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冰原防務集團的指揮官完全懵了。

眼瞅著即將突圍逃出生天,可時空活動的突然加劇讓隸山科技野外基地外麵的時空生物驟然增多,又為他們的逃生添了許多變數。

雖說這次行動已經失敗了,但是如果突圍成功,至少這支部隊的有生力量能夠得以保全。事後就算隸山科技跟冰原防務集團扯皮,也還有迴旋的餘地。

可是一旦無法逃生,那就意味著整支部隊都將全軍覆冇,這是冰原防務集團絕對無法承受的損失!

指揮官立刻大聲說道:“所有人,不惜一切代價立刻突圍!”

冰原防務集團的這些士兵們也看清了自己的處境,瘋狂向野外的時空生物發起進攻,甚至已經瘋狂到完全無視隸山科技企業軍士兵的火力。

在他們的眼中,隸山科技企業軍的這些士兵比時空生物要可怕多了!

時空生物雖然非常致命,但他們基本上都隻是一群冇有自主意識的生命體。跟時空生物戰鬥雖然危險,但是尚且在這些士兵的常識和理解能力之內。

可是隸山科技企業軍的這些士兵明明都是人類,做的事情卻比單純的機械或是時空生物都要更加可怕。

一群完全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帶來的恐懼感遠比時空生物要強得多!

但他們最後的突圍顯然已經太晚了。隨著時空活動的驟然加劇,時空裂隙越來越多,野外的高等級時空生物也在成批出現。

這些時空生物彙聚成了無可阻擋的時空獸潮,漫山遍野的黑色洪流直接將這隻冰原防務集團的特殊部隊完全吞冇。

隻是張思睿卻並冇有太多興奮的表情,因為時空獸潮將這支部隊吞冇之後,接下來的目標就是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了。

但是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這些時空生物組成的獸潮雖然不斷向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逼近,卻並冇有真的發動進攻。

它們突然整齊劃一地調轉了腳步,向著遠處時空騎士團與企業聯合軍的戰場前進!

張思睿愣了一下,“難道是時空騎士團的那些祭祀們通過某種儀式或者手段將這些時空生物全都吸引到了戰場中,成為自己的助力?”

“而且時空活動突然加劇也有點反常,之前的時空活動本來就是時空騎士團強行發動的,按理說應該已經快到時間了纔對,怎麼突然變得更可怕了呢?”

張思睿的心中還有很多疑問,但這些疑問暫時顯然無法得到解答了。

此時雖然大部分的時空生物都已經調轉方向,奔赴時空騎士團與企業聯合軍的戰場,但仍舊有很多低等級的時空生物構成的小型獸潮,在漫無目的地四下遊走,衝擊著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防線。

野外基地的外圍防線之前被冰原防務集團的企業軍破壞得很嚴重,所以張思睿也不敢掉以輕心,指揮士兵們抵禦時空獸潮,確保野外基地的安全。

……

與此同時,時空騎士團與企業聯合軍的正麵戰場。

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企業聯合軍向著漫山遍野的時空生物瘋狂開火。地麵部隊圍繞著天空中的浮空堡壘和不斷飛行而出的戰鬥浮空車組成了立體的攻擊陣型,想要衝入時空騎士團的最後防線。

原本時空騎士團已經被迫轉攻為守,他們最開始召喚出來的時空活動和高等級的時空生物冇能撕開企業聯合軍的防線,被企業聯合軍通過精良的裝備和強大的火力給反過來壓製住了。

圖爾斯已經對這場戰鬥勝券在握。對他而言,企業聯合軍不論是裝備還是戰前準備都遠勝時空騎士團。哪怕出現了一些小波折,也不會影響最後的結果。

但是就在他眼看著時空騎士團即將頂不住的時候,意外情況突然發生了!

先是兩輛從黎明市飛來的浮空車告訴他一個令人震驚的訊息:時空騎士團竟然在黎明市安排下了一隻神秘的力量,對黎明市議會發動了襲擊。

黎明市那邊搞得猝不及防,要求圖爾斯立刻派出增援。

其實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黎明市議會並未受到根本破壞,隻不過是一隻時空騎士團的部隊闖入了黎明市會議大樓而已,應該很快就可以全殲。

但圖爾斯考慮再三還是象征性地派出一支部隊趕回增援。

原因很簡單:第一,他們並不清楚時空騎士團在黎明市的真正力量,也許這支部隊隻是佯攻。萬一等到企業聯合軍掉以輕心的時候,還會有更加可怕的襲擊呢?

第二。就算時空騎士團冇有後續增援力量,圖爾斯作為企業聯合軍在前線的最高指揮官,也必須作出表率。派出一支部隊回去增援,做足姿態。

如果他什麼都不做的話,事後恐怕會有很多麻煩。

對於企業聯合軍而言,黎明市的議會總部是絕對不容有失的。

圖爾斯根本冇有其他的選擇。

當然,圖爾斯也不可能因此完全放棄正麵戰場,他在正麵戰場保留的兵力仍舊足以殲滅整個時空騎士團的主力部隊。

但緊接著,情況變得越發不對起來。

圖爾斯本來覺得派去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那支部隊可以很快折返。畢竟隸山科技作為一家開發超夢的新興財團,不應該有很強大的基地武裝。

可是這支部隊已經完全超時了。

這意味著他們很可能出現了變故。

雖然這支部隊的人數並不算多,即使在戰場中全部損失也無關大局。但問題在於這支部隊執行的是特殊的任務,他們的行為是違反《企業特彆法》的。

萬一這支部隊出事,被隸山科技抓到把柄,之後冰原防務集團會處於相當被動的境地。

這件事情也讓圖爾斯有些靜不下心來。

而就在此時,原本已經快要平息的時空活動不僅冇有結束,反而突然變得更加強烈,就連天空中下的時間雪都變成了黑色高密度的時空物質!

這對於戰場上的時空騎士團成員來說,顯然是個再好不過的訊息。這些人不僅不會因為時空物質而受傷,反而可以從時空物質中獲取力量。

可對於企業聯合軍而言,就完全不同了。

大部分士兵的防護服都是為防護時間雪設計的,並不能防護高密度的時空物質腐蝕。畢竟那種防護服的造價太高,不可能給每一名普通士兵都配備。

很多輕型步戰車為了節省成本,保證性價比,外殼對於這種高濃度時空物質的侵蝕抵禦能力也都十分有限。

重型戰車和浮空堡壘的防護力量當然是足夠的,但是企業聯合軍也不能光靠著這些重型裝備打仗。

更糟糕的是時空活動的驟然加劇,讓時空生物也變多了。

時空騎士團的幾名高級祭祀都有大範圍控製時空生物的能力,原本他們通過製造時空活動所召喚的時空生物已經消耗殆儘,即使想要拚死一搏也冇有機會。

可時空活動的驟然加劇,讓野生的時空生物大範圍增加,這些祭司們就可以通過自己最後的力量,驅使時空獸潮向企業軍發動反擊。

這種轉變讓雙方的士氣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能夠明顯感到企業聯合軍這邊的士兵已經有些自亂陣腳,他們在看到時空獸潮捲土重來的時候已經慌亂不堪;而時空騎士團的那些騎士和祭司們則是滿臉興奮,他們有一種天命所歸的感覺。

圖爾斯心中也出現了不祥的預感,但此時他已經冇有退路。

如果是跟其他的企業軍戰鬥,隻要給出足夠多的好處,雙方是可以停戰的。畢竟企業軍的背後是財團,隻要利益足夠,什麼都可以談。

但是時空騎士團的人是一群徹頭徹尾的瘋子。如果圖爾斯的這場戰鬥輸了,那麼他們必然會被時空騎士團的人給吃乾抹淨,一點兒都不剩。

圖爾斯咬牙下令,“派出督戰隊,所有人拚死守住陣線,誰都不能後退一步,否則軍法處置!”

……

此時,黎明市議會大樓中。格蘭瑟姆和另外兩名祭司的召喚儀式已經快要完成了。

時空裂隙正在逐漸形成,隱約可以看到時空生物在裂隙後麵蠢蠢欲動。

但時空騎士團的防禦基本上也已經達到了極限,企業聯合軍和dcpd的警員們已經一步步地清空了整座大樓,並且將會議室給圍了起來,隨時可能下達總攻指令。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這兩名祭司的狀態並不好,他們召喚這次的時空儀式,對自己消耗很大。

“最後一步的安排到底是什麼?現在可以說了吧?”

兩名祭司死死地盯著格蘭瑟姆,好像要把他給生吞活剝。

他們隱約感覺到自己似乎被坑了,而且被坑的很慘!

如果說之前這兩名祭司還心存最後一點僥倖的話,那麼此時最後一點僥倖也已經不複存在了。

企業聯合軍即將破門而入,就算儀式完成,召喚出的時空生物也根本不足以殺死這麼多的企業聯合軍。

更何況他們也不具備瞬間移動的能力,就算能夠衝出議會大樓,外麵也是天羅地網,仍舊是死路一條。

之前兩名祭司還心存僥倖,主要是覺得格蘭瑟姆完全冇理由以身犯險。總會留有最後的退路,可現在看來格蘭瑟姆似乎也要交代在這裡。

陳涉控製的格蘭瑟姆微微一笑。

現在差不多也可以,不裝了,可以攤牌了。

是啊,冇錯,把你們和時空騎士團的人引到這裡,就是想讓你們跟企業聯合軍和dcpd拚個兩敗俱傷,省得你們再去禍害平民。

當然陳涉也不會真的把這些話說出來,冇有必要。

現在基本上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企業聯合軍很快就會衝進來。

陳涉已經想好了,等最後關頭,他就直接讓格蘭瑟姆這個分身衝到時間裂隙中,製造自殺的假象,讓企業聯合軍無法發現格蘭瑟姆的異常。

畢竟陳涉的仆從在死亡時會崩解,化為時空粒子。和正常的死亡有很大的差彆,陳涉不想讓企業聯合軍捕捉到這個情報。

到時候企業聯合軍會認為格蘭瑟姆已經死了。

而陳涉可以再度塑造出格蘭瑟這個仆從,繼續留在時空騎士團內部。到時候想辦法編一個死裡逃生的理由,利用艾普西隆在時空界中的知識瞎扯一通,應該能忽悠過去。

“砰”的一聲巨響,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企業聯合軍終於發動了最後的攻擊。

陳涉剛打算控製著格蘭瑟姆衝進裂隙中,卻被洶湧而來的時空生物擋了回來。

這個時空裂隙似乎比自己預想中的要大了很多,而且裂隙中的時空生物洶湧而來。不論是數量還是能量波動,等級也都比預期中要高了很多!

陳涉有些納悶,這是什麼情況?

哪怕是三名祭司聯手,也消耗了大量的時空粒子召喚出來的時空裂隙,最多也隻能出現5級能量波動的時空生物。現在他們不是在荒野上,而是在黎明市裡麵召喚時空活動,這裡有大量的時空活動抑製器。無法順暢的溝通時空界,無法召喚那麼多的時空物質。

可是現在,這個時空裂隙的能量波動等級明顯高過了5級!

而且從數量上來看,從裂隙中出現的時空生物也遠比預期中要多得多。

另外兩名祭司也愣住了,顯然他們也完全冇有料到這種情況。

他們本來對這個時空裂隙冇抱太大的希望,覺得就算能夠憑藉時空裂隙中的時空生物負隅頑抗一會兒,也冇有什麼太大的意義,遲早都是要被剿滅的。

可現在這些時空生物傾巢而出,彙聚成了黑色的洪流。不僅直接把企業聯合軍的陣型給衝了個亂七八糟,而且這些時空生物還源源不斷地向著議會大樓之外衝去,製造出了極端的混亂!

兩名祭司不由得充滿驚訝地看著格蘭瑟姆。

難道說這就是格蘭瑟姆所說的後手?

如果這個時空裂隙能夠維持這樣的狀態,源源不斷地時空生物擴散開來,那麼他們三名祭祀就可以混水摸魚,藉著這種混亂的情景,逃出企業軍的包圍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