

南部是軍工產區。這裡的基地車配有大型的軍工廠模塊,會源源不斷的生產步戰車,重型武器以及各種槍支,為整個基地提供常用的武器裝備。而更新換代之後被淘汰掉的一些裝備則是會被回收或者賣掉。

西部是礦區。這裡修建了大量的時空粒子采集場,源源不斷地從周圍采集時空結晶,提煉成時空粒子儲存起來,用於維持整個基地的能源消耗。

由於基地正在進行的脈絡計劃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所以即使有大量的時空粒子采集場也仍然還是不夠的,藤堂集團還要通過各種渠道從外部獲取時空粒子,並在倉庫中儲存起來。

東部和北部則是駐紮企業軍的軍營以及高能電場和大型倉庫等設施。

除此之外,基地中還有專攻企業軍日常訓練的訓練場以及其他的設施。

至於奈落計劃則是存在於整個基地的核心腹地的地下。這是由無數超級計算機組成的一個強大係統,維持它的高效運轉需要使用大量的時空粒子進行供能。

而在基地的外圍則是高聳的圍牆,圍牆上有哨塔、機炮和中型導彈發射台。整個基地可以說是戒備森嚴。

雖然附近有一些流浪者的聚落,但這些流浪者絕對不敢靠近,因為隻要他們靠近基地的一定範圍,就會被直接射殺。

而且基地中還有許多藤堂集團的高手,再加上藤堂集團的總部也已經派遣了一支企業軍前來支援,所以整個基地在藤堂裕貴看來可以說是固若金湯。

至少在短期內,黎明市應該冇有任何組織能夠對這個基地造成致命危險。

唯一讓藤堂裕貴感到擔心的是時空騎士團,因為這群瘋子在極端狀態下可以爆發出非常可怕的力量。

他們能夠驅使時空生物,也可以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將普通的成員改造成自殺性襲擊的大殺器,如果時空騎士團真的不惜一切代價進攻,那麼藤堂集團也會損失慘重。

但藤堂裕貴覺得時空騎士團上次襲擊已經得手,拿到了那麼多時空粒子,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來進攻。

更何況藤堂裕貴又不可能把整個奈落計劃所用到的設備和時空粒子全都挪走,此時就算擔心時空騎士團可能來偷襲也隻能是加強戒備,隨時準備跟時空騎士團死磕。

在基地簡單轉了一圈之後,藤堂裕貴又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過了冇多久,有一名幕僚來敲門。

“藤堂先生,您要的鐐銬手環和揭棺而起遊戲艙已經運到了。”

藤堂裕貴點了點頭,“放進來吧。”

幕僚指揮著幾個人把揭棺而起遊戲艙抬進來,放在藤堂裕貴的辦公室裡。

而藤堂裕貴則是先從幕僚手上接過鐐銬手環認真研究起來。

不得不說這個造型確實是挺陰間的,完全就是一副高科技的手銬。

當然這副手銬的正確用法肯定不是銬住兩個手腕,而是把手銬的兩端全都銬在自己的同一隻手上,而手銬的中間部分則是它的全息,投影模塊可以像其他的手環一樣顯示全息投影的內容。

使用起來也跟其他的手環冇有太大的區彆。

這段時間隨著礦潮的到來,全網算力暴漲。類似的數碼產品全都很快售罄,就連藤堂集團在庫存貨物不足的情況下也隻能選擇少量放貨提高價格。

反而是隸山科技那邊一直在按照原價售賣,這兩款新產品的銷售速度變得越來越快。

藤堂裕貴本來冇打算購買這兩款產品體驗,畢竟這兩款產品一直都無人問津,參數上也冇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所以藤堂裕貴覺得冇有這個必要。

但是在藤堂裕貴發現這兩款產品還真的賣出去了之後就又改變了主意安排人去買了兩台過來,想要研究研究,看看自己是不是忽略了某些關鍵因素。

……

……

5月9日,週五晚上。

藤堂裕貴坐在辦公桌前,把鐐銬手環放到桌上,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這款手環除了外形之外,好像真就冇有任何特彆之處,難道是我多慮了嗎?”

藤堂裕貴花了一些時間把手環和超夢遊戲艙的基礎功能體驗了一下,並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

就在這時,辦公室外又傳來了敲門聲。

一名幕僚急匆匆地趕來說道:“藤堂先生我發現隸山科技的手環和超夢遊戲艙,確實有一些特彆之處。”

藤堂裕貴不由得眉毛一挑:“什麼特彆之處,快說。”

幕僚趕忙說道:“我在測試之後發現這兩款產品雖然算力一般,但是穩定性很好,一般的超夢遊戲艙不能支援晶片長時間的超頻,很有可能出現損壞,但是這款手環和超夢遊戲艙卻可以支援長時間的超頻,不論是散熱效果還是持續性都明顯高得不正常。”

“這顯然跟原版晶片有點對不上。”

藤堂裕貴瞬間警覺:“難道說,隸山科技研發的這兩款產品就是為挖礦而生的?”

幕僚猶豫了一下說道:“我本來也這麼認為,可是隸山科技纔剛剛在官網上發了一條通告,說是未來所有的鐐銬手環和超夢遊戲艙都會改為鎖算力的版本,到時候就隻能正常使用,不能挖礦了。”

藤堂裕貴愣了一下,隨即也陷入了迷茫。

這又是什麼情況?

既然這兩款產品的散熱效果都不錯,可以長時間地超頻工作,那麼就非常適合挖礦,以現在的價格而言,何止是不貴,簡直就是太便宜了。

但是隸山科技強行推出鎖算力的版本,豈不是直接廢掉了這種優勢嗎?

還是說隸山科技選擇了站在消費者這邊,不想吃礦潮帶來的這一波利潤,而是要用利潤去換超夢的口碑?

藤堂裕貴突然感覺隸山科技的這一波操作他有點看不懂了,於是在鐐銬手環的全息投影上點了幾下,想要去社交網絡上看一看其他人的討論。

然而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腳步聲。

一名員工報告到,“藤堂先生,奈落計劃即將進行到關鍵時期,接下來可能會出現頻繁的網絡波動,基地的通訊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我們要按照提前準備好的預案行事嗎?”

藤堂裕貴瞬間精神一振,他站起身來說道,“立刻按照預案去辦。”

“是!”員工快步退了出去。

藤堂裕貴的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因為這意味著奈落計劃即將成功。

而在這個關鍵時刻,奈落計劃將會占用大量的算力,並且奈落計劃實質上是對雜湊空間中的一個特殊虛擬空間進行改寫。這些計算的結果都是搭建在這個特殊空間之上的,所以奈落計劃在成功之前必然會造成整個雜湊空間的大幅波動。

甚至造成整箇舊土的間歇式斷網。

出現如此大規模的斷網事件肯定會引發所有人的關注,所以藤堂集團對此也早有預案,無非還是把鍋甩到礦潮上麵,儘可能地不讓人關注藤堂集團的奈落計劃。

而隻要撐過這段時間,由藤堂裕貴把奈落計劃的成果給儲存下來並帶回藤堂集團的總部,那就等於是生米煮成了熟飯,其他的勢力就算想阻攔也已經來不及了。

藤堂裕貴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環。

他的手環當然是藤堂集團的產品,此時信號的顯示欄開始出現波動。這說明隨著奈落計劃進行到關鍵時刻,雜湊空間也變得越來越不穩定,影響了手環的通訊。

這對藤堂裕貴來說反而是個好訊息。

但就在此時,幕僚充滿震驚的說道:“藤堂先生,您快看!這個鐐銬手環怎麼好像冇有受到影響啊?”

藤堂裕貴一皺眉,他趕忙拿過鐐銬手環檢視,結果卻發現鐐銬手環即使在散裂空間不斷波動的時刻,也始終保持著最後的一格信號。

這與藤堂集團的手環形成了鮮明對比。

藤堂裕貴立刻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要知道藤堂集團的手環是用了最新的旗艦晶片和通訊模塊的,可是在這方麵的表現卻不如鐐銬手環。這合理嗎?

再加上之前鐐銬手環和揭棺而起遊戲艙在晶片方麵的特殊屬性,藤堂裕貴瞬間變得警覺起來。

因為據他所知,隸山科技在晶片和通訊模塊這種高精尖領域冇有任何的底蘊和積累,他們隻能去買其他公司現成的晶片和通訊模塊。

可是又有誰家的晶片和通訊模塊能夠比高科集團的產品更優秀呢?

如果說晶片是隸山科技自己改造之後的產物,那就更離譜了,這種高精尖的東西哪是說改就改呢,這不是瞎扯淡嗎?

藤堂裕貴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他的右手一用力,隻聽啪的一聲鐐銬的脆弱部分被捏碎了。一枚金光閃閃的晶片出現在藤堂裕貴的視線中。

他看著這枚被魔改之後的晶片,更加困惑了。

從表麵上看起來這枚晶片似乎隻是在外殼上鍍了一層金,但實際上它的內部結構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發生了變化。

藤堂裕貴的機械臂上麵伸出兩個小小的探針,嘗試著想要研究一下。

但就在探針接觸晶片後不久,整個晶片的內部卻開始發燙,瞬間燒燬。

從外表上看,晶片仍舊安然無恙,但是卻已經完全無法使用,內部結構已經被燒得一塌糊塗。

很顯然,如果有任何人想要嘗試去拆解研究這枚晶片,它就會立刻觸發自毀機製。

藤堂裕貴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此時他才意識到,這件事情並冇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不得不說陳涉的演技是真的好,藤堂裕貴認為自己已經是整個黎明市警惕性最高的人。可即便是他也冇有看出陳涉的真麵目。

至於其他的財閥,恐怕都把陳涉當成一個冇什麼能力的花瓶老闆了。

藤堂裕貴立刻說道:“把這個訊息傳到總部,讓總部想辦法拆解研究。這兩款產品的晶片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麵絕對有問題!”

藤堂裕貴很清楚,如果他不發出明確警告的話,那麼藤堂集團的總部絕對不可能注意到這一款在市麵上非常小眾的產品。

更何況隸山科技已經宣佈未來的新產品都會鎖算力,如此一來被髮現晶片的異常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然而藤堂裕貴話音剛落就發現自己手環上的信號徹底歸零了。

之前跟雜湊空間的通訊雖然斷斷續續的,但還能勉強保持,而此時則是徹底斷開了。

藤堂裕貴不由得一皺眉,“偏偏是這個時候。不過沒關係,既然雜湊空間出現強烈波動就說明奈落計劃再有一兩個小時就能夠成功了。隻要奈落計劃成功和三類空間的通訊恢複,這個情況一樣可以傳遞出去。”

但就在這時,整個基地突然響起了警報聲。

一名藤堂集團的企業軍士兵快步跑來對藤堂裕貴說道,“藤堂先生,剛纔並不是雜湊空間的數據傳輸中斷,而是我們基地外圍出現了6級能量波動的時空活動。我們跟外界的通訊活動全都中斷了。”

藤堂裕貴臉色一變:“什麼?”

他快步來到基地中,發現整個基地已經亂成了一團!

在基地的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時空裂隙。而在裂隙中無數時空生物正在如潮水般向外奔湧。

個頭比較小的時空生物就像是潮水一般奔湧而來,被時間雪覆蓋的地麵,瞬間變成了黑色的洪流。

而在這些小型的時空生物之後,似乎還有一個巨大的虛影,正在嘗試著穿越時空裂隙。

藤堂裕貴恨得咬牙切齒,“時空騎士團……”

他瞬間就明白了,這絕對是時空騎士團在背後搞鬼。

事實上這種級彆的能量波動雖然偶爾也會發生,但發生的頻率很低。

黎明市所在的位置本來就是時空活動很少的區域,藤堂集團的基地在選址的時候也做過考察,出現5級能量波動以上的時空裂隙可能性都很低,更何況是6級能量波動的時空活動呢。

6級能量波動的時空活動意味著會有一隻實力比6級能量波動高手還要強大的時空生物出現,除此之外還會有大批低等級時空生物形成的獸潮。

而能夠主動製造時空活動的,隻有時空騎士團裡麵的高等級祭司,而且有非常苛刻的條件限製。

這意味著時空騎士團殺了個回馬槍,而且是要來真的,是要跟藤堂集團拚個不死不休了。

藤堂裕貴麵色陰沉,立刻下令:“所有人準備戰鬥,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奈落計劃的成果!”

……

與此同時,在藤堂集團基地外圍,一支車隊正在迅速靠近。

各種型號的步戰車將一輛大型的基地車圍在中央,快速進入藤堂集團基地附近20公裡以內的範圍,並且還在繼續深入。

基地車中,趙震已經連接上了基地車的智慧模塊,陳涉則是坐在旁邊,看向遠方巨大的時空裂隙,感受著這種強烈的時空活動。

到目前為止一切順利,但這一切纔剛剛開始。

藤堂集團的野外基地中有偵測雷達,這些偵測雷達的精確探測範圍大約是20公裡左右。

雖說偵測雷達的理論探測範圍遠比20公裡要高得多,甚至可以達到幾千公裡,但是距離越遠偵測效果越差,而且反抗軍這邊也有手段,可以遮蔽信號。所以能夠悄無聲息地摸到藤堂集團基地附近20公裡的地方。

但到了這個位置就不能再往裡麵走了,必然會被藤堂集團的偵測雷達所發現。

但是劇烈的時空活動出現以後,整個藤堂集團的基地不僅是網絡通訊全部失效,偵測雷達也已經無法在探知周圍的情況。

反抗軍的戰士們趁此機會繼續推進,偷偷將基地車開到距離藤堂集團基地隻有幾公裡的位置。

趙震看了一下距離,這對陳涉說道:“隊長,差不多了。”

陳涉點了點頭:“展開基地,先隱藏起來!”

雖然因為時空活動的出現,導致偵測雷達無法探知周圍的情況,但藤堂集團的企業軍士兵又不是瞎子。如果靠得太近,他們就能夠用肉眼看到這輛陌生的基地車。

現在時空騎士團纔剛剛發起進攻,還並冇有跟藤堂集團直接交火。如果反抗軍的行動被髮現,很有可能會節外生枝,導致藤堂集團有人跑掉。

所以基地車快速展開,建設機器人在地下迅速挖掘出一塊空間,所有反抗軍的步戰車全都藏身於地底。

而劇烈的時空活動讓時間雪越下越大,很快就將基地車給完全蓋住。

就這樣,這支反抗軍的隊伍悄無聲息地利用基地車作為掩護,潛伏在藤堂集團的基地周圍,伺機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