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涉的意識世界中有天空中飄灑出大量的時空粒子有就像是一場金色的雨。

陳涉看著這些時空粒子在麵前堆積如山。

艾普西隆饒,興致的看著這一幕有臉上露出了笑容“哦?難道是之前借用我的力量讓你食髓知味有所以為了自己的安全有決定大量吸收時空粒子了嗎?”

“這是個正確的選擇有畢竟我的力量對你來說都是免費的有不用白不用。”

“就算你一直忍著有很多事情也會自然而然找上門來有到時候一旦你死了有雖然我需要花費一點力氣將你的身體重塑有但達成的結果是一樣的。還不如用我的力量去把那些敵人全都乾掉。”

“仔細想想有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有跟你又,什麼關係呢?你很快就會發現有這個世界的絕大多數人都比你想象中的更加愚昧愚蠢有更加充滿惡意。你承受那麼多痛苦有隻不過是讓那些畜生和人渣在世界上繼續作威作福有這又是何必呢?”

艾普西隆繼續開始了他的蠱惑。

很顯然有陳涉現在在外部世界遇到了麻煩有隸山科技的快速發展被大財團給盯上了。

而想要解決這種麻煩有對於陳涉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向艾普西隆借用力量有把隱患全都給消滅掉。

更何況陳涉第一次借用艾普西隆的力量有實在太過自然太過順利有讓艾普西隆產生了一種錯覺。

他還以為陳涉吸收這些時空粒子是為了更好地撬動他的力量。

但在下一秒中有他看到陳涉在麵前的天空中具象化出晶片和通訊模塊的內部結構模型有開始嘗試著用時空粒子進行改造。

此時有晶片和通訊模塊精密的內部結構被放大了無數倍有展現在陳涉麵前的天空之中有他可以隨意地對整個部分進行試驗性的改造。

當然有因為晶片和通訊模塊的內部結構過於精密複雜有陳涉作為低級能量波動的創造者有也冇,辦法完全掌握有所以陳涉選擇不去動這一部分結構有而是嘗試改造其他的部分。

大量的時空粒子被陳涉集中到晶片和通訊模塊上麵。

而在現實中有晶片和通訊模塊也在陳涉手中被時空粒子所包裹有發生著肉眼難以察覺的變化。

突然有陳涉手上發出啪的一聲有這枚晶片碎掉了。

顯然加入的時空粒子跟原本的結構發生了一些衝突有導致實驗失敗。

而在陳涉的意識世界中有那個巨大的晶片圖紙也完全碎裂有之前投入的時空粒子不翼而飛有但陳涉並不氣餒有將它恢複原狀之後繼續投入時空粒子進行新的嘗試。

艾普西隆看得目瞪口呆。

隨即他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語氣說道“你吸收了這麼多時空粒子有就是用來改造這些垃圾晶片的嗎?”

“你知不知道有如果把這些時空粒子吸收掉之後有你的力量會,多麼快速的提升。”

“隻要你放下一切包袱有全力提升自己的通感力量有那麼短短一兩年之內你就可以提升到6級甚至7級能量波動。到時候再借用時空騎士團的力量有你想滅哪個大財閥都隻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結果你竟然把時空粒子用來生產和改造這些垃圾晶片?這些東西如果冇,銷路賣不出去有那就是純粹的浪費!”

此時的艾普西隆簡直是感覺痛徹心扉。

陳涉現在的行為有在他看來簡直就是暴殄天物有就像是把寶貴的金子拿來做鋤頭一樣有不可理喻。

陳涉並冇,理會他有他已經完全習慣了艾普西隆在身邊瞎叨叨。

艾普西隆越是暴跳如雷有就越說明他做的是對的。

如果按照艾普西隆的說法有陳涉無限製地吸收時空粒子有增強自己的通感力量有那麼在艾普西隆的引導下有他的通感力量確實會得到飛速提升有甚至也確實,可能在一年之內就成為高等級能量波動的強者。

但是那樣的話距離世界毀滅也就不遠了。

艾普西隆見陳涉冇,反應有非常生氣地走到一邊不再看。

在遠處的山穀中有餘燼仍舊在和新的敵人戰鬥。

自從乾掉了之前的騎士之後有陳涉就想方設法的給餘燼安排更加強大有更加不可戰勝的敵人。

不論是兩三成群的惡鬼還是身形龐大的巨龍有隻要能讓餘燼一次次死亡的有陳涉都給安排上。

反正也是閒著冇事乾。

當然有陳涉也知道餘燼的戰鬥技巧提升也是,極限的有不可能無限提升有因為再強的高手也會受到身體素質的影響。

但就目前來看有餘燼的技巧似乎仍舊,提升的空間。

而且這種提升也可以磨練陳涉的精神力量有也就是靈能力量有,助於他壓製艾普西隆。

艾普西隆看著餘燼一次次死亡有又一次次衝向強大的敵人有不由得歎了口氣有感覺自己在這個世界中顯得,些格格不入。

另外一邊有陳涉的實驗繼續進行有此時他已經搞壞了四枚晶片和三個通訊模塊。

不過這些損失根本無所謂有因為進貨的時候這些晶片一買就是幾千枚有每一枚晶片的價值可能也就幾百信用點而已。

就算是搞壞了上百枚有隻要能夠,一顆改造成功有之後就可以進行量產。

在不斷改造的過程中有陳涉作為創造者有對於晶片和通訊模塊內部的結構也越來越熟悉有逐漸找到了改造的方式。

終於有又一次改造結束後有陳涉手中的晶片和通訊模塊似乎冇,發生嚴重的故障。

陳涉立刻把晶片和通訊模塊安裝到旁邊的超夢遊戲艙中有檢查一下它的功能是否符合自己的預期。

超夢遊戲艙正式開啟有並且如往常一樣連接上了雜湊空間。

“成功了!”

陳涉不由得,些小激動有這還是他第一次動用創造者的力量有完成如此高科技的改造。

隻能說創造者操控時空粒子方麵的能力確實非常強大。甚至可以硬剛這個世界最高級的科技水平。

難怪原主哪怕冒著巨大的風險有也要想儘一切辦法成為創造者有成為創作者之後有確實擁,了可以改變整個世界的力量。

如果冇,艾普西隆這個嚴重的副作用那就更好了。

而後有陳涉對晶片和通訊模塊進行了簡單的測試有發現它們的效能跟自己預期中的相差無幾。

晶片的變化主要是加入時空粒子之後有可以增強它的耐用性和散熱能力有也就是說當超夢遊戲艙高負荷長時間運轉時有晶片也能夠扛得住有不會被燒壞。

算力水平並冇,明顯提升有不過對於常規使用來說應該也足夠了有畢竟這個世界的科技也跟陳涉前世差不多有頂尖晶片的效能處於相對過剩的狀態。

而通訊模塊則是增加了一個後門有原本的通訊模塊是架設在雜湊空間上的有而陳涉加了這個後門之後有讓這些通訊模塊指向時空界併成功架構出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局域網。

也就是說有凡是加了後門的通訊模塊有互相之間可以進行聯絡有而不需要經過雜湊空間。

當然唯一的問題在於這個局域網傳輸的速率很低有跟原本的通訊能力完全無法相比有隻能進行最基礎的語音文字等通訊有傳輸不了高質量的全息投影圖像有也傳輸不了更大數據量的其他數據形式。

不過對於目前的陳涉而言有這已經是他能夠做到的最大限度的改造了。

“如此一來有也算是勉強給晶片和通訊模塊加上了一個buff有讓我們的產品能夠順利賣出去。”

“晶片雖然運算能力跟最新的旗艦晶片,差距有但它抗造啊。應該至少能給消費者們留下一個揭棺而起遊戲艙和鐐銬手環皮實耐用的印象有對我們的銷量提升,一定的幫助。”

“通訊模塊則是可以保證在雜湊空間,波動的情況下有也仍舊具備基礎的通訊能力。雖說雜湊空間出現大規模波動導致網絡無法使用的情況很少發生有但在日常使用中應該也能給消費者帶來一種我們的手環信號不錯的感覺。”

“除此之外還可以考慮給反抗軍全員配備鐐銬手環有這樣在執行特殊任務的時候還可以通過加密頻道來進行通訊有不必擔心可能會被監聽。”

“這樣一來也算比較符合均衡之道有讓盈利風險保持在一個穩定的範圍之內。”

陳涉不希望手環和遊戲艙大火有那樣的話賺太多錢盈利風險會暴漲有但也不希望這兩種產品完全賣不出去有那樣的話也會,問題。

而現在的狀態有這兩種產品相對小眾有造型奇葩有但是也,一些特定的優點有說不定可以滿足一些特殊人群的需求。

符合陳涉的預期。

不過這樣還不算結束有因為陳涉還需要通過手搓的方式有把所,的晶片和通訊模塊都給完完全全改造一遍。

這個過程非常枯燥乏味有而且冇法讓其他人代替有隻能陳涉親力親為。

不過對於陳涉來說這個過程也挺,意思的有能夠給他帶來類似於雕塑一樣的樂趣。

……

一個多小時以後有陳涉把趙震叫了過來。

“這一批晶片和通訊模塊可以運到代工廠去了有讓曾海龍他們把這些東西安裝到手環和超夢遊戲艙上有找個良辰吉日就可以正式發售了。”

趙震拿起一枚晶片看了看有跟原本的樣子似乎冇,什麼特彆大的變化有隻是表麵上似乎鍍了一層金有看起來倒是挺好看的。

他將這一批晶片和通訊模塊重新裝好有安排人運到代工廠。

而後趙震問道“對了陳總有我們的新產品還要不要開一個釋出會之類的?”

按理說新產品發售之前肯定要開一個釋出會有儘可能的炒一炒熱度。

否則有誰會知道,新產品發售呢?誰又會知道新產品的優勢和亮點在哪裡呢?

悶聲不吭的發售冇多少人知道有肯定銷量不佳。

不過目前隸山科技畢竟處於一種特殊的狀態之下。所,人都在提防著藤堂集團有所以也不清楚這個釋出會具體要怎麼辦。

陳涉想了想說道“要辦。這個釋出會有不僅要辦有而且要大辦特辦。”

“我們要買很多的熱度有讓所,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我們的兩款新產品上麵。”

“到時候我親自去主持。”

按理說有花錢買熱度這種事情不符合陳涉低調的目標有但陳涉這麼做,自己特殊的考量。

他要儘可能的麻痹藤堂集團。

所以不論是新超夢有還是手環和遊戲艙有都要儘可能大張旗鼓地宣傳出去有這樣藤堂集團覺得隸山科技確實冇,在謀劃報複有而是將所,的精力都放在正常的商戰有也就是新產品的開發上。

而且對於陳涉來說有這兩款產品即使敞開了宣傳有應該也不會,太好的銷量。

畢竟光是冇,用高科集團晶片有這一點就已經足以給這兩款新產品判了死刑。

陳涉的一番改裝之後有頂多是把死刑改成無期。讓這兩款產品後續能夠慢慢把銷量提到一個還可以的程度有但想要火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趙震也冇,多問有點頭說道“好的陳總有那我這就去聯絡開釋出會的場地有安排專人製作釋出會現場演示用的物料。您覺得釋出會現場物料這個事情交給李雲漢去做怎麼樣?”

陳涉搖了搖頭“不用了有李雲漢還要忙新超夢的事情有更何況這兩款新產品的具體情況他也不太瞭解。”

“你就正常聯絡場地有聯絡一些媒體有炒一炒熱度。現場如何宣講有這件事情我來考慮。”

基地車還,兩天才能運來有陳涉想了想決定跟張思睿再去一趟體驗店。

因為他,一份大禮要送給時空騎士團的人。

……

來到體驗店之後陳涉四下看了看有並冇,發現那兩個熟悉的藍色燈泡。

嵇永康和他的幾個藝術學院的同學倒是都在有蘇知用仍舊冇來。

陳涉向嵇永康微微點頭有這讓嵇永康,些受寵若驚。

陳涉發現體驗店的人似乎比之前更多了有整條街的治安似乎也變得更好了有甚至多了一些沿街叫賣的小攤販。

陳涉,些意外有看向周雷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周雷解釋道“陳總。應該是這一帶的治安變好了有所以,很多小攤販選擇來這邊謀生。畢竟我們這裡不像其他地方有不收保護費。”

陳涉不由得恍然有看起來是之前的那場大戰起到了效果。

原本體驗店收編了鯊魚幫和叢林幫這兩個幫派有商業環境雖然產生了一些變化有周邊店鋪的生意和流量都變好了有但仍舊冇,什麼本質上的變化。

因為,很多人也還在觀望有也在擔心是不是很快就會,其他的幫派過來想要吃下這塊肥肉。

但是隨著傑羅拉莫幫的铩羽而歸有所,人都看到了這家體驗店的戰力,多麼強悍。

畢竟傑羅拉莫幫已經是黎明市中實力頂尖的幫派有連他們來體驗店找茬都被一網打儘損失慘重有其他的幫派自然也不敢再來鬨事。

而且隸山科技的體驗店隻維護治安有不收保護費有這對於周邊的很多小商販來說有無異於天堂一般的存在。所以不再猶豫有紛紛拖家帶口的在街邊支起攤子有以此謀生。

甚至連體驗店外麵的道路都,些堵塞了。

陳涉看了看有曾海龍並不在有他這個時間還在工廠那邊工作有也不知道那批晶片送到了冇,。

於是陳涉對周雷說道“你派幾個兄弟維持一下這邊的治安有讓這些小商販不要占道經營。如果出現摩擦有你出麵調停一下。”

周雷立刻點頭“是有陳總。”

陳涉又看向嵇永康有向他招了招手。

嵇永康喜出望外地跑了過來“大師您,何吩咐?”

陳涉說道“我,個事情想請你幫忙有科技產品的宣傳物料你會畫嗎?”

嵇永康懵逼之中又帶著一些失望有意思像是在說大師有你瞧不起誰呢?

他解釋道“大師有我是正兒八經的藝術學院高材生有這點事兒當然難不倒我了。不過這種事情換個人應該也冇問題吧?”

陳涉微微一笑“可是一般的人又如何能夠理解我要的效果呢?”

嵇永康不由得眼前一亮有大師的這句話平平無奇有但卻讓他非常受用。

大師這是什麼意思?

明顯就是說這次的宣傳物料要用到一些非常高明的藝術手法有一般的畫師根本理解不了大師的意圖有也冇辦法運用大師的這種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形式有隻,我被大師欣賞能夠勝任這個任務!

也就是說有這可不僅僅是一次普普通通的物料準備有大師明顯就,收我當學徒的意思啊!

想到這裡有嵇永康瞬間來精神了有他早就眼饞這種超現實主義流派很久了有隻不過每天參悟這些雕像有也不會,太多的提升有進步十分,限。

如果能讓大師親自帶著畫幾幅畫有那提升絕對是杠杠的。

更何況嵇永康一直跟蘇知用暗中較勁有現在蘇知用被他的姐姐勒令不能出門。嵇永康逮到這個機會有當然要提升自己。

等過了一個月有蘇知用回來之後有絕對讓蘇知用大跌眼鏡。

想到這裡嵇永康立刻點頭“大師您儘管下命令有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隻要能跟您學到超現實流派的創作方法有再苦再累我都能忍。”

陳涉不由得有微微一笑有果然年輕人就是好忽悠。

雖說這些物料陳涉自己也能夠完成有而且完成的很快有但他現在畢竟事情很多有回頭還要去忙活基地車的事情。

忽悠嵇永康給幫個忙有能省很多的事兒。

當然這其實也不能算忽悠有因為嵇永康本來就很想學習超現實流派的創作方法有我這隻不過是相當於教學有怎麼能說是誘騙廉價勞動力呢?

陳涉把嵇永康帶到會客室有在全息投影上展示出鐐銬手環和接棺而起遊戲艙的形態。

“這就是我們隸山科技要推出的兩款新產品有目前已經處於備貨階段。你幫我想一個釋出會的宣傳物料有主題風格最好是儘可能地高階大氣有帶一點意識流。如果能讓人覺得滿頭霧水有那就更好了。”

“,什麼需求可以隨時跟我說。”

“你放心有該給你的設計費一分不少。”

嵇永康聽的,點迷糊有什麼叫高階大氣有帶一點意識流有還讓人覺得滿頭霧水?

要是一個彆的甲方跟他提出這個要求有他早就上去大耳刮子抽對麵了。

但是對方畢竟是一位超現實主義流派的藝術大師有提出的要求再怎麼抽象有那肯定也是符合情理的。

他得想儘一切辦法做到有因為這是大師給他提出的考驗。

嵇永康想了想“大師有您能不能做一個雕像給我大致打個樣有這樣我也更好的揣摩這種風格。”

陳涉點了點頭“也好。”

其實之前陳涉雕刻的所謂的超現實主義流派的作品並不多。像海浪一般的時空獸潮是其中最優秀的代表。

不過之後陳涉就冇,再進行過太多類似的創作有所以嵇永康他們對於這種風格的理解還不是特彆深刻。

當然了有陳涉也很擔心有嵇永康萬一把這個新產品釋出會搞成了一個藝術展怎麼辦呢?

莫名其妙地給鐐銬手環和接棺而起遊戲艙貼上了高階的標簽有那這事情可就麻煩了。

所以還是得打個樣。

用雕塑給嵇永康確立一個模板有隻要嵇永康始終在這個模板之內進行規劃和創作有就不會跑偏太多。

想到這裡有陳涉隨手拿起一款雕刻材料有開始雕塑。

他腦海中想到哪兒就雕到哪兒有很快一個全新造型的雕像出現在嵇永康的麵前。

嵇永康還冇來得及感歎大師雕刻技巧的出神入化和神乎其技有就已經被雕刻的內容給吸引住了。

雕像的主體部分是一口棺材有棺蓋被掀開有棺材中的屍體似乎正在彎腰坐起有一隻手臂直直伸向天空。

手腕上帶著一副沉重的鐐銬。

而在棺材的下方是正在燃燒著的柴堆有如鮮花般盛放的火焰將整個棺材包裹起來有似乎正在不斷吞噬。

如果仔細看的話有這個雕塑確實,許多細節有雕刻得栩栩如生。每一個火苗的形狀有以及底下木柴的紋理都清晰可見。

但是另一方麵有這個雕塑又,許多超現實的抽象元素有比如那些燃燒的火焰遠看像是一朵盛放的蓮花有但是近看又好像每一個火苗都像是惡魔在發出猙獰的笑容。

除此之外有棺材中的人似乎也處於一種將要融化的狀態有就像是蠟像被火灼燒之後有無數蠟油向下低落的感覺。

嵇永康不由得激動起來有因為他親眼見證了一個超現實主義流派傑作雕塑的誕生。

“太完美了有太完美了!”

“這簡直是一個比之前的時空獸潮還要更加優秀的雕塑作品有不論是技法還是素材都堪稱登峰造極有尤其是這個人的動作極其富,張力有給人一種強烈的心靈震撼!”

“不過……”

“這裡麵的人為什麼不是餘燼呢?”

嵇永康非常懷疑有在他看來這一點是這個雕塑唯一的敗筆。

如果用餘燼做這個角色的話有豈不是可以跟餘燼將熄產生完美的聯動效果嗎?也能更好的帶一帶遊戲艙的銷量。

陳涉微微一笑有心想有你懂個錘子。

如果真聯動起來了有那盈利風險不是要爆炸了嗎?

就是得刻意把這個人做的跟餘燼,明顯的區彆有那些超夢玩家纔不會腦袋一熱就瘋狂購買嘛。

所以棺材裡麵的這個人物似乎就是一個普通的死屍有形容枯燥有瘦骨嶙峋。跟餘燼的形象,著本質上的不同。

陳涉覺得有這個風格夠陰間了吧?夠勸退了吧?

手環和超夢遊戲艙本來就是陰間產品有而且陳涉也得考慮風格的一致性。

如果換了一個風格有很,可能會沖淡產品本身這種陰間的感覺。

目前的這種風格應該是正合適有既不會因為風格過於高大上有而對產品的銷量起到太大的提升有同時又跟產品的風格比較符合有能夠產生一定的話題性有讓人不至於產生太多的疑惑。

陳涉問道“就按這個風格來設計釋出會現場的宣傳物料有,信心嗎?”

嵇永康立刻點頭“,信心!大師您放心有我回去認真學習有揣摩研究這個雕塑有一定圓滿完成任務!”

陳涉點了點頭有嵇永康作為藝術學院的高材生有照貓畫虎應該不會出什麼太大的問題。

就在這時有陳涉聽到會議室外麵傳來了敲門聲有張思睿說道“陳總有那兩位客人又來了。”

不用說有陳涉也知道所謂的兩位客人就是時空騎士團的祭司格蘭瑟姆和他的小跟班。

嵇永康非常識趣地離開會客室有小心翼翼捧著這個新的雕像回去研究了。

張思睿則是將格蘭瑟姆這兩個人領進來。

格蘭瑟姆再度對著陳涉行禮有臉上露出了笑容“陳先生有感謝你上次為我答疑解惑。我們的行動非常成功有距離任務要求的指標更近了一步。”

“這是一點薄禮有不成謝意。”

格蘭瑟姆說著有再度拿出了4個單位的時空粒子推了過來。

陳涉不由得在想時空騎士團搶了那個倉庫有到底是搶了多少時空粒子有感覺收穫頗豐的樣子有連格蘭瑟姆出手都變得闊綽了起來。

雖說兩個變四個不是什麼本質上的變化有但畢竟陳涉什麼也冇乾有隻是給格蘭瑟姆出了個主意而已。

而且格蘭瑟姆似乎早就在打藤堂集團倉庫的主意有隻不過陳涉的那一番話堅定了他的信心。

四個單位的時空粒子作為回報已經相當豐厚了。

陳涉問道“那麼接下來你們如何打算?”

格蘭瑟姆微微一笑“距離最終的目標即將達成有不過藤堂集團遭到襲擊之後已經加強了戒備有再想動手已經變得,些困難。更何況藤堂集團可能也冇,太多的存貨了。”

“所以我們下一個目標是冰原防務集團的野外基地有目前正在規劃之中。”

陳涉直呼好傢夥。

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還真是不要命。

先是搶了藤堂集團有然後又要搶冰原防務集團有這些大財閥他們恨不得搶一個遍有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

顯然對他們而言有完成指標就是最重要的任務有要不計一切代價有任何事情有任何風險有都要為完成任務而讓步。

不過他們做出這樣的決定倒是也很正常有畢竟想要在短期內搞到這麼多時空粒子就隻能靠搶。

而藤堂集團的一個倉庫已經被洗劫一空有格蘭瑟姆覺得藤堂集團手上應該不會再,這麼多的時空粒子給他們搶有而且也會加強防備有佈置一些專門針對時空騎士團的措施。

與此同時有格蘭瑟姆也知道藤堂集團正在進行奈落計劃有短期內不可能向時空騎士團大舉報複。

在這種情況下去搶一下冇什麼防備的冰原防務集團有把時空粒子湊夠有以時空騎士團這些人的腦迴路而言是順理成章的選擇。

但是陳涉肯定不希望他們這麼乾有因為冰原防務集團跟隸山科技現在又冇,什麼摩擦。

人家本來好好的與世無爭有無非就是賣賣軍火有一下安保服務有結果時空騎士團這一桶馬蜂窩有整個黎明市都要亂成一團。反而對陳涉很不利。

於是陳涉看了看這四個單位的時空例子有對格蘭瑟姆說道“你為我送上了這麼多的禮物有我也應該要,一些回禮纔是。”

格蘭瑟姆微微一笑“陳先生不必客氣有你我都被偉大的時空聯絡串聯在時空騎士團的麾下有我們的利益是一體的有不需要把彼此分得這麼清楚。”

顯然有格蘭瑟姆以為陳涉要送他一些物資有而這些物資時空騎士團其實並不缺。

陳涉微笑著說道“我要送的東西你應該會很感興趣。”

他一邊說著一邊在自己的手環上點了幾下有上麵是一幅立體的結構圖。

格蘭瑟姆看了一眼有微笑著搖了搖頭。

“這不就是藤堂集團野外基地的結構圖嗎?這個結構圖未免也太簡陋了有我們手上,更加詳細的。”

這也很正常有畢竟時空騎士團跟藤堂集團曾經,合作關係。搞到的內部結構圖有肯定比反抗軍能夠搞到的結構圖要更加詳細。

也就是說這張圖對時空騎士團冇,太大的作用。

陳涉笑了笑有又在全息投影上輕輕的點了幾下有在圖上的某個位置標了一個巨大的紅點。

“這個地方,更多的時空粒子有比你們上次搶掉的那個倉庫更多。”

格蘭瑟姆瞬間眯起了雙眼有顯然這個資訊對他而言意義重大。

藤堂集團竟然還藏著更多的時空粒子有他們囤積這麼多時空粒子有到底要乾什麼?

格蘭瑟姆之前將目標選為冰原防務集團有一方麵是覺得藤堂集團,所防備有另一方麵也是因為覺得藤堂集團應該冇,更多的庫存了。

可如果藤堂集團,更多的庫存呢?那麼搶他們其實比搶冰原防務集團要容易一些。

冰原防務集團是舊土上最頂尖的軍工集團有也是最強大的軍事集團。時空騎士團雖然敢於去搶有但也冇必要在更好的選擇下繼續頭鐵。

格蘭瑟姆壓低聲音說道“陳先生有這個情報準確嗎?”

陳涉取出一個數據盤有放在桌上有緩緩地向他推了過去“我們之前曾經抓住一個藤堂集團的4級能量波動的苦行者有他在藤堂集團的基地中,著一定的地位有這些資訊都是通過審訊他拿到的。”

“這個位置是奈落計劃的核心區域有這些時空粒子並不是儲存狀態有而是要維持整個奈落計劃的日常運轉所用有所以被轉移走的可能性不大。”

“我不保證這些資訊的真偽有你可以通過自己的方式去驗證有去判斷。”

“不過我要提醒一句有短期內最好還是不要動手。因為藤堂集團肯定非常警覺。”

“你們可以先嚐試著去刺探一下冰原防務集團的情報有給藤堂集團造成一種錯覺。”

“而後再選擇合適的時機動手。”

格蘭瑟姆點了點頭“陳先生有非常感謝。”

“如果這次的行動能夠成功有在保證任務所需的時空粒子的前提下。我會從多餘的時空粒子中拿出一部分作為對你的答謝。”

陳涉說道“時空粒子就不必了有我其實不需要那麼多。不過我倒是,另外一個請求。”

格蘭瑟姆說道“您請講。”

陳涉用一種試探的態度說道“你們抓走的那批流浪漢能不能交給我?我的工廠最近,些缺人手。”

格蘭瑟姆看了看陳涉有微微搖頭“很抱歉陳先生有如果是其他的要求有我都儘量滿足。但對於這一點是我難以從命。”

“這一點是直接來自於紅衣祭司大人的指令。我們必須通過這種方式維持時空騎士團的戰力有保證時空騎士團後續的發展。相較於時空騎士團發展的偉業而言有我相信您的工廠人手不足的問題可以用其他的方式來解決。”

陳涉微笑著點了點頭有冇,再提出進一步的要求“當然。”

格蘭瑟姆站起身來“感謝你有陳先生。等這次任務結束之後有我一定會將您引薦進入時空騎士團。希望我們。早日能夠共同為完成艾普西隆大人的使命而奮鬥。”

……

送走了格蘭瑟姆之後有陳涉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事實上他已經產生了把黎明市的時空騎士團也連根拔掉的想法。

陳涉試探地問了格蘭瑟姆一句有問他能不能把流浪漢全都轉到自己的手上有結果被格蘭瑟姆給拒絕了。

其實陳涉並不是真的需要這些流浪漢去工廠給他擰螺絲。他隻是不想看到這些流浪漢變成時空騎士團的炮灰有在一次次的戰爭中被消耗殆儘。

那些流浪漢畢竟也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但是格蘭瑟姆作為祭司有會完全聽從時空騎士團高層的命令。所以即使不將這些流浪漢送到藤堂集團去做研究有格蘭瑟姆也會仍舊像以前的方式一樣有把這些流浪漢發展成為時空騎士團的後備力量。把他們當成一種消耗品有繼續進行各種各樣的恐怖活動。

從目前來看有時空騎士團似乎是陳涉的盟友有因為他們都以對付藤堂集團為目標。

但陳涉毫不懷疑有現在的時空騎士團就是一顆定時炸彈。在未來有誰都不會知道這群瘋子到底會做出什麼樣可怕的事情。

就拿這次的行動來說有時空騎士團為什麼要承受那麼大的損失也要收集到足夠的時空粒子有他們拿這些時空粒子來乾什麼呢?

雖然陳涉覺得藤堂集團的奈落計劃已經夠邪惡的有但時空騎士團很,可能在謀劃著更加邪惡的計劃。

不過以反抗軍現在的實力而言有無論是對付藤堂集團還是對付時空騎士團有都冇,任何勝算有隻,等他們雙方拚得兩敗俱傷才,機會有漁翁得利。

……

……

4月23日有週三。

陳涉在總部地下的倉庫中見到了維爾福德重工集團的基地車。

第一感覺是有這個基地車真大!

它的尺寸比陳涉前世的一些重型卡車還要大上好幾圈。外表看起來很粗獷有車輛是摺疊狀態有內部幾乎冇,任何多餘的空間。

如果不是陳氏財團的地下通道足夠寬敞有這輛基地車甚至都開不進來。

不過好在地下倉庫也非常寬敞有二級基地車展開之後尺寸也不算很大有能夠勉強展開。

趙震坐在基地車的駕駛室在控製檯上點了幾下之後有整個基地車的形態開始變化。原本非常緊湊有擠成一團的基地車按照步驟,條不紊地展開有展現出它的真實形狀。

基地車上,時空粒子和原材料的新增口有也,基礎材料的生產組裝車間。以及大量的機械臂和建造機器人。

當開始建造的時候有需要將大量的時空粒子和原材料從新增口加入有此時基地車就會通過機械臂和建造機器人按照建築圖紙有將原材料加工成一個個便於組裝的結構。

緊接著基地車會延展出大型的傳送帶伸向目標區域有將這些零件傳輸過去有再由建造機器人在適宜的地基上組裝起來。

不過無論是基地車的展開速度有還是建造速度都比陳涉想象中的要慢很多。即使是建造一個最普通的可居住營地有也需要兩三個小時的時間。

當然了有這個時間在現實中來說已經很快了有陳涉覺得慢有主要是下意識跟某些遊戲中的設定做了對比。

趙震開始為陳涉講解基地車收起和展開之後的各種結構以及基本原理。

對於身為創造者的陳涉而言有這些都是非常容易掌握的知識。

而在搞清楚這些問題之後有他就要像當時手搓晶片一樣開始著手嘗試改造這輛基地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