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餘燼將熄》?”

負責人們的第一反應是這個名字有點拗口,不太容易理解。

陳涉微微一笑,他之所以想出了這麼一個名字和故事背景。當然也是有用意的。

名字稍微拗口一點,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勸退看到的玩家。

而這個故事背景要起到某種暗示的作用。

陳涉希望這款超夢能在某種程度上讓反抗軍戰士們接受現在這種絕望的事實,認識到自己力量的弱小,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打壓一下他們的作死意誌。

不是不能打,但在逆風局還是得先安穩發育一下。

所以陳涉不能表現地太過**裸,如果用槍戰類遊戲做背景的話,隻會讓反抗軍戰士們更加同仇敵愾,鬥爭意誌更加高漲。

而用冷兵器戰鬥的背景,反抗軍戰士們不會第一時間想到超夢中的暗示作用,陳涉就可以通過潛移默化的方式把這種觀念灌輸進去。

陳涉解釋道:“所謂的餘燼,就是燃料燃儘之後,火尚未熄滅的狀態。”

“這是一個東方背景的故事。在地圖的正中央是一座龐大的皇城,皇城中燃燒著熊熊的聖火,而聖火燃燒的是天下蒼生的氣運。”

“一旦聖火熄滅,那麼天下蒼生將淪入萬劫不複的苦海。”

“天下的所有人都是聖火繼續燃燒的燃料。”

“皇城的周圍是幾個不同的國度,例如沼澤之國,遊牧之國,佛陀之國等等。”

“這些國度都想要奪取聖火。”

“而扮演一個普通人的玩家,可以自由的在這個世界上采取行動。”

“他可以去攻擊周圍的那些國度,我會在這些國度中安排一些簡單的任務。擊敗這些國度之後,等於是為中央的皇城,暫時消滅了周邊的威脅。”

“玩家也可以直接進入皇城去保衛聖火。這種難度更高,因為會麵對周圍國度無窮無儘的進攻。”

“也有更極端的情況,玩家可以直接殺入皇城熄滅聖火。”

“總之,玩家可以采取任意的行動。在這個天下氣運即將燃儘、即將陷於滅世浩劫的背景下,不斷戰鬥。”

在陳涉看來,這個故事背景算是一種隱喻。

玩家在超夢中的處境其實就是反抗軍在現實的處境,麵臨的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反抗軍戰士們如果深入地挑戰這款超夢,自然會逐漸產生這種挫敗情緒。

當然了,陳涉不認為這點挫敗情緒能對反抗軍戰士們起到什麼根本性的影響。

因為在反抗軍運動被撲滅之後,現在還堅持的反抗軍戰士,個個都是意誌堅定、百折不撓的。甚至隨時準備著為攻擊大財團犧牲自己的生命!

在這種情況下稍微打壓一下他們的鬥爭情緒,反而是一件好事,能夠避免一些無意義的犧牲,讓他們安心下來先安穩發展。

儘可能地勸退玩家、打壓反抗軍的反抗意誌。

如此一來,陳涉又能苟住一段時間。

負責人們並不知道陳涉內心中豐富的心理活動,他們隻看到了意誌堅定、雄心勃勃的集團總裁和充滿鬥誌的反抗軍隊長。

這個超夢的故事背景談不上覆雜,製作難度也適中。負責人們挑不出什麼毛病,但也冇有強烈讚同的理由。

會議有些陷入僵局。

陳涉仍舊擺出一副堅定的表情,他知道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接下來想要推動這款超夢,就隻能通過自己鋼鐵般的堅定意誌。

反正隻要自己表現得底氣十足,讓步的就一定會是其他人。

簡短的僵持之後,負責人們終於還是妥協了。

雖然他們覺得這款超夢似乎看起來並不像是會賺大錢的樣子,但他們也冇有能夠說服陳涉的更好的提議。

趙震考慮了一下之後說道:“陳總,我有一個小建議。”

“這款超夢如果全部開發出來耗資巨大,我們公司目前的財務狀況恐怕難以支撐。”

“依我看不如這樣,我們先做一小部分的試玩版,簡單看一下網絡上的口碑和風評。”

“如果風評比較好,我們再繼續製作後麵的部分。”

“而且我認為,也不要把雞蛋全都放在一個籃子裡,我們也可以考慮繼續完善《絕境之戰》,或者再同步開發一款體量比較小的超夢,做一個雙保險。”

“您看如何?”

其他的負責人們也紛紛表示讚同。

顯然他們都認為《餘燼將熄》的風險實在太高了。

一旦虧損,那虧的可都是反抗軍的軍費啊,實在讓人肉疼。

趙震的提議更加穩妥,也讓他們更容易接受。

陳涉考慮了一下點點頭:“可以。”

他一方麵是考慮到強行推進這款超夢,最後卻虧了錢,會讓自己在負責人心目中的威望受損,以後的工作就不好展開了。

另一方麵也是覺得,在《餘燼將熄》這款必然賠錢的超夢之外再想辦法開發一款體量比較小的超夢作為保底,小賺一筆。

到時候兩款超夢一個成功一個失敗,既可以消耗反抗軍的財力,又不至於讓自己的威望受損。

這樣保持一種動態的均衡,對自己而言是最有利的。

陳涉說道:“既然如此,另一款超夢,我回去再好好想想。”

“這款超夢主要的任務是出奇製勝,儘可能用小的成本投入撬動比較大的利潤,算是給《餘燼將熄》做一個補充。”

眾人就此達成一致意見。

至於這款超夢開發中的細節,其他的負責人就管不著了,陳涉可以儘情發揮。

陳涉又對張思睿說道:“這兩天我先留在公司,把超夢研發的事情完全敲定下來,你替我出去跑一趟,簡單挑幾個超夢體驗店的選址。”

“等公司這邊的事情解決了,超夢體驗店也同步開始施工。”

張思睿點了點頭:“好的陳總,包在我身上。”

……

散會之後,陳涉在自己的房間中稍微休息了一下,又簡單構思了一下另外一款超夢的方案。

隻是他的大部分靈感都被《餘燼將熄》給榨乾了,靈感這種事情又不是海綿裡的水,擠擠就會有。

陳涉絞儘腦汁地想了半天,仍舊是毫無頭緒,決定午休之後先去超夢研發部看一看,瞭解一下超夢開發的具體規則。

把《餘燼將熄》的事情全都安排好之後,再慢慢考慮。

遊戲自誕生之初,就可以說是一種帶著鐐銬跳舞的藝術。

超夢是遊戲的高級形態,但同樣無法擺脫這種規律。

這裡所謂的鐐銬其實就是技術水平。

遊戲的玩法內容都會受到技術水平和投入的限製,隻有當技術水平能夠達到的時候,很多玩法才得以製作出來。

優秀的設計師就是要在技術水平的限製下,儘可能地將遊戲的玩法和內容做到極致。

超夢帶給玩家的感官體驗,雖然完全碾壓了傳統的遊戲和電影,但它的開發也不是無成本的。

同樣,必須考慮投入產出比,考慮有限的資源著重表現哪個方麵會最有優勢。

同樣的資金,有可能一夜暴富,也有可能血本無歸,非常的刺激。

《餘燼將熄》的這個方案,整體來說是一個冇有大錯的方案,成本可高可低,以《絕境之戰》的情況來看,應該也不存在什麼難以解決的技術問題。

但另外一款同步開發的超夢,如果想要以小博大,用有限的投入獲取最多的收益,就必須得深入考量超夢的製作規律。

好在陳涉有相對豐富的理論知識,理解這個世界的超夢製作應該不會很難。

午休過後,陳涉起身前往超夢研發部。

……

來到超夢研發部,趙震已經提前在等著了。

在陳涉的記憶中,超夢研發部並冇有一個確定的負責人。

《絕境之戰》這款超夢是原主提出創意,趙震牽頭開發的。

超夢本就可以用於日常訓練,反抗軍的成員最初又是來自於各行各業,所以反抗軍中有不少懂得使用超夢編輯器的人才,趙震把他們聚攏起來,開發出了《絕境之戰》。

至於為什麼是由趙震牽頭,主要是因為反抗軍裡邊冇人懂得如何設計超夢,趙震相對老成持重,考慮問題更加周密,所以原主才把這個任務扔給了趙震。

但陳涉肯定對超夢研發部目前的架構有些不滿。

因為趙震的話語權有些過重了,他畢竟是公司元老,陳涉擔心自己不能隨心所欲地忽悠他,得換一個絕對聽話的負責人纔好。

想到這裡,陳涉對趙震說道:“趙叔,之前讓你牽頭開發超夢,隻是一種權宜之計。”

“你作為公司高層,要負責方方麵麵的事務,精力牽扯太大。我有意給超夢研發部提拔一名新的負責人,你覺得怎麼樣?”

趙震並冇有生氣,反而很高興:“那當然好,陳總,你不說我也正想提出這個問題。”

“不過,咱們公司內部能找到合適的人選嗎?”

“之前就是因為冇有找到有超夢設計才能的人才讓我來暫代的。”

陳涉目光一掃,將整個超夢研發部儘收眼底。

他隨手一點:“我覺得可以讓那個小姑娘試一試。”

趙震順著陳涉的手看過去,有些意外地說道:“您是說林鹿溪嗎?她是我們的超夢剪輯師,對超夢編輯器的運用確實很熟練,但超夢玩得不多。設計理念方麵……恐怕有些不足。”

陳涉一聽,不由得大喜。

我真是歐皇,隨手一點就點到了一個最合適的人選!

對超夢編輯器的運用熟練,說明她能夠順利地把超夢給做出來。

而超夢玩得不多,遊戲理念有所不足,這不是任憑自己隨便忽悠嗎?

其實陳涉之所以點她,主要是因為這個妹子的顏值。

這位叫做林鹿溪的年輕姑娘眉眼如畫,顧盼生輝,一雙靈動的大眼睛說不出的可愛。

她的五官長得嬌俏而又精緻,包子臉上似乎掛著盈盈的笑意,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像是調皮的小鹿跳過溪水。

陳涉嚴正聲明自己並不是一個蘿莉控。

不論是可愛的蘿莉、高冷的禦姐還是霸氣的女王,陳涉其實都來者不拒,隻要長得好看就行。

陳涉之所以一下子就挑中了她,主要是因為這個可愛的妹子在一眾反抗軍之中,實在是顯得格格不入,相當的顯眼。

陳氏財團中有不少女性的反抗軍,負責人裡麵也有幾位。但這些英姿颯爽的女戰士,看起來都是巾幗英雄,完全不輸給男人。

陳涉想挑一個心思單純、相對容易忽悠的人做超夢研發部的負責人,林鹿溪憑藉自己天真爛漫、單純無辜的外表就直接勝出了。

挑中之後,陳涉才知道,原來她是研發部的超夢剪輯師。

這不是巧了嗎?

陳涉當即拍板:“那就她了!”

“設計理唸的不足,可以慢慢培養嘛,這都好說。”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