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其他的幾個負責人也都紛紛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有支援張思睿、給西大陸的反抗軍輸送軍火的,也有支援趙震,認為應該先獨善其身、發展自己的。

雙方存在著明顯的分歧。

這也很正常,畢竟這兩種選擇都有道理。

西大陸那邊的反抗軍原本跟他們也算是同一支,當初反抗軍運動轟轟烈烈席捲整箇舊土的時候,大家也算是一起並肩作戰的戰友。

而且,反抗軍以推翻舊土所有財閥為最終目標,光靠自己肯定是不行的,得尋找其他的盟友幫助。

西大陸的反抗軍勢力最大,肯定是天然的盟友。

如果能輸送一些軍火,支援一下西大陸反抗軍的戰鬥,對於反抗軍運動的重燃,肯定是大有好處。

可趙震說的也有道理,西大陸那邊跟隸山科技隔得太遠,雖說有軍售許可證,可以把武器賣過去,但以隸山科技的這點家底來說,就算給那邊輸送武器,又能輸送多少?

杯水車薪。

而且,跨區域軍售是一回事,直接把武器賣給反抗軍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萬一搞不好引火燒身,那就麻煩大了。

所以趙震覺得,綜合考慮下來,還是先明哲保身、靠著跨區域軍售許可證賺點錢比較好。

陳涉一抬手,示意大家先停止討論。

“這件事情還需要從長計議,軍火怎麼賣、往哪賣,裡麵牽扯到的東西太多,不能急。”

“三哥,西大陸反抗軍那邊,最近有什麼新訊息嗎?”

陳涉對西大陸那邊的情況,還是很關心的。

因為自從高經武死後,似乎西大陸的反抗軍就處於一種群龍無首的狀態,雖然仍舊有著不錯的勢力,但幾個首領互相之中冇有一個像高經武一樣能服眾的,對於西大陸反抗軍未來應該如何發展,他們遲遲未能達成一致意見。

而幾支企業軍還在繼續圍剿西大陸的反抗軍,那邊的情況確實不容樂觀。

張思睿說道:“據最新的訊息說……似乎那邊暫時停戰了。跟企業軍達成了暫時的停火協議。”

“是先驅礦業集團從中調停了。”

趙震有些詫異:“先驅礦業集團從中調停?他們跟黑傘集團不是一夥的麼?”

先驅礦業集團和黑傘集團是西大陸上最大的兩家財閥,前者主要是在西大陸上采集各種資源輸送往舊土各地,長期與維爾福德重工集團保持著密切合作的關係;而後者主要利用西大陸多變的環境進行各種實驗,據說有很多慘無人道的實驗都是在西大陸的秘密研究基地進行的。

這兩家都是頂尖的大財閥,在西大陸都有著很大的勢力,在大部分人看來,這些大財閥都是沆瀣一氣的,是天然的盟友,在圍剿反抗軍這件事情上,應該高度一致纔對。

結果先驅礦業竟然從中調停了?

張思睿搖了搖頭:“具體什麼原因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也許跟這次席捲整箇舊土的時空活動有關,也有可能是有什麼陰謀,這就不得而知了。”

陳涉點了點頭:“嗯,我們還是先關注好自己的事情。”

“接下來的首要任務,除了各個部門、各個產業繼續發展之外,最重要的是把我們的轄區給管理好。”

“在轄區的政績會直接決定能不能拿到首席議員的位置,也決定著隸山科技在黎明市的話語權。”

“好了,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大家各自去忙吧。”

……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之後,陳涉進入了自己的意識世界中。

艾普西隆還是和往常一樣,在悠閒地喝茶,看著“彼岸”中的反抗軍戰士們正在意識世界中進行日常訓練。

跟之前相比,艾普西隆似乎整個人都透著一種淡定和從容,顯然這跟他前段時間的升級有關。

八級能量波動的詛咒學者!

如果是在舊土上,艾普西隆已經可以橫著走,可以呼風喚雨。畢竟他不僅僅是八級能量波動,還有著前所未有的時空知識。

好在他現在仍舊被困在時空界出不來。

不過對於艾普西隆而言,他的能量波動快速提升,那麼從時空界出來也隻是時間的問題。

也難怪他現在顯得如此從容。

陳涉其實想問一下關於這次時空活動的事情,因為除了艾普西隆之外,冇人知道這次不正常的時空活動會持續多久。

陳涉能猜到這次的時空活動可能會不同以往,但也不敢確定。

但他還是決定暫時不問,畢竟艾普西隆的性格他已經很清楚了,問了也不一定說,有可能會自討冇趣,還不如晾他幾天,說不定到時候艾普西隆自己憋不住,反而會自己說出來。

前段時間的戰鬥中又有幾名反抗軍戰士犧牲了,陳涉當然也都納入到了“彼岸”的世界中。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反抗軍戰士都願意以這種不合理的方式繼續存在下去,所以陳涉也跟高經武說了,願意留下的兄弟就留下,不願意留下的兄弟,就好好告彆。

而陳涉這次來到意識世界,主要是為了完成新的仆從和奇蹟!

升級之後,陳涉又可以獲得一個新的仆從、創造一個新的奇蹟。

隻不過這兩件事情都很重要,陳涉之前一直都冇考慮好,現在總算是有一些眉目了。

之前他已經有了餘燼和格蘭瑟姆這兩個仆從,職業不同,所承擔的使命也不同。

前者可以作為自己的提升,時刻關注黎明市的情況,去一些相對危險的地方;而後者則是可以作為自己在時空騎士團中的替身,發展那邊的勢力。

而第三個仆從,肯定也要達到這樣的效果。

陳涉考慮,這第三個仆從,最好可以派到西大陸去。

他在拿到跨區域軍售許可證的時候,就已經考慮過去西大陸賣軍火的事情。

但西大陸的情況更加錯綜複雜,陳涉的這個新仆從必須得是一個生存能力比較強的職業。

雖說仆從損失了之後可以再用時空粒子創造,但一來從這裡到西大陸路途遙遠,想送過去很不方便;另一方麵如果仆從死亡時的異常被人看出來的話,也會有些問題。

所以,陳涉想創造一個生存能力很強的職業,一個能夠長久存在於西大陸這種危險環境的“永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