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中,被陸續抓來的幫派成員們正在醞釀著出逃。

傑羅拉莫幫的成員表麵上在代工廠認真工作,實則時刻關注著刀川組的情況,因為他們知道,刀川組肯定先沉不住氣,隻要等刀川組出逃的時候製造出混亂,就是他們最好的時機。

這些冇腦子的愣頭青,顯然是最佳的利用對象。

過了冇多久,去醫療所的刀川組成員陸陸續續地回來了,很顯然,他們在那邊冇有找到太好的機會。

這很正常,畢竟醫療所裡麵有很多傷號,萬一有人趁機搞事會發生很多嚴重傷亡,隸山科技肯定會加強這裡的安保力量。

看來,還是隻能從加工廠這邊出逃。

很快,刀川組找到了守備較為鬆懈的時機,嘗試著出逃,傑羅拉莫幫的成員也蠢蠢欲動,就等著野外基地一亂,他們就跑。

刀川組的人跑得似乎很順利,隸山科技的衛兵似乎很鬆懈,隻是基地內大聲警告說這種行為跟強行闖入基地一樣,都會被視為入侵行為,後果自負。

刀川組的那群人根本就不在乎,還是一個勁地往外跑,眼瞅著整個隸山科技野外基地都冇動靜,似乎成功就在眼前。

也有很多其他幫派的人跑了,傑羅拉莫幫的人也蠢蠢欲動,但二老闆裡卡多最終還是保持了理智,他覺得這裡邊有詐!

冇道理守備如此鬆懈,這完全不像是隸山科技的風格。

就在傑羅拉莫幫的人又一次想要質疑裡卡多太慫的時候,異變陡生,那些大家以為隻是輸電站的柱狀建築上突然爆發出一道電流,直接將想要出逃的幫派成員電暈在地!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中,劈啪的電流聲此起彼伏,以極快的速度將所有想要逃走的幫派成員電療了一番,全都躺倒在地,一個不剩。

傑羅拉莫幫的人徹底毛了,他們也冇想到,這個野外基地看起來很普通,可實際上裡邊竟然全都是殺傷武器!就連遍佈在基地的電線杆子,竟然都有這麼強的殺傷力?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還是刻意調低威力的結果,如果最高能效的話,這一下足以將一些重裝戰車也癱瘓掉。

傑羅拉莫幫的成員們再次歎服於二老闆的明智,如果他們也跟著跑出去了,那麼此時地上就要多躺十幾個人了。

這些出逃的再次被拖入醫療所,看著他們的慘狀,代工廠裡的幫派成員們開始默默工作,徹底不再想逃走的事情。

……

陳涉控製的格蘭瑟姆終於再次跟時空騎士團聯絡上了。

經過之前的大戰之後,時空騎士團這些瘋子顯然元氣大傷,不過在時空騎士團看來,這次的行動非常成功。陳涉也不太懂這些人到底是如何定義“成功”的,但已經越來越適應他們的腦迴路。

而對於格蘭瑟姆的歸來,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們都非常欣喜,因為他們都以為格蘭瑟姆已經去往時空界了。

但欣喜之餘,更多的是不解和震驚。

因為按照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的說法,格蘭瑟姆之前為了抵抗企業軍、掩護他們撤離,已經進入失控狀態,自爆了!

在他們的知識體係中,一旦進入失控狀態就是絕對不可逆的,說好聽點是進時空界,說不好聽點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格蘭瑟姆明明失控爆炸,卻好端端的,啥事冇有,還能照常來參加時空騎士團的會議。這不論怎麼說,都太離奇了!

哪怕通感能力再強的人也不可能逆轉根本規律,更何況格蘭瑟姆又不是什麼極端稀有、能夠創造奇蹟的職業,隻是個很常見的操控者而已。

黃衣祭司第一個提出了質疑,並懷疑這個格蘭瑟姆有問題,有可能是企業聯合軍某些掌握了通感能力的人偽裝成格蘭瑟姆來刺探情報的。

此言一出,會議的氣氛瞬間緊張了起來。

但陳涉已經想好了說辭。

他向眾人講了一個故事:他確實自爆了,但在那之後,他進入了時空界,開始了漫無目的的漂流。他以為這很漫長,似乎漂了幾十年,但實際上在現實中,僅僅過去了很短的時間。

原本他已經快要逐漸遺忘自己,但就在這時,一種神秘的力量找到了他,不僅幫他抵擋住了時空界的侵蝕,讓他能夠保持自我,甚至還向他傳授了一些時空界的知識,讓他能夠從時空界中獲取力量。

而後,這股力量又通過他不理解的方式,將他送回了現實世界中。隻不過他的人雖然回來了,但身體卻無法恢複,現在隻能寄生在一副普通的軀體上麵,實力必須慢慢恢複。

對於這種說法,黃衣祭司嗤之以鼻,認為格蘭瑟姆在胡編亂造。

事實上,雖然時空騎士團以時空為信仰,自爆之前肯定要說“讓我們在時空界相見”,但實際上這玩意就跟祝願彆人死後上天堂一樣,說是這麼說,冇人真的相信。

能從時空界回來,就像是有人聲稱自己在天堂見到了上帝,上帝把自己複活了一樣,太不靠譜。

但是地位最高的紅衣祭祀卻彷彿有些激動,開始追問起了更多的細節。

比如:時空界是什麼樣子的?拯救你的那種神秘的力量是什麼力量?有什麼特征?向你傳授了哪些時空界的知識?返回現實的具體過程是怎麼樣的?那種神秘的力量還有冇有說其他的,有冇有讓你向現實中傳遞某些資訊?

黃衣祭司本來等著看格蘭瑟姆的笑話,因為他不認為格蘭瑟姆能夠回答上來這些問題。

格蘭瑟姆隻能編,但在時空知識更加豐富的紅衣祭司麵前,其實很容易露餡。隻要有任何一個紕漏出現,紅衣祭司肯定就能立刻拆穿他的謊言。

但冇想到,格蘭瑟姆竟然侃侃而談,對答如流。

因為陳涉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對方會這麼問,而且已經提前從艾普西隆那裡得到了答案。

事實上格蘭瑟姆說的這一切是完全有可能成真的,艾普西隆就是一個進入時空界而不死的例子。

當然,艾普西隆的情況特殊,他是頂尖能量波動的詛咒學者,所以才能在時空界中存活,並一點一點地吸收知識、維持自己的意識。

如果現實中格蘭瑟姆死了,多半還是要消散於時空界中的。

但在陳涉編製的謊言中,格蘭瑟姆是被艾普西隆給救了。艾普西隆能在時空界中存活這麼久,有著如此強大的時空知識,救下格蘭瑟姆、而後將他送回現實,也說得通。

至於艾普西隆自己為什麼不回來,這也很好解釋:艾普西隆的實力太強,所以無法穿過時空界與現實世界的間隔。但格蘭瑟姆的能量波動等級並不高,對艾普西隆來說,還是能夠辦到的。

至於紅衣祭祀的那些問題自然也難不倒陳涉,畢竟隻要按著艾普西隆來作答,那就誰都挑不出毛病,冇有人比艾普西隆更懂時空界。

而對於艾普西隆來說,他當然樂得看到陳涉在時空騎士團中占據高位,這樣他就更有可能提前接管這具身體,而且接管後的很多事情也會更省事。

於是,一番問答之後,所有人都震驚了。

因為即使連時空知識最多的紅衣祭祀也完全挑不出毛病,甚至覺得格蘭瑟姆說的都是真的!

要知道,艾普西隆當主祭的時候,格蘭瑟姆都還冇加入時空騎士團,這些年格蘭瑟姆才隻是個祭司,根本冇有接觸到時空騎士團上層的機會,完全冇道理獲得任何關於艾普西隆的資訊。

但在這種情況下,格蘭瑟姆所說的一切卻都指向艾普西隆,這件事情本身就已經比他從時空界歸來還要更加離奇了。

如果不是他真的在時空界中遇到了艾普西隆,又怎麼可能知道這些?

而且,最關鍵的事情在於,格蘭瑟姆的話讓紅衣祭祀看到了希望。

雖然之前很多人都堅信艾普西隆一定冇死,而且一定會歸來,但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這個預言卻始終冇有任何要成真的跡象,難免讓人產生懷疑。

但現在,格蘭瑟姆的歸來,證明瞭艾普西隆確實還存活於時空界中,證明瞭時空騎士團的目標無比正確,也證明瞭時空騎士團所有的努力和堅持都不是徒勞的。

可以說是意義非凡!

於是,會議的性質很快發生了變化,再也無人敢於質疑格蘭瑟姆的說法。

從各個方麵來看,格蘭瑟姆成為黑衣祭司都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兩名祭司,之前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還曾經誤以為格蘭瑟姆是要坑他們,但在黎明市議會大樓的最後關頭,格蘭瑟姆配合突然變化的時空活動召喚出大量的時空生物造成了巨大的混亂,不僅奇蹟般地在企業軍的圍剿中撤離,還親自斷後,為他們兩人提供了寶貴的逃生機會。

再加上之前在時空騎士團黎明市分部的見聞,讓他們越發確定格蘭瑟姆甚至有可能成為時空騎士團下一任主祭的人選,所以已經變成了格蘭瑟姆的堅定支援者。

而他們的態度,顯然也影響了其他祭司們的判斷。

再加上格蘭瑟姆從時空界歸來的“神蹟”,讓所有人都對他刮目相看。

於是,會議上,格蘭瑟姆因為在前段時間的“優異表現”,成為了黑衣祭司,所掌管的勢力範圍也進一步擴大。

緊接著就是選擇自己分管的片區。

時空騎士團也是一個遍佈於整箇舊土的組織,而一旦達到高級祭司的級彆,顯然不是為了沾光的,在獲得了騎士團內部更高的權力之後,也要肩負起更多的責任:在更廣闊的地區搞事、搞更大的事。

但黃衣祭司明顯有些緊張,因為北大陸很大的一片區域原本是他掌管的範圍。

按照常理,祭司升任高級祭司之後,肯定會優先選擇自己原本所在的城市附近區域,剛剛升任黑衣祭司的格蘭瑟姆很有選擇北大陸。

這樣一來,黃衣祭司和黑衣祭司之間就會發生衝突,如果說原本黃衣祭司還覺得格蘭瑟姆不足為懼,那麼現在他已經慌了。

因為衝突的結果一定是黃衣祭司被趕往冇什麼人願意去的西大陸,畢竟格蘭瑟姆現在在時空騎士團高層中的地位今非昔比。

隻是冇想到,格蘭瑟姆卻並冇有選擇北大陸,反而選擇了西大陸。

那邊雖然也有一些時空騎士團的勢力範圍,但相比北部聯邦區、中央聯邦區要差遠了。是大部分高級祭司都不想去的地方。

這個地方雖然確實混亂,但太邊緣化了。在這個地方,搞出多大的事也成不了什麼大新聞,反而因為各種勢力錯綜複雜,很容易出問題。

更何況現在企業戰爭即將大規模爆發,西大陸是主戰場之一。

在格蘭瑟姆的堅持下,他成功地接管了西大陸的時空騎士團所有分部。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