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隸山科技超夢研發組。

“陳總,新超夢具體是什麼內容?”李雲漢的眼神中滿是期待。

很顯然,他已經完全被陳涉天馬行空的想象力所折服,因為陳涉每次對超夢的設計,都總是能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並不是說陳涉設計的超夢玩法有多新穎,而是……總能夠跟現實中產生某種神奇的化學反應。

李雲漢這種充滿期待的眼神,在之前時常給陳涉很大的壓力,因為這種眼神彷彿在時刻提醒他,這款超夢經過劉雲漢的解讀和改造之後,必然要賺大錢!

但現在沒關係了,因為陳涉已經摸索出一條十分安全的路徑。

陳涉稍微頓了頓,然後說道:“這款超夢的名字叫做《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

“在這款超夢中,玩家可以體驗兩個不同的角色:一個是傳統製造業的財閥代言人,一個是新興網絡產業的財閥代言人。”

“在遊戲之初,玩家可以任意選擇這兩種不同的身份,在超夢中會有截然不同的經曆。”

“如果選擇傳統製造業的財閥代言人,在剛開始的時候會很舒服,可以儘情地壓榨工人獲得最大限度的利潤,但是過不了多久就會麵臨被新興產業收割、利潤大幅下降、工人紛紛流失的問題。”

“如果選擇新型網絡產業的財閥代言人,經曆會略有不同,剛開始需要艱難地創業,但在獲得成功之後就走上了快車道。”

“總之,一個算是先甜後苦,另一個算是先苦後甜。”

“在超夢中,玩家們除了可以感受到紙醉金迷的生活之外,主要的挑戰在於要處理好公司的各項事務,也可以看成是某種模擬經營類的遊戲。”

“當然,玩家也不需要進行多麼複雜的操作,隻要在自己的秘書或者助理提供方案的時候,選擇一個自己認為正確的方案就可以。實際上除了在遊戲中的各種享受之外,跟那種傳統的用鼠標點擊選項的文字冒險類遊戲並冇有什麼太多的不同。”

李雲漢還在繼續聽著,但陳涉已經停了下來。

“我說完了。”陳涉說道。

李雲漢有些茫然:“就這些?”

陳涉點頭:“對啊,就這些。”

李雲漢撓了撓頭,顯然有些為難:“陳總,這次的超夢……內容未免有點太少了吧!”

“雖然聽起來可以扮演兩個角色,但內容似乎有很多同質化的東西吧。是,可以吃喝玩樂,這方麵可以多做一些,但類似這種題材的超夢,也不少啊。”

“這種東西對於超夢玩家們來說,也算不上什麼特彆有吸引力的。”

“要說模擬經營這塊,如果做好了倒是會比較出彩。但您肯定也知道,難度很高。”

“如果做的很難,很複雜,那對於大部分玩家來說肯定會很勸退,所以您也說了,要做得儘可能簡單,最好是秘書或者助理直接出方案,玩家拍板就行了。”

“但是……這樣一來,肯定會缺乏很多細節,難度也大大降低,耐玩性也不會好到哪去。”

“關鍵是,我們的意圖,是不是太明顯了?”

“之前的幾款超夢,之所以能獲得官方的大力推薦,就是因為順應了銀星建設計劃的要求,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銀星上那些貴族老爺的認可。”

“但這次,我們要把矛頭指向各大財團,而且傳統財團和新興財團都有所表現,這不等於是開aoe了嗎?”

“感覺……有點難!”

陳涉微微一笑。

難?難就對了!

你知道我苦思冥想一個既不賺錢又能有對普通人有啟發作用的超夢,有多難嗎?

至於你提出的問題,你自己去想解決方案就好了。

陳涉語重心長地說道:“雲漢啊,你什麼時候變成一個隻會提問題、學不自己想決絕方案的人了呢?”

“你看你這不是心裡都門清嗎?那接下來的事情很簡單了,就是你想辦法填充細節,去解決這些問題嘛!”

“我提出的隻是一個原型,至於具體製作成什麼樣子,還得是靠你和林鹿溪兩個製作人嘛。”

李雲漢想了想,似乎好像,也有道理?

如果很簡單的超夢,那做起來有什麼意思?他李雲漢來隸山科技之前,在長夜娛樂那邊就已經是金牌製作人了。

來這裡追隨陳總,不就是為了給自己尋求一點挑戰嗎?

現在挑戰來了,似乎確實冇有什麼畏首畏尾的必要。

相信自己,相信陳總!

三言兩語,李雲漢就被忽悠住了。

不過他還有疑問:“陳總,那我還想問一下,這超夢的名字是什麼意思啊?什麼叫‘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

陳涉說道:“哦,這個啊,是一個笑話。”

“話說,某天,銀行家、財團總裁、市議員的兒子在一起玩。”

“財團總裁的兒子說:我爸爸說了,未來我會繼承財團,成為新的總裁。”

“銀行家的兒子說:那有什麼,我爸爸也說了,未來我也會成為銀行家,到時候你們財團的週轉資金還要靠我。”

“市議員的兒子說:你們這都不算什麼,未來如果我想的話,既可以成為財團總裁,也可以成為銀行家,我爸爸說,隻要我願意的,都可以安排。當然,他還是最希望我跟他一樣,成為市議員。”

“財團總裁的兒子和銀行家的兒子都很羨慕,問道:那以後你可以成為舊土首席議員嗎?如果能成為舊土首席議員的話,我們的業務就會更順利了。”

“市議員的兒子聽完之後搖了搖頭:不行,我爸爸說了,舊土首席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

李雲漢聽完了若有所思:“這個笑話……有意思啊!”

“雖然談不上特彆好笑,但這種黑色幽默的感覺恰到好處,還挺發人深省的。”

“但是……這笑話跟超夢的內容,是不是關聯不強啊?”

“就好像這個名字跟笑話是一起的,超夢又是單獨的……”

陳涉微笑盯著他,不說話。

李雲漢恍然:“哦,陳總我懂了!”

“我又不自覺得陷入了隻提出問題卻不想怎麼解決問題的誤區中,顯然這應該是我作為製作人要解決的問題。”

陳涉的笑意更濃:“冇錯,是這樣。”

“好了,如果冇有什麼其它問題的話,那就好好構思,開始研發吧!”

……

陳涉給負責人們安排的任務很快開始推進,超夢的研發提上日程,而隸山科技野外基地也在快速發展,幾乎可以說是一天一個樣。

隻不過在其他負責人們看來,野外基地的防衛力量似乎有點過了。

如果用0-100分來評分的話,那麼隸山科技的進攻端武器裝備頂多也就是10分,而用於防禦的武器裝備,則是直接100分拉滿。

顯然,陳涉是鐵了心的要把野外基地打造成一個無敵的荒野堡壘,哪怕是冰原防務集團傾儘全力正麵進攻、哪怕是發生了七級、八級的時空風暴,也能堅持很長的一段時間。

這似乎……有些過於浪費了。

畢竟隸山科技已經有了一層偽裝,偽裝成了一個新興財團,而且在銀星聯邦那些老爺們眼中也還算聽話。

以現在的守備力量,守住其他財團暗地裡的手腳已經冇問題了,再繼續往上提升就有點冇必要了。真要是各大財團組成聯合軍來圍剿,那砸多少錢造圍牆也都根本冇用。

但畢竟陳涉已經在之前的很多次證明瞭自己的英明,所以這些負責人們也冇說什麼,隻是認真地去執行了。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