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裡卡多懵了,他有點搞不懂,現在到底是什麼劇本?

曾海龍之前好像跟他一樣,是個幫派成員吧?

但是看現在這個派頭,怎麼就跟dcpd的警長一樣啊?

甚至比dcpd的警長還過分!

裡卡多在曾海龍臉上看到了一種在dcpd的警長身上都看不到的東西,那就是責任感!

對於dcpd而言,雖然每個警長和警員都有自己的轄區,但轄區內隻要不發生天大的事情,隻要犯罪率維持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他們就會得過且過,完全不想跟這些幫派成員撕破臉。

最嚴重的情況,無非也就是抓幾個帶頭的,去局子裡坐幾天,收點保釋金也就放了。

但是曾海龍帶著的這幫人,似乎有點不一樣。

他們似乎真的把這一帶當成是自己家的底盤了,看向裡卡多等人的眼神,就像是看到闖入自家的小偷,恨不得當場直接打死!

裡卡多還冇反應過來,槍口已經頂了過來。

裡卡多嚥了口吐沫,看了一眼曾海龍新的機械義肢、特製的戰鬥服和精良的槍械……

“彆開槍,我們投降!”

裡卡多非常識趣,直接就把槍扔地上了,雙手舉過頭頂。

旁邊的傑羅拉莫幫成員都看傻了。

二老闆,我們可是黑幫啊!

這樣就繳槍了,是不是有點太冇尊嚴了啊?

要是打了一通,發現打不過,然後被迫繳槍,那還說得過去,可現在我們明明都還冇開火呢!

對麵看著人也不是很多,也冇覺得戰鬥力有多強,怎麼就直接投降了啊?

小弟們一個個還嗷嗷地想要大戰一場呢,結果帶頭的先認慫了。

太可氣了!

這些傑羅拉莫幫的成員冇辦法,帶頭的都已經投降了,他們這些小兵還怎麼負隅頑抗啊?隻能紛紛把槍扔在地上,不情願地投降。

幾個成員交換了一下眼神。

顯然,他們都對裡卡多非常不滿。

哪有這樣的二老闆?回去一定得跟老大打小報告,把他給換了!

跟著這樣的二老闆,把兄弟們都給帶成慫比了!

個彆成員還是不死心,雖然也繳槍了,但還是偷偷地看向刀川組的方向,想著,等這些自稱治安隊的人跟刀川組打起來,是不是就能渾水摸魚開溜?

被dcpd抓走,大家反而心裡踏實一點,畢竟大部分人都很清楚流程,無非是在局子裡蹲一兩天,等傑羅拉莫幫的老大派人去交了保釋金,也就恢複自由了。

進局子就像回家一樣,冇什麼好害怕的。

但是,被這些自稱治安隊的人抓走,會被送去哪?

這反而更讓人擔憂!

看到裡卡多帶著人投降,曾海龍滿意地點點頭:“嗯,還算識趣!”

他又看向刀川組,大聲喊道:“你們也一樣,立刻舉手投降!”

然而他話音剛落,對麵已經傳來一聲“八嘎”。

穀 刀川組的人齊刷刷地抽出武士刀,向著他們衝了過來!

顯然刀川組這些愣頭青可不像裡卡多那麼慫。

治安隊的人互相看了看,曾海龍大手一揮:“我自己上就行了!他們用刀,我們也用刀,不要升級武力。”

“你們給我看好了,要是有人想跑,再去截住。”

曾海龍說著,抽出隨身攜帶的合金戰刀,迎了上去。

傑羅拉莫幫的成員都愣了。

一個人上?

裡卡多尤其費解,因為他大致知道曾海龍之前的實力,雖然也不錯,但要向一個人打這麼多人?還是隻用冷兵器?

你就不怕這個逼裝太大了,被刀川組的人按在地上摩擦嗎?

作為老對手,裡卡多很清楚,刀川組雖然槍械不太精良、槍法也很一般,但說到冷兵器,絕對是他們的看家絕活,隨便一個刀川組的成員,也會耍兩下武士刀。

如果用槍,還可以憑藉更強大的火力和更好的槍法壓住很多人,但冷兵器的話,對方一擁而上,翻車機率還是很高的!

傑羅拉莫幫的其他成員也蠢蠢欲動,因為他們都覺得,一旦曾海龍陷入苦戰,其他治安隊的成員肯定會加入戰鬥。

到時候他們就可以找準機會開溜了。

然而下一秒鐘,他們愣住了。

曾海龍隻身衝入刀川組的人群中,手中的合金戰刀四處揮砍,不僅冇有落於下風,反而越戰越勇!

刀川組手中的武士刀基本上也都是很精良的合金戰刀,所以曾海龍的刀雖然比他們更好,但也冇到可以隨便砍斷的地步。

曾海龍之所以這麼猛,一方麵是因為他的能量波動等級跟之前相比確實高了,跟裡卡多印象中相比,至少提升了一個等級;另一方麵則是因為,他的動作乾淨利落,刀法似乎比刀川組的那些人強了不止一個等級!

刀川組的那些人雖然也在拚命地揮刀,但曾海龍就像是能預知一樣,總是可以在最後關頭從容不迫地躲過,甚至看起來還有餘力。

冇到五分鐘,刀川組的這些人已經被砍倒了好幾個,其他人也發現情況不對了,這才四散逃跑。

但是治安隊的其他人早就已經在準備著了,又分出了兩個人從不同方向包抄,把想逃的幾個人全都堵了回來。

“全都押著帶走!清點好人數,報上去。”

曾海龍指揮著治安隊的其他人打掃戰場,指揮很清楚,行動也很流暢,就像是曾經預演過很多次一樣。

傑羅拉莫幫的人看著被砍得渾身鮮血、一邊哼哼一邊被包紮的刀川組成員們,默默地低下了頭。

還好我們當時冇有反抗!

治安隊的原則似乎是暴力對等,對方用刀他們也用刀,對方用槍他們也用槍。

那要是當時開槍了,估計下場比刀川組這些人還要慘得多!

現在好歹都還健全,冇受什麼苦,不錯了。

這些人看向裡卡多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敬佩。

果然不愧是二老闆!認慫都認得這麼果斷!

當時要是二老闆帶著我們乾起來,現在估計大家都得躺地上,跟刀川組的人躺成一排了。

曾海龍意氣風發,大手一揮:“押回去!進廠!”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