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月15日,週五。

科爾漢和流浪者們站在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圍牆上,看向遠處的荒野。

一名裝有機械義眼的流浪者輕輕地歎了口氣:“時空活動看起來似乎是減弱了一些,但……好像還是完全冇有要停止的跡象啊?”

科爾漢也微微皺眉:“企業聯合軍和時空騎士團的戰鬥明明都已經結束了……”

其他的流浪者們也都是一副茫然無措的表情。

顯然,現在的情況讓他們感到相當意外!

早在兩天之前,企業聯合軍和時空騎士團的戰鬥就已經結束了。

這次大規模的戰鬥,雙方都冇有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但從最終的結果上來看,顯然是時空騎士團贏了。

原本企業聯合軍已經在戰場上取得了優勢,如果時空騎士團還是頭鐵不撤退的話,很有可能會損失慘重,但誰都冇想到在這種關鍵時刻,突然發生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時空風暴!

這次時空風暴所產生的時空裂隙與時空生物給時空騎士團帶來了巨大的助力,而企業聯合軍為了救援黎明市議會所派出的援軍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自身的戰力。

最終的結果,是企業聯合軍在指揮官圖爾斯的安排下,有條不紊地向黎明市撤離,被迫放棄了外圍的軍事基地,也放棄了幾個重要的衛星城。

時空騎士團雖然損失慘重,取得的戰果也僅限於對兩個戰場附近的衛星城造成了一定的破壞,但對於他們而言,這次顯然取得了非常豐碩的戰果。

因為時空騎士團的目的本來也不單純是為了破壞,而是為了藉由戰爭所引發的恐慌情緒,進一步擴展自身的影響力。

這次時空騎士團不僅正麵擊敗了企業聯合軍,而且還派出一支奇兵潛入到了黎明市議會,製造了一次大規模的時空活動,引發了空前的混亂。

對於時空騎士團而言,這已經是艾普西隆死後很長時間都冇有獲得過的戰果了。

不過時空騎士團也在跟企業聯合軍的戰鬥中損失慘重,所以冇能繼續擴大戰果,畢竟企業聯合軍並冇有潰敗,憑藉著黎明市的外圍防禦,時空騎士團也很難攻下。

一旦時空活動結束,或者企業聯合軍的援軍抵達,時空騎士團的主力部隊就會全軍覆冇。

所以,時空騎士團的這群人雖然都是一群瘋子,但也冇蠢到上去送的地步,還是選擇了見好就收。

而在隸山科技野外基地避難的流浪者們,也算是有驚無險。

這幾天之內,他們目睹了隸山科技的企業軍成功擋下了時空獸潮、將冰原防務集團這支部隊殘存的武器裝備全都收集起來、保留證據,而且還順便把受損的基地給重新修複了。

這些流浪者們再次驚歎於隸山科技在這方麵的驚人效率。

要知道,修繕野外基地可是個大工程,一般而言隻有冰原防務集團、維爾福德重工集團這種基礎建設能力極強的大型財團,纔有快速修複基地工程的能力。

其他的那些小財團,尤其是基礎建設能力不發達的小財團,修繕基地往往是以月為單位的。

而隸山科技則是處處展現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除此之外,最讓這些流浪者們感到意外的是,時空活動竟然仍舊冇有結束!

這次的時空活動一開始就已經是近年來少有的規模,而之後的離奇增強,更是讓時空活動變成了近百年都未出現過的緊張局勢。

按照常理來說,這種規模的時空活動肯定是難以為繼的。

因為時空活動這種現象本質上是時空界與現實世界產生交彙的一種特殊狀態,就像風雨雷電等一係列自然活動一樣,當能量積蓄到一定程度之後會以風暴等劇烈的形式展現出來,但這種能量很快就會耗儘,一切又會歸於平靜。

如果按照往常的經驗,這種規模的時空風暴雖然來得很暴烈,但幾天時間應該已經足夠平息了,到時候一切都會恢複正常狀態。

這些流浪者們自然也可以再度回到荒野上,瘋搶新形成的時空結晶,買入新的車輛補充車隊,搶占最好的位置。

但這次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同。

流浪者們確實已經摩拳擦掌、做好了搶奪地盤的準備,但這場時空活動卻並冇有要停止的跡象!

時空活動確實減弱了,出現的時空裂隙和時空生物都變少了,隸山科技隻需要幾支小隊就可以清理掉附近活動的時空生物,但時空活動卻完全冇有要徹底消失的跡象!

時空裂隙仍在出現,時空生物也仍舊在荒野上遊弋,就連時間雪的頻率也明顯比之前要高得多。

在這種情況下,流浪者們離開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仍舊是死路一條!

畢竟他們可冇有隸山科技企業軍那樣精良的武器裝備,就不說時空生物了,這麼頻繁的時間雪完全不是他們那種簡陋的能量屏障所能應付的。

科爾漢看著遠處沉沉的天幕,感覺到這次的時空活動似乎很長時間都不會停止了,隻能輕輕地歎了口氣,回到自己聚落的車隊中。

房車中,幾個聚落的元老正在無聊地打牌,也有其他人在玩超夢或者進行其他的娛樂活動。

科爾漢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下,輕輕歎了口氣:“這次的時空活動真的太邪門了,完全看不到任何結束的可能性。”

“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們返回荒野可以說是遙遙無期了。”

“黎明市那邊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到目前為止還冇有任何訊息傳來。這裡就像是一個孤島,完全跟外界隔絕了訊息。”

一個年長的元老說道:“這次的時空活動確實邪門,本來以為很快就會停止,但卻一直持續到現在。”

“黎明市恐怕也做不了什麼,這次跟時空騎士團的戰鬥似乎讓他們元氣大傷。更何況,他們就算有能力救濟,首先也該救濟內城區的富人們,我們這些荒野上的流浪者也隻能自生自滅了。”

“隻是我有些擔憂,我們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我們一直在這住著,接受隸山科技的庇護,日常的生活用品也都是他們在發放,以我們聚落的資產,能還得起嗎?”

一名聚落的年輕人說道:“他們又冇跟我們收錢。”

年長的元老瞪了他一眼:“嗬,怎麼,你還想賴賬?你就寄希望於對麵不會獅子大開口吧。賴財團的錢,你怕是活膩了。”

科爾漢也有些無奈:“錢是一定要給的,不管怎麼說,隸山科技救了我們一命。他們就算獅子大開口,我們也隻能咬牙把錢還上。”

“現在也隻能寄希望於他們不會要價要得太過分。”

流浪者們都不說話了,顯然他們也都冇什麼太好的辦法。

這些荒野上的流浪者都是比較講道義的,畢竟以聚落的形式在荒野上謀生,他們的組織形式更接近於一個大家族,如果冇有這種道義來維持,很快就會分崩離析,根本不可能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下生存下去。

在這些聚落即將遭受滅頂之災的時候,隸山科技敞開野外基地的大門接納了他們,為他們提供了保護,這當然不是無條件的,“保護費”是必須的。

無非是直接給錢、給時空粒子,或者是以後慢慢還人情的區彆。

相對而言,這些流浪者們顯然還是更願意直接給錢、給時空粒子。

當然了,他們也可以選擇賴賬,但稍微有點腦子的應該不不會這麼乾。

之前所有的流浪者聚落都認為隸山科技是一個小財團,但看到這次他們在應對時空活動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之後,誰還敢這麼認為?

流浪者基本上是不受官方保護的,他們既然選擇了野外的自由,自然也要承擔野外的風險。如果真的跟隸山科技交惡,這種後果是他們根本無法承擔的。

所以,包括科爾漢在內的這些流浪者們,一方麵慶幸於自己的劫後餘生,在這樣殘酷的時空活動中倖存了下來,另一方麵又擔心自己失去自由,萬一隸山科技獅子大開口,後半輩子都得給隸山科技打工了,那可怎麼得了。

就在這時,有人突然說道:“雜湊空間的通訊恢複了!”

眾人愣了一下,隨即精神一振。

斷網恢複了,就跟來電了一樣讓人激動。

之前強烈的時空活動幾乎將黎明市附近很大一片區域內的雜湊空間通訊完全中斷,甚至就連整箇舊土上的通訊都受到了影響。

本來按照之前的經驗,隻有在時空活動完全結束的時候雜湊空間纔會完全恢複,但這次的情況卻有些不同,時空活動還在繼續,但雜湊空間的通訊已經初步恢複了。

科爾漢趕忙在手環上看了一下,手環竟然出現了短暫的卡頓現象,片刻之後,大量的資訊湧入。

很顯然,雜湊空間恢複了,但冇有完全恢複,仍舊是斷斷續續的,但至少可以實現正常的資訊傳輸了。

這幾天被遮蔽掉的資訊一下子接收,讓手環都卡頓了一下。

“時空騎士團竟然打到了黎明市議會總部?!”

看到這條訊息,科爾漢被嚇了一跳,同時也明白為什麼企業聯合軍直到現在都冇出現了。

顯然,企業聯合軍包括整個黎明市都已經亂成一團!

網絡上,關於這次事件的討論已經炸裂,因為有無數人都拍攝到了當時的場景,各種視頻傳得到處都是!

黎明市的議會大樓上,黑色的時空物質如同瀑布一般流下,各種時空生物肆虐,企業聯合軍顯然有些亂了陣腳,疲於奔命……

拍攝者就住在黎明市議會附近的高層公寓中,顯然屬於黎明市中較為富裕的階層,按理說,他所居住的位置應該是非常安全的,但仍舊能從他拍攝的視角中感受到恐懼。

在所有人都認為絕對安全的地方突然爆發了一次可怕的時空活動,誰不恐懼?

畢竟這些中產和富人們,本身都是非常脆弱的,他們可冇有荒野上的流浪者那樣強大的心臟。

科爾漢不由得感慨:“時空騎士團的人真是太恐怖了!幸好我們隻是在荒野上艱難討生活的小雜魚,不會跟時空騎士團扯上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