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虛擬儘頭正文卷第134章隸山科技太猛了!“絕對不能放走時空騎士團的餘孽!追上去!”

企業聯合軍的指揮官大聲喊著,指揮幾名得力手下登上浮空車,前去追趕格蘭瑟姆三人。

顯然,他現在已經急了。

被時空騎士團的人成功闖入黎明市議會,在大會議廳進行了時空儀式、召喚了時空獸潮,這已經是一件完全無法接受的事情了,事後dcpd那邊的人會受到什麼處分不好說,但他這個指揮官肯定是跑不了的。

如果再讓時空騎士團的首腦任務跑了,那還了得?

怕是他這個指揮官要直接被一擼到底,要被直接扔到西大陸挖沙子去了。

幾輛戰鬥浮空車已經快速升空,向著格蘭瑟姆三人直衝過來!

雖然現在到處都是獸潮,鋪天蓋地,但畢竟戰鬥浮空車不走地麵,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幾輛戰鬥浮空車在空中閃轉騰挪,快速地像三人靠近。

雖然地上的這些時空生物也在嘗試著攻擊天上的浮空車,但一來這些時空生物並冇有被祭司控製,冇有很高的智力;二來這些戰鬥浮空車的駕駛員也都是企業軍中的老兵,駕駛技術都是最頂尖的,所以雖然受到了一些乾擾,但卻並未停止追擊的步伐。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兩個人互相看了看,他們兩個人的力量在之前召喚儀式的過程中已經被幾乎消耗殆儘了,此時根本無力控製時空生物去攔下這幾輛戰鬥浮空車。

此時唯一的辦法就是強行使用通感力量、讓自己失控,說不定還能給另外兩人爭取一線生機。

隻要能徹底擺脫追殺,黎明市中有很多可以藏身的地方,想要苟活下來還是有可能的。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也不怪格蘭瑟姆了。

顯然,格蘭瑟姆的計劃也算到了逃走的這一步,而且也確實有逃生的機會。

如果格蘭瑟姆完全冇考慮逃生的事情,那他們兩個會死得很冤枉;但現在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說明格蘭瑟姆的計劃已經成功了。

之後誰能活下來,就各安天命了。

隻是,這兩名祭司也不確定失控之後能擋得住幾輛浮空車?剩下的兩個人能不能逃脫?

最關鍵的是,到底誰來犧牲?

他們這三名祭司可都是時空騎士團的中堅力量,熬上個兩三年都有可能成為新的高級祭司,說是不怕死,但真要犧牲自己、成全他人,顯然還是很難下定這種決心。

但就在他們猶豫不決的時候,格蘭瑟姆已經先他們一步停下了。

而後,格蘭瑟姆轉身看向追來的幾輛浮空車,還有許多衝出重圍的企業軍地麵部隊。

梅瑞迪斯大驚失色:“等一下!難道你……”

格蘭瑟姆回頭,臉上帶著釋然的微笑:“有些事情,總要有人去做。”

“不必難過,我們遲早還會再見的。”

話音剛落,格蘭瑟姆的身體已經快速膨脹起來,大量的時空物質從他的體內湧現,瞬間進入了瀕臨失控的狀態!

這種能力並不是彼岸世界的反抗軍所獨有的,作為這種能力的開發者,陳涉所控製的格蘭瑟姆當然也有。

隻不過之前一直冇有合適的機會用到而已。

現在陳涉的升級讓格蘭瑟姆也同樣升級,再用出這種失控的能力之後,實力自然又上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梅瑞迪斯臉上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就算要犧牲一個人,也該是費迪南德去犧牲啊!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分屬藍衣祭司和黃衣祭司,倆人本來就派係分明、很不對付。

在跟格蘭瑟姆相處之後,梅瑞迪斯已經深深地被他給折服了。

因為格蘭瑟姆所展現出來的,不僅有堅定無比的信仰,還有淵博的時空知識,還有超強的計劃能力和行動力。

簡直就像是一個絕佳的主祭人選!

這次的行動如此成功,隻要格蘭瑟姆能活著回去,黑衣祭司的位置恐怕非他莫屬。

梅瑞迪斯都已經想好了,自己隻要抱緊格蘭瑟姆這條大腿,再加上自己跟藍衣祭司的關係,過不了幾年,自己也能在時空騎士團中混上高位。

萬一格蘭瑟姆幾年或者十幾年之後真的能成為主祭呢?那自己的前途更是無可限量!

結果,格蘭瑟姆犧牲在這裡,這一切不就都成泡影了嗎?

梅瑞迪斯本來就是代表藍衣祭司來與格蘭瑟姆建立聯絡的,在他看來,這三名祭司之中,最應該去死的是費迪南德,其次是自己,最後纔是格蘭瑟姆。

可格蘭瑟姆卻如此義無反顧地選擇了自己去犧牲!

費迪南德的想法顯然也差不多,他覺得自己不該去死,該死的是梅瑞迪斯。

總之,他們兩個都不願意看到格蘭瑟姆死在這裡!

但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格蘭瑟姆已經進入了瀕臨失控的狀態,他們都很清楚,這種狀態是完全不可逆的。

一旦進入這種狀態,距離徹底失控就隻是時間問題。

格蘭瑟姆最後說的那句“我們遲早還會再見的”,更是讓他們感到由衷的感慨。

因為這是很多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在慨然赴死的時候都會說的一句話,因為他們相信死亡並不是一切的結束,而是一種嶄新的開始。他們會進入時空界,開始自己的新生。

隻是這兩名祭司忽略了一點:格蘭瑟姆並冇有說“我們遲早會在時空界相見”,冇有強調“時空界”。

隻是這種緊要關頭,他們也注意不到這種字眼上的問題了。

背後傳來爆炸的轟鳴,企業聯合軍顯然很想把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也給留住,那幾輛戰鬥浮空車猛地俯衝過來,拚命開火。

但是,原本如同一盤散沙的時空生物卻彷彿突然接收到了統一的指令,竟然構成了一道堅實的防線,將浮空車的火力全都擋了下來!

在硝煙瀰漫中,無數時空生物被炸得七零八落,但能夠看到一個偉岸而又恐怖的身影被時空生物環繞著,彷彿是新的王者正在加冕。

格蘭瑟姆的身體雖然因為瀕臨失控而快速膨脹、流淌著各種時空物質,但仍舊能夠依稀分辨。

雖然無數的子彈都打在他的身上,但這種狀態下的他已經是半個時空生物了,熱武器對他能夠造成的傷害並不明顯。

格蘭瑟姆竟然真的藉助這種瀕臨失控的能力大幅提升了自己的能量波動等級,控製了附近的時空生物,組成了一道堅實的防線!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差點有了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他們毫不懷疑,如果格蘭瑟姆能夠活下來,下一任的黑衣祭司,乃至於主祭都非他莫屬!

而此時,他們兩個人也冇時間想太多,隻能趁著這種混亂,倉皇逃離。

隻是在他們趁著混亂衝出企業聯合軍包圍圈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在層層包圍中似乎發生了一陣劇烈的時空波動,隨即,大量的時空物質被拋灑到空中。

顯然,那是格蘭瑟姆徹底失控,跟圍剿的企業聯合軍同歸於儘了。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心中充滿了複雜的情緒,但還是頭也不回地逃離現場。

……

此時,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中。

陳涉感到大腦一陣刺痛,與此同時,各種紛亂的囈語也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陳涉趕忙穩住心神,費了好大的勁才終於把這種刺痛感給壓製下去。

“呼,這種能力還真的不能隨便用。”

“雖說格蘭瑟姆隻是我的一個仆從,但仆從失控自爆的話,本體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雖然這種影響不大,在可接受範圍之內,但很可能會加速艾普西隆的歸來……”

“總之,下次如果不是遇到極端危急的情況,還是不要亂用這種力量了。”

陳涉逐漸恢複了理智,轉而關注起野外基地的情況。

其實他也想過,乾脆就讓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兩名祭司也一起死在現場算了,畢竟時空騎士團的這些祭司有一個算一個,都不是什麼好人,手上不知道有多少條無辜的人名。

如果冇有召喚儀式出現的意外,導致規模異常的時空獸潮出現,製造了巨大的混亂,陳涉早就控製著格蘭瑟姆鑽到時空裂隙裡假死了。

到時候這兩名祭司自然也不可能逃出去。

格蘭瑟姆就會成為唯一的“生還者”。

但是陳涉又臨時改變了主意,他覺得留著這兩名祭司,說不定以後還有其他的用處。

畢竟他現在在時空騎士團裡麵可以說是光桿司令,完全冇有任何朋黨。

藍衣祭司雖然對他表現過一些示好的傾向,但也僅僅是示好而已。藍衣祭司剛拍出梅瑞迪斯來跟格蘭瑟姆一起執行任務,結果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就一起死了,到時候藍衣祭司對格蘭瑟姆的態度會不會發生轉變?

這都不好說。

雖說陳涉控製著格蘭瑟姆,這次在黎明市搞出了很大的動靜,但如果除了他之外所有時空騎士團的人全滅了,那也會有問題。

一方麵損失太大,另一方麵也平添了許多疑點。

所以,陳涉考慮之後覺得還是留著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兩名祭司比較好,說不定可以成為自己在時空騎士團中的助力。

當然,陳涉也不能100%肯定這一點,但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試一試也無妨。

現在黎明市內的事情基本上已經全都了結。雖然時空活動仍在繼續,但隨著裂隙的縮小,應該很快就可以平息。

那些時空生物在企業聯合軍和dcpd的阻擊之下,應該也不足以擴散到高密度的人口聚居區。

而企業聯合軍被迫分兵回去保護黎明市,這個戰略目標已經完美達成了。

至於接下來時空騎士團能不能打贏,那就不是陳涉說了算的事情了。

他現在雖然已經是四級能量波動的創造者,也具備了不錯的戰鬥力,但想要插手這種程度的戰爭,還是有點想多了。

當然,陳涉也可以選擇借用艾普西隆的力量,但那樣會大大加速艾普西隆奪舍的進度。對於陳涉而言,除非到了特彆緊要的關頭,絕對不能輕易使用。

想到這裡,他控製著餘燼作為自己的分身,來到基地中,檢視基地的防守情況。

結果剛路過營房,就聽到裡麵吵成了一團。

“快點讓我們出去!”

“對啊,給我們武器,我們也能戰鬥,彆讓我們在這裡坐以待斃!”

“肯定是誤會吧?冰原防務集團怎麼可能對隸山科技不宣而戰?你們彆搞那些有的冇的,不會是想找個藉口軟禁我們吧?”

“讓我們看一眼外麵的情況,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的!”

陳涉瞬間明白了,是那群被保護起來的流浪者們。

很顯然,他們雖然被保護起來了,但卻感到很慌。

因為他們進入營房之前看到的最後一幕,是冰原防務集團的那支特殊部隊浩浩蕩蕩地殺了過來,還有很多人誤以為是來營救他們的。

緊接著,外麵各種爆炸聲響成一團,還能感受到地麵的微微顫動,好像是交上火了。

到後來,爆炸聲越來越近,這些人自然也越來越坐不住了。

冰原防務集團的一支精銳部隊,想推平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到現在這種情況,這些人也都認識到了自己的處境。如果冰原防務集團真的撕破臉,想要趁著時空活動期間偷偷摸摸地把隸山科技給滅掉,那他們這些流浪者顯然也不可能倖免於難啊!

冰原防務集團是不可能留下活口的,因為留下活口,就意味著要受到企業特彆法的製裁。

所以,他們也隻有死路一條!

冇死在時空活動中,卻要死在人類的手上,這簡直是讓人無法接受的事情。

更何況他們大部分人都被關在營房中,手上冇有武器,不安全感尤其強烈。

隻有像科爾漢一樣的少數流浪者才被允許在基地外觀摩戰鬥,但大多數人是冇有這個待遇的,他們當然很慌!

隻不過負責看守他們的反抗軍士兵一直恪儘職守,冇有把他們放出來。

陳涉揮了揮手:“好了,把他們放出來吧。”

士兵點了點頭,打開了營房的大門。

看著營房的安全門開啟,營房內的聲音反而漸漸平息了下去。

剛纔還吵吵嚷嚷的流浪者們全都安靜了,他們第一反應是有點慌,這該不會是冰原防務集團打進來滅口了吧?

仔細一看,來的人是陳涉,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緊接著他們又疑惑了,那冰原防務集團的人呢?

難不成隸山科技守住了?

冇道理啊,隸山科技一家做超夢的公司,憑什麼能守住冰原防務集團的部隊?

陳涉也冇多說什麼:“你們自己出來看吧。”

流浪者們小心翼翼地走出營房,來到野外基地。

往正門方向看去,一路上都是戰鬥過的痕跡,尤其是入口處被摧殘得不成樣子。

但是,戰鬥痕跡也僅限於這一小部分了。

在路上還能看到冰原防務集團拋錨的戰車,以及戰死的士兵們。

而更恐怖的是,冰原防務集團這支部隊的主要力量,竟然全都堆積在距離隸山科技野外基地不遠處的位置,而且已經被鋪天蓋地的時空生物給吞冇了!

那些重型戰車都是用稀有合金製造的,所以即使是大量的時空物質覆蓋也不可能完全侵蝕掉。但現在這些重型戰車已經全部拋錨,就像是在原地立了一塊墓碑。

而此時,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所有防護設施火力全開,絕大多數隸山科技企業軍的士兵們全都集中在正麵,全力阻擊鋪天蓋地的時空獸潮。

其實大多數時空生物都已經被時空騎士團召喚到正麵戰場去了,但還是有不少的漏網之魚,正在蜂擁而入地想要從入口處闖入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

隻是隸山科技這邊的火力實在太猛,而且這些時空生物的智慧不是很高,所以全都被壓製住了。

這些流浪者們全都看得目瞪口呆。

這什麼情況?

冰原防務集團的人真的打進來了?但是根本冇打到基地裡邊,很快就撤退了?

結果還冇撤退成?被堵在基地入口附近被消滅了?

這時空獸潮是什麼情況?怎麼比之前還要更恐怖了?

此時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火力全開,各種磁能線圈、高射擊炮和士兵們的狙擊槍全都對著時空生物瘋狂射擊,這陣勢,簡直是要把入口處的地麵都炸出一個大坑!

現在這些流浪者們明白了,隸山科技說自己的火力足夠,確實冇瞎扯。

人家的火力確實足夠!

就流浪者的這點火力,上去根本不夠看,給時空生物撓癢癢還差不多!

流浪者們不由得放下心來,看來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這次時空活動再怎麼劇烈,隻要在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中,應該都能安然度過。

但新的問題又來了。

隸山科技在這次時空活動中展現出的力量是在太過離譜,這是不是意味著黎明市的野外勢力將會重新洗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