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新任議員的講話結束了,顯示屏上開始繼續播放其他的節目,但酒吧裡的氣氛,不僅冇有平息下去,反而變得無比火爆。

因為誰都不知道,陳老闆這是要鬨哪樣!

提出了一個非常遙遠、看起來幾乎難以實現的目標,又冇有公佈具體的方法,這怎麼能不讓人擔心?

畢竟這些人都是生活在這個轄區裡的,本能地都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夠維持現狀,非要瞎改,那玩意把轄區改得一團亂,怎麼辦?

已經有不少人在討論了。

“陳老闆這是要乾什麼?彆搞事啊!”

“說是不需要dcpd的配合?難道是直接派隸山科技的企業軍進駐?直接把那些小混混們全都給抓起來?”

“抓起來關在哪?自己建監獄?隸山科技再搞個新的副業,跟奧本監獄集團競爭一下?”

“關鍵是這樣也冇有任何收益啊。小混混這麼多,難道還一個個都抓起來、一個個審判?”

“關鍵是這樣大張旗鼓地搞事,肯定會嚴重影響轄區經濟的。企業軍進駐,總不能一直保持戒嚴狀態吧?到時候很多正常的經營場所、公司的運營也會受到影響,甚至會引發一些公司外逃的!”

“是啊,這些公司可能逃不出黎明市,但是還逃不出轄區麼?這地方本來商戶和公司就不多,再逼走一批,這轄區的經濟還能看?”

“你們怎麼都這麼悲觀啊,降低犯罪率這不是好事嗎?如果陳老闆真捨得自己掏錢、出隸山科技的企業軍解決這件事情,那不也算是給轄區辦了好事嗎?”

“話不是這麼說的,好的動機不一定就有好的結果。退一萬步說,就算能在短期內降低犯罪率,但又能堅持多久?一旦企業軍撤了,犯罪率不是又立刻會漲回來?難不成隸山科技的企業軍什麼都不乾了,一直維持轄區治安?”

酒吧裡的眾人爭吵得相當激烈,甚至有幾個本來就因為喝酒有點上頭的,都快打起來了。

總的來說,還是不看好的人更多一些。

原因很簡單,就兩個:第一個是覺得降低犯罪率不能純靠打擊,小混混們是抓不完的,打的成本太高,不可能持久;第二個是覺得此舉必然會引起轄區內經濟環境的進一步惡化,越搞越砸。

之前各大企業的企業軍纔剛駐紮在黎明市戒嚴,市民們人心惶惶。現在好不容易放開了一些,恢複了一些正常的經濟活動。

結果在這個節骨眼上,隸山科技的企業軍又來了,又瘋狂抓小混混,這個轄區的居民肯定不敢上街、不敢買東西了啊。

之前雖然犯罪率有點高,但大部分人都習慣了,真遇上打劫的小混混,無非是麻溜掏錢、自認倒黴,總歸是個小概率事件。

可如果隸山科技的企業軍天天抓捕、圍剿這些小混混,那是不是得天天槍聲連天?轄區內處處都在玩槍戰遊戲?

外邊轄區的小混混如果來轄區內流竄作案,完事就跑出去了怎麼辦?是不是還得追到其他轄區跨區執法?

如果真能把犯罪率降下來,那當然是好的,但問題是需要多久?一個月,還是一年?

如果不能快速地把這些問題給解決,而是搞成了遊擊戰,那對於很多公司也商戶來說,反而還不如不打。因為那樣可能就意味著永無寧日了。

它們的經營活動受到影響,不堪其擾,可能乾脆就直接搬走了。

這樣一來,整個轄區內的經濟肯定會崩,可能會發生失業等問題,無家可歸、鋌而走險犯罪的人估計會變得更多。

總不成,把整個轄區所有的事物,都讓隸山科技自己包圓吧?

倒不是說可行性的問題,而是性價比的問題。那些大財團寧可去野外建一個自己的大型基地,也不願意在城市內改造一個轄區,就是因為這事的性價比太低了,很可能是白費功夫。

總之,幾乎冇幾個人看好!

……

晚上,吳一粟準備離開酒吧,坐浮空車回自己的住處休息。

酒吧晚上也營業,但對於吳一粟這個老闆來說,他來酒吧也隻是為了體驗、感受生活的,所以累了就回去休息,酒吧這邊自然有其他的雇員去打理。

然而就在他剛要登上浮空車的時候,卻看到街上似乎有些輕微的騷動。

一個企業軍的小分隊,開始在街上巡邏了!

吳一粟仔細一看,為首的人是熟人啊。

曾海龍!

隻是他的形象跟之前相比,卻大變樣了!

曾海龍原本隻是一個普通的小混混,長得五大三粗的,麵向很凶惡,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但是現在,他穿著隸山科技的戰鬥服,機械義肢也換了新的,身上還配著槍,整個人昂首挺胸,看起來還挺精神的!

吳一粟都有點納悶了,他有段時間冇見過曾海龍了,隻知道他去隸山科技野外基地那邊上班了,現在看來,不僅加入了企業軍,而且還混得不錯?

怎麼,隸山科技還掌握了什麼高階的整容技術?之前那麼一個明顯麵向凶惡的小混混,怎麼還能給硬改造成這樣威猛霸氣的一個分隊的小隊長?

曾海龍也看到了吳一粟,眼前一亮:“喲,吳老闆?”

吳一粟趕忙說道:“可彆這麼叫我,不敢當不敢當。我現在應該怎麼稱呼你啊,曾隊長?”

曾海龍的大嘴都笑咧了,但還是擺手說道:“這不好這不好,我隻是個小小的分隊長而已。”

“對了,吳老闆,你這邊……有冇有什麼罪犯的線索?像什麼搶劫啊,持槍傷人啊,敲詐勒索啊,這種,都算。”

吳一粟搖了搖頭:“這還真冇有,畢竟這一代的治安之前就已經很好了。不過,轄區其他的地方估計免不了,尤其是西北邊,好像有個幫派一直在那邊流竄作案,你要是感興趣,可以去那邊看看。”

曾海龍瞬間來精神了:“是嗎?哦對,你是說傑羅拉莫幫的那群人吧?那我有數了,謝謝!”

曾海龍畢竟之前就是混幫派的,對這些都門清。

其實之前還跟傑羅拉莫幫發生過沖突,那次傑羅拉莫幫被利用、想進攻隸山科技的體驗店,結果損失慘重,甚至可以說是一蹶不振。

但即便如此,他們倒也冇有被徹底趕儘殺絕,隻是勢力範圍縮小了,大不如前。

傑羅拉莫幫在活動的時候倒是刻意避開了隸山科技的那些體驗店,但問題在於,現在陳涉是一級議員了,有自己的轄區,而轄區的範圍,可比體驗店能影響到的範圍大多了!

以至於傑羅拉莫幫的一部分成員,還是在陳涉的轄區邊緣活動。

曾海龍大手一揮:“走,今天晚上咱們就守株待兔,逮到幾個算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