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這個負責人特彆例會,顯然跟常規例會完全不同。

這些反抗軍戰士們在日常生活中,都是嚴格按照公司的標準做好偽裝的。

在公司的常規例會上,負責人們各自發言、討論公司業務,上下級關係很明確。

但在這個特彆例會中,大家都不裝了,恢複了反抗軍的身份!

於是,這個會議顯得相對隨意、更加不拘小節,更像是親密戰友的關係。

在眾人自由討論之後,趙震看了一眼陳涉,發現隊長冇有發言的想法之後,自覺地將會議話題引向正軌。

“雖然這次取得了豐碩成果,但我們不能被勝利衝昏頭腦。”

“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我們的實力還很弱小,目前還不能跟大財閥撕破臉。”

“我知道很多兄弟都恨不得現在去跟大財閥火拚,一天都不想等。”

“但是,我們還需要努力賺更多的錢,購買更加精良的武器裝備,纔有勝算!”

“不過大家也無須擔心,《絕境之戰》的最新營收數據變化趨勢已經逐漸明朗。隻要我們能延續這種成功,很快就可以積攢足夠多的軍費了!”

“我向大家保證,一旦我們賺夠了錢,就第一時間跟大財閥們宣戰!”

“接下來,還是請隊長繼續帶領我們開發超夢,努力修改《絕境之戰》賺更多的錢,早日實現反抗軍的複興大業!”

趙震話音剛落,其他人也紛紛響應。

“對,賺更多錢!買更多好槍!”

“等我們賺夠錢,那些狗日的財閥末日就到了!”

“一定要先乾藤堂!”

“有隊長在,超夢絕對能大賺特賺,一定冇問題!”

陳涉勉強擠出一個禮貌的微笑。

表麵上穩如老狗,實則內心慌得一比。

本來以為自己一通神奇操作,挽救了《絕境之戰》,也挽救了陳氏財團。

但現在才發現,挽救個屁,這明明就是敲響了自己的喪鐘!

這賺來的哪是錢啊?都是反抗軍的軍費!

陳氏財團賺錢越多,反抗軍的力量就會越強大。到時候他們就會拿這些錢去購買槍支和裝備,跟大財團死磕。

而陳涉很清楚,目前反抗軍的實力想要進攻大財閥,那壓根是癡人說夢。因為隨便一家大財團,不論是財力還是軍力,對反抗軍都是碾壓的態勢。

稍有不慎,就是團滅的下場!

陳涉迅速冷靜下來,穩住心態分析了一下自己的處境,發現自己麵前有三條紅線。

首先,他不能讓陳氏財團再繼續賺錢了,因為越是賺錢,反抗軍的戰爭**就越是高漲,距離作死也就更近了一步!

其次,他也不能讓陳氏財團真的垮了,得維持最低限度的運轉,否則一旦公司垮掉,反抗軍們激動之下可能會鋌而走險,做出很多過激的舉動。

最後,他還得繼續演下去,既不能泄露自己反抗軍的身份,又不能讓反抗軍意識到他這個隊長的異常。

因為反抗軍一旦不再信任他,就可能會另起爐灶。一旦被這些人拋棄,陳涉多半還是要gg。

太難了!

本來以為,自己穿越過來之後是個簡單難度,當一下文抄公,帶著公司開發幾款超夢,不說碾壓這個世界的遊戲圈,至少可以賺到足夠的錢,安穩生活下去。

結果現在發現,這特麼根本就是地獄難度!

文抄公抄遊戲?抄個屁!

抄得越快,死得越慘!

作為一個隻想求穩的人,陳涉卻要被迫在鋼絲上跳舞,而且還是要跳芭蕾舞!

秘密會議室中一片歡聲笑語,然而陳涉卻如同墜入冰窟,心都涼了。

不過,危機總是能激發人的潛能。

陳涉此時大腦飛速運轉,努力地在三條紅線之中,尋找自己的一線生機。

見陳涉許久都冇說話,張思睿問道:“隊長,您在上個月曾經說過,要在一年內帶領我們把公司利潤再翻十倍,《絕境之戰》這款超夢隻是第一步。”

“現在您可以說一說之後的計劃了吧?”

陳涉剛想說“我特麼哪說過這話”,但一聽“上個月”這三個字,明白了。

這是原主曾經說過的。

顯然,英雄所見略同,原主頭腦很清醒,也認為反抗軍現在的力量太弱小了。

要在一年之內把公司利潤翻十倍,之後才勉強有一戰之力。

當然,如果以大財團的市值估計,陳氏財團的利潤彆說翻十倍了,翻一千倍也冇戲,畢竟這些大財團的市值動輒幾萬億,更何況他們在絞殺反抗軍的時候,還會聯合起來。

這哪是什麼勝利目標,明明就是死亡倒計時。

陳涉默默地在心中給原主說了一聲對不起。

兄弟啊,我這麼做,不僅是為了保住自己的狗命,也是為了讓反抗軍的弟兄們少一些無謂的犧牲,你可千萬彆怪我啊……

陳涉的目標是,儘可能地減緩反抗軍賺錢的速度,先讓這些人的思想儘可能跟自己同調,安穩地活下去,儲存有生力量,然後再做打算。

在這種敵我力量懸殊的情況下,從心就是唯一正確的選擇。

想要達成這個苟住的目標,陳涉要給出的公司發展方案,自然也不可能是一個抄遊戲賺錢的方案。

好在他急中生智,已經有了大致的想法。

斟酌了一下措詞之後,陳涉儘可能地讓聲音低沉、堅定,充滿說服力,讓自己的語句足夠簡短。

這都是為了努力營造出一種“我的方案絕對靠譜”的錯覺。

“接下來,我們有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第一,成立一家新公司,專門負責超夢業務,儘可能避免與陳氏財團產生聯絡。”

“第二,開發新超夢。”

“第三,籌建一家超夢體驗店。”

此言一出,眾人臉上全都出現了困惑的表情。

張思睿更是十分錯愕地說道:“啊?”

麵對著張思睿困惑至極的眼神,陳涉用一個無比堅定的眼神望了回去。

反正隻要我足夠堅定,你們就一定會轉而懷疑自己!

兩人對視,陳涉心中默默吐槽,這個張思睿,明明是反抗軍中最活躍、最喜歡搞事情的一個人,簡直就是名副其實的法外狂徒,怎麼偏偏叫了“張思睿”這麼個文縐縐的、非常具有迷惑性的名字?

之前的會議上,陳涉真心以為他是去跟藤堂集團談判的,隻是冇想到原來是“槍火談判”,如此的硬核。

眾人的錯愕是很正常的,因為在他們看來,陳涉提出的這三點都很奇怪,甚至有點不可理喻。

按理說,《絕境之戰》經過修改之後數據明顯好轉,此時正該在此基礎上繼續修改,進一步提升它的盈利能力,這是風險最低的選擇。

開發新超夢?

成功了當然好,可新超夢投入巨大,一旦失敗,豈不是又要再來一次財務危機?

至於開新公司、開超夢體驗店,就更加莫名其妙了。

這完全不符合隊長深思熟慮、目光長遠的人設啊?

讓這種困惑的情緒稍微發酵了一下之後,陳涉開始認真解釋。

“陳氏財團這個名字冇什麼特點,也冇什麼辨識度。很多平民玩家對於財團有天然的厭惡,所以這個名字不僅冇有好處,反而是個扣分項。”

“除此之外,基礎代工和超夢研發這兩項業務也要拆分一下。”

“原本兩邊資金都是混著來的,財務狀況混亂,不利於風險控製。”

“成立新公司之後,陳氏財團就隻負責基礎代工的業務,而超夢研發的各項開支走新公司的賬。”

“新公司會嚴格控製成本,整個公司的資金情況也會更加清晰,可以儘量避免這次的財務危機再次發生。”

“《絕境之戰》雖然目前狀況不錯,但玩法過於單一,上升空間並不大。”

“想要快速提高利潤,我們就必須劍走偏鋒,開發新超夢再去搏一下。”

“至於超夢體驗店……很簡單,我們需要近距離接觸玩家。”

“目前我們的超夢設計水平並不高,不能閉門造車。近距離接觸玩家,可以更準確地找到我們超夢的不足,提升設計水平。”

“做出爆款超夢,我們公司的利潤才能得到飛躍!”

陳涉的理由十分充分,剛纔全都一臉懵逼的眾人紛紛露出了恍然的表情,頻頻點頭。

果然不愧是隊長,高瞻遠矚,說得太有道理了!

基礎代工業務利潤微薄,想要彎道超車、賺取超額利潤,就隻有超夢這一條路。

誤會解除!

趙震問道:“那……隊長,新公司的名字,新超夢的內容,以及體驗店的選址等等問題……您有眉目了嗎?”

陳涉努力維持著這種“一切儘在掌握”的感覺,回答道:“不急,一步一步來。”

“明天的負責人例會,我會先敲定新公司和新超夢的事情。”

“之後,再慢慢考察超夢體驗店的選址問題。”

眾人互相看了看,齊聲說道:“好的隊長,一切聽從安排!”

……

回到總裁辦公室之後,陳涉總算是長出了一口氣。

晚上的特彆例會,讓他一下子從天堂摔到了地獄。

說好的這是個文抄公的簡單劇本呢?怎麼就變成反抗軍頭目的地獄劇本了?

差評!

對於隻想安穩發育的陳涉來說,目前的這個劇本毫無疑問,是頂級難度。

不過還好,最危機的時刻算是過去了。

冇費多少口舌就讓趙震和張思睿等反抗軍的頭目們一致同意了自己的計劃,這意味著天無絕人之路。

隻要這個計劃能夠順利推動,陳涉就覺得自己能再多苟一段時間。

而隻要活下去,很多事情就會有希望!

他在會上說的那些理由,當然都是忽悠人的。

之所以提出開新公司、做新超夢、開體驗店,完全是為了達成“苟住”的最高目標!

低調地開一家新公司,是為了儘可能地掩人耳目,達成“金蟬脫殼”的效果。

那些大財閥將目光全都集中在陳氏財團身上,哪怕查到了陳氏財團和這家新公司的關係,也隻會認為這是一家普通的子公司,不會過多關注。

做新超夢,當然是因為《絕境之戰》太賺錢了,繼續改的話,豈不是要賺更多的錢?

而開發新超夢的過程中,不僅可以再度投入钜額資金,陳涉還可以深入地乾涉各種設計,將超夢的盈利能力控製在一個可控的範圍之內。

至於體驗店……純粹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

一旦反抗軍暴露了,那麼陳氏財團總部必定第一時間被企業軍給包圍。到時候自己留在總部,豈不是變成了甕中之鱉?

總部確實防衛力量不弱,擋住一般的襲擾不成問題,可擋住企業軍那絕對是癡人說夢。

反而因為目標太大而變得十分危險。

如果自己在體驗店的話,在企業軍圍住陳氏財團總部的時候,至少還可以在張思睿等人的保護下開溜,逃到荒野上去。

當然了,陳涉也確實打算藉著體驗店,更多地跟這個世界的人打交道。

資訊,在任何情況下都至關重要。

陳涉如果一直呆在陳氏財團的總部,通過網絡瞭解這個世界,資訊的獲取肯定會出現嚴重的欠缺。

不論他未來要何去何從,首先都得從自己的總裁辦公室、從陳氏財團總部走出去,接觸這個世界,儘可能掌握各種真實的資訊。

“不過,危機還冇有解除。”

“今天晚上,我必須抓緊時間瞭解一下這個世界的超夢產業現狀,構思出一款不賺錢的超夢,而且還得在明天的會議上說服所有人同意這個方案……”

陳涉坐在自己的銀灰色辦公桌前,陷入了沉思。

苦思冥想之後,他第一次深刻意識到,做一款100%不賺錢的遊戲,並忽悠住所有人,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