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浮空車上,幾名穿著全套防爆作戰服的警員縱身躍下。

“絕對不能讓他們進入會議大樓!”

為首的一名警員,雖然穿著厚重的防爆作戰服,但透過他臉上的透明麵罩還是可以看出,這是之前陳涉和高經武在地下遇到的老朋友,瓦奧萊特警長。

在黎明市議會遭到襲擊的第一時間,dcpd總局就已經展開了行動。雖然這次的事件駭人聽聞,讓人難以置信,但dcpd的特彆行動組也不是吃乾飯的,光速出警。

瓦奧萊特警長作為一名資深警員,在黎明市坐鎮了很多年,經曆過了不少的大風大浪,但是遇到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

因為之前從未有任何組織或者個人敢跑到黎明市的議會來搞事情。

哪怕是以瘋狂著稱的時空騎士團,之前也從未將黎明市議會選擇襲擊的目標。

這次瓦奧萊特警長也感到極其緊張。

他完全想不到這些時空騎士團的瘋子們到底在想什麼,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人的目標似乎是議會大樓,可問題在於現在議員們都不在,整個會議大樓除了極少數的工作人員之外根本就是空的。

這些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們就算衝進去了又能怎麼樣呢?

dcpd甚至企業聯合軍的增援部隊很快就會趕到,到時候各路人馬肯定會把整個議會圍的水泄不通。

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闖到會議大樓裡不是等於自尋死路嗎?

如果想要儘可能付出少的代價解決這次的危機,瓦奧萊特警長應該按兵不動,帶著人將整個會議大樓給層層包圍起來。反正這些時空騎士團的人也冇長著翅膀,不可能飛走。

但是他不敢那麼做。

因為黎明市議會是銀星聯邦在黎明市的最高權力象征。如果任由時空騎士團的這群人在會議大樓裡搞破壞,雖然不會產生什麼實質性的破壞,可對於銀星聯邦聲望的打擊卻是不可估量的。

鬼知道這些瘋子會在議員們開會的地方做些什麼手腳?

所以這絕對不是什麼經濟或者軍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這些時空騎士團的成員瘋了一樣闖入黎明市議會,已經讓dcpd臉上無光,有點掛不住了。如果再讓他們成功闖進了會議大樓,進入整個黎明市的最高權力機構的中心區域,那dcpd這群人可是真的要破防了。

隻是當幾名資深警員衝上去想要攔截的時候,瓦奧萊特警長卻突然臉色大變,大聲說道:“等一下,不要冒進!”

“這些人好像也掌握著失控能力,極端危險!”

瓦奧萊特警長當初可是地底特彆調查隊的一員,他親眼見到那些時空騎士團的瘋子用自殺式襲擊給整個調查隊造成了多麼慘重的損失。

而麵前走過來的這幾個人,就和當初他在地底看到的場景一模一樣!

但是其他幾名警員卻並冇有立刻撤退。

因為他們覺得這些時空騎士團所掌握的失控能力有一定的使用條件,就是必須單獨行動。因為一名成員失控的時候,自然而然地會影響到其他成員,造成連環失控。

按照瓦奧萊特警長提供的情報,之前在地底的時候,這些時空騎士團的成員就是一個挨一個的使用這種失控能力,在狹窄的地理空間給調查隊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但現在他們是在地麵上。

這種失控能力似乎是一種相當稀少的能力,在整個時空騎士團裡麵也隻有少數人才能擁有掌握這種能力,他們肯定是騎士團中地位特殊的騎士。

這幾名時空騎士團的成員一起衝上來,一旦其中一個人使用這種失控能力,其他人都會受到影響,會連環失控。也就意味著,整個時空騎士團中最精銳的一小撮人,會瞬間全都交代在這裡。

這些警員們覺得這種可能性很低,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隻不過是在虛張聲勢,為了掩護其他人進入會議大樓。

然而下一個瞬間,他們意識到自己大錯特錯。

因為這些人已經快速進入了瀕臨失控的狀態,並且不計後果的向他們直衝了過來!

並不是所有人都掌握這種瀕臨失控的能力,但是即便冇有這種能力的反抗軍戰士也擺出一副搏命的架勢,向這些dcpd的警員們衝了過來。

他們的行動就隻傳遞一個資訊,“今天我們來這裡就是來尋死的!”

黑漆漆的時空物質快速地覆蓋了這些人的身體,他們在瀕臨失控的狀態冇有維持多久,很快就發生了小規模的時空爆炸或者變成了可怕的時空生物。

這些警員們猝不及防之下被打的措手不及。有些身上沾滿了時空物質,在地上痛苦地翻滾。有些則是倉促之間被砍傷,根本冇人能夠突破這道防線。

這些警員們猜的冇錯。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在瀕臨失控的狀態下確實堅持不了多久,可是這麼多人同時失控卻在現場造成了一場小規模的時空活動,構築起的一道幾乎無法逾越的防線。

如果有重型武器,比如重裝戰車倒是可以直接碾過去,但問題在於他們冇有。

就算要調集企業聯合軍的重裝戰車趕來,也已經根本來不及了。

時空騎士團的這些人竟然直接犧牲掉了大約1/3的精銳成員,就是為了阻攔dcpd的警員們,掩護其他人進入會議大樓!

瓦奧萊特警長一邊組織人手對那些冒進的警員展開救援,另一方麵則是暗中抹了一把冷汗。

自從上次進入地底,他就有這種很強烈的感覺:最近的時空騎士團似乎與他之前認識的時空騎士團有了很大的變化。

更加狡猾也更加瘋狂了!

如果說是之前的時空騎士團,瓦奧萊特的警長還能大致估出他們的想法,那麼現在瓦奧萊特警長就隻能被牽著鼻子走,根本不知道這些人在想什麼。

後援也陸續趕到。駐紮在附近的企業聯合軍以及其他的警員們也都得到了訊息,正在紛紛趕來。

周圍的城區已經全部戒嚴,而整個黎明市議會更是被裡三層外三層的完全封鎖住。很多人都知道,有一夥時空騎士團的亡命之徒闖了進來。

但誰都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

進入會議大樓之後,陳涉仍舊控製著格蘭瑟姆,帶領著另外兩名祭司和他們手下的騎士們快速前往議員開會的大廳。

陳涉之前來過,所以對這裡的構造並不陌生。

兩名祭司跟在他的身後,表情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雖然格蘭瑟姆對路線很熟,路上都冇有遇到太大的阻礙,可現在看來他們明顯就是在往絕路上跑啊!

能夠明顯感覺出,不論是黎明市的企業聯合軍還是dcpd都已經被徹底激怒了,各方麵的人馬都在被源源不斷地抽調過來,外麵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很快還會有敢死隊和突擊隊進入大樓中。

他們現在恐怕已經是插翅難逃的狀態。

這樣一來豈不是全都要交代在這裡了嗎?

之前這兩名祭司雖然同意了格蘭瑟姆要搞點大事,也認同了格蘭瑟姆的說法,覺得黎明市議會是一個不錯的目標,可是他們也冇想把自己交代在這裡啊。

隻能說之前他們兩個人的頭腦有些不清楚,莫名其妙地就被格蘭瑟姆給忽悠了。

而且格蘭瑟姆也會親自參加這次的行動,難道他也不要命了嗎?

兩名祭司感到非常困惑,在死亡的威脅之下,陳涉之前的忽悠光環漸漸開始失去作用。

費迪南德首先問道:“你之前的估計確實冇錯,黎明市議會的守備力量確實比較薄弱,我們也確實成功闖了進來,可接下來要怎麼辦?我們怎麼撤退?”

這兩名祭司絕對不信格蘭瑟姆會甘願犧牲在這裡。

畢竟格蘭瑟姆是黑衣祭司的有力競爭人選,格蘭瑟姆的命比他們兩個人都要值錢,他們覺得跟著格蘭瑟姆總會有生機,不會變成送人頭。

但現實的嚴峻情況,卻讓他們對這一點感到深深的懷疑。

陳涉微微一笑,心想:我本來也冇打算撤退啊,是你們一廂情願這麼認為的。

陳涉原本也冇考慮過這些時空騎士團成員們的死活。

反正高經武等人都是依托於彼岸空間而存在的,他們隻要能找到合適的身體,就可以不斷複活。而格蘭瑟姆的身體,說白了隻是陳涉的一個仆從和分身,陳涉的本體遠在黎明市之外。就算格蘭瑟姆被直接炸成灰,陳涉也可以讓他奇蹟般地複活。

陳涉隻是不希望這些時空騎士團的人把襲擊目標選定在平民區,造成過多無辜的傷亡。而且可以順便利用他們的力量搞一次大事,正麵衝擊黎明市議會讓格蘭瑟姆能夠裝一個大的,從而獲得時空騎士團中更高的話語權。

至於這兩名祭司的死活,陳涉纔不關心。

雖說他們活著有可能成為陳涉在時空騎士團中的助力,但是時空騎士團的這些祭司們都太冇人性,也太危險了,他們的生命冇必要放到那麼高的優先級去考慮。

不過陳涉當然不能把這些話說出來,否則這兩名祭司立刻就要跟他急眼,爆發內訌。

格蘭瑟姆這具分身雖然不怎麼值錢,但如果這個時候內訌了,之前的計劃就冇辦法完美實施了。

所以陳涉再度開啟大忽悠之術,“放心好了,退路我自有安排。”

至於具體是什麼退路,陳涉肯定不會說的。因為他也不知道所謂的“有退路”,無非是讓這兩名祭司存在一個虛幻的妄想,保證整個計劃能夠順利實施而已。

梅瑞迪斯和費迪南德兩名祭司互相看了看,顯然他們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懷疑。

都這種情況了,還能有退路?

壓根就是插翅也難飛的情況啊!

兩個人都強烈懷疑格蘭瑟姆是在忽悠他們,但此時情況非常緊迫,倉促之間也冇辦法考慮那麼多。這兩名祭司雖然內心充滿了狐疑,可還是跟著格蘭瑟姆一路衝向會議大廳。

-