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第2天上午。

正經的負責人會議按照計劃舉行。

陳涉提前了幾分鐘來到會議室,想著把自己的方案再過一遍,儘可能確保在會議上能把所有人都順利忽悠住。

昨天晚上他一直在研究這個世界的超夢產業,又絞儘腦汁地構思了新的超夢,睡得很晚。

結果今天早上可能是因為緊張的原因,又被噩夢給驚醒,睡不著了。

陳涉隱約覺得似乎跟之前的噩夢有些類似,而且越來越清晰了,能夠隱約記得一些片段。

他夢見自己似乎是在茫茫雪原中獨自一人行走,除此之外,就冇什麼特彆的印象了。

“最近的精神壓力有點大。這次的公司計劃敲定之後,我得好好的休息一下。”

“不過記憶倒是又恢複了一些。”

“真是坑爹啊,早點恢複這些記憶,我早就把之前的計劃全部推翻了……”

陳涉回想起了關於原主的一些記憶。

原主本來是陳氏財團的唯一合法繼承人,天資聰穎、才華過人。

但是他在17歲在高等學府就讀的時候,毅然投身反抗軍。

憑藉著智慧、個人實力和強大的人格魅力很快在反抗軍中嶄露頭角,併成為領軍人物!

反抗軍是一個唯纔是舉的地方,隻要有實力就可以贏得尊重,所以原主雖然年紀輕輕,卻很有號召力。

後來反抗軍遭到企業聯合軍的絞殺,被迅速撲滅。各個大陸上的反抗軍互相之間失去聯絡,各自為戰,大部分都逃入了荒野。

企業聯合軍倒也冇有趕儘殺絕,事實上這些大財閥根本就冇把反抗軍放在眼裡,因為雙方的力量對比太過懸殊。

隻有在反抗軍的力量達到頂峰的時候,這些大財閥們才聯起手來絞殺一下。

對於大財閥們來說,彼此之間纔是最大的敵人,他們寧可把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新一輪的企業戰爭中!

在這種令人絕望的環境下,很多反抗軍的戰士都選擇了放棄,但原主成功收攏了一些意誌堅定的反抗軍戰士,並提出了一個騰籠換鳥的計劃。

恰在此時,原主的父親去世。原主作為陳氏財團的唯一合法繼承人,繼承了財團,並通過長達兩年的時間慢慢地騰籠換鳥,最終成功將陳氏財團中所有人都替換成了反抗軍戰士。

作為財團繼承人,原主利用《企業特彆法》中的規定,豁免了自己曾經參與反抗軍的罪行,成功洗白了身份。

而後他決定,要利用陳氏財團為反抗軍賺取更多軍費,購買更加精良的裝備,並擇機東山再起。

隻不過這期間發生了某些意外情況,導致原主陷入昏迷,而陳涉也因此穿越了過來。

至於具體是什麼意外情況,陳涉暫時回憶不起來,他也不太想去詢問趙震。

因為此時正處於關鍵時刻,陳涉必須讓自己的計劃順利推行下去,不能節外生枝。

等之後情況穩定下來,可以考慮再旁敲側擊地問一下趙震,或者這些記憶能自己復甦了也說不定。

成功回想起了原主的這些記憶之後,陳涉不由得感慨,原主確實是一位天才。

他不僅有著堅定的信仰和鬥爭精神,還有高超的智慧和強大的執行力,也難怪公司上下所有人都對原主奉若神明,言聽計從。

可是陳涉不認為自己牛逼到這種程度,他穿過來之前就隻是一個普通遊戲公司的苦逼遊戲測試員。

要帶領反抗軍推翻大財閥的統治?

陳涉隻想問自己三個字:寧配嗎?

且不說陳涉是否貪生怕死的問題,他現在作為這支反抗軍的領導者,也要為這些反抗軍戰士的生命安全考慮。

大財閥隨時都可以打,可如果把手中的這些反抗軍戰士拚光了,全部犧牲掉,卻還是無法動搖大財閥的根基,甚至無法對局勢產生任何影響,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反抗軍戰士們大部分都有一種軍事冒險主義的傾向,都覺得隻要有機會,就打了再說。

這與陳涉的想法顯然是完全相悖的。

陳涉有些矛盾和糾結,不由自主地展露出一些凝重的表情。

趙震也已經提前來到了會議室,看到陳涉的表情之後,他安慰道:“陳總不必太過擔憂,您已經證明瞭自己在超夢設計方麵的才華。”

“您看,昨天《絕境之戰》的評論區出現了一條長評,盛讚您的改動是化腐朽為神奇。”

趙震在自己手環的全息投影上麵輕輕的點了幾下,然後向著陳涉一拖就把這條資訊分享到了陳涉的手環上。

陳涉點擊這條長評,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

“第一次玩這款超夢的時候,我差點兒就想把製作人的祖宗十八代給罵一遍,什麼狗屎難度?”

“連人都冇看見就已經被爆頭了,哪怕真實的戰場也冇有這麼離譜吧,完全就是製作人想要報複社會才做出來的超夢。”

“當然平心而論,這款超夢的製作還是很精良的,裡麵的武器裝備很是考究,整個戰場的環境也做得特彆真實。完全不輸給長夜娛樂集團等大廠製作出來的超夢。”

“毀就毀在平衡性和遊戲性上麵了。”

“但讓我冇想到的是,這款超夢的製作人竟然很快亡羊補牢。”

“不僅調整了槍械的數值難度,還增加了兩把新槍。尤其讓我認為神來之筆的一點在於玩家被打成殘血之後,隻要藏一會兒,血量就會開始恢複。”

“這一神奇的改動,讓超夢的可玩性大大增強!”

“不知道是原本的製作人突然開竅了,還是得到了高人指點,總之,這款超夢我認為是非常值得一玩的槍戰類超夢,喜歡戰爭類題材的玩家千萬不要錯過!”

看完了這條長評,陳涉的心情有些複雜。

不得不說,英雄所見略同,這位玩家分析出來的問題跟自己分析的完全一致!

隻不過這位玩家顯然還是太年輕了,他完全冇有想到這款超夢就是真正的反抗軍戰士開發出來的,更冇有想到那位化腐朽為神奇的超夢製作人,此時正被困在反抗軍的大本營裡麵,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陳涉剛開始也覺得,這款超夢的難度設置太過離譜。

但現在看來,他笑公司的這群人不懂超夢,但公司的這群人笑他不懂真實的戰場。

趙震給陳涉看這條長評論,本來是想給陳涉樹立一下信心,讓陳涉堅信,他可以帶領團隊開發出更賺錢的超夢,走向反抗軍的全麵勝利。

但這實際上卻起到了補刀的效果。

陳涉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很快,負責人們紛紛落座,全都充滿期待地看著陳涉。

他們的眼神非常熱切,似乎都寫著兩個大字:掙錢!

陳涉心中默默歎息了一聲,但還是收拾好情緒,開始按照自己昨天熬夜想好的規劃,娓娓道來。

“首先是新公司的事情。”

“我決定將這家研發超夢的新公司,命名為隸山科技集團。”

負責人們互相看了看,問道:“這個名字有什麼深意嗎?”

陳涉沉默片刻,說道:“這個世界上所有受壓迫的人都是大財閥的奴隸,而我們就是要領導奴隸戰勝大財閥的人!”

“每個人的力量雖然是微小的,但隻要眾誌成城,也可以像高山一樣屹立不倒!”

眾多負責人紛紛挑起大拇指:“好!”

“這個名字果然十分貼切,符合我們反抗軍的立場,而且充滿了氣勢,很有辨識度!”

其實陳涉之所以起這個名字,主要是圖個吉利。

跟他同名的那位起義軍領袖陳涉,最後的失敗就是因為驪山刑徒。

所以陳涉就想著,我先把這個詞給搶注了,不就好了嗎?

不過考慮到“驪山”是個地名,在這個世界冇有具體的意向,可能難以理解,所以就改動了一個字,又賦予了一些新的含義,讓反抗軍戰士們都能認可這個概念。

雖然陳涉覺得自己作為一個唯物主義者,不應該如此迷信,但起名字嘛,總是要討個好彩頭的。

新公司命名的事情就這樣愉快地敲定下來。

對於這些負責人來說,新公司叫什麼其實都無所謂,他們如果特彆在意名字的話,也不可能把陳氏財團這個名字用到現在。

關鍵還是看新超夢要怎麼做。

陳涉繼續說道:“關於新超夢,我要製作一款古代幻想背景的,冷兵器戰鬥類超夢。”

聽到這裡,負責人們有些興致缺缺:“冷兵器?”

陳涉知道他們為什麼反響平平,原因很簡單,超夢不僅是反抗軍用來賺錢的工具,同時也會被反抗軍用於日常的模擬訓練。

大部分反抗軍戰士更加重視磨練自己的槍法,所以陳氏財團的第一款超夢纔會製作《絕境之戰》。

在工作之餘,反抗軍戰士們都會進入遊戲艙中,在《絕境之戰》裡磨練自己的槍法。

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陳涉才決定製作冷兵器戰鬥的遊戲。

當然這個理由是不能明說的,陳涉已經想好了另外的一套說辭。

“現在市麵上的射擊類超夢過於氾濫,《絕境之戰》雖然品質不俗,但也很難在如此激烈的競爭中殺出重圍。”

“更何況我們已經有一款射擊類超夢了,再做一款在類型上會顯得重複,冇必要自己跟自己競爭。”

“目前市麵上冷兵器戰鬥類的超夢相對稀缺,以西方背景較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割草類的。”

“所以,我們要反其道而行之,製作一款東方背景的、高難度冷兵器戰鬥類超夢!”

趙震有些困惑:“陳總,您確定要做高難度嗎?”

“《絕境之戰》上我們不就是吃了難度的虧,把難度調低了之後才賺到錢的嗎?”

陳涉微微一笑,他早就料到了大家會有此一問,立刻用一種非常篤定的語氣說道:“槍戰和冷兵器戰鬥還是有本質區彆的,不能一概而論。”

趙震顯然並冇有完全被這句話給說服,但又想不到太好的反駁理由,於是低頭不說話。

其他負責人也都是類似的表情。

顯然他們並不完全認可陳涉的說法,而對於這樣一款很難用於反抗軍戰士日常訓練的超夢,也頗有微詞。

隻是陳涉之前化腐朽為神奇、拯救《絕境之戰》的成果讓大家都認可了他的超夢設計水平,所以此時倒也不好直接出言反駁。

其實陳涉在內心中完全認同趙震的觀點。

《絕境之戰》已經證明瞭,在這個世界高難度的超夢是不太受歡迎的。

因為以長夜娛樂集團為代表的頂級超夢製作公司,目前的潮流是儘可能的通過各種爽快甚至完全不真實的戰鬥,來給玩家一種強烈的感官刺激,將超夢的特性發揮到極致。

超夢不同於遊戲,傳統遊戲是一種間接的刺激,而超夢是一種直接的刺激。

超夢中的爽感和痛苦感都可以直接反映到人的意識中。

也就是說,相比於傳統的遊戲形式,超夢的快樂和痛苦都會翻倍!

在這種情況下當然是快樂的超夢更受歡迎一些。

而且陳涉認為,冷兵器戰鬥比槍械戰鬥給玩家帶來的痛苦更加強烈。

槍戰中玩家被一槍爆頭,其實也冇有多痛苦。可是在冷兵器戰鬥中玩家可能被砍很多刀才死,等於是鈍刀割肉。

這種感受可是完全不同的。

反抗軍纔剛剛劫了藤堂集團的一批物資,現在的經濟狀況很不錯,《絕境之戰》後續的收入也在逐漸提升。

陳涉必須得保證這款超夢不會大火,千萬不要在反抗軍已經高昂的鬥爭意誌上火上澆油。

張思睿跟趙震的意見並不一致,倒是更支援陳涉的想法。

“我覺得這個點子還不錯,冷兵器戰鬥類超夢雖然無法磨練槍法,但也可以磨練一下身法和戰鬥意誌。補一補兄弟們的短板也好,不能說完全冇用。”

“陳總,那麼這款超夢的名字和大致的故事背景有了嗎?”

陳涉點了點頭:“已經想好了,這款超夢的名字叫做:《餘燼將熄》!”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