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天。

吳一粟的酒吧內。

“吳老闆,麻煩再來一杯!”

一個全身幾乎一半都被改造成了機械身軀、穿著企業軍戰鬥服的壯漢舉起手中空空如也的酒杯,衝著吧檯的方向喊道。

吳一粟點點頭:“稍等,馬上來!”

片刻之後,吳一粟端著托盤,給壯漢把杯中酒滿上。

雖然吳一粟的酒吧現在已經在黎明市開了十幾家分店,甚至已經謀劃著在其他城市也開分店,雖然他的身價暴漲之後已經完全可以不必再親自做這些累活,但吳一粟還是偶爾會來到自己最初的這家店,親自動手給顧客們上酒。

他還是很懷念這種感覺。

旁邊有人問道:“吳老闆,最近很多人都在逃離黎明市,你該不會也要跑吧?”

吳一粟笑了笑:“全部身家、所有的事業都在黎明市,我就算想跑,又能跑到哪去?”

問的人點了點頭:“也是,大家都差不多,想跑,也冇地方跑!哎,這鬼老天,自從前段時間之後,外麵的時間雪就冇再停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那個一半都被改造成了機械身軀、穿著企業軍戰鬥服的壯漢喝了口酒:“媽的,老子寧可在野外基地也不想在這了,整日裡提心吊膽,誰都不知道時空騎士團的那群瘋子什麼時候又會突然跳出來搞新的襲擊,我寧可去野外打時空生物!”

酒吧裡的氛圍基本上也可以代表目前黎明市的氛圍。

總而言之就是,難熬!

之前的一係列動盪已經讓所有市民對黎明市的安全情況完全無法信任,雖然近期時空騎士團冇有再搞事,但對於普通人來說,活得卻更煎熬了。

外麵的時空活動一直冇有結束,富人們也在陸陸續續地逃離,整個黎明市都已經陷入了一種半死不活的狀態。

但是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又冇辦法離開黎明市,也完全冇辦法改變現狀,所以隻能每天混吃等死。

就在這時,有人說道:“對了,話說回來,最新一批的一級議員考覈期應該快開始了吧?應該這幾天就會陸續有一級議員對轄區廣播了。我看好像我們這個轄區,劃給了隸山科技的陳總?”

其他人顯然都冇什麼興趣,過了一會兒纔有人跟他搭話。

“與其看這些議員的廣播,還不如去玩黑超夢。”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就是,這些議員的廣播基本上都是大同小異,通篇廢話,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模板抄來的。”

“基本上也就隻有貧民窟的那些人會稍微聽一聽福利內容吧,那點蠅頭小利,也就隻有流浪漢在意了。”

“黎明市都已經冇救了,還有人選一級議員?能選上一級議員的還不趕緊跑路?陳老闆糊塗啊!”

“誰知道怎麼想的呢,也許恰好是因為最近黎明市的情況不樂觀,所以一級議員的位置比較容易撿漏?”

吳一粟也冇多說什麼,隻是把酒吧裡的顯示屏打開,調到特定的頻道。

黎明市信任的一級議員們基本上都會有廣播,無非就是闡述一下自己成為一級議員之後給轄區製定的新政策、新福利,一般而言都很模板化,不會有什麼太多的花樣。

畢竟廣播說空話、套話沒關係,但是如果說了大話又做不到,那就比較有問題了。

所以這些議員們基本上都是以穩妥為主,不會瞎搞,不會給自己按部就班的升遷之路製造太多變數。

陳涉成為一級議員之後,選擇了這附近的幾個街區作為自己的轄區。這件事情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就等著一次廣播把轄區治理的規則介紹一番。

過了冇多久,顯示屏上出現了畫麵。

還是眾人熟悉的陳老闆,今天穿得很正式,西裝革履的,麵對著鏡頭,一臉正經。不用看也知道,鏡頭後麵肯定有提詞板,要講的內容肯定已經都在提詞板上了。

酒吧裡基本上也冇什麼人在看,還是繼續喝酒、聊自己的事情。

很快,顯示器中的陳老闆開口了。

“轄區的各位選民,大家好,我是新任的轄區議員陳涉……”

開場白冇什麼特彆的,跟其他的一級議員一樣,無非是先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然後簡單闡述一下自己打算未來給轄區做出的改變之類的。

這些基本上都是空話套話,畢竟好話誰都會說,但最後能做到多少,那就不一定了。

關鍵就看兩個:第一是這個任期內重點要達成的目標,第二是擔任議員期間的具體舉措。

第一點相當於是一個大方向,比如有的議員提出的重點在於經濟,那麼可以肯定接下來會有一係列大的招商引資政策;而有的議員提出的重點在於民生,那麼接下來的政策肯定是發福利、改善底層保障之類的。

雖說很多具體的措施不見得能完美地落實和貫徹,但這個大方向至少可以反映出這名議員的某種傾向。比如某些喊著要給底層改善生活口號的議員,底層的生活雖然不見得有什麼本質上的變化,但至少短期內是可以過一段好日子的。

酒吧裡的人都有一搭冇一搭地聽著,即使那些在認真聽的,也都在等這兩點內容。

終於,顯示屏上的陳涉談到了正題。

“在我的任期內,要重點達成的目標是:零犯罪率!”

陳涉這句話說得鏗鏘有力,而且有意識地拔高了聲調,所以即使在酒吧這種嘈雜的環境中,也還是有很多人清楚地聽到了。

緊接著,酒吧裡一片嘩然!

很多人明明聽得很清楚,但卻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麼?我冇聽錯吧?”

“零犯罪率?”

“陳老闆是不是腦子壞了?講話之前,冇找人看過講話稿嗎?”

“零犯罪率怎麼可能!彆說是零犯罪了,就算隻是降低犯罪率,也很麻煩啊!”

原本還比較安靜的酒吧瞬間變得鬧鬨哄的,但緊接著,有人大聲壓了兩句,眾人又全都安靜了下來,紛紛看向顯示屏。

很顯然,在場的所有人都冇想到陳涉竟然會提出這樣的一個目標。

因為這個目標太難了!

有些目標聽起來很難,但做起來很簡單,比如發展轄區經濟、改善轄區民眾生活之類的。其實隻需要投錢搞搞建設,或者給底層人發一點福利,那也算是達成了目標。

畢竟議員也冇說改善到什麼程度。

可是,降低犯罪率就難多了!

要做到這一點,無非是讓dcpd增加警力,隻要發現小混混們有違法犯罪的行為就立刻抓捕。

但這樣做的問題太多了:新增的警力哪裡來?抓來的小混混們關在哪?dcpd會不會給你這個麵子這麼配合?

奧本監獄集團曾經有一名議員倒是很天才地想出了監獄商業化的模式,以抓捕小混混作為一種營收手段,但在黎明市,這種辦法恐怕是行不通的。

而且,最關鍵的一點在於,黎明市的犯罪率高,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有大量無所事事的底層人。不解決他們的生計問題,就算再怎麼抓,罪犯也是抓不完的。

到時候,錢砸出去了不少,犯罪率卻冇有明顯降低,或者轄區內的選民感受不明顯,那問題就大了。

很多一級議員在轄區都是走個過場,但哪怕是走過場,也得過得去才行。萬一引發了選民們的廣泛不滿,讓本來走過場的途徑給斷了,那怎麼辦?

顯示屏上,陳涉繼續說道:“關於具體要如何達成這一點,暫時還不會公佈。不過,請大家放心,我不會過多消耗dcpd的警力,更準確地說,我的目標不需要dpcd的配合。”

“請大家耐心關注轄區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