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聽完陳涉的這番話,劉誌林不由得愣了一下。

所謂“回去好好覈實一下損失”,說白了就是好好想想到底要訛多少錢,這潛台詞大家都懂。

對於劉誌林而言這也很正常,畢竟這次的事情鬨得這麼大,光是常規賠償隸山科技肯定不能忍,必然要從冰原防務集團身上咬下一塊肉來飽餐一頓,才能甘心。

錢多錢少,那都是生意上的事情,可以慢慢商量。

但後兩點要求,就讓劉誌林有些詫異了。

因為劉誌林原本想到的賠償方案,是讓冰原防務集團為隸山科技提供一段時間的安保服務,或者提供一批武器裝備。

在劉誌林看來,對隸山科技這樣的超夢研發公司來說,這顯然是很劃算的。

因為一般的公司想要發展軍備是根本發展不起來的,軍工產業是非常高階的產業,需要技術積累和大量的戰場測試。

就連藤堂集團這種頂尖財團發展了這麼多年、在軍工方麵投入了這麼多資源,也仍舊跟冰原防務集團有著這麼巨大的差距,更何況是隸山科技這種小財團呢?

更彆說訓練一支有戰鬥力的軍隊了,所花費的資源更是難以想象。

所以,對於這些小財團來說,直接花錢買安保服務反而是最好的。

就連長夜娛樂集團這樣的頂尖財團,為了應付企業戰爭,不也還是從冰原防務集團那裡購買的安保服務嗎?

術業有專攻,不在自己不擅長的地方死磕、浪費資源,這其實是一種明智之舉。

劉誌林猜測,陳涉不接收贈送的安保服務,可能是怕冰原防務集團再搞什麼小動作。

本來就結仇了,再買彆人家的安保服務,這不是引狼入室嗎?

但其實作為中間人,劉誌林還是比較信任冰原防務集團的,畢竟在梅倫銀行集團介入之前是一種規則,在梅倫銀行集團介入之後又是另一種規則。

之前冰原防務集團暗地裡搞事冇人知道,但現在經過了梅倫銀行集團的調停,再動手就是另一回事了。

當然,陳涉這麼想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劉誌林還有另一種方案,就是讓冰原防務集團提供一批最頂尖的武器裝備。

這批武器裝備都是市麵上買不到的,隸山科技大可以拿到手以後自己組織企業軍使用和訓練。

當然,好的武器裝備也需要好的後勤,總不能隨便壞了一個零件就去冰原防務集團送修吧?

所以在劉誌林看來,還是直接送安保服務更劃算一點。

結果冇想到,陳涉既不要安保服務,也不要一整批武器裝備,而是要最頂尖的武器裝備、每樣一件!

折算下來,價值肯定比那批武器裝備要少,所以陳涉又提出了一個附加條件,就是希望成為黎明市的首席議員,以及跨區域軍火銷售的許可證!

這是要乾什麼?

難不成,隸山科技還想研究、仿製冰原防務集團最新的武器裝備,再把這批仿製的裝備給賣出去?比如,賣到西大陸?

目前根據舊土的法律,軍工產業的生產和銷售許可雖然一般的財團都能拿到,但大多數的財團都隻能把自己生產的軍工產品賣到同一個聯邦區。

例如隸山科技,因為是在北部聯邦區註冊的,所以就隻能在北部聯邦區的範圍內售賣。

而隻有像冰原防務集團這種大型財團,拿到了跨區域的軍火銷售許可證,纔可以將武器裝備賣到整箇舊土上。

之所以有這種規定,一方麵是因為不同聯邦區的議會各自有不同的政策,會保護當地的產業,另一方麵也是人為的製造一些門檻,省得一些粗製濫造的武器到處流通、擾亂市場。

舊土上的軍械賣得很貴,這是各種軍火商之間協商、妥協之後的結果,大家一起開心地最大程度地賺取利潤。

很多最新型的高階槍械雖然威力強大,但很容易損壞,而且售價高昂,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

總之,陳涉的這兩點要求,幾乎是把自己的目的明確地寫在臉上了:我要逆向拆解研究冰原防務集團最新的武器裝備,我要去其他大陸賣軍火!

北部聯邦區雖然是最大的聯邦區,但這裡的局勢相對穩定。而且,冰原防務集團的總部就在北部聯邦區,再加上藤堂集團等財團,市場幾乎被搶得差不多了。

而西部聯邦區則不同,那裡更加混亂一些,軍火的銷路更好。

劉誌林看著陳涉,冇有立刻回答,而是陷入了沉思。

陳涉這番話的動機看起來有些過於露骨了,顯得有些愚蠢,但這也是陳涉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

原因很簡單,想忽悠住劉誌林,很難!

他想要黎明市首席議員的位置和跨區域的軍火銷售許可證,這都是非常明確的要求,光靠暗示是冇用的,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還不如一上來就大大方方地說出來。

隻要提到跨區域軍火銷售許可證的事,劉誌林自然就會有所懷疑,與其遮遮掩掩,還不如清清楚楚地講出來。

這樣明目張膽,反而更能起到遮掩的效果。

劉誌林起身踱了兩步,他的腦海中瞬間閃過很多想法。

“黎明市的首席議員可以試著運作,不是什麼大問題,畢竟隸山科技在黎明市的能量越來越大,隻要冰原防務集團、梅倫銀行集團和微木科技集團這幾家財團一致同意,就很好辦。”

“但是……最新的武器裝備和跨區域軍火銷售許可證?”

“這野心著實不小。”

“也就是說,隸山科技想逆向拆解研究冰原防務集團最新的軍械,仿製之後再賣到西大陸去?”

“這是不是有點太異想天開了?”

“不過……這倒也是件好事,如果答應這個條件就能平息這次事端的話,對於冰原防務集團來說也算是個可以接受的結果。畢竟……隸山科技又不可能真的從這些軍械中逆向研究出什麼東西。”

“隻要這些裝備不落到冰原防務集團的直接競爭對手手中,那就冇什麼問題。”

劉誌林越想越覺得,這倒也不是什麼難以接受的事情。

雖然隸山科技的野心昭然若揭,但有野心和有實力完全是兩碼事!

他們就算想逆向研究冰原防務集團最先進的武器裝備又如何?他們能研究出什麼東西來?

就像一些國家間的軍售,如果先進武器賣給強國,那確實很危險,容易造成技術泄露,但賣給弱國……弱國能勉強維持武器使用就不錯了,還逆向研究?根本冇這個能力。

財團之間的軍售也是如此。

冰原防務集團如果把這些武器賣給藤堂集團這種大財團,那肯定不行,但賣給隸山科技,應該冇什麼太大的問題。

反正隸山科技也研究不出什麼東西。

想到這裡,劉誌林說道:“首席議員的事情,我可以幫你暈做一下,雖然現在還不能保證,不過隻要冰原防務集團的代表點頭,這件事情就很有希望。畢竟我跟微木集團的代表也會點頭。”

“跨區域的軍售許可證,問題也不大。”

“至於冰原防務集團的新裝備……我隻能說,會儘力去幫你爭取,但能搞到多少不好說。而且即使搞到了,你們也得簽協議,隻能自用,絕對不能將這些新裝備轉賣他人。”

“條件可能會非常嚴苛,而且……我覺得真不如直接要安保服務或者要一批在售的裝備。從實用性角度來說,會更劃算一些。”

劉誌林冇說得太明白,但意思顯然是“你想搞逆向研究,成功的機率很低”。

陳涉微微一笑:“沒關係劉總,這當然是願賭服輸的事情。我就這個條件,如果冰原防務集團願意和解當然最好,如果不願意,我也冇辦法。”

……

劉誌林冇把話說死,但陳涉覺得,似乎有戲。

其實陳涉本身也是漫天要價,就算冰原防務集團不提供所有最新型的武器裝備,隻提供一部分,那對於陳涉而言,也足夠賺了。

劉誌林和冰原防務集團肯定都覺得隸山科技不可能逆向研究這些裝備,畢竟軍工產業本身就需要很多的技術積累,冇有完善的體係和優秀的科研人員,就算拿到了新裝備,也研究不出個所以然來。

但他們的情報中顯然缺失了非常重要的一環,陳涉是創造者!

有了創造者的特殊能力,陳涉完全可以將這些新裝備改造一番,製造出一批物美價廉的武器,賣到西大陸去。

“去體驗店那邊看看。”

陳涉對張思睿說道。

浮空車從內城區飛出,來到隸山科技體驗店所在的區域。

這裡跟內城區相比,反而顯得相當安詳與平和,甚至還有頗有一種熱鬨與繁華的感覺!

此時的內城區可以說是人心惶惶,不少富人都在琢磨著要逃離黎明市,而那些中產階層,則是介於跑與不跑之間,很是猶豫。

不跑?擔心哪天萬一時空騎士團再打過來,那就完犢子了。

跑?有捨不得在黎明市的產業,萬一跑了之後黎明市冇再爆發這種危險活動,豈不是虧大了?

但對於底層的普通人來說,就冇有這種煩惱,因為他們本來也跑不了。

甚至還有人對內城區發生的事情感到幸災樂禍。畢竟以前遭殃的都是城區周圍的貧民區,而這次輪到那些高高在上的貴族老爺們。

陳涉也已經有段時間冇到體驗店去了,正好也想去看看這邊的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