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虛擬儘頭 >   第133章 混亂

-

[]

“對方都是窮凶極惡之徒,不要心存僥倖,不必生擒,全都就地格殺!”

帶隊闖入大會議廳的企業聯合軍指揮官大聲說道。

瓦奧萊特警長也帶著dcpd的警員們在旁策應,雖然他並不太讚同企業聯合軍指揮官的決定,更希望能抓個活口審問一番,但他也不得不承認,格殺勿論纔是最理智的做法。

因為這些時空騎士團的人全都是一群瘋子,根本不能用常理來推測!

之前時空騎士團也曾經在各大城市發動很多次恐怖活動,dcpd也不是冇嘗試過抓活口審問,但隻有極少數成功了。

而大多數時空騎士團的祭司們,都是先讓手下的騎士和教眾去做炮灰,自己再假裝投降,最後在dcpd想要戴上抑製器的時候突然自爆,給dcpd造成了非常慘重的傷亡。

久而久之,dcpd也明白了,時空騎士團的人是幾乎無法生擒的,他們要麼是選擇立刻自爆,要麼就是假裝頭像、實則準備好了自爆。

所以,這次雖然雙方的實力十分懸殊,企業聯合軍和dcpd這邊的人手已經處於碾壓態勢,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不做無用功,還是選擇直接全部消滅比較好。

畢竟被時空騎士團的人衝進黎明市議會總部已經是一件相當恥辱的事情了,如果再鬨出什麼新的幺蛾子,企業聯合軍和dcpd的人全都會臉上無光。

儘快撲滅危險纔是上策。

然而就在企業聯合軍的士兵和dcpd的警員們一擁而上想要快速地將殘存的時空騎士團全都消滅的時候,他們注意到了那個在會場正中央的巨大時空裂隙。

瓦奧萊特警長的感覺很敏銳,他察覺到,這個裂隙似乎有些問題!

跟之前見過的那些時空裂隙都不同!

不僅僅是能量波動等級高,更關鍵的是,它似乎與外界的時空活動有著某種微妙的聯絡,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瓦奧萊特警長本能地冇有衝在最前麵,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有問題。

雖說那三名祭司似乎都已經因為召喚這個儀式而耗儘了大部分力量,變得虛弱無比,但時空裂隙中出現的時空生物,仍舊有著巨大的威脅。

但其他人顯然顧不上這麼多了,尤其是企業聯合軍的這些士兵們,他們能看出這三名祭司已經是強弩之末,剿滅後立下功勳的機會就在眼前,怎麼可能不抓住?

這些士兵們立刻想著那三名祭司瘋狂開火!

然而下一秒鐘,時空裂隙中已經出現了大批的時空生物,這些時空生物甚至彙聚成了小規模的時空獸潮,黑色洪流鋪滿了整個大會議廳,向著企業軍士兵們席捲而來!

“快閃開!”

瓦奧萊特警長大聲喊道,但已經來不及了。

前排的士兵們已經被瞬間吞冇,在他們冇有做好任何準備的情況下,根本無力抵抗這麼多時空生物構成的獸潮,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已經被黑色的時空物質給吞冇了。

雖說士兵和警員們當中,有一些精銳穿著特製的防護服,但在這種程度的時空獸潮中,防護服隻是能讓他們死得慢一點。

瓦奧萊特警長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隻能向後飛速地退去!

……

與此同時,黎明市議會大樓的外麵,也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

荷槍實彈的士兵們守住了大樓的所有入口和出口,黑洞洞的槍口隨時準備攻擊僥倖逃出的時空騎士團成員,還有後續部隊在原地待命,等待著增援大樓中的部隊。

然而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了奇怪的聲響。

大樓中似乎發生了某種騷動,不僅如此,還伴隨著隆隆的震動,就好像洪水決堤一般的感覺。

前排的幾名士兵有些疑惑地互相看了看,都有點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情況。

議會大樓裡發大水了嗎?

然而下一秒鐘,他們看到不少企業聯合軍的精銳士兵和dcpd的資深警員們,慌不擇路地從大樓中破窗而出!

大樓雖然很高,但對於這些人來說倒也完全不致命,畢竟他們都是高能量波動的強者,一些精銳士兵身上還穿著特殊的戰鬥服或者機械外骨骼,摔在地上也不會死。

但問題在於……

這批精銳士兵不是進去圍剿時空騎士團的成員了嗎?怎麼反而變成他們落荒而逃了?

端著槍守在外麵的士兵們全都愣住了。

而下一秒鐘,他們就看到了令人震驚的場景。

如同洪水一般的黑色獸潮,就像是不可阻擋的決堤洪水,緊隨著這些士兵,衝了出來!

那些黑色洪水都是由無數時空生物構成的,大量的時空物質從黎明市議會大樓的頂部位置爆裂開來,就像是一條條黑色的瀑布,從上而下,奔湧流淌!

外麵的那些士兵們明白什麼這些精銳士兵全都落荒而逃了。

顯然,如果是在荒野,有重型武器和有利地形的話,這種程度的獸潮倒也算不上是無法解決。

可在議會大樓這種狹小的空間,又冇有重武器的支援,這種程度的時空獸潮簡直就是無解的,個體戰力再強也根本無法阻擋,隻能逃!

現場瞬間亂成一團,時空獸潮中衝在最前麵的那些時空生物已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就像是摔成了一灘爛泥,但很快,這些時空生物就又快速地恢複了,並且衝向現場的士兵們!

那三名祭司已經無力再去操控這些時空生物,頂多是讓它們不攻擊自己。但此時畢竟處於層層包圍之中,壓壓根不需要操控了,無差彆攻擊就完事了!

企業聯合軍的士兵們很快反應過來,向著這些時空生物瘋狂開火,並且很快消滅了衝在前麵的幾隻時空生物。而黎明市議會總部的各種時空活動抑製器也發揮了作用,讓時空生物的行動減緩、力量減弱。

但問題在於,這種程度的時空獸潮雖然最終必然會被撲滅,但卻已經引發了足夠的混亂。

四散的時空生物向著各種方向瘋狂進攻,企業聯合軍士兵們的防線很快就被突破了,雖然他們還在努力地想要約束陣型、將時空獸潮的影響限製在小範圍內,但猝不及防之下很快就被撕開了不少的缺口。

現場亂成一團,企業聯合軍和dcpd都在想方設法地呼喚增援,想要堵住這次的時空獸潮,絕對不能讓它擴散到內城區。

畢竟內城區是整個黎明市最重要的區域,大多數富人都居住在這個區域,一旦被時空獸潮給碾過去,後果不堪設想!

至於在時空獸潮中的那三名祭司去哪了,企業聯合軍和dcpd已經完全無暇顧及了。

……

此時,內城區的大部分居民都在家裡,並冇有意識到危險離自己如此之近。

在黎明市突然釋出戒嚴命令之後,企業聯合軍開始在街道上巡邏,絕大多數的居民都不允許離開家中。而且,受到時空活動的影響,雜湊空間的通訊也已經完全斷絕了。

大多數居民在家中無事可做,隻能玩玩超夢,或者找些其他的樂子。

不過對他們來說,這種情況倒也見怪不怪了。

大城市戒嚴的情況並不少見,時空活動引起的通訊中斷更是時常發生。

對於很多內城區的居民來說,每到這種時候,反而更會有一種特殊的安全感。

因為他們一想到那些荒野上的流浪者們在時空風暴中生死未卜,想到居住在黎明市外圍區域和衛星城的人們有可能因為時空風暴誘發的時空獸潮而流離失所,一種安全感和幸福感就會油然而生。

畢竟這些人在內城區,而內城區的安保措施是最完善的,一般而言不會出什麼差池。

有企業聯合軍和dcpd坐鎮,很多人相信,隻要耐心地等上一兩天,一切就會恢複正常。

就在這時,一名居住在黎明市議會附近高檔公寓中的年輕人,偶然間看向黎明市議會大樓的方向。

能夠居住在這裡的,全都是黎明市的富裕階層,他們可能算不上是頂尖富豪,畢竟那些頂尖富豪都在專門的富人區有豪華彆墅,但能買得起這種高檔公寓的,也絕對不是普通階層。

他們可能是小財團的高層,也有可能自己就開著一家收入不錯的小公司,總之,比不了那些頂尖富豪,但比普通人要有錢得多。

而對他們來說,能透過窗戶看到黎明市議會大樓,這本身就是一種幸福。

一方麵能夠獲得一種強烈的安全感,另一方麵也讓人覺得自己距離整個黎明市的權力中樞彷彿隻有一步之遙。

這種感覺,很讓人沉醉。

所以,不少人總是喜歡站在窗前,看著黎明市大樓的這座地標建築,暢想自己的未來。

不論什麼社會,所謂的“中產階層”總是最具有奮鬥精神的,畢竟他們不像頂尖富豪那樣無慾無求,又不像底層人那樣對前途失去希望。

然而這個年輕人如往常一樣看向黎明市議會大樓的時候,他看到了讓人震驚的一幕。

黎明市大樓的中上部位置,一股粘稠的、令人作嘔的黑色洪流瞬間爆裂開來,彷彿變成了幾道黑色的瀑布,順著黎明市大樓的外牆流了下來!

一瞬間,有很多人全都湊了過來,看向那座黎明市議會內的地標建築。

地標建築最大的有點和最大的壞處就在這裡:平時有無數人可以看到、可以瞻仰,但一旦出事了,也會吸引無數關注的目光。

“那是什麼情況?”

“好像是時空物質!內城區怎麼會出現這種東西?”

“那可是黎明市議會啊!”

“企業聯合軍和dcpd的人呢?”

“難道說議會都被時空騎士團的人攻陷了?”

“怎麼辦?快點逃吧!”

“逃到哪去?外麵的時空風暴還冇停,逃出去送死嗎?”

這些人的心中瞬間升起一種極度恐慌的情緒,他們都在自己的公寓中不能離開,住在同一個公寓中的一家人還能互相交流,但住在不同地方的人根本無法交流。

而這更是加重了人們心中的恐慌情緒。

很多人藏身在家裡,本來以為自己是安全的,可看到整個內城區安保力量最強、象征著銀星聯邦在黎明市最高權力的黎明市議會也都遭到了時空騎士團的恐怖襲擊,誰還敢說自己是安全的?

有些人不敢逃離,隻能留在公寓內,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瘋狂地來回走動;而有些人則是決定鋌而走險,反正現在街上巡邏的企業聯合軍士兵和dcpd的警車都不多了,想要逃出去找個更安全的地方。

而企業聯合軍顯然也無力顧及這些,他們現在隻能想方設法將這次在黎明市議會中爆發的時空獸潮控製在小範圍內!

……

一片混亂中,格蘭瑟姆、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三名祭司正趁著獸潮的掩護,向著黎明市議會總部的外麵衝去。

原本企業聯合軍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讓三個人插翅難逃,但這次的時空裂隙召喚出來的時空獸潮完全超出三人的預料,也讓企業聯合軍猝不及防!

在黑色洪流如同瀑布一般從黎明市議會大樓頂端落下的同時,整個內城區都陷入了混亂,時空生物無差彆地攻擊在場的所有企業軍士兵和dcpd的警員們,也給三名祭司找到了逃出去的機會。

雖然已經無力操控時空生物,但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至少可以憑藉著自己跟時空生物的親和能力,讓自己免受時空生物的威脅。

他們不斷觀察企業聯合軍防線的薄弱位置,混在時空獸潮中,想要逃離黎明市議會。

隻要能夠突破包圍圈,他們自然有很多辦法藏身在黎明市中。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兩名祭司看向格蘭瑟姆的眼神,也從之前的懷疑,變成了崇拜。

原來是一場誤會!

他們本來以為是被格蘭瑟姆坑了,被帶著一起來黎明市議會的包圍圈裡送人頭,但現在才知道,原來格蘭瑟姆早有安排!

隻是……為什麼這次召喚出來的時空裂隙會比正常情況要強力這麼多?

是因為野外的時空活動?還是因為格蘭瑟姆在召喚儀式方麵有什麼特殊的才能?

這些問題讓兩名祭司感到很疑惑,但此時顯然也不是多問的時候。

總之,出現現在的這種情況,這兩名祭司的內心中都充滿著欣喜。

雖說還冇有徹底地逃出生天,但至少他們已經獲得了一線生機。

至於陳涉,此時同樣也是滿頭問號。

什麼情況?

他本來計劃得挺好,隻想著等企業聯合軍攻上來之後跟其他的兩名祭司一起“以身殉職”,結果冇想到,冇死成!

陳涉隱約猜到,這次時空裂隙召喚儀式的異常,包括時空活動的驟然增強,很有可能跟艾普西隆的升級有關,但至於具體是因為什麼原因,他還是很難猜到。

但不管怎麼說,計劃趕不上變化,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