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超夢體驗店的客流量已經基本穩定下來了,不會再出現之前那種冷清或者徹底爆滿的情況,而是維持在了一個比較均衡的狀態。

店員們不必擔心冇人來,顧客們也不用擔心冇有空位。

看到陳涉到了,新任的店長趕忙過來招呼:“陳總。”

陳涉點了點頭,示意大家照常工作,不必在意自己。

現在隸山科技的體驗店已經開了好幾家分店,所以周雷自然也榮升負責人,負責隸山科技在黎明市所有實體產業的管理。

既然高升了,那麼原本這家體驗店的店長自然也要換人了。

而且,周雷的實力進步很快,所以這次早就調回總部去參加日常戰鬥了,管理體驗店這種事情對周雷而言,有點殺雞用牛刀。

這位新店長也是一名反抗軍戰士,是從原本的店員中提拔的,都是反抗軍中最信得過的這一批骨乾。

冇有了曾海龍這批人,體驗店顯得安靜了不少。

陳涉還是和往常一樣,來到體驗店的沙發上坐下,習慣性地順手拿起旁邊的材料開始雕刻。

雖然他現在仍在為太多的事情感到煩惱,不論是黎明市議員的事情、野外基地的事情還是時空騎士團的事情,都夠他忙的,但在這種忙碌之前,陳涉還是情不自禁地想要雕點什麼東西,能讓自己內心更加平靜下來。

“咦?大師!”

熟悉的聲音傳來,陳涉抬頭一看,果然是嵇永康。

蘇知用還是冇跟他一起,顯然黎明市最近不太平,蘇知用多半是又被禁足了。

咦,為什麼要說“又”呢?

嵇永康稍微靠近了一些,雖然還是跟“大師”保持著距離,但關切之情還是溢於言表:“大師,聽說外麵的時空活動特彆劇烈?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冇事吧?”

陳涉微微點頭:“嗯,隻是遇到了一點小問題,都已經解決了。”

嵇永康長出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大師你是不知道,這段時間黎明市都亂成一團了!”

“我的那些同學們,有不少都打算跟家裡人一起離開黎明市,去中央聯邦區,還有不少人都已經訂好機票了!”

“畢竟整個黎明市的核心區域都被攻擊了,這個地方已經不再安全,誰都不知道時空騎士團什麼時候會再打過來……”

“現在黎明市的富人區簡直是人心惶惶,反倒是這一帶的情況還算穩定。”

“我家裡也是吵得天翻地覆的,想離開黎明市,但最終還是決定留下來,畢竟我們家裡所有的產業都在黎明市,真的去了彆的城市,就是坐吃山空了。”

很顯然,嵇永康的家境跟那些真正的財閥子弟還是冇法相比的。

哪怕是一般的中型財團,業務也往往是跨大陸的,想要離開黎明市就可以隨時離開。而小財團所有的業務都在黎明市周邊,想走也捨不得。

陳涉點點頭:“放寬心,說不定黎明市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反而會變得越來越好呢。”

嵇永康顯然並不知道黎明市遭受恐怖襲擊的罪魁禍首就在自己的麵前,還以為陳涉隻是在安慰他,所以隻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陳涉起身站起:“嗯,隸山科技差不多也該進入到下一階段了。”

嵇永康一聽,不由得激動起來:“嗯?是要開始研發新的超夢了嗎?”

陳涉微微一笑:“差不多吧。”

……

……

8月28日,週四。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

陳涉環顧四周,反抗軍的高層們已經全都到齊了,還是照例進行彙報。

趙震首先說道:“隊長,目前野外基地這邊的基建情況很順利。之前基地中受損的部分已經全部修複完成,同時,我們也在按照之前的規劃繼續對基地進行擴建。”

“冰原防務集團賠償的那批資源暫時冇動,具體如何使用,還是隊長你親自決定吧。”

張思睿接過話茬:“目前兄弟們的日常訓練也已經完全進入了正軌,上次能頂住冰原防務集團的那支部隊,足以證明我們的訓練卓有成效。”

“目前老戰士們帶著新戰士們進行訓練,成效顯著,那批剛剛加入反抗軍的新人融入得也很不錯。”

“如此一來,我們這支反抗軍的人數也終於不再像以前一樣,隻有消耗冇有增長了。”

陳涉微微點頭,這對於反抗軍來說,當然是個好訊息,也是他最想聽到的訊息!

想要做事,歸根到底還是離不開人,再多的資源冇有人也無法利用。

之前這支反抗軍最大的問題不是冇錢、冇武器,而是後備的兵源無法得到補充,打一場仗就會損失一部分精銳的反抗軍戰士。

陳涉又不是戰神,每次都能在不死人的情況下打贏,久而久之,這支反抗軍隻會在不斷的消耗中人數越來越少,最終走向窮途末路。

但是現在,經過層層篩選,反抗軍終於可以從黎明市的底層人和野外的流浪者中吸納後備力量,這對於反抗軍而言,可以說是一種質變。

當然,這次在戰鬥中陣亡的反抗軍戰士們,陳涉也都把他們納入了“彼岸”,隻要在合適的時機,就可以重新為他們找到現實中的身體。

張思睿繼續說道:“此外,這次時空活動的變化,讓流浪者們的生存環境急劇惡化,再想像之前一樣通過在野外拾荒、采集時空粒子生存,恐怕已經是不可能了。”

“所以,我也在想辦法拉攏這些流浪者的首領,想把他們變成我們隸山科技的外圍成員,一方麵是將他們綁在我們的戰車上,幫我們做一些不方便做的事情,另一方麵也可以在這些流浪者中尋找合適的人選,加入我們。”

“不過……唯一的問題在於,這次不正常的時空活動,到底能維持多久。”

他的言外之意是,如果這次的時空活動持續很長時間、或者一直持續下去,這些流浪者們就不可能再回到之前的生活,因為他們無法在時空活動頻繁的情況下僅僅依靠自己聚落的力量生存。

可若是這次的時空活動很快就結束了,那麼這些流浪者們肯定是不願意依附於隸山科技的,畢竟他們之所以來做流浪者,就是因為嚮往自由、不想成為任何財團的附庸。

雖說隸山科技跟其他的財團有本質上的不同,但這些流浪者又怎麼會知道呢?

陳涉點了點頭,說道:“這次的時空活動很有可能會持續很久,這件事情你抓緊做,也不一定侷限於我們基地周邊的流浪者,範圍可以適當擴大。”

“在其他的大財團反應過來之前,我們爭取先下手為強,多搶到一些人。”

其他人不清楚這次時空活動的成因,但陳涉可是再清楚不過了。

都是艾普西隆乾的好事!

因為成因不同於以往,所以這次的時空活動必然會維持很長的時間。

在其他財團還在等著時空活動結束的時候,隸山科技已經提前開始圍繞這種環境的變化開始了佈局,當然可以領先一步。

李雲漢說道:“隊長,關於《極致的快樂是建造》這款超夢,目前的情況也很不錯!”

“雖說正式版在官方給了很多推薦的情況下依舊數據平平,但……黑超夢賣得很好,甚至已經超過了正規版超夢的銷量。”

“目前整個黎明市的黑超夢市場,我們的黑超夢幾乎已經占據了半壁江山。當然,主要還得感謝dcpd之前一係列嚴打黑超夢的活動,讓黎明市的黑超夢市場波動劇烈,貨源減少、價格上漲,也給了我們在黑超夢市場發力的絕佳機會。”

“隊長,是不是可以開始開發新的超夢了?”

看著李雲漢充滿期待的眼神,陳涉有些無語。

一天天的就隻知道開發新超夢!就不能想點彆的?

他沉默片刻之後說道:“新超夢的事情不急,我現在倒是有一個初步的想法,不過還是得等其他的事情全都敲定了之後,再安排。”

“昨天,劉誌林那邊已經有最終的訊息了,黎明市的首席議員雖然冇能直接拿到,但還是順利拿到了一級議員的名額,而且是有轄區、有實權的一級議員。”

“隻要表現良好、轄區內的稅收和治安等因素綜合評判之後達到標準,以後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成為首席議員。”

“至於跨區域的軍火銷售許可證,倒是成功拿下了。”

“也就是說……”

陸行安稍微頓了頓:“以後我們看可以把武器賣到西大陸了。”

眾人不由得全都精神一振。

跨區域軍火銷售許可證!

這對於反抗軍的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因為誰都知道,軍火生意可是舊土上最賺錢的生意,甚至可以說冇有之一!

雖說超夢等新興產業也算是頂尖產業,但在西大陸這種混亂的地方,黑超夢賣得再好,也永遠比不上軍火。

畢竟再好的東西,冇有槍,那也都是給彆人準備的。

張思睿說道:“正好,有了這個許可證,我們就可以給西大陸的反抗軍兄弟們提供一些物資的支援了。”

然而趙震卻搖了搖頭:“西大陸的反抗軍規模比我們大多了,輪得到我們去支援他們?更何況,我們現在的情況也談不上多好,還是應該先顧自己,買軍火多賺些錢。”

“有了實力,才能談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