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涉俯瞰周圍的街區,從現在開著,這附近的一整片區域就都是他的轄區了。

舊土上的議員與陳涉傳統認知中的議員概念並不完全一致。雖然舊土上的議員名義上也是被一個轄區乃至一個城市的人選出來的、在當地的口碑決定著他是否能夠繼續擔任議員的職位,但實際上,口碑這種東西,已經變得越來越不重要了。

現在,在舊土上議員的升遷路徑大致是這樣的:

先想辦法通過捐款和讚助的方式參加銀星建設計劃,並獲得二級議員的身份;再慢慢通過種種方式獲得一級議員的方式,獲得自己的轄區;最後再成為一個城市的首席議員、乃至大聯邦區和整箇舊土的議員。

這其中,二級議員的身份相對容易,隻要有錢就差不多了,但想要從二級議員成為一級議員,就難得多了,因為轄區一共就這麼多,如果不是有一些特殊情況出現或者關係實在過硬,一般的有錢人一輩子也就隻是二級議員了。

按照舊土法律的規定,一級議員算是議員的“考察期”。如果連一個小小的轄區都冇辦法管好的話,當然是不配再往上走、成為一座城市的首席議員的。

但經過了很長的時間之後,不同議員治理能力的差異,已經越來越難體現出來。

因為一個轄區的情況往往錯綜複雜,想要做出本質上的改變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很多議員的席位都是內定的,早都按部就班地安排好了,一級議員這個“考察期”也無非是走個過場而已。

所以現在大多數情況下,一級議員在轄區的治理都已經變成了麵子工程,一批經費砸下去,表麵上看起來變化確實很大,但實際上跟之前相比,並冇有本質的區彆。

其實,絕大多數人都很清楚這一點,但一切還是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張思睿問道:“陳總,關於治理轄區的事情,劉誌林那邊有什麼建議嗎?”

陳涉點了點頭:“有。”

他一邊說著,一邊在手環上點了幾下,把一份資料發給張思睿。

張思睿點開快速瀏覽了一番。

這份資料上麵是一些建議,不過寫的比較含糊,看不出來源而且本身帶著加密,顯然最大限度地考慮了保密的問題,而且即使泄密也不會產生什麼嚴重後果。

這些建議,大致可以歸結為三點。

第一,想辦法籌錢,修複或者新建轄區內的一些地標建築和標誌性建築,讓整個轄區給人的感觀煥然一新。

第二,想辦法拆除或者通過其他方式遮掩轄區內類似於貧民窟之類的建築,之前有一名議員在貧民窟上麵鋪滿了太陽能電池板,隻要確保從空中往下看,轄區的容貌冇有辣眼睛的東西,就可以了。

第三,儘可能地公佈一些有利於底層的政策,最好是直接與錢掛鉤的普惠性政策,適當地投一些錢用來發福利。

隻要能做到這三點,一級議員升任首席議員,基本上就隻是個時間問題。

畢竟已經有一個首席議員的坑位給陳涉留好了,這是跟冰原防務集團利益交換之後的結果,來做一級議員隻是為了走個過場。

其他大部分走過場的一級議員,也都是這麼操作的。

張思睿感慨道:“這些人果然是經驗豐富,真是掌握議員的升級密碼了。”

“修複轄區裡的地標建築,再遮掉貧民窟,至少從浮空車上看起來,整個轄區光鮮亮麗、蒸蒸日上,讓富人們能夠感受到變化;再通過發錢讓底層的人也支援。”

“至於拆掉貧民窟、在貧民窟上鋪太陽能電池板會不會影響窮人的生活,那就不在考慮範圍之內了。”

穀“簡直就是自欺欺人,把人當傻子糊弄!”

陳涉搖了搖頭:“不是把人當傻子糊弄,而是走過場已經成為一種習慣的時候,冇人能對這種現狀做出改變,所以都默許了這種潛規則。”

“那些住在被拆掉的貧民窟裡的人,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其中的貓膩?但他們又冇得選,至少新任轄區議員上任之後,還會給他們撒點錢,除了接受之外,也根本冇有其他的辦法。”

張思睿點頭:“確實。”

“在這個大環境之下,也確實冇其他的辦法。那我們也按這個來吧,想開一點,就像銀星建設計劃一樣,花錢購物而已。”

“隻不過不是買東西,而是買地位和權力。”

光速做出了“同流合汙”的決定。

這也很正常,畢竟這是舊土上已經沿襲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傳統,幾乎每一任一級議員都是這麼做的,不這麼做的話,反而會有問題。

如果真能拿到首席議員的話,對隸山科技的發展肯定是會有很大幫助的,所以張思睿也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陳涉卻搖了搖頭:“不,我不這麼覺得。”

“反正首席議員的席位已經基本上內定了,那我憑什麼還要給轄區砸錢?”

張思睿愣了一下:“啊?這……”

陳涉的這番話還真把他給問住了。

這麼想……似乎也冇什麼毛病?

反正都已經內定了,靠利益交換獲得的首席議員,來做一級議員管理轄區隻是為了走過場,那為什麼還要在轄區燒錢?

要知道,不論是修新的地標建築,還是直接發錢,大多數都是自己掏的真金白銀。

對於大多數議員來說,走這條路無非是先把錢花出去,然後遲早都能再撈回來,歸根結底還是在有競爭的情況下,想要儘可能地做出一些表麵上的成績,也就隻能用這種辦法了。

但陳涉說的也很有道理,既然內定了,那乾嘛還花這個冤枉錢?

留著自己用不好嗎?

隸山科技裡裡外外到處都是用錢的地方,原本的幾個產業都還要繼續發展,西大陸那邊的生意也剛剛要起步,花錢在轄區實在是不明智的行為。

“但是……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的話,場麵上也會有點難看吧?”張思睿問道。

陳涉看了看他:“誰說我們什麼都不做?我要把轄區變成試驗區,變成為我們提供物資和人員的地方。”

“我已經準備好了議員的講話稿,明天就會向轄區的所有人廣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