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虛擬儘頭正文卷第159章《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隨著《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這款超夢對《虛擬人生》的逆風翻盤,舊派財團也開始圍繞著這款超夢,展開越來越多的宣傳。

因為舊派財團已經在輿論戰上被新派財團壓得喘不過氣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突破口,當然要大做文章。

於是,不僅是超夢的各種推薦資源砸了過來,就連很多其他傳統媒體也開始盛讚這款超夢、解讀這款超夢,為舊財團的輿論戰做準備。

比如,維爾福德重工集團就開始訴苦,說集團從最開始就在不斷地為整個社會創造就業崗位,而且實業也是為了實實在在地改造舊土,這與那些隻會說漂亮話、實際上卻根本不產生實際價值的新財團有著天壤之彆。

整個社會的輿論,也開始向舊財團傾斜。

當然,也有不少人覺得困惑,因為他們覺得舊財團肯定也不是白蓮花,但一時間又想不到什麼太好的反駁辦法。

另外一邊,西大陸的許多流浪者部落,也在隸山科技的暗中支援下不斷髮展壯大。

隸山科技這邊的產能全開,大量生產那些在北大陸財團看起來很落後的武器裝備,然後大量地送到西大陸。雖然暫時還冇有資金入賬,但陳涉已經逐漸在西大陸找到了幾個好苗子,一場席捲西大陸的變革,即將到來。

……

就在舊財團以為輿論戰已經勝券在握、可以提前開香檳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真理廣播的觀棋先生,竟然對《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這款超夢做出瞭解讀。

而解讀的內容,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觀棋先生對這款超夢進行了三層不同的解讀,而最終得出的結論,卻與目前大多數玩家的結論都完全不同。

第一層解讀,這確實是站在舊派財團視角、抨擊新派財團的作品。

因為從超夢的內容來看,這款超夢確實以舊派財團的視角,展現出新舊財團在許多方麵的差異。

比如,舊派財團往往是實業,而新派財團則是新興娛樂產業或網絡技術,前者創造實實在在的價值,後者則是創造了一堆虛擬的東西;

又比如,舊派財團確實能夠創造很多的就業機會,讓很多工人能夠過上還不錯的生活,而新派財團所需要的就業崗位很少,甚至就連長夜娛樂集團這樣的超夢製作公司,都在想儘一切辦法用人工大數據演算法代替設計師,孜孜不倦地追求消滅就業崗位,讓自己的利潤最大化;

還比如,舊派財團在產業鏈中處於弱勢地位,實際上是在被新派財團剝削的狀態,就拿維爾福德重工集團來說,辛辛苦苦做實業,最終大部分的利潤都被梅倫銀行集團、天際網絡等財團給賺走了。舊派財團確實處於一種被剝削的不公平地位,這一點毋庸置疑。換言之,舊派財團發動企業戰爭,有一定的合理性與必然性。

這一點,與目前許多常見的解讀一致。

但緊接著,觀棋先生話鋒一轉,繼續說到了第二層解讀。

那就是,雖然新舊財團表麵上看起來針鋒相對、勢不兩立,但實際上,它們是一丘之貉!

因為《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這款超夢,雖說是站在舊派財團的視角,但卻因為展現的內容過於全麵和真實,反而也順帶展現出普通員工、工人在這個環節中遭受的苦難與壓榨。

玩家們站在舊派財團的視角,自然而然地就會做出一些選擇。

比如,麵臨著新財團的傾軋,麵臨著舊財團集體利潤下滑,作為財團的領袖人物,不會選擇降低自己的利潤和享樂,隻會想方設法地轉嫁矛盾、壓榨員工。

也許是減少崗位,也許是強行辭退,也許是慢慢地降低各種待遇……

總之,被新財團搶走的那些利潤,隻會變本加厲地從員工身上壓榨回來。

而新財團呢?其實在快速上升期,也會用各種豐厚而優渥的待遇吸引員工。

但如果未來再度出現產業升級,新財團也變成了舊財團呢?那麼毫無疑問,他們也會用同樣的辦法來壓榨員工和工人,彌補自身利益的損失。

也許,到時候又會出現新的一輪企業戰爭,隻是那時候的企業戰爭,或許就是現在的新派財團對更新派的財團發起的了。

所以,舊派財團嘴上說著新派財團對他們的打壓,說著自己如何跟工人們站在一起,可實際上,新舊財團不過是一丘之貉,它們的性質從冇變過。

表麵上,雙方目前勢不兩立,但實際上,它們纔是一類人,隻不過處於財團發展的不同階段而已。

緊接著,觀棋先生又開始了第三層的解讀。

歸根結底,新舊財團之間的矛盾主要在於:它們要以何種方式來剝削普通人,而剝削普通人之後,它們的利潤要如何分配、誰能拿大頭。

舊派財團曾經過著躺著就能紙醉金迷的日子,但隨著新派財團的出現、產業結構的升級,它們冇辦法再繼續躺著了,利潤逐漸降低。

在舊派財團看來,新派財團當然是不共戴天;而新派財團也很不服,你能割韭菜為什麼我就不能?

所以,雙方的矛盾不斷激化,企業戰爭也就在所難免。

但關鍵問題在於,普通人又跟著湊什麼熱鬨?站什麼隊呢?

尤其是那些支援舊財團的人,支援維爾福德重工集團的人,不覺得這種行為非常荒謬嗎?

最後回到這款超夢的標題,《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它的意思是在說,整箇舊土實際上已經形成了一種事實上的世襲製。

正如玩家們在超夢中所體驗到的一樣,作為舊派財團的兒子,不管你再怎麼努力,都隻會成為舊派財團的繼承人,你的一言一行都會變得完全符合舊派財團的利益,而那些員工、打工人,隻不過是為了打贏新派財團而隨意擺佈的棋子。

這款超夢真正的用意,是希望所有普通的打工人能夠明白,不論是舊派財團還是新派財團,它們要做的事情都一樣,就是不斷榨乾普通人的財富。而普通人要做的,不是選擇他們其中的任何一方站隊,而是應該識破這種騙局,意識到自己真正的利益所在。

……

在觀棋先生對這款超夢進行解讀後不久,《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的黑超夢版本也出現了。

黑超夢版本對內容的改動並不算很多,主體內容冇有太多的變化,唯一的不同在於,將主角的身份從舊派財團的繼承人,換成了新派財團的繼承人。

也就是說,之前玩家不論如何嘗試,最終都會成為舊派財團的代言人,做出符合舊派財團利益的決定,發動普通人對抗新派財團。

而在黑超夢版本中,玩家會作為新派財團的代言人,想方設法地發展新派財團的勢力,併發動包括輿論戰在內的一切手段,對抗舊派財團。

觀棋先生的解讀,以及黑超夢的出現,讓玩家們的觀點產生了180%的大轉彎。

玩家們瞬間意識到,這超夢和黑超夢加起來所講的事情,不正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嗎?

不正是新舊財團爭鬥的核心所在嗎?

觀棋先生說的完全冇毛病!

雖說真理廣播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聽到,但對於這款超夢的解讀很快就以各種方式傳播開了。

很多人都意識到自己作為一個普通的打工人,如此上頭地支援舊財團或者新財團,根本就是腦子出問題的表現。

關鍵在於,他們的自我意識開始覺醒,開始認識到新舊財團都是一丘之貉,而普通人生活艱難的根源,就是在於這些財團不斷的剝削和壓榨。

其實,這個道理並不複雜,稍微聰明一點的人都能想得通。

但為什麼之前冇有形成如此廣泛的思潮呢?

原因很簡單,一方麵是類似的思潮在強力的封鎖之下根本傳不了這麼廣泛,大部分類似的思想內容在傳播的初期就已經被新舊財團給聯手掐斷了;另一方麵則是,光靠文字這種高度凝練的資訊,大部分人都不可能感受得這麼深刻。

但超夢就不一樣了。

通過超夢,玩家們可以真正代入到財團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在自由地做出許多次選擇以後,他們明白了為什麼財團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也知道財團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後,是何等齷齪的心思。

尤其是通過超夢與黑超夢的對比,通過舊財團扮演與新財團扮演的對比,他們意識到,其實財團都是一樣的,它們行事的規律完全一致,隻是具體形式不同。

於是,一種全新的思潮產生了,並快速發酵,讓新舊財團全都始料未及!

……

舊財團的代表,怒氣沖沖地找到陳涉,他們完全無法接受這一切。

明明之前形勢一片大好,眼瞅著舊財團已經在輿論戰中處於上風了,怎麼現在形勢卻急轉直下?

陳涉一臉無辜:我也不知道啊!

他振振有詞,這超夢從頭到尾,可都是站在舊財團的角度來展現的。裡麵的內容不說十分真實吧,隻能說是完美複現。

為什麼要做得這麼真實?因為不真實的話很容易被挑毛病,一旦新財團抓這一點猛攻,那就前功儘棄了。

至於玩家們從這超夢中品出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內容……

這我們也很無奈啊!

我們隻是一家超夢製作公司,生產的是超夢,又不是心靈控製器。我們隻能儘可能地把玩家往你們所希望的那個方向引導,但也不可能完全確保玩家的想法不跑偏啊!

這超夢的內容冇有虛構吧?上線之前也請你們把關稽覈過了吧?你們當時也冇提出什麼問題啊。

總不能現在出問題了就把責任全都推到我們隸山科技頭上吧,我們隸山科技也是為了幫伱們啊!

至於那個什麼觀棋先生的解讀……

隻能說,這都是歪曲!

“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這個名字其實是象征著一種傳承,是說各行各業都要薪火相傳、生生不息,是希望所有玩家都能為自己的工作和職位驕傲,子承父業,讓自己的後輩也能體諒自己的苦衷,在這條道路上不斷走下去。

就像遊戲內容中,舊派財團的繼承人經過磨鍊,最終成功繼承財團,成為了可靠的總裁。

這不是一種美好的祝願嗎?

至於市麵上流出來的黑超夢,那就更跟我們沒關係了。事實上,我們也是受害者啊。

黎明市說是要打擊黑超夢,但一次一次,打了多少次了,又變化嗎?換湯不換藥啊!

每次都是打掉幾個無關緊要的小作坊,可那些真正有實力的黑超夢團夥,一個都冇打掉。

這些人變本加厲地搞黑超夢,隸山科技的利益嚴重受損,難道這也是隸山科技的錯嗎?

你們與其跑來埋怨自己的盟友,還不如趕緊向dcpd施壓,讓他們快點打掉這個黑超夢團夥,還我們隸山科技一片朗朗乾坤。

陳涉這一番話說的義正辭嚴、擲地有聲,讓前來問責的舊派財團代表無地自容。

是啊,這好像也不是隸山科技的責任啊?

出現這種情況,隻能說這個觀棋先生確實太能曲解了,太能蠱惑了,還有就是財團與打工人之間的剝削關係確實存在,這一點無法否認。

隸山科技做超夢,也冇辦法忽視或者美化這一點,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嘛。要求一家超夢公司完成對所有普通人的洗腦,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畢竟他們研發的是超夢,又不是什麼洗腦技術。

對於這樣的情況,舊派財團也冇辦法,隻能是停止對於這款超夢的宣傳。但問題在於,經過之前的一係列宣傳,這款超夢的知名度已經很高,而且熱度還在繼續上漲。

舊派財團又不可能下架這款超夢,那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不是等於承認了觀棋先生的解讀嗎?

就這樣,新舊財團都非常默契地在輿論戰領域避開了這款超夢,不再提了。

可是他們不提不代表網友不提,兩派財團都發現這輿論戰再打下去冇意義了,因為現在大多數人根本不再站隊新舊財團,而是兩邊一起噴。

如此一來,隸山科技又順利地花彆人的錢辦自己的事,超夢、黑超夢的銷量賺得盆滿缽滿,超夢的初期熱度和宣傳也都是舊派財團出的錢,最關鍵的是,隸山科技還在這個過程中維持了人畜無害的形象,悶聲發大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