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憑藉著高經武的情報,陳涉控製的複製體找到了西大陸反抗軍的根據地。

這一路上,他也見識了西大陸與北大陸完全不同的生態。

如果說北大陸是一片覆蓋著時間雪的嚴酷世界、卻仍舊保留著一絲溫情,那麼西大陸就是豐饒的土地上充滿了混亂與無序。

高經武之後接任西大陸反抗軍最高領袖的赫伯特接見了陳涉控製的複製體。

赫伯特是個身材高大的西方人,在這幾支西大陸的反抗軍中,他是除了高經武中戰功最多的人,在高經武戰死之後,也就順理成章的接管了這幾支反抗軍。

陳涉並冇有告訴赫伯特自己具體的身份,隻說他們是目前還活躍在北大陸的一支反抗軍,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夠合作。

兩人聊起了西大陸反抗軍和企業聯合軍的戰鬥,從赫伯特口中,陳涉瞭解到了一些資訊:以黑傘集團為首的企業聯合軍之所以撤軍,正是因為以維爾福德重工集團為首的幾個老牌財閥在舊土最高議會上發難。

而對於西大陸反抗軍來說,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正好可以藉此機會恢複元氣。

但是在會麵結束之後,陳涉在意識世界中和高經武溝通,卻覺得似乎另有隱情。

雖然舊派財閥和新派財閥之間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但在對付反抗軍這件事情上,他們應該可以達成一致。

就算維爾福的重工集團出於爭奪西大陸勢力範圍的目的向黑傘集團發難,也可以等黑傘集團與反抗軍打得兩敗俱傷、深陷泥潭之後再動手。

更何況,反抗軍獲得的那批神秘物資,來源成謎。

想要將讓這幾支反抗軍的軍備全都煥然一新,能夠頂住企業聯合軍的攻勢,這批武器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搞到的。幾乎可以確定,背後一定有某些財團的支援。

陳涉想辦法搞到了一些武器,憑藉著創造者的能力拆解、分析之後確定,這些軍工,應該是出自於維爾福德重工集團之手。

雖然武器上冇有任何的標簽和標誌,但軍工設計的細節特征卻瞞不過創造者。

就在這時,網絡上突然出現了鋪天蓋地的報道。維爾福德重工集團猛烈抨擊以長夜娛樂集團、天際網絡集團和阿瓦隆交易所為代表的新財團,而先驅礦業集團、時代傳媒集團和藤堂集團等傳統財團也紛紛發聲支援。

敏銳的高經武立刻意識到,是第七次企業戰爭,要來了。

第六次企業戰爭給了反抗軍寶貴的發展機會,整箇舊土上的反抗軍勢力在那個階段很快發展壯大。但是,在第六次企業戰爭結束後,所有大財團都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於是很快地組建了企業聯合軍,將反抗軍撲滅。

現在反抗軍的威脅已經消失,而大財團們的利益衝突又再度暴露出來。

事實上,這算是第六次企業戰爭的延續,因為之前的問題並未得到徹底解決。

各大財團之間的企業戰爭,歸根結底是為了爭奪舊土上有限的資源和勢力範圍,而現在利益衝突最為劇烈的,傳統傳統財團與新興財團。

維爾福德重工集團是傳統財團的代表,過去曾是和冰原防務集團幾乎同一級彆的頂尖參團,但在長夜娛樂集團、天際網絡集團等新興財團興起之後,這些舊財團實際上處於某種“被收割”的狀態中。

而其他的那些頂尖財團,比如梅倫銀行集團、黑傘集團等等,雖然跟傳統財團和新興財團都有合作,但顯然也在逐漸向新興財團靠攏。

如果任由這種趨勢發展下去,那麼傳統財團就將淪為這些新興財團的附庸,賺來的利潤一多半都會被以各種方式收割掉。

所以,在反抗軍已經不成氣候、時空騎士團也暫時偃旗息鼓之後,以維爾福德重工集團為代表的傳統財團看到了機會,打算挑起第七次企業戰爭,將這種趨勢扼殺在萌芽中。

至於現在網絡上的爭論,是某種輿論聲勢,舊派財團在為自己發動企業戰爭尋求合理性,儘可能地爭取多數人的支援。

穀 而這些傳統財團攻擊新興財團的角度,讓陳涉很意外。

傳統財團竟然主要在強調新興財團大量消滅了就業崗位,讓許多工人失業,從而加劇了社會動盪。他們呼籲,工人們應該奪回自己的產業、崗位和工作,拒絕新興財團通過虛擬世界綁架現實世界的危險企圖。

傳統財團認為,以長夜娛樂集團和天際網絡集團為代表的的高新財團,實際上並冇有給舊土創造任何價值,隻不過是在想辦法編織虛擬世界欺騙所有人,而他們的巨大的市值,一分一毫都不能用來改造舊土。

反觀傳統財團,他們提供崗位,他們改造舊土,通過各種各樣的工程建設,支撐人們逃離舊土、前往銀星的夢想。

這樣的聲音,引起了廣泛的支援。尤其是那些因為新興產業衝擊而失去崗位的工人們,紛紛加入了傳統財團的陣營。

甚至一些反抗軍,也加入了傳統財團的陣營,因為反抗軍中本來就有很多戰士之前是傳統財團的工人,因為失業而加入了反抗軍,所以這些傳統財團的聲音,對他們來說很有煽動力。

新興財團很快也展開反擊,雖說企業戰爭幾乎已成定局,但如果輸掉輿論戰,會讓他們在戰爭開始初期就陷入被動。

新興財團冇有在舊財團的強勢領域死磕,因為他們很清楚不可能爭取到那些底層工人的支援。他們將重點放在攻擊舊派財團守舊、平庸、不思進取、冇有冒險精神上麵。

長夜娛樂集團表示,自己讓舊土上的人們獲得了更豐富的精神娛樂;天際網絡集團則表示網絡通訊讓人們的距離更接近了;唯獨阿瓦隆交易所有點找不到角度,也隻能說傳統財團不接納新事物。

新興財團強調最多的還是冒險精神,他們攻擊舊財團因循守舊,隻將目光放在舊土,事實上,新興財團纔是最支援銀星建設計劃的,始終在將目光看向更遙遠的未來。

不論是虛擬世界還是移民隱形,新興財團至少為人類的未來提出了許多構想並實施了,而舊財團繼續統治下去,隻會讓人類走向絕路。

兩派爭論不休,網上的人們也紛紛加入了討論,很快,這種討論就演變成了席捲整箇舊土的巨大聲浪,變成了各大城市中的遊行和騷亂。

一個月後,維爾福德重工集團正式向黑傘集團宣戰,第一場戰役發生在西大陸。而這也標誌著第七次企業戰爭拉開了帷幕。

事實上,黑傘集團並不算是新興財團,隻是跟新興財團走得很近。但先拿黑傘集團開刀,有助於維爾福德重工集團進一步搶奪西大陸的勢力範圍。

緊接著,先驅礦業集團、天際網絡集團、藤堂集團等等頂尖財團,也先後加入戰爭。第七次企業戰爭,在整箇舊土上,全麵爆發。

……

此時,與整箇舊土上或遊行示威、或大規模騷動、或者乾脆就是戰火燃起的其他地方相比,黎明市反倒顯得有些安靜。

雖然北大陸也爆發了企業戰爭,但北大陸本來就是麵積最大的大陸,有冰原防務集團的總部在,新舊兩派的財團都不會將戰爭擴大化,非常默契地遵守著底線。

至於冰原防務集團,則是最樂得見到各大財團之間的企業戰爭,因為這種時候,他們的軍火銷路會特彆好。

而黎明市由於前段時間的風波,大量富人出逃,讓這座城市突然變得冇什麼存在感。城市中的人大多人心惶惶,他們時刻都在擔心時空騎士團的捲土重來,對於遊行示威、參與新舊財團之間的鬥爭,毫無興趣。

而在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中,新一次的負責人會議開始了。

各負責人簡單彙報了隸山科技目前的發展情況,並且提出了之後的一些發展目標。

隻不過這些目標都被陳涉給否掉了。

陳涉提出了接下來最要緊的兩件事:第一件是開發一款新的超夢,超夢的名字是《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第二件是,野外基地的防禦還遠遠不夠,距離自己預想中固若金湯的狀態還差得遠,繼續擴大範圍,修建更多的防禦設施!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