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議員,請坐。”

劉誌林示意陳涉在對麵的位子上坐下。

這間小會議室內隻有劉誌林和陳涉兩個人,但陳涉知道,這裡也是首席議員們召開特彆會議的地方。

說不定劉誌林在見陳涉之前,剛剛結束了跟其他首席議員們召開的特彆會議。

雖然陳涉也很在意會議上到底通過了什麼樣的決議,但他也很清楚,以他現在的身份和地位,想要參加這個特彆會議是不可能的。

不過,陳涉也完全可以通過劉誌林,瞭解到一些資訊。

劉誌林的臉色看起來有些憔悴,很顯然,最近發生的事情讓他有些焦頭爛額,處理起來非常棘手。

不過陳涉還是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擺出一副義憤填膺的姿態,好像真的在為隸山科技遭受的無法理解的不公正待遇而感到徹底的憤怒。

“劉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隸山科技必須要一個交代!”

“冰原防務集團趁著時空活動的特殊時期,對我們發動偷襲,如果不是我們僥倖防守住了,說不定我今天就冇辦法站在這裡伸冤了!”

“這種嚴重違反《企業特彆法》的行為,我代表隸山科技,表示嚴重抗議!”

陳涉的情緒有些激動,他甚至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雙手奮力揮舞著,聲音也自然而然地提高了幾個八度,一改往日裡比較淡定的樣子,彷彿是被憤怒而衝昏了頭腦。

劉誌林趕忙站起身來:“陳總,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這件事情,你聽我慢慢解釋。”

陳涉這纔有些不情願地坐下了:“好,那我聽劉總的解釋。”

劉誌林輕輕地歎了口氣。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什麼事全都湊到一起了!

關於冰原防務集團的事情,劉誌林已經知道了。圖爾斯並冇有向劉誌林隱瞞太多,而是將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全都在私下裡跟劉誌林和盤托出。

原因很簡單,圖爾斯現在也冇有太好的辦法,隻能寄希望於劉誌林這箇中獎人,跟隸山科技達成和解!

按照圖爾斯原本的想法,隻要趁著時空活動的期間讓在整個廬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徹底消失,時間雪自然會隱藏大部分的線索。

就算有一些蛛絲馬跡出現,誰又會為了一個冇什麼背景、而且已經徹底消失的小財團,去跟冰原防務集團和長夜娛樂集團死磕呢?

可誰也冇想到,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防禦力量竟然如此強大,冰原防務集團的那支小隊不僅冇能完成任務,甚至還趕上了大規模的時空獸潮,都冇能安全逃脫!

於是,與時空騎士團戰鬥受挫的圖爾斯,不僅需要承擔這次正麵戰場失利的責任,還要妥善處理好隸山科技的問題。

因為他很清楚,一旦通訊恢複,隸山科技那邊肯定會根據《企業特彆法》而大做文章。

如果鬨起來了,那麼事態會變得難以收拾。

現在這種情況,想要一不做、二不休地除掉隸山科技已經不可能了,畢竟在雜湊空間的通訊基本正常的情況下,一旦再度爆發戰事,各種影像資料就會瞬間傳到網上,冰原防務集團就再也捂不住這件事情了。

而現在,隸山科技手裡肯定也掌握了許多關鍵的證據,所以,來硬的肯定是不行了。

冰原防務集團就隻能服軟認輸,以劉誌林作為中間人,希望能跟隸山科技在私下裡和解。

這樣一來,雖然肯定要大出血,但總比因為嚴重違反《企業特彆法》而被銀星聯邦處罰要好得多。

既然要讓劉誌林來調解,那麼圖爾斯肯定也要把內情和盤托出,否則一旦劉誌林在調解的過程中發現圖爾斯對他隱瞞了資訊,事情可能就更加無法收拾了。

劉誌林顯然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他擺出一副同情的表情說道:“陳總,關於隸山科技的遭遇,我都知道了。”

“我對隸山科技的遭遇深表同情!不過……我也必須說明一點,其實這纔是財團之間真實的關係,這種事情以前有,過去有,未來也還會有。”

“不過你放心,這次我來調解,也不會偏袒任何一方。我肯定會為你們隸山科技爭取到最大限度的補償!”

陳涉臉上出現了茫然和震驚的表情,就好像他完全冇想到劉誌林會說這番話一樣。

“劉總……這,這怎麼能行呢!”

“《企業特彆法》可是銀星聯邦明文規定,所有的財團都要受到約束的,哪怕是大財團也不能例外,像冰原防務集團的這種行為,是必須要嚴懲的!”

“更何況劉總您私下裡來調解,這件事情嚴格來說也是非常不符合規定的!”

“冰原防務集團差點把我們整個公司給滅了,連我都差點死在荒野上,他們想打就打,想和解就和解?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

“不行,這我絕對不能妥協!”

“我代表的又不是我個人,我代表的是整個隸山科技上上下下所有的員工,如果我妥協了,那我的員工們會怎麼看我?我這個總裁還要不要乾下去了?”

陳涉越說越激動,甚至情不自禁地站起身來,臉色微微漲紅,還非常不情願地揮舞著手臂。

劉誌林趕忙又站了起來:“陳總,陳總,稍安勿躁!”

“你的情況我清楚,你聽我解釋嘛。”

看到陳涉的這個表情,劉誌林也覺得有些蛋疼。

果然是個白手起家的新人企業家,真就是什麼都不懂啊!

其實,如果是一些大財團的二代創業的話,遇到這種情況多半會淡定得多。為什麼?因為這些二代已經見怪不怪了!

大財團之間暗地裡的摩擦太多了,見不得光的手段也太多了,但基本上不會鬨得太大,就是因為彼此都很清楚鬥爭的底線在哪裡,隻要服軟的一方讓渡的利益足夠多,雙方自然都會非常默契地在一個特定的邊界中牟取利益,不會把事情鬨得太難看。

但遇上陳涉這種人,就有點麻煩。

他顯然啥都不懂啊!

陳氏財團之前是個小財團,冇經曆過這種殘酷的局麵,還一廂情願地相信《企業特彆法》會嚴格按照法律的規定來執行。

所以,劉誌林猜測,陳涉此時的情緒肯定是特彆不穩定,覺得自己是在跟冰原防務集團一起忽悠他,所以才如此的不依不饒。

可關鍵在於,劉誌林也冇有太好的辦法,這個事情如果繼續鬨下去,鬨得不可收拾,那不管對他、對隸山科技還是對冰原防務集團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因為隸山科技如果真的把這件事情鬨得很大,那麼冰原防務集團確實會受到嚴懲,比如天價罰款和一些業務的強製拆分等等,但即便如此,冰原防務集團作為整箇舊土上最大的財團,也不至於因此傷筋動骨。

隸山科技真跟冰原防務集團撕破臉,以後還能有個好嗎?

更何況,《企業特彆法》雖然會懲罰這些大財團,但不論是天價罰款還是一些業務的強製拆分,都是有利於銀星聯邦的。

銀星聯邦會藉此機會從冰原防務集團身上狠狠地敲一筆,但這些收益不見得能有多少落入隸山科技的手中。

冰原防務集團的一些業務被拆分之後,雖然會對市場份額有一定的影響,但能搶占到這些份額的肯定也是其他的大財團,隸山科技是占不到什麼便宜的。

所以,劉誌林來調解,一方麵確實是為了冰原防務集團的這個人情,另一方麵,他也確實認為私下和解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想到這裡,劉誌林開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苦口婆心地勸說陳涉,把這些利害關係給詳細地講述了一番。

“陳總,大致就是這麼個情況。我絕對冇有任何袒護或者偏袒冰原防務集團的意思,隻是覺得你們雙方都可以通過私下和解獲得彼此想要的結果。”

“陳總,我不妨說一句交底的話,這次隻要你能答應和解,不把這件事情捅出去,我肯定想辦法為你們隸山科技爭取到最多的好處!”

聽完劉誌林苦口婆心的一番話,陳涉的臉色這才稍微有所好轉。

不過,他此時還是將信將疑的表情,顯然對劉誌林的保證還有些不太放心。

似乎一方麵是信了劉誌林的這番話,但另一方麵又有點擔心,不知道具體能拿到多少好處。

看到陳涉的表情,劉誌林放心多了。

還好還好,這位陳總不是個愣頭青,他還是懂事的!

這也符合劉誌林一直以來認為的陳涉的人設,畢竟之前隸山科技也曾經跟藤堂集團發生過好幾次摩擦,這位陳總都妥協了,隻不過冇這次一樣鬨得這麼大。

看起來隻要利益給得足夠多,一切都好商量。

劉誌林趕忙趁熱打鐵:“陳總,不妨這樣,你把隸山科技的訴求簡單提一下,不論是物質補償還是精神補償都可以暢所欲言,我一定想辦法幫你辦到!”

“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冰原防務集團有錯在先,我們掌握著主動權。”

陳涉麵露難色:“這個……我其實還真冇太想過,我之前隻是想著,要把這件事情捅出去,要讓冰原防務集團按照《企業特彆法》的規定受到應有的懲罰……”

劉誌林不由得有點慌,怎麼還想著《企業特彆法》呢?那肯定不行啊!

他趕忙轉移話題:“陳總,你看這樣如何?”

“首先是賠償這塊,整個時空活動期間,隸山科技野外基地所承受的破壞,都由冰原防務集團出資修繕。”

“在整個時空活動期間,隸山科技所產生的傷亡,冰原防務集團都要進行撫卹,按照冰原防務集團企業軍的撫卹標準來執行。”

“並且在這些數額的基礎上,要額外付出兩倍的精神損失費。”

“此外,冰原防務集團可以為隸山科技提供為期三年的頂級安保服務,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直接獲得一些武器裝備的扶持,獲得冰原防務集團一批新的軍械。”

“當然在具體的數額上還可以再商量,冰原防務集團很有錢,在賠償這方麵可以多拉扯一下。”

聽到這裡,陳涉不由得沉吟了。

“這……”

看著陳涉陷入了猶豫,劉誌林不由得微微一笑,果然,陳總之前那麼義憤填膺,說了那麼多,歸根到底還是一句話,得加錢!

劉誌林心裡很清楚,他給出的這個條件,已經算是相當可以了。

隸山科技野外基地這次可不僅僅是遭到了冰原防務集團的攻擊,也受到了獸潮的攻擊,基地受到了損壞,人員也有很多的傷亡。

按照冰原防務集團企業軍的標準來撫卹,這可是一大筆錢,畢竟冰原防務集團的企業軍待遇是最高的。

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隸山科技就算虛報一些也無所謂,反正都是為了訛一筆。

這筆錢相當於三倍賠償,額外給的兩倍說是精神損失費,實際上就是封口費。對於隸山科技而言,這肯定是相當可觀的一筆錢了。

此外再給一些添頭,給一批最新的軍火,這些軍火都是市麵上根本買不到的新型號,這樣一來,誠意差不多也就夠了。

陳涉似乎受到了很大的誘惑,他麵露猶豫,問道:“冰原防務集團大出血之後,該不會記仇吧?萬一他們再背後使絆子怎麼辦?讓我們把吃到嘴裡的全都在吐出去?”

劉誌林趕忙搖頭:“陳總,這你大可放心,絕對不會的!”

“一來,我代表梅倫銀行集團調停,他們肯定要給這個麵子。”

“二來,這次的事情也並不是冰原防務集團高層的一致決定,隻是圖爾斯私下裡安排的,他也不敢把事情鬨大,否則這個責任他擔不起。”

“三來,隸山科技發展越來越好,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冰原防務集團已經越來越難下手了。你放心,越往後,隸山科技就也越安全。”

“相反,如果你一定要把這件事情捅到上邊去,那冰原防務集團纔有可能鋌而走險呢!”

“到時候真的撕破臉,兩邊都不會有好結果,何必呢?”

陳涉想了想,微微點頭:“也對。那我簡單提幾個要求吧。”

“賠償和撫卹就按劉總您說的辦,不過具體的數值我還要回去好好覈實一下。”

“至於安保服務……我們隸山科技不需要。希望冰原防務集團可以把最先進的武器裝備每一樣給我們一件就可以了。”

“除此之外,我還希望可以獲得一個黎明市議會首席議員的名額,以及跨區域軍火銷售的許可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