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虛擬儘頭 >   第141章 複製者

-

[]

陳涉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量和之前積累的時空粒子正在被快速抽空,一個新的仆從正在創造之中!

“果然,能量波動等級越高,創造仆從所需要的時空粒子就越多。”

“如果不是隸山科技最近攢下的家底比較豐厚,還真扛不住這麼造。”

“創造者果然是冇什麼技術含量,純靠氪金的職業啊……”

“不過話說回來,倒是很適合我。”

這次創造仆從的感覺,跟之前都有所不同,陳涉明顯能感覺到難度更高了!

這一方麵是因為他的能量波動等級高了,另一方麵則是因為這次他創造的是一個極度稀有的職業。

兩條途徑越是稀有、融合難度越高,融合之後的職業才越稀少。所以反過來說,想要創造一個稀有職業,難度自然也會呈幾何倍數增長。

而且,稀有職業想要提升能量波動等級的難度也會更高。

陳涉這次理想的職業“永生者”,是機械與通感能力的結合。它的特質在於可以將機械與通感能力打通,能夠不斷地從時空裂隙中獲取時空粒子用於修複自己的機械軀體,所以極難殺死。

哪怕永生者被打得四分五裂,隻要他依舊有通感意識的殘留,就可以再度恢複如初。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個職業才被稱為“永生者”,因為它的能力近乎於永生。

然而,舊土上真正的永生者極為稀少。

雖說通感與機械這兩條途徑談不上最為稀有的途徑,畢竟後者很常見,而前者也可以通過一些走捷徑的方式來獲取,但二者的結合卻極度困難。

因為機械與通感能力的途徑實在是大相徑庭,可以說是毫無任何關聯,不想基因與機械途徑二者的結合那麼自然。

所以,隻要能融合成功的,幾乎都能獲得一些十分強大而又詭異的能力!

然而此時對於陳涉來說,卻逐漸有了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他能夠明顯察覺到,這兩種途徑的融合比他想象中要困難得多,甚至已經有了要失敗的趨勢!

陳涉不由得暗道不妙。

顯然,之前的兩個仆從創造得過於順利了,甚至給了他一種錯覺,就是創造者不論是創造任何的仆從,都可以輕易地成功。

但問題在於,前麵兩個仆從分彆是新人類和操縱者,前者是最普通、最常見的職業,而後者則是因為他吸收了格蘭瑟姆的記憶,而且靈能與通感這兩個途徑本來就是他很熟悉的。

但現在,對於機械途徑,以及機械途徑與通感能力的結合,陳涉完全冇有任何的經驗!

而就在即將失敗的時候,一陣輕微的譏笑聲在陳涉的耳邊響起。

一種強大的通感力量彷彿是從時空界直接降臨,穿過陳涉的精神世界,作用在了他正在創造的仆從身上!

這股強大的通感力量並不全是蠻力,同時也蘊藏著極為深奧的通感知識,在兩條途徑即將分崩離析的瞬間,強行地將他們彌合在了一起!

而等陳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新的仆從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隻不過相比於前麵的兩個仆從,這個仆從最初始的狀態要慘不忍睹得多。

它就像是一個黑漆漆的泥人,全身上下都覆蓋著不斷流動的時空物質,而在時空物質下麵,能夠隱約看見金色的機械骨架。

這已經不能被稱之為一個正常的人,更像是一種由通感能力和最高精尖的機械知識所創造出來的一種特殊的造物。

艾普西隆嘲笑的聲音響起:“你終於還是想開了,意識到了哪怕創造那些垃圾途徑的仆從,這個過程也根本無法逆轉。”

“這纔對嘛,創造一些稀有的仆從,至少能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而且也不至於浪費自己作為創造者的特質。”

“不過可惜,你對於機械途徑的親和度太低了,我就算用通感知識強行捏合了兩個途徑,也隻能做到這種程度。”

“跟你預期中的可能有一定差距,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陳涉看了他一眼,臉上寫著“嗬嗬”兩個大字。

他已經猜到了,哪怕失敗了,隻要是跟通感途徑有關的職業,艾普西隆也都會想辦法彌補。

因為對於艾普西隆來說,陳涉選擇的職業越是稀有、越是強大,他能夠從中獲得的提升也就越大,想要占據陳涉身體的速度也就越快。

隻不過陳涉現在也懶得跟他掰扯這些。

仔細端詳新的仆從,陳涉發現這個仆從的職業並不是“永生者”。因為永生者是主機械副通感的途徑,所以機械的能力會占據主導。

表現在具體形式上,就是擁有強大的機械身體,不容易被損毀,而且損壞掉部分之後就可以很快利用通感能力吸收時空粒子進行修複。

如果是正常途徑的永生者,初期的表現是經過機械改造、身體變得異於常人,而且可以通過通感能力修複自己身體的機械部分。

給人最明顯的感覺就是,扛揍且難纏!

但這個仆從,怎麼看都跟“扛揍”兩個字不沾邊。

因為它的機械骨架看起來相當孱弱,反而是通感能力似乎有點溢位了。

也就是說,這個仆從變成了主通感、副機械的“複製者”!

複製者與永生者雖然都是非常稀有的職業,但它們的特性卻有著很大的差異。

簡單來說,永生者的特性是主機械途徑,抗打擊能力很好,通感能力隻是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把機械身軀的恢複能力提升到了極致;而複製者因為身體孱弱,所以抗打擊能力很弱,但因為主係是通感能力,所以具備很強的複製能力。

複製者可以利用通感能力創造孱弱的機械骨架複製自己,質雖然不怎麼樣,但可以以量取勝。

隻要找不到本體,殺再多分身也根本無濟於事,而複製者的本體和分身所差無幾,幾乎無法分辨。

“兩個職業差的挺遠,不過從結果上來說,複製者倒是也能達到我的要求。”

“隻是這個外觀……還能不能再拯救一下了?”

對陳涉而言,這個仆從的任務是去危險的西大陸作為自己的代理人,戰鬥力強弱先放在一邊,關鍵是要能苟得住才行。

複製者可以大量地自我複製,雖然戰鬥力比永生者要弱,但迷惑性和安全性上反而更勝一籌。

但問題在於,這並不是一個正常途徑產生的仆從,而是靠艾普西隆強大的通感知識強行捏合的。

如果是正常途徑的永生者或者複製者,都會有一個從人的身軀逐漸轉變的過程。

例如,永生者剛開始都是不斷改造自己的機械身軀,最後逐漸做到把自己全身都變成可以無限修複的機械。

這個仆從從一開始就是直接用通感能力捏出來的,在造型上就更嚇人一些。

陳涉發現自己冇辦法把它像餘燼一樣捏成自己想要的樣子,隻能儘力地捏出一個人型。

看起來有點像是全身重度燒傷之後的樣子,甚至連五官都分不太清楚,有點嚇人。

“算了,我儘力了,就這樣吧。”

“平時裹得嚴實一點,多穿點裝備,應該也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